番一27:见家长,蒋大少被赶出池家?(3更)

上一章:番一26:三爷神助攻,某人一夜没回家(2更) 下一章:番一28:三堂会审,都不是好东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蒋端砚和池苏念经过那一晚的交流,关系自然是突飞猛进,两人商量着,何时与家里人摊牌,最后把时间定在了过年时候。

蒋氏集团将工作重心迁入新城,一直都是各家媒体关注的焦点,负责分管经济的政府负责人还热情的迎接了他。

他不算是回乡创业,但也给新城带了很大的商机,注入了新的活力。

平时他工作是到处飞,记者抓不到人,这临近过年,都想抓个大的新闻,毕竟某人年纪不小了,私生活一直惹人注意。

那天池苏念和蒋端砚正在逛街,由于临近新年,天冷,池苏念围巾口罩是一个不差,蒋端砚却好似浑不在意朔风,拉着她的手,挨家选购礼品。

这都是要送给池家人的。

正式拜访,不能失礼。

“这个紫砂壶好像不错,款式也别致。”池老痴迷紫砂,池苏念自小耳濡目染,也能识得几分。

“姑娘眼光不错,这紫砂确实好,就是价格太贵,一直没卖出去,你们要是喜欢啊,大过年的,我可以算便宜些。”老板笑道。

“你觉得怎么样?”毕竟花钱的人是蒋端砚,池苏念自然要征求他的意见。

“听你的。”

“你们这是卖礼物送长辈吧,刚结婚?”老板打量着二人,寻常老板姓,没人会特别去看财经新闻,只是觉着蒋端砚面熟,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还没结婚。”池苏念笑道,“麻烦您帮我们包起来,要喜庆点的盒子。”

“稍等。”

……

两人购置了许多东西,这才出发准备去池家。

**

新城池家

蒋二虽然平素在京城,过年肯定要回老家,池老循例要他们兄弟俩来家里吃年夜饭,蒋二此时正给池家人分发礼物。

“池爷爷,这东西贼好,特别适合您这岁数的人,平时泡水喝,延年益寿。”

“你就嘴甜,还延年益寿?”老爷子看得开,没指望什么长命百岁,顺其自然就行。

“嫂子,这是给你的。”蒋二将一盒美容产品递给池君则的媳妇儿。

“谢谢,让你破费了。”

“应该的,小城,这是给你的,大火箭,怎么样,厉害吧,还能发光。”蒋二耍宝一样的按动开关。

池城接过礼物,“谢谢蒋二叔。”

“不客气,喜欢吧。”

“其实现在不流行大火箭了。”

“嗯?”

“现在流行大航母。”

蒋二抿了抿嘴,他小时候有个玩具小汽车就不错了,现在这些孩子,是海陆空都要玩个遍啊,“没事,二叔下次买给你。”

“二叔最好。”池城抱着大火箭,心底还是美滋滋的。

“你什么时候换发型的?”蒋二盯着他有些光秃秃的小脑袋。

池城一直特别注重自己的形象,对自己要求很高,一直都梳着很酷炫的发型,现在居然和他爸一样,留了个寸头。

“还不是前几天他爸带他去理发。”池老轻哂。

因为有“正月不理发”的习俗,所以年前,不少人都会把头发修剪一番。

池城也是如此,他爸带他出门泡了个澡,提着他进了一家理发店,他们说的是:“稍微修一点。”

等池城反应过来,前面一撮毛已经被剪掉了。

所谓的修一点,最后发型出来,他差点崩溃,眼睛都红了,最后没法子,头发剪了也不可能续接回去,只能全部剪掉……

回家后,就变成了寸头。

为此某个小家伙两三天没出来见人。

“小城,你这头发特别帅,真的,男人嘛,就应该这么干净利落。”蒋二也是个会见风使舵的人,池君则坐在一侧,一直给他眼神暗示。

今天池城就是剪了个狗啃头,他都能夸出一堆彩虹屁。

“奕晗?”说话的是池君则的媳妇儿。

“嗳,嫂子,有什么吩咐?”蒋二心底门清儿,池君则这个扛把子大哥惧内,大腿一定要选对。

“你哥谈恋爱了吗?”

蒋二正在给池城普及这种新型大火箭的一些特别功能,听说这个,手指一颤,“没、没有啊……”

“没有吗?”她显然不太信。

“应、应该……没有吧,是吧……池大哥?”

池君则当时恨不能一记侧踢,把某人踹出门,这种时候cue他干嘛!智障嘛!

这家伙是只长岁数,不长智商吧。

“什么谈不谈恋爱的啊,端砚恋爱了?”池老好奇。

蒋家没长辈,池老就算关心兄弟俩的私生活,也只能旁敲侧击提点一下,不可能催婚。

“就新城的论坛里,有人拍到他和一个女人出去逛街,就是这女人戴着围巾口罩,看得不太清楚。”

蒋二手指一滑,也不知按到了大火箭的某个按钮,大火箭立刻“哔哔哔——”的响起来,把一群人吓得不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手滑!呵呵——”蒋二悻悻笑道。

“这身边的女的,身形还有些眼熟,尤其是这个围巾……”

蒋二立刻凑过去,“这牌子围巾太多了,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

池苏念今天要出门置办礼物,一大早就出去了,就连老爷子都不知道她今日穿了什么颜色的羽绒服出门。

他接过照片,看了好几眼。

这是自己亲孙女,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自小就是他看着长大的。

“这不是我们家念念嘛,他俩八成是一起逛街买东西去了,这群人真能胡诌。”

“前些天端砚还说,显然念念陪他去买点年货。”

“他俩逛街不是挺正常嘛,这有什么可看的,现在这些人,一张照片,都能给你编出一个长篇小说。”

……

池君则接过手机看了一会儿,并没作声。

反而是老爷子忽然冒了句,“君则啊,你仔细看看照片,还真别说,他俩还挺配,个子也搭。”

蒋二手指再度一滑,大火箭又开始“哔哔哔——”了。

“二叔,你太笨了,给我吧,我玩给你看。”池城接过火箭,开始琢磨玩法。

“算起来我们两家认识真的挺久了,我之前也想过,要是端砚能做我们家女婿就好了,可是他俩好像不来电啊,端砚这孩子吧,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冷了。”

池老说着,居然认真分析起来。

“就拿以前补课的事来说,好几次都把咱家念念骂哭回来了,考试分数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他那样,哪有女孩子会喜欢啊。”

“我当时就说,谁家姑娘要是爱上他,怕是要被欺负死。”

……

蒋二少垂着头。

不来电?

他俩都深入交流不知多少回了,就他俩眼神中的十万伏特电流,他这种电灯泡,都被刺瞎了好吧。

说起欺负……

这话倒是不假。

池君则坐在一侧,不敢搭腔。

**

约莫是傍晚四点多,蒋端砚和池苏念开车已经到了池家门口。

“我有点紧张。”池苏念看向身侧的人。

“你怕什么,该担心的是我。”蒋端砚俯身过去,替她解开安全带,“我在新城是什么名声你也清楚,池爷爷虽然对我不错,可要他把你嫁给我,那又是不同的情形了。”

“你特别好,真的!”池苏念抠着指甲,“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

“有件事我一直没问过你……”

“嗯?”

“你对我是一见钟情?”

池苏念尴尬地咳嗽着,“那什么……该进去了。”她抬手准备开门,发现车子锁住了,转头的时候,某人已经欺身过来……

“唔,你别——”池苏念大惊失色,抬手拍了拍他的胸口。

这边都是老邻居,就算是家里没人出来,要是被熟人看到,她哪里还有脸在这里混下去。

“没人的。”蒋端砚扶着她的后脑勺,反正待会儿就见家长了,他也没什么可避忌的,“念念……”

“嗯?”

“你们家人同意的话,我们明年就结婚吧。”

池苏念心神激荡,脑子有点晕,应声点了点头。

两人下车进屋,已经是五六分钟以后的事了。

此时池家人都在,包括池苏念的大伯、伯母与父母。

“又拿这么多东西过来,都是自家人,真不用这么客气!”池老蹙眉,“赚点钱不容易,我发现你们现在这些孩子啊,花钱都大手大脚的。”

“也不是每次过来都这样,过年毕竟不同。”

蒋端砚说着,将礼物依次分给池家众人,就连池城都得了个限量版的变形金刚。

“谢谢叔叔!”这礼物他念了很久,只是池君则不给罢了。

众人接了礼物,道谢之后,都觉得礼物过分贵重。

“端砚啊,你这礼物送得太贵了。”池安邦夫妇的尤其贵重,“意思一下就行,不用买东西瞎浪费钱。”

“不是很贵。”蒋端砚笑道。

“听说你今年公司业绩不错啊,我出去应酬,不少人夸你,我提起你啊,那群人都羡慕的不行。”

蒋端砚到京城发展多年,又听说与傅三爷合作密切,更得到了许老爷子的赏识,众人觉得他心狠,做事绝,可如果有途径能结识他,肯定也会一扑而上……

因为太难结识,蒋端砚在新城圈子里是出了名的难搞。

“是嘛。”蒋端砚语气谦逊,“还是不如叔叔和大伯,我应该和你们多学习。”

蒋二垂着头,安静听着这群大佬互夸。

谁都爱情漂亮话,池安邦心底清楚,年轻人迟早会后来居上,他们巴不得看到更多年轻人冒出头,这也预示着国家经济更加繁荣。

不过蒋端砚现在有这番成就,现在还能如此谦逊,又怒刷了一波好感。

寒暄客套后,池苏念开了口,“爷爷、爸妈,有件事我想和你们说一下……”

“说吧,瞧你那样,支支吾吾得做什么?”池安邦靠在沙发上,伸手揉了揉肚子。

啧——

一年过去,这肚子又大了一些,今年过年,一定得节制点。

“你们不是一直想让我处个对象吗?”

“你不提这个,我还没想起来,就几个小时前,居然有人拍到你俩逛街,说什么端砚金屋藏娇,简直可笑,兄妹逛街而已,这群人真是闲的。”

池老把这件事当成了笑话,此时正拿着新得的紫砂壶,小心擦拭打量着,明显对这个礼物分外满意。

“你说处对象?”池苏念母亲笑着坐到她身边,“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池家人是有点急的,不过她自己不着急,这还是她主动第一次在家里人面前提起结婚,自然多方关注。

“嗯。”池苏念点头。

“二叔,这个变现金刚怎么玩?我怎么扭不动啊。”池城可不关心这些,只关注自己玩具,抱着变形金刚跑到蒋二少面前。

“哦,我给你看看。”蒋二此时是心惊胆战的。

大过年的摊牌……

他哥是真不怕见血啊!

池家要是不同意,知道你把人女儿,连皮带骨头都吃了,怕是要把你给弄死。

……

池苏念一说恋爱了,除却池君则,所有人都来了兴致。

“什么时候谈恋爱的啊?谈了多久,你怎么才和家里人说啊?”

“小伙子做什么工作?今年多大?人品怎么样?”

“他对你好不好?你这丫头谈个恋爱和家里人还保密。”

……

池苏念咳嗽着,“我是想带他来见见你们。”

“可以啊,我们给你把把关,别被人给骗了。”池家大伯笑道,“准备什么带回来?我们也准备一下。”

“今天。”

她说完这话,池安邦拧眉说道,“他家里人来不来,要是家里坐不下,我们去外面定个餐厅,就是过年,估计酒店不太好预定,时间太赶了。”

“其实……”池苏念不断抠弄着指甲,脸憋得通红,不知怎么开口。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她接下来的发言时,蒋端砚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别抠了,都弄红了,紧张什么,我也不是那么见不得人。”

他说着,直接起身,“池爷爷,大伯、二叔……”

依次问候池家人,他才说道,“我就是念念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交往有段日子了,我们是想等感情稳定些,再和你们说,没提前打招呼,一直瞒着你们,我很抱歉。”

“我是以结婚为提前和她交往的,我很爱她。”

“今天不仅是过年拜访,也是以念念男朋友身份过来见家长。”

池家人都没反应过来,只听到“咔嚓——”一声,然后就是池城的惊叫声。

“二叔,你怎么把我的变形金刚头给拧掉了!”

蒋二是被吓到了,这两人就不能委婉点,直接来的啊……

**

五分钟后

蒋家兄弟被赶出了池家。

朔风吹来,天空居然飘起了一点碎雪。

“哥,你来见家长之前,想过这种情况吗?”

“嗯。”

蒋端砚想过很多种情形,唯独这种没料到。

池家人也是被吓得够呛,饶是觉得蒋端砚人不错,但是做女婿肯定要好好考察一番,还得审问一下池苏念,两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要不然他们心里没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能由着某人瞎忽悠了。

自然要把蒋家兄弟给赶出去。

“哥,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

蒋二少裹紧身上的衣服,冻得够呛,“当时六爷结婚,你为什么说自己结婚了,害的我被一群人围攻,都来套我的话,可我真的不知道啊!你俩以前是偷摸登记过?”

蒋端砚没作声,回家之后,他从某个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用红笔写着【结婚证】两个字,下面还有模有样写了什么新郎,新娘姓名一类的。

“这个……”

“念念以前弄的。”

蒋二少懵逼了。

这是小孩子办家家酒玩的吧,这东西还能当真。

他小时候还经常和幼儿园小姑娘玩新郎新娘游戏,按照这么算,他都重婚不知多少次了。

大哥,你在逗我?

约莫一个小时后,蒋端砚接到了来自池君则打来的电话:

“给你一分钟,麻溜得滚过来!”

上一章:番一26:三爷神助攻,某人一夜没回家(2更) 下一章:番一28:三堂会审,都不是好东西
热门: 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与光同尘[娱乐圈] 桃形树下的女人们 帝宠 岂言不相思 洪荒大佬总催更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我写的绿茶跪着也要虐完[快穿] 军门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