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22:平静分手,即将变天(2更)

上一章:番一21:突发险情,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下一章:番一23:出手反击,憋着狠,做事绝(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蒋氏集团董事会定在下周一,周五上完最后一节课,池苏念就坐车回到了新城。

她没通知家里人,下了车就直奔蒋家。

当时的互联网还没现在这般发达,不过在一个地方长大,饶是新闻上看不到消息,一些初高中的同学群里,总有人会讨论到。

池家人偶尔也会和她提起,关于蒋端砚的事,池苏念一清二楚。

她到蒋家时……

蒋二当时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敲门声,打开一看,怔了下,“姐,你怎么回来了?”

“你身体怎么样?看起来恢复得不错,好像还胖了点。”

蒋二以前爱玩,不按时吃饭,生得特别瘦,最近居然胖了两圈,穿着乖乖牌的睡衣,看起来颇为呆萌。

他是受伤不能出去浪,只能乖乖待在家里,已经闲的身上要长毛了。

“已经拆线了,没大碍,你快进来。”蒋二招呼她进屋,“哥,念念姐来了。”

他冲着楼上喊的时候,似乎是震到腹部伤口,还疼得他倒吸口冷气。

池苏念刚进屋,就看到了客厅内放置着两个行李箱,还有一些亟待打包的东西,心底咯噔一下,难不成真的交了股权,他们就打算回老家。

蒋二非常识趣儿,看自家大哥下楼,急忙说道,“你们忙,我去楼上休息一下。”

客厅内瞬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蒋端砚看起来,比从前没什么两样,相比父母后的憔悴落魄,这段时间,显然过得不错。

“你最近好像过得不错。”池苏念和他联系越来越少,他总推说忙,她却不敢过分打扰他。

“嗯,舅妈每天都来家里给我们做饭,原本还想给我们雇佣个保姆或者钟点工,我觉得没什么必要。”

舅妈?

池苏念轻哂,他真是疯了,这不就是与虎谋皮?

“你们……”池苏念看了眼行李箱,“这是要搬走?”

“原本想回老家,舅舅说在国外给我们买了房子,让我们搬出去,我觉得出国也挺好,手续都办妥了。”

曹卫是不想将他们两人留在眼皮底下碍眼,不如送出去,让他们自生自灭。

“出国?那我怎么办?”要是回老家,离得近些,总能碰面,要是出国了,怕是见一面都困难!

……

而此时两人压根不知,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池家门口,从车内下来的人,一手提着军绿色背包,一手摸着裤兜掏钥匙准备开门回家。

池君则这次休假没通知家里人,原因无非是上次蒋家父母过世,他临时请假回家,担心这次假期批不下来。

不过他在部队表现突出,入伍这些年,几乎没回过家,领导体恤,请假过程还算顺利。

只是到了家里,却发现空无一人,只有一个佣人笑着招呼他进屋。

“爷爷不在?”

“老爷子去探望朋友了。”

“爷爷什么时候有这种闲情逸致了?他不是最烦出门?”池君则将包放在一侧,自己倒了大半杯水,一饮而尽。

“还不是为了蒋家兄弟的事……”

“他们家又怎么了?”池君则在部队,自然消息闭塞。

佣人将事情简单说了下,“……老爷子担心这曹卫拿了股份还要对他们兄弟下手,说咱家与蒋氏集团素来没什么合作往来,就准备找一些与蒋氏合作密切的人,给曹卫施压。”

“最起码啊……”

“让那兄弟俩日子舒服些。”

池君则蹙眉,“你是说蒋端砚把股份交出去了?这小子脑子被驴踢了?他在想什么东西啊!”

“他手中有筹码,这群人就算再搞,也不会下死手,这要是真的把股份交出去,还能有好果子吃?”

“这群人也是够黑的,居然搞蒋二,够狠!”

池君则此时也没想太多,就想去蒋家问个清楚,蒋端砚到底想干嘛,他不是素来有主见,怎么这种时候怂了?

就他的脾气,遇到这种事,肯定是要硬刚的。

他出了家门,直接跳过两家中间的小草墙,直扑蒋家,大门没关,他都没靠近,就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出国?那我怎么办!”

池苏念?

这臭丫头现在不是应该在学校,怎么跑这里来了。

“念念,你不觉得我们之间并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池苏念一听这话,脑袋都懵了。

而此时门外的池君则更是懵逼了。

他不傻,这刚知道两人的奸情,准备进去质问,就得知两人要分手了?这剧情反转得让他措手不及。

池苏念走过去,“蒋哥哥——”

蒋端砚没看她,只是偏头看向别处,眼睛无神,空洞得吓人。

池苏念咬咬唇,“我很担心你,特意从学校回来,我中饭都没吃,你……”

“不看看我?”

小姑娘说着,眼泪就簌簌往下流。

她拉住蒋端砚的手,“是不是我之前特别任性,还和你冷战,所以……”

“我错了。”

她怕了,迫于心底的惶恐。

“我已经决定出去了,飞Y国。”

“那我跟你出国?我们一起去,学校每年都有交换生的名额,不耽误学习的。”她立刻说道,“不过需要准备材料,你要等等我。”

“我可能出去就不会回来了,你在这里还有家人。”

其实蒋端砚每句话都说得很明白,只是池苏念故意曲解……

他,就是想分手了。

“你……真的要和我分手?”

“为什么?是因为你们家的事,我不在乎的,我……”

“爱就在一起,不爱了,自然就要分开。”他说得异常平静。

就像是最冷漠的杀手,一字一字往她心口戳。

“怎么可能,不爱了,我们在一起那么久,认识那么久,你现在和我说,不喜欢我了?”她声音抖得厉害。

“对——”

他话没说完,就被她堵住了。

她几乎是撞过来的,浑身抖得厉害,嘴角冰凉,甚至还有眼泪湿咸的味道,唇角、眉眼、鼻尖……

她似乎急切地想要证明什么,可是面前的人却无动于衷。

从始至终,就连一点表情都没给她。

蒋端砚却忽然扯住她的胳膊,将她身子抽离,“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有对你说过,我爱你吗?”

这话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他……

真的从未说过一句爱她。

池苏念一直告诉自己,他是不善言辞,可他是喜欢自己的,要不然怎么会主动亲吻她?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池苏念再想说些什么,蒋家的大门已经被人一脚踹开。

“哥、哥——”池苏念傻了眼。

尚未反应过来,池君则已经冲过来,一手扯住蒋端砚的衣领,手指握拳,一阵狠辣的拳风扑面袭来,蒋端砚没躲,而这拳头终究停留在他眼前,距离只有半寸,他没下手!

“蒋端砚,你特么有种,玩弄我妹妹?”

“为了你们家那点破事要和她分手?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

“我告诉你,这件事就此打住,为了那几个人渣,抛弃自己喜欢的人,你自己戳着胸口想想,值不值得!”

“哥——”不待她开口,池君则已经拉着她往回走,“走,让他好好想想!”

……

蒋二原本在楼上打游戏,听到楼上动静很大,跑下楼时,发现只有自家大哥一人。

“姐回去了?”

“嗯。”

“这么快?”蒋二扯了扯头发,“哥,咱们真要出国啊?”

“嗯,你明天就走,我把事情处理好再过去。”

“你不跟我一起?”

“我让人给你办了转学手续,你要上学,我不用。”

“……”

蒋二当时可不止接下来新城会发生些什么,还气急败坏的觉得某人没良心,自己伤口都没愈合,送自己出国读书?

这是亲哥干的事儿?

*

当天晚上,池君则约蒋端砚出去,自然又是威胁一番。

“你们两个之前发生了一些什么,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不管。”

“你现在必须答应我,要好好照顾她,你要是胆敢欺负她,就算是追杀到天涯海角……”

“我保证要你一双手脚。”

若是寻常,知道他偷摸和自己妹妹谈恋爱,池君则怕是早已打爆他的狗头。

只是现在蒋家出事,时间阶段都非常特殊,若是现在把事情捅出去,即便他们家不说什么,若是被曹卫那种人盯上,只怕自己妹妹安全难保。

思来想去,池君则只能先把事情压了下去。

“等你们家的事情处理完,就去我们家摊牌。”

蒋端砚并没作声,池君则就当他默认了。

只是有些话说出口,覆水难收。

池苏念也是个挺骄傲的人,她求了,也挽留了,怕也不能再拉下脸面和他继续妥协。

她是周末下午回的学校,坐上大巴车,才给蒋端砚发了条短信。

【我回学校了,你照顾好自己。】

信息发过去,石沉大海……

直至她经过三四个小时,到了宿舍,仍旧没收到一条短信回复,她咬了咬唇,泪水无声落下……

有些分手,可能并不需要经历什么激烈的争吵,平静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要把一个喜欢的人,生生从心底剜去,又谈何容易。

池苏念回校的那天,蒋端砚去了车站,滞留到了天黑,才驱车回家。

蒋二搭乘夜里的航班出国,送他离开后,回家已经是凌晨三点。

以前觉得弟弟在家吵,突然走了,居然有些不适应……

**

隔天一早

池老就敲开了蒋家的门,原本还想再度提醒他,股权的事情,再考虑清楚,敲了半天,却没人开口。

难不成还在睡觉?

转身准备回家时,瞧见蒋端砚穿着运动衣,从远处慢跑回来,“池爷爷,您找我有事?”

估计那个曹卫得了公司,立马就会更名换姓,将蒋家的痕迹,一点点抹去,怕是他父亲一辈子的心血都要付诸东流了。

可他此时居然还有心情出去跑步?看模样,心情居然还不错。

池老张了张嘴,有些事他提醒了很多次,若是他心意已决,多说无益,“没什么,就是想起今天你一个人在家,奕晗出国了,担心一个人在家不吃饭,让你来家里吃个早饭。”

“不用了,我约了舅舅吃早餐,回去洗个澡就要出门,怕是没时间了,等我有空再去陪您吃早餐。”

“那行,我先回去。”

池老无声叹息,这曹卫是怕蒋端砚中途撂挑子跑了吧,所以一大早就亲自过来堵人,真不知道今日过后,又会发生什么。

他抬眼看了看天,乌云翻滚着,好似台风即将过境般,压抑沉闷。

“又要变天喽。”

老爷子感慨道。

蒋端砚盯着他的背影,抬眼看向天空,轻声说了句:

“的确要变天了。”

上一章:番一21:突发险情,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下一章:番一23:出手反击,憋着狠,做事绝(3更)
热门: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讨情债 师父在下,徒弟在上 穿成暴君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咽气后泡到了地府之主 床笫秘术:荒村女人的泛滥春情 逼受成攻[快穿] 薄暮晨光 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