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23:出手反击,憋着狠,做事绝(3更)

上一章:番一22:平静分手,即将变天(2更) 下一章:番一24:逼至崩溃,他比魔鬼更可怖(4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蒋氏集团

十点开会,蒋端砚与曹卫一起吃了早餐,到公司时门口已经围满了不少当地记者,毕竟蒋氏易主,对当地影响不小。

瞧他下车,记者一窝蜂涌过来,全被保安拦住了。

“蒋少爷,您真要把股份交出来?是今天转让股权?”

“听说您昨晚送弟弟出国,您也要出去?”

“您父母过世,到底有没有人为难你?二少出事真的是意外?”

……

所有人都不傻,所有事情发生得都过于凑巧,都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有人为了钱可以铤而走险、坏事做尽,亲情又算什么。

“端砚,进去吧。”曹卫拍着蒋端砚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进去,同时示意身侧的助理赶紧把记者处理了,他可不想在自己的大日子里,媒体上出现什么风言风语。

进入公司大厅后,一个穿着西装的四十出头男子快步走来,这人姓张,是蒋端砚父亲生前的秘书,跟了他二十多年。

出事后,联系秘书,帮蒋家兄弟料理后事,都是他帮忙的,今天事情结束,他也会辞职离开。

“张叔。”蒋端砚对他非常客气。

“走吧。”曹卫却极不喜欢这人,毕竟是前朝老臣。

进入电梯后,曹卫还假模假样的问了句,“奕晗昨晚走的?怎么不多留两天,和你一起出国?”

“给他联系了学校,已经耽误很久,早就该去报道了。”蒋端砚脸上没什么表情,说话自然是滴水不漏,“还得谢谢舅舅给我们买了房子,挺贵的,让舅舅破费了。”

“这是哪里的话,难不成让你们兄弟俩出去,连个落脚地都没有?也不值什么钱。”相比较蒋家的公司,一千多万的房子,自然不少多。

张秘书跟在后面,冷眼旁观。

这畜生!

他是万不敢惹怒曹卫的,一旦被他抓着借口,在这个公司,怕是能给兄弟俩透个口风的人都没有。

所以一直忍着,他早就想好了,今天帮蒋端砚处理完最后一件事,就算是闹得要进局子,也得揍这畜生一顿。

几人进入会议室时,不算大的空间内已经挤满了人,就连墙角都站满了人,除却公司董事,所有高管都在了。

而曹卫看人齐了,等不及到十点……

提前开始了会议。

**

会议是曹卫负责主持,他先是说了一下公司的近况。

“……最近发生这么多事,我想大家心底都很清楚,关于我姐夫一家的事,我也觉得非常悲痛。”

“但是再难受,这公司也不能垮了。”

“再开会之前,我提议大家起来,先默哀三分钟。”

曹卫率先起身,只是他刚站起来,就沦为了靶子。

坐在蒋端砚右手方,一个五十多的男人跳起来,端起面前的茶水,朝他泼过去,“你这畜生,你还有脸提他们夫妇!”

所有人,包括曹卫都没想到,会有人直接跳起来,澄黄的茶水,裹着茶叶,劈头盖脸,尽数落在曹卫脸上与衣服上。

甚至有些溅到了蒋端砚手背上,他抬手轻轻揩掉,转动着手中的一只钢笔,神色未变。

“袁方!你特么疯了,你干嘛!”对方立刻就有人跳出来。

“呵——这公司是我们这群老骨头一点点打下来的,谁不知道这公司是他们夫妇的心血,现在他们尸骨未寒,你就着急忙慌的要夺权。”

“还把人家孩子赶出国。”

别叫做袁方的中年男人,指着一屋子的人,“一群走狗,他连自己的亲外甥都不放过,会容得下你们?”

“背主忘义的东西,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袁方!”曹卫抬手擦了把脸,“你就是故意来闹事的吧。”

“反正我也待不下去了,今天就是来看我这侄子一眼。”他瞥了眼一直端坐着的蒋端砚,“曹卫,我可告诉你,他俩要是再出什么事,我就报警告你谋杀,你最好保佑他们兄弟俩长命百岁。”

“你——”曹卫气急败坏,“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他给我拽出去!”

“我看谁敢!”又有人跳了出来。

皆是上了年纪的公司骨干,也都是跟着蒋端砚父亲一起打江山的人,谁会甘心在一个畜生手下伏低做小。

“你们是想造反?”曹卫想过这群老骨头会闹事,只是公司还得靠他们,他得慢慢把他们踢出去,不可能一次性都裁掉。

这群人近些日子,并没异动,他想着,也都是些软骨头,关键时候,还不怂了?

所以他没想到,这群人是憋着狠,准备这时候给他搞事情。

曹卫接手公司第一天,骨干员工离职,这种新闻传出去,公司股价都得暴跌。

袁方冷笑,“我们不造反,以后你还不得挨个收拾我们,有什么区别?”

曹卫气急败坏,招呼助理,“你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叫保安上来,没看到有人闹事嘛!”

这助理以前就是经理秘书,没做过更高级别的,更没处理过类似事件,一时愣了神,急忙去叫了保安。

待保安进来,看向曹卫,又看了看与他对峙的几个元老员工,一时不知怎么下手。

都是公司高层,平时见到都是客客气气的,而且都上了年纪,把人赶出去?不像话吧。

“看什么,把人给我带出去!”曹卫掸了下衣服上的水渍,暗咒几个老东西。

几个保安立刻上前“请”几人离开,这期间少不得有些拉扯。

“别碰我,自己会走。”袁方冷哼,可是那保安也担心他做出什么,一直死死钳制着他的胳膊,一拉一扯,难免下手没轻没重,发生争执。

大家都不知道具体是谁想动的手,保安忽然抽出腰间的棍子,朝着袁方打过去。

就在此时,始终静坐不动的蒋端砚忽然起身,抬起一脚,踹开身侧的一张椅子。

只听“刺啦——”刺耳声,椅子摩擦着瓷砖,撞在那个保安的小腿上,疼得他身子一软,后退了几步。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着了,看向蒋端砚,大气不敢喘。

“端砚?”曹卫蹙眉,当即心底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舅舅,股份还没给你,现在这公司……”

“姓蒋不姓曹!”

“在我家的公司,你还没资格赶人出去!”

一句姓蒋不姓曹,听得所有人后背一凉。

难不成……

这位蒋大少是要反他舅舅?

曹卫手指倏然收紧,却还是笑着说道,“这公司一直姓蒋啊,一直都是你家的。”他必须哄着蒋端砚先把股权转让协议给签了。

“你没看出来这群人是准备闹事吗?”

“他们明显就是想分裂我们,这种人不赶出去留着干嘛。”

那几人刚想开口,蒋端砚就说话了,“这种人留不得?那我想请问,像舅舅这样,您这种狼子野心的人,是不是早就该诛了。”

曹卫一听这话,敛起虚伪的笑,紧盯着蒋端砚,“你在胡说什么?”

“你是不是听谁乱说什么东西了。”

“端砚,你摸着良心说,舅舅这段时间对你怎么样?”

曹卫反应很快,立刻打出亲情牌。

“奕晗贪玩,被人扎了两刀,你舅妈衣不解带的照顾,你们出院,不愿意住我家,可以,你舅妈一日三餐,变着法儿的炖汤给你们送去。”

“从小到大,我一直拿你们兄弟当亲儿子看待。”

“姐夫和姐姐突然走了,要不是我不分昼夜的加班,你以为这公司留得住?”

“你说不想回老家,想出国,行啊,我花钱,一千多万,眼睛都没眨,就给你们兄弟买了房子,写的是你们两兄弟的名字。”

“你现在听了别人几句信口雌黄,就和我叫板,蒋端砚,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曹卫说得痛心疾首。

底下顿时开始议论纷纷。

“要不是曹经理,公司真的留不住,这段时间对他们兄弟够好了,要不是他撑着,公司真没有今天。”

“可不,这段时间,多少人准备吞了公司啊,都是曹经理的功劳,要不然公司早就被瓜分了。”

“就算公司交给蒋端砚,他懂什么叫经营?”

……

不少人本就是踩高捧低,此时曹卫赢面大,自然都是帮他说话的。

曹卫一看大部分都是站在他这边的,信心倍增,“端砚,你现在不会想说,舅舅是故意想夺你家的公司吧?”

“当初转让股权,是你自己提议的,我还让你再三考虑。”

“不能这么坑我啊。”

……

蒋端砚轻哂,“舅舅,你在商场都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兵不厌诈,你怎么那么单纯啊,我说给你,你就信了?”

“有些话说得好听点叫单纯、天真……”

“说句不好听的,是你太蠢!”

曹卫是想道德绑架他,没想到蒋端砚压根不在乎,直接撂了句狠的,“这段时间,你和舅妈,我说什么你都答应,甚至奕晗说半夜饿了,你们都能夜里亲自过来给他送吃的……”

“你们乖巧温顺的样子,真的好像……”

“一条听话的狗!”

在场男性居多,听了这话,无不心底彪了句脏话。

卧槽,这话也太狠了。

曹卫可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硬,登时气得火冒三丈,抬手就要打他。

蒋端砚不闪不避,“有本事就下手试试,有种你就把我打死,奕晗的股份在我名下,只要我出事,我名下所有财产股份,全部都留给池家!”

“池老爷子做事,您是清楚的,池家介入了,到时候你怕是半点好果子都吃不到。”

“今天我要是出不去,你也完了!”

“混账东西,你把财产留给外人!”曹卫气急败坏,他才二十多岁,居然立了遗嘱,这怕是抱着必死的心过来的。

关于遗嘱,在池苏念和他结婚时,关于彩礼下聘,处理一些房产的时候,才听律师提起过,他居然真的立了遗嘱,如果他出事,就把财产留给她。

问及缘由,他就说了一句:

“当时想着,除却这些钱,我没什么东西可以留给你了,除却你,我不相信任何人,至于奕晗,你也信你不会让他吃苦的。”

池苏念骂他是个傻子。

蒋端砚想得很清楚,曹卫如果发现她和池苏念的事,他可能真会铤而走险,不顾池家,用她威胁自己。

如果自己走了,他就算绑架池家所有人,也威胁不到他,犯不着为此与池家彻底撕破脸,也只能吞了这苦果。

那就等于,到最后,他什么都得不到。

池家若把蒋端砚的事,怪在他头上,到时候有了他的股份,名正言顺介入蒋氏集团,曹卫还不是任由他家揉圆捏扁,这比把所有财产捐了还狠。

曹卫此时气得七窍生烟。

会议室内众人被他这举动惊得目瞪口呆……

可不得不说,蒋端砚给自己找的这条后路太绝!

上一章:番一22:平静分手,即将变天(2更) 下一章:番一24:逼至崩溃,他比魔鬼更可怖(4更)
热门: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变成人鱼被养了 虫族夫婿不好当 人在天涯 柱与横滨的兼容性 青梅屿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九阳踏天 你听,记忆的钟 后宫:甄嬛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