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26:三爷神助攻,某人一夜没回家(2更)

上一章:番一25:分开,你就不能留我一下? 下一章:番一27:见家长,蒋大少被赶出池家?(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蒋端砚和池苏念本身感情没什么问题,若是因为其他问题分手,怕是早已互相不待见。

从京城回来后,池苏念结束了实习期,工作不算太满,蒋端砚将许多工作已经转到了新城,平时空余时间也很多,偏生两人公司还顺路,就名正言顺接送她上下班。

偶尔时间宽裕,周五晚上,也会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

就和普通情侣一样,只是这关系一直没挑明。

关系更进一步,那也是十月以后的事了,还得提到京城岭南的许家。

岭南许家的许舜钦大婚,他在金陵办了酒,与新婚妻子度了蜜月,回京后,也没大肆操办,本身这夫妻俩都是在金陵长大的,在这里没什么朋友,只打算请几个相熟的人,稍微吃顿饭就行。

由于许尧和蒋二关系不错,和许舜钦商量了下,就叫上了蒋家兄弟。

说来也是巧,池苏念在国外处得不错的朋友,在京城发展,那段时间结婚办酒,她也要上京一趟。

为了方便敲定时间,许舜钦拉了个群。

浪里小白龙:【呦呵,大家都在啊,嫂子在哪里,哪个是嫂子啊?出来看看。】

【我说咱们这么多人,去吃什么?】

【嗳,我听说城北开了个羊蝎子的小火锅,单人的那种,据说味道特别好。】

【嫂子人呢,出来冒个泡啊。】

……

紧接着就有一条系统提示。

【浪里小白龙】被群主禁言一个小时。

手机那头的宋风晚差点笑喷,“嗳,三哥,他是多久没说话了?都刷屏了。”

“许医生怀孕后,他估计被憋惨了。”此时正是许佳木查出怀了双胞胎不久的日子,某人在家完全是失宠状态。

现在是故意找存在感吧。

许舜钦开始在群里发言,敲定时间。

【周五晚上怎么样?大家有空吗?有空的扣1,没空的扣2。】

傅沉:【1】

京寒川:【1】

……

许尧:【不问问段公子?把他禁言解除了吧。】

许佳木:【不需要,我们有空,我可以代表他。】

段林白无语,这真是自己亲媳妇儿啊。

众人刚约了周五晚上七点整碰面。

蒋端砚忽然说了一句:【可以带家属吗?】

素来最八卦的两个人,段浪浪被禁言了,蒋二是闷声装死,群里一时没人说话。

家属?

众人心底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许舜钦:【可以,要不你把她拉到群里来,方便联系。】

系统提示,有人进了群。

池苏念:【你们好。】

众人心底那叫一个诧异,这两人,居然用的是情侣头像……

其实这头像几年前就用了,两人心照不宣的,一直没换过,很有年代感,未免太秀了。

蒋二都是懵逼的,怎么就变成家属了,他怎么不知道这件事?饶是所有人心底都很八卦,但与池苏念毕竟不熟,都很克制。

**

转眼就到了许舜钦请客吃饭的日子

当初蒋端砚只是告诉她,就是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顿饭,她还是从蒋二口中得知,这是人家结婚特意宴请好友的,那总不能空着手去,她还特意去玉堂春买了一对玉镯。

“我只买了一对玉镯,会不会太寒酸?”许家毕竟是大户。

“没关系。”

“听说许大少和他妻子是相亲认识的?然后闪婚?”

“嗯。”

“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池苏念抿抿嘴,按理说许舜钦这样的人物,应该不会甘愿听从家里人的安排,被婚姻束缚选择闪婚,“认识那么短的日子就结婚,如果出问题怎么办?”

“你怎么知道人家认识日子短?”

池苏念瞳孔倏然放大,“你是说他俩……”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总之许舜钦若是不喜欢,是不会和那个人结婚的,就算许老爷子以死相迫也没用,那人脾气很硬。”

“两种可能,一见钟情,或者是早就喜欢,久别重逢。”

“他才会那么快决定和她结婚。”

池苏念点头,“那应该会很幸福吧。”

“不过他老婆好像和他不熟,就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池苏念笑出声,“你是说,许舜钦单相思?”

那可是许舜钦啊!

“具体的不太清楚。”

“你以前不是不爱八卦吗?居然知道这么多……”池苏念嘀咕着。

然后某人直接抛了句:“蒋二说的。”

蒋二少也是莫名其妙背上一口大锅。

……

聚餐地点就定在城北的一家淮扬菜馆,他们当中有刚生完宝宝的人,还有许佳木怀着身孕,淮扬菜追求本味,讲究清鲜平和,大家都能吃,没什么需要避忌。

池苏念到包厢时,所有人都到了。

“池小姐。”与她率先打招呼的是宋风晚,她俩算是这里面最熟的,“坐我这里吧,好久不见了啊。”

“嗯。”

池苏念有种走进了动物园的错觉,而她就是那个被观赏的对象。

许舜钦倒是很高兴蒋端砚带人来了,因为这群人终于不用围着他媳妇儿转悠了,几乎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池苏念身上。

许舜钦这两口子毕竟是新婚,法定的夫妻关系,蒋端砚这两人就不同了,可八卦的东西太多。

蒋端砚是京圈出了名的洁身自好,突然带个“家属”过来,肯定都好奇。

众人落座后,傅沉开了口,“池小姐这次是跟着蒋先生特意过来的?”

蒋端砚除却回来办事,最主要的还是参加许舜钦组织的这次聚餐,也可以说是特意赶回来的。

池苏念抠弄着手指,莫名有些局促。

她身侧坐着宋风晚,另一边就是余漫兮和许鸢飞……

许佳木是孕妇,一直紧挨着段林白。

这两个人,一个是当红主持人,一个是许家的大小姐,一直冲她笑,池苏念真的莫名紧张。

其实傅钦原满月的时候,池苏念也参加了,当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她衣服被傅宝宝给弄脏了,她和蒋端砚在洗手间,人家小姑娘换衣服,某人却跟了进去……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大家也不敢问。

所以众人早就好奇两人关系了。

池苏念面对傅沉提问,只是一笑:“不是,我来参加朋友婚礼的,我也不知道是许先生新婚请客,也没准备什么礼物,来得有些唐突了,感觉是蹭了顿饭。”

许舜钦:“没事,现在认识了,以后来京城,可以经常出来聚聚。”

蒋端砚在群里直言是家属,大家心底就有数了,只是她这话说完,大家看向蒋端砚的眼神,又变得意味不明了。

这所谓的家属,怕是某人单方面宣布的吧。

一群人没挑破,不过紧接着傅沉开了个好头。

众人开始助攻……

“池小姐,很谢谢当时我结婚和孩子满月,你特意到京城探望,那时太忙,没顾得上你,现在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傅沉在外,一直说自己信佛不喝酒,可是池苏念也不能以茶代酒啊,就给自己倒了一小盅白酒,“三爷,您太客气了。”

这杯喝完,宋风晚又端起了酒杯,“池小姐欢迎你来京城。”

“谢谢。”

他们敬酒,因为关系没那么熟,池苏念都不好拒绝。

可是紧接着京六爷都过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

大家给新婚夫妇敬了酒,怎么都跑来给她灌酒了。

她和京寒川,以前虽然在傅沉婚礼上见过,却是半句话都没说过,怎么也给她敬酒,这还推脱不了,谁敢拒绝京六爷啊。

紧接着许鸢飞也来了。

紧跟着段林白夫妇、傅斯年夫妇……

到最后,就连许尧都上了。

“哥——”蒋二扯着自家大哥的衣服,“看这样子,姐要喝醉了。”

“好像真的喝多了。”蒋端砚眯着眼,摩挲着面前的白瓷小酒盅。

“池小姐和蒋先生是认识很多年了?”傅沉瞧她有些醉了,居然开始套话了。

“是啊,认识好久了。”池苏念此时是属于半醉半醒的状态,估计说什么都会应着。

“当时看你们碰面,好像都没说过话,还以为你们不认识,没想到钦原出生时,你们一起出现了,看起来也认识蛮久了,那之前还装陌生人?”

“也不是装,就是……”池苏念叹了口气,“我们关系比较特别。”

“特别?”傅沉攒着手中的佛珠,“你们以前是不是交往过?他把你甩了?”

“这混蛋——”

池苏念这话说完,整个包厢悄寂无声。

蒋二咋舌:我滴乖乖,怎么突然开开骂了。

蒋端砚起身,走到她身侧,“念念。”

“嗯?”

“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醉鬼通常都是这么说的。

蒋端砚面无表情看向在场众人,“不好意思,她喝多了,我们先走,你们慢慢吃。”

池苏念也的确有些喝多了,他拉着自己,也就踉踉跄跄跟他走了,蒋端砚把她拉上车,给她系上安全带,就打算驱车离开。

此时手机震动,一条短信进来,傅沉的。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自己把握机会。】

蒋端砚偏头看向身侧的人,良久无语,车子却朝着与蒋家相反的一处驶去……

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

**

蒋端砚也是个正常男人,两人交往这么久,一直没什么实质性进展,她又整天在自己面前乱晃,若说没想法,那都是假的。

到了酒店,他并没做什么,只是把她扶上床,给她稍微擦了下脸,她许是觉得有点热,身子不安分的扭动着。

衣服压根遮不住身子,难免会看到一些不该看的。

蒋端砚本就不算个君子,低头对准她的……

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他饶是再有自制力,怕也控制不住。

过了半晌,他还是走出了房门,某人在屋里,被他裹成了一个蚕茧。

蒋端砚烧了点水,热水翻腾着,一如他此时紊乱的心绪,他又想起了以前的事,神情恍惚着,根本不知道后面有人靠近。

等他回过神,她已经从后面一把搂住了他。

“念念?”

“唔?”池苏念没醉得那么离谱,他们此时在哪里,她也很清楚,嘴角的痛楚,更是清晰。

只是借这股酒劲儿,她怕是才敢这么放肆。

“该睡了。”

“你陪我——”

“别闹了,回去睡吧。”蒋端砚刚试图掰开她的手,她反而更用力的收紧。

“蒋哥哥,你留我一下……”

蒋端砚本就是压着火,转身带着人就往卧室走……

“池苏念,你知道我们在哪里吗?”

“我知道。”

“你知道我是谁?我们要干什么?”

“我们……”池苏念喝了酒,声音嘶哑,“我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我也知道你是谁,你是这世上最最好的人,我最喜欢的人……”

……

蒋二少原本一直在家等着,还想问问这两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一个说是家属,一个好像完全不理解,也没参与接下来的活动就提前回家了,就想问一下,两人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结果守了一整夜……

某人没回家!

隔天下午两人才回来,收拾东西,说要准备回新城,蒋二分明看到池苏念脖子上的几个红痕。

那分明是被嘬出来的。

血红血红的。

而且……

她这模样,也看得出来,这两人昨晚怕是一夜没睡!

我滴乖乖,该不会是……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蒋端砚只看了他两眼,某人立刻闭上嘴巴,他可以一辈子做个哑巴。

上一章:番一25:分开,你就不能留我一下? 下一章:番一27:见家长,蒋大少被赶出池家?(3更)
热门: 他会飞 死对头今天也想娶我 绿帽的哀号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蜂蜜夹心糖 吐槽系黄金之王 反派不许我叛变 恋爱脑的前男友们都重生了 黑暗地母的礼物(上) 雪白的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