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24:逼至崩溃,他比魔鬼更可怖(4更)

上一章:番一23:出手反击,憋着狠,做事绝(3更) 下一章:番一25:分开,你就不能留我一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家对今天的会议没报什么期待。

因为蒋家兄弟对曹卫太顺从,大家都以为今日过来,就是签个股份协议,宣布公司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可没想到,会议都没正式开始,双方已经呛了起来。

此时所有人注意力都被蒋端砚吸引。

他今日穿了一身黑,清瘦冷峻,眉眼之间,全无半分柔色,就连紧抿的唇角都透着一丝寒意。

神色极冷,透着别样的凉薄。

他以前一直在公司实习,虽然话不多,对人却非常客气,此时已经无法逼视他嘞。

曹卫在被气得火冒三丈,收紧的拳头,又猝然紧了几分,“端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初我可没打算要公司,是你主动提议,说要让我接手?”

“你现在做这些,完全就是把我往火坑里面推。”

饶是到了这一步,曹卫还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蒋端砚面前的就是一份拟定好的股权转让协议,他拿起来,随意翻了两页,“你的意思是,其实你没打算接手公司,是我推你上去的是吧。”

“那现在我想拿回公司,你是不是也该乖乖滚下台?”

“这份协议,也就没什么用了,我不能逼着一个不愿接手公司的人,强迫他做不愿意的事,对吧舅舅!”

他说着,居然当着他的面,将协议书,一撕两半。

曹卫瞳孔放大,身子颤了两下,“蒋端砚,你……”

他们还是甥舅关系,可是仔细论起来,他和蒋端砚并不亲厚,因为他话太少,甚至可以用沉默寡言来形容,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聪明,但是嘴笨。

所以他私下总是说:他是书读多了,没接触社会,读书读傻了。

现在看来,他哪里是不回说话,这嘴……

分明又狠又毒。

他随便说句话,他都能紧接着给你挖个坑。

曹卫本就怒火中烧,撕毁协议书,俨然是火烧浇油,此时会议室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双方形势已经是烈火烹油。

不少原本是站在曹卫那边的人,此时也开始动摇,只要蒋端砚不松手,曹卫拿不到股权,他永远没法掌控公司。

蒋端砚将协议撕成两半,还不解气,还在一点点撕毁,像是要把协议扯得稀巴烂。

“舅舅,你知道为什么你到公司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个总经理,不能再往上爬了吗?”

“之前父亲无意和我提起,我还觉得他过分,此刻看来,他早就把你看透了。”

“他说你这人,实力配不上野心,难堪大用!”

“你那点野心都暴露在脸上了,还敢和我说是我推你上位的?你要是真的没觊觎公司,为了证明自己,你敢辞职滚出去?”

蒋端砚是把他那点心思拿捏得准准的,曹卫他啊……

不敢!

“既然你不敢,就别言之凿凿,装什么无辜!”

这话说完,被撕碎的文件也尽数被甩在他脸上。

曹卫算是被彻底激怒了,上前一步,一把扯住他的衣服,只是两人身高有差距,在形势上,仍旧是蒋端砚俯视他。

“蒋端砚,你耍我?”

曹卫若是还不明白,那就是真的蠢钝如猪了。

“舅舅,这不是耍,就像你刚才说的,你和舅妈做得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

“有人主动送上门,要一日三餐,服侍照顾我弟弟,这比请护工好多了,不仅是免费的,还特别细心周到。”

“这种好事,我为什么不答应?反正有人主动犯贱倒贴!”

曹卫手指拧紧,那模样,恨不能一口咬死面前这混账东西。

“曹经理,您冷静点。”周围有人上前劝阻。

蒋端砚却还在不断刺激他,“这公司我是真的没能力管理,除却公司内部,就连外面都有很多人在觊觎。”

“有人愿意当我的马前卒,身先士卒,为我披荆斩棘,扫清障碍,甚至连外部的隐忧都帮我解决了大半。”

“舅舅,你说如果是你,能拒绝这样的好事?”

“我只是没想到,现在的社会,还有人心甘情愿给人当牛做马。”

……

此时底下有人打翻了杯子,出现了一点小插曲。

无非是被蒋端砚给吓到了。

就在半个小时前,所有人进了会议室,还觉得蒋家兄弟可怜,居然被亲舅舅搞,现在看来,谁搞谁还真说不好。

他这心思,简直黑得可怕。

利用他舅舅的野心,精心照顾他们兄弟,帮他公司稳定局势,然后再一脚踹开。

这事儿是二十多岁孩子干得出来的?

太绝了!

曹卫已经被他这番话刺激得大脑空白。

这一个多月来,他爆肝熬夜,为公司清扫外界一切障碍,就是为了自己日后上位铺平道路,现在告诉他,他做得这一切,都是在给别人做嫁衣?

他怎么受得了这个打击,身形剧烈一晃,硬生生从嗓子眼憋出一口老血。

他这话已经吓懵了所有人,可蒋端砚似乎觉得刺激还不够,环顾在场众人,紧接着说道:“舅舅,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你在公司有这么多的人脉。”

“为了扫清障碍,让自己顺利上位,你最近对公司的人员调度也很频繁啊,现在从下面升上来的,只怕都是择边站队,对你忠心耿耿的人吧。”

“我都不需要派人调查,就很轻松的能掌握公司有异心的名单。”

“你精心培养他们,安插在各个部门,你筹谋了多久啊……这次主动把名单提供给我,我真的应该好好谢谢你。”

“甚至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喘口气,熟悉公司!”

底下原本只是吃瓜看戏的一群人,不少人都脸色青白,后背隐有凉意。

怎么就忘了,蒋端砚要动曹卫的话,他们这些跟随的人也难逃一劫。

而这份名单,是曹卫主动提供的。

他要清扫障碍,只能任用心腹,这一步一步,完全是跟着蒋端砚的脚步在走,落入他的陷阱里……

曹卫算是彻底崩溃了,怒吼一声,挣开周围劝架的几人,冲过去,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拳。

这一拳,他没躲。

就这么生生受下了。

曹卫没想到他没躲避,急促喘息着,抬手,准备再来一下。

他现在手中若是有把刀,怕是能杀了面前这混蛋。

“端砚——”后面的袁方等人看不下去了,准备上前帮忙,蒋端砚却忽然抬起手臂,一拳砸了过去。

曹卫无论是个子、力量皆不如他,被打得趔趄一下,肚子磕在会议桌上,疼得冷汗直流。

猝不及防的动手,周围人怔了半晌,无人上去劝架。

“这一下我挨了,那是因为你是我母亲的亲弟弟,我喊你一声舅舅。”

“可你想过自己配吗?”

“你是我舅舅,却在我母亲过世后,对我们兄弟落井下石,甚至不惜派人试图杀了奕晗,曹卫,你算个人嘛!”

众人本就被二人动手场面给惊呆了,此时冒出杀人言论,仍是宛若惊雷乍响。

所有人痴痴傻傻,脸上血色都褪了大半。

新城就这么大的地方,坊间早有传闻,说蒋奕晗挨了刀子,是曹卫背后操纵,但是觉得可能是阴谋论,毕竟蒋奕晗也的确在外面挺横,树敌不少。

这种论调始终只是传言,此番被证实,众人还是瞠目结舌。

不是抢公司谋财产那么简单,这是犯法的,要坐牢的!

……

“你胡说八道!”曹卫心虚慌乱,抬起桌上的水杯就朝着蒋端砚砸去。

他气急败坏,可蒋端砚也是隐忍多时,直接抬脚,就踹了过去。

曹卫一米七多的个子,也有一百四十多斤,这身子却像是轻飘飘的一片废纸,轻而易举被踹了出去,撞到后面的椅子上,疼得他五官扭曲,趴在地上,半宿没起来。

整个身子蜷缩着,整个会议室悄寂无声,只有他痛苦的低吟闷哼。

死一般的寂静。

就连刚才帮衬曹卫的几个人,都不敢再度近前,几个保安更是吓得够呛。

蒋端砚居高临下看着痛苦的某人,“曹卫,你知道吗?你自认为自己很聪明,找几个未成年,就想把事情给做绝了。”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孩子心智不全,可以为你所用,那就可以被别人利用。”

“想要撬开他们的嘴也很简单。”

“你放心,我追究不了他们的责任,但是把你送进去,却很简单。”

“我弟弟挨得那两刀子,我要你用下半辈子来还!”

……

曹卫做贼心虚,本就心底害怕,又被打了,脑子已经一团乱,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看到蒋端砚那张脸,他就无非克制自己。

当时蒋二出事,这两兄弟的日子一直过得太顺遂,遇到一点挫折,蒋端砚慌了神也正常,他提起要把股权给他等一系列事情,曹卫怀疑过,但他觉得……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有什么深谋远虑。

也是他的自大害了他。

蒋端砚轻哂,“你也别再提什么,为了我们兄弟好,才让舅妈来照顾我们,精心伺候,她是来照顾我们,还是来监视我们兄弟的,您心底清楚。”

“借着照顾我们这件事,你也能在公司董事面前刷一波好感,说您多么的善良宽厚。”

“我不是什么好人,这点我承认你,但你……”

“也称不上什么好东西!”

曹卫最后一点可以遮羞的东西,都被他撕破,可此时身体疼得像是要被人撕裂开,就连打他都没力气。

“你以为把我赶走,你就能挽救公司?”他伸手扶着一侧的会议桌,慢慢站起来,“你问问这些人,他们肯跟着你干?”

“他们都是我的人!”

“只要我走了,这间公司就垮了。”

蒋端砚却好似并不怕,低头拨弄着手中的钢笔,“是吗?他们以前跟着你,是觉得可以有更高的成就,这点我并不觉得有什么。”

“人往高处走,如果今天谁得到更大公司的赏识,有能力进入诸如段氏集团那种大企业,我鼓励他跳槽。”

“可曹卫,你到现在还没搞清楚状态,你是要坐牢的人,他们怎么跟你走,是跟着你一起坐牢嘛!”

曹卫身形剧颤,“你……”

“你问问他们,现在谁愿意跟你走?”蒋端砚摩挲着钢笔,语气志在必得,“想必你也清楚,如果一下子开除太多员工,会引起公司内乱,所以袁叔叔这种老员工,你不敢轻易开罪。”

“到了我这里也是这样,就算现在这里的某些人,我看不过眼,也知道有异心,我也不可能一夕之前全部将他们劝退回家。”

“这一点,还是舅舅你教的。”

蒋端砚这话实在诛心,敢情自己这么长时间,在公司的清除异己,扫除障碍的举动,是为他做了教科书,打了样?

“混蛋——蒋端砚,我杀了你!”

曹卫彻底被逼疯了!

张牙舞爪就朝着他扑过去,面目狰狞的好似地狱爬上来的恶鬼,可他心底比谁都清楚,面前这个人才是魔鬼。

甚至比魔鬼还可怖。

保安也不傻,现在局势明朗,立刻冲过去,拦住了曹卫。

“蒋端砚,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蒋端砚轻哂,“我会不会不得善终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我很清楚……”

“那就是你的结局,一定很凄惨!”

“啊——”曹卫此时哪里还有方才意气风发的模样。

……

公司楼底下,原本就聚集了一批静候的记者,就等蒋氏彻底易主放出来,第一时间发新闻稿,很多媒体连标题都拟定好了。

没等到蒋氏的人出来,却迎来了大批警察。

难不成是里面爆发了什么冲突,惊动了民警?

不少记者都跟着警察,趁乱冲了进去。

到了会议室就看到警察以挑唆未成年、故意杀人罪将曹卫带回去调查。

“嗳,你们别拍了,谁让你们进来的。”保安一看有记者来了,立刻准备阻拦。

“让他们拍吧。”蒋端砚直言。

他就是想让整个新城人都看一下,曹卫是怎么被拉下马的。

*

一阵兵荒马乱后,整个会议室气氛已经完全不同,蒋端砚打量着底下的众人:“我的确不擅长管理公司,但是我想管理好一家企业,不仅是需要有个卓越的领导人,最关键的还是在底下的员工是否优秀。”

“如果单凭我一个人,就能撑起公司,怕也是谈笑。”

“接下来,可能会有很多硬仗要打,想留下的我感激,想走的只要符合规定,各项补偿也不会少,大家可以自己选择。”

所有人盯着此时站在正中主位的人……

二十出头,正是敢拼敢闯的年纪。

主要是够狠够绝,他现在是不懂如何做生意,若是假以时日,以他的心智谋略,蒋氏怕是另有一番天地。

此时辞职,也是没有去向和着落,百分之九十的人都选择了留下。

而当天新城日报的主页标题就是:

【蒋端砚接手蒋氏集团,为公司开创新图景。】

无人提起他是怎么在一堆老狐狸手中夺走公司的,甚至连亲舅舅都送进了狱中,全部报纸版面都是称赞溢美之词。

可有些事没人提,不代表没人知道。

他心狠手辣的恶名,也在当天传遍整个新城。

**

池家人收到消息时,震惊诧异之余也是颇为心疼,也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做舅舅的,行事那么绝。

当天晚上,蒋端砚尚未回家,就在公司被舅妈堵住了。

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无非是说他没良心,咒他不得好死。

他一点都没否认,只是让秘书录音,并且把她来公司寻衅滋事的视频调出来,一并送到了派出所,当天晚上,这人就被抓了进去。

肯定不会坐牢那么严重,可是在里面关了几天,出来后,整个人都好似废了。

池家人极少议论蒋家的事,池苏念还是在高中同学群里,听人说起了这些,无非是说他心狠手辣,丧心病狂一类……

有些事传到外面,添油加醋,还有人说他自小就有虐待小动物的倾向,所以长大才这么可怕,简直可笑。

当晚蒋端砚发现池苏念的微信更新了一条状态。

【全世界最好的你。】

蒋端砚盯着状态看了许久,直至眼角有些酸涩,方才搁了手机。

只是他不知道,这条状态,唯他可见……

池苏念很想告诉他:

无论别人说你多坏,在我这里,你都是最最好的那个人。

都说人一辈子都是三分苦七分甜,为什么我喜欢的人,却要尝尽十分苦?

上一章:番一23:出手反击,憋着狠,做事绝(3更) 下一章:番一25:分开,你就不能留我一下?
热门: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 风流理发师 大叔好凶猛 身世曝光后,我联姻豪门了 暴娇和病美人[互穿] 和“柔弱”师弟HE了 失火的天堂 人体了解一下 当抑郁症患者进入恐怖游戏 第五审判序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