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19:确立关系,蒋家出事借机夺权(2更)

上一章:番一18:喜欢我吗?心动一吻 下一章:番一20:发狠,谁敢过来我要他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池苏念脑袋发懵,虽然那个吻稍纵即逝,短短一瞬,却在她心底掀起了万丈狂澜,整个人都是呆呆傻傻的。

脑海里,不自觉的反复播放方才的画面。

心悸难安。

被人牵着又回到了屋里,直至听见关门声,她才回过神。

神情木讷得看着眼前的人。

“吓到了?”

蒋端砚性子是有些闷骚的,有些事不挑明,他压根不会直接宣之于口,可一旦挑破,也就没所谓了。

“我……”池苏念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脸涨得通红。

“还是不喜欢?”

他靠得近了些许。

“不喜欢就告诉我,我和你道歉,以前都不会这样了,总之……”

“都听你的。”

池苏念本就暗恋了他很多年,他突然来这一出,任是谁都受不住,她没说话,只是握紧了他的手。

沉默无声,两人心底都是微微起了波澜。

“要不要再一次?”

池苏念刚抬头,他又靠近了……

后来的后来

池苏念都记不清楚,那一晚,两人到底亲了多少次,总之脑子一直处于混混沌沌的状态,就是胳膊蹭着,拉一下小手,都觉得心里像是蘸了蜜。

蒋端砚倒是一次次说该走了,结果……

在她屋里待了一整夜。

倒也不可能做些什么,就是聊天而已,说着说着,可能就凑到一起了,有些事一旦开了先河,尝到了甜头,那滋味就不同了。

仔细想来,两人一晚上,都不知说了些什么,腻腻歪歪,时间过得飞快。

*

翌日一早

蒋二虽然上高二,但现在学校已经规定按照高三时间作息,每个班级,还有不同的到校时间规定,他不到六点就爬起来,他一直都是喜欢在外面吃早餐,所以蒋夫人也不会特意起床。

当他出门时,天空还是雾兰色,他一转头,就看到自家大哥从池家出来了。

他当时心底就是一万个卧槽!

这人该不会在池家待了一夜才回家吧。

蒋端砚看到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神色,压根没有被抓包的紧张,“上学了?”

“嗯。”

晨风吹来,蒋二伸手摸了摸后颈,我去,怎么突然觉得身上凉嗖嗖的。

“走吧,我送你。”

“不用,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里需要送啊。”

蒋二是觉得自家大哥肯定不安好心,被他撞见在池家待了一夜,总不可能是陪着池老唠嗑吧,这绝壁是……

他哥可真是个行动派。

撞破他的秘密,蒋二很怕被灭口啊。

“哥,我保证,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真的!”

“你敢说?”蒋端砚挑眉看他。

蒋二差点要哭了,这一大早的,要不要搞得这么刺激,他原本还晕乎乎的没睡醒,他这话,简直是提神醒脑,比风油精还管用。

“那我去上学了。”

“我送你,顺便买些早餐回来。”

“好。”

蒋二忐忑的跟着自家大哥在早餐店内喝了碗胡辣汤,就忙不迭跑到学校。

蒋端砚回家时,父母已经起床了。

“刚放假,怎么不多睡会儿。”两人压根不知儿子彻夜未归。

“帮你们买早餐。”

“买这么多?”

“还有池爷爷那边的,昨天他说想喝小区隔壁那家铺子的甜豆浆。”

两家关系素来不错,蒋端砚上大学的时候,池老还给他封了很大的红包,两人也没多想。

**

池苏念一夜没睡,蒋端砚离开后,才趴在床上,这一睡,就到了中午,下楼的时候,蒋端砚居然在他家。

她莫名局促扭捏起来。

“你愣着干嘛,叫人啊,不会一两个月没见,不认识了吧。”池老打趣。

“蒋哥哥。”池苏念自己寻了个地方坐下。

“池爷爷,我……”蒋端砚是打算直接挑明的。

人都亲了,互相明白彼此的心意,自然是要告知家长的。

可他刚一开口,就被池苏念给打断了,“蒋哥哥,你们学校好不好啊?哪个专业比较好,适合我的?”

“我本来也想问这个,念念要填志愿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池老笑着。

“想去我们学校?”蒋端砚早已知道她的想法,无非是逢场作戏。

“嗯,不想出省。”

池苏念的成绩,报考京大也没问题,只是肯定无法读最好的专业,京城离家太远,池家人也不大愿意她远行。

聊了一会儿之后,池老去了趟洗手间,蒋端砚才眯眼看着她,“为什么不让我开口。”

“再等等吧,现在太急了。”

他们关系都还没稳定,现在就告诉家里人,如果很快就分手,两家人碰面怕也尴尬,最主要的是,距离两人确立关系,都不足12个小时,就通知家里人?她并没做好准备。

蒋端砚听到她解释,也没着急。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许多事,就让他心底更不舒服了。

池苏念去学校拿成绩单那次,蒋端砚说去接她。

他都没到学校门口,就收到她的信息。

【你在学校前面那个湖边等我吧。】

湖边?

哪里距离校门口,走路都得五六分钟。

【为什么?】他立即回了个信息。

【学校熟人很多,我怕被人发现,这样不好。】

你都毕业了,还怕被人发现,最主要的是,他们没确立关系的时候,都是大大方方出门,怎么现在见面都要偷鸡摸狗的?

他就这么见不得人?

这完全是池苏念心里作祟,换做寻常,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就是普通邻里关系,关系估计和兄妹关系差不多,所以两人就算同行,也没人说什么。

此时她却觉得像是做了亏心事,怎么都不敢把他曝光。

就连她的毕业典礼,两人一起拍个照片,他也是混迹在人群里,偷摸让蒋二给两人拍了一张。

照片就被池苏念裱在相框里,放在床头了,直至以后出国,都是随身带着的。

一来二去,弄得蒋端砚头疼得厉害,可这有什么法子。

为了庆祝池苏念考上大学,在她录取通知书下来时,池家特意办了酒,当天池家人都喝多了,最后还是蒋家人照顾他们回了家。

蒋二是第一个知道两人“不轨”的,在暑期快结束时,他还特意问了句。

“哥,你们俩这关系,准备什么时候和家里人说啊。”

蒋端砚看他,眼底意味不明,可明显在说:你管的太多了。

“其实搞地下恋也挺好的。”

“好?”蒋端砚不以为然,他很认真,肯定想两人的关系,是建立在双方父母支持的基础上。

“刺激啊!”

他话音刚落,就被蒋端砚狠狠踹了脚。

混蛋东西!

瞎说什么浑话。

**

两人在家是藏着掖着的,可是到了大学,离开家乡,自然就开始肆无忌惮,池苏念长得漂亮,虽然读的是文学系,美女众多,但她入校当天,就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很多学长都虎视眈眈的,准备收割新一波的学妹。

只是她从报名,到领取宿舍床单被褥,直至搬进宿舍里,都是有人全程陪同的。

并不是池家人,池安邦工作很忙,夫妻二人开车送她到学校,和她吃了顿中饭就走了,剩余事情,都是蒋端砚操持的。

池安邦对他放一百个心,又不好直接给钱表示,趁着给池苏念充饭卡的时候,也给蒋端砚饭卡里充了五百块,说等他回家,一定请他吃饭。

然后就放宽心,直接走了。

他此时哪里知道,这一照顾,那真是全身心,无微不至啊。

蒋端砚陪着新生搬宿舍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因为某人当时学校总学生会的副主席,今年升大三,今年主席退下来,据说开学选举,他很大可能会升主席。

除却新生,怕是没人不认识。

一群虎视眈眈的人,哪里还敢再靠近。

这姑娘就算是他女朋友,怕也是亲戚,如果不是动真心交往,怕是要被蒋端砚给弄死。

他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手段高干,腹黑毒舌……

学校很多人都对两人关系很好奇,而最终确定,还是在学生会招新面试中。

学生会面试都要好几轮,蒋端砚只会在最后一轮把关,池苏念想和他离得近些,自然报名了学生会,她本身有能力,加上大家都知道他和蒋端砚那不清不楚的关系,面试过程一直很顺利。

直至最后一轮,按照面试名单,轮到池苏念的时候,蒋端砚忽然站了起来。

“主席?”一侧的人诧异,“让下一个人等等?”

他以为蒋端砚是要去洗手间。

“不必,你们面试就行。”

“那你干嘛去?”

“避嫌。”

“哈?”一群人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其实有时进社团,有些人真的是看关系的,虽然在学校,也算是个小社会,不少关系户在,很多关系都是尽人皆知的,压根不需要避嫌吧。

直至面试结束,众人坐在一起合议最终录取名单,池苏念之前知道面试的人中有蒋端砚,心底紧张,虽然他人不在,说话的时候,也有些磕绊,分数并不高,自然就被剔除了。

“主席,其实这个池苏念挺好的,就是最后一轮有些发挥失常,要不要再把她加进来?”有人提议。

“发挥失常也是说明能力有问题,名额是固定的,你想把谁踢出去?”蒋端砚直言。

那人讪讪笑着,并没说话。

“当时我就在门外,她表现的确不行,你们批评指正的地方也很对。”

直至名单最终确定,才有个不怕死的问了句,“主席,您和那个池苏念是什么关系啊,亲戚吗?还是朋友家的小孩?”

这件事大家好奇了许久。

蒋端砚起身离开之前,丢了三个字。

【女朋友】

吓得众人天雷滚滚。

卧槽,他们把主席女朋友给踢出去了。

还批评指正了一番?

要命了。

众人胆战心惊的,生怕蒋端砚找茬,只是过了好一段时间,愣是没什么动静,大家方才放宽心,不过两人在交往的消息,整个学校尽人皆知。

可能犹豫蒋端砚的身份,两人备受关注了一段时间,日子长了,就会发现,两人就和普通情侣没什么两样,一起吃饭,送她回宿舍,周末一起出去约会,并无什么特别。

而这段关系,也持续了很久,两人蜜恋期是在学校,回家后,自然也有各种法子约会。

两人关系本就不错,现在又在一个学校,关系更近些,再正常不过,两家人压根没往深处想。

**

事情发生转机,还是在蒋端砚大四那年。

大四没有那么时间留在学校,蒋端砚原本是在省内找了个大企业实习,只是父亲要求他去家里公司实习,熟悉业务,他这才在大四下班学期,留在了新城。

两人刚开始异地恋,池苏念就觉得很不舒服。

饶是她一直告诉自己,他在忙工作,不要去打扰她,可是一旦他脱离身边,每天看不到人,联系也在逐日减少,难免会胡思乱想。

她需要配合迁就蒋端砚的时候,有时候他说自己加班到半夜,那可能一天都没办法打一次电话,时间长了,自然会出现一些矛盾摩擦。

蒋端砚本来话就不多,有些时候,很难察觉她话里的意思。

两人爆发冷战的矛盾点,是在五一假期之前,原定两人要出去旅游,蒋端砚爽约了。

“五一我有个重要的合同要谈,等下次放假再陪你出去。”

“没事,你去忙吧。”池苏念嘴上虽然这么说,心底肯定不舒服,为了这次出游,她查找了很多攻略,甚至没提前通知他,把酒店机票都订了。

本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期待了几个月,被临时放鸽子,肯定难受。

“没生气?”

“没有,没生气!工作重要嘛。”

池苏念说没事,蒋端砚就想当然以为,那是真的没事,这一忙活起来,整个五一假期都没联系几次。

而池苏念则在假期最后几天,陪着父母去部队探望自家大哥,压根没有留在新城。

池君则驻地在西北高原地区,纬度高,刚到地方,池苏念就出现了缺氧反应,继而引起高热发烧。

等她清醒后,父母就忙不迭告诉她,要立刻回新城。

“不看大哥了?”

部队不是随时都可以探视的,需要打申请,在规定时间见面,池君则申请明天外出见父母,不过也需要在既定时间归队。

“家里出事了,来不及看他,你身体怎么样?要不我让你妈留下陪你,我先会新城看看。”

“爷爷出事了?”池安邦说家里出事,池苏念肯定第一个想到池老,毕竟年纪大了,说不准就会出什么事……

“不是,是蒋家,你叔叔阿姨出意外,走了!现在蒋家乱成一锅粥了!有人想趁机夺权。”

“真是造孽,两个孩子刚成人懂事,一点儿孙福都没享到,就这么突然走了。”池苏念母亲提起这个,眼泪就不自觉往下掉,“你说人这命啊,真是难说,夫妻俩多好的人啊,怎么就偏偏……”

池安邦冷着脸,“我是听说他们家那些亲戚,看两个孩子小,都欺负上门了,上次还是大哥出面,把人给赶走了,这群畜生。”

“无非是看中蒋家那点财产了,他们父母尸骨未寒,就这么着急登门,真是够恶心。”

“不过这是蒋家的家务事,我们插手太多,还会被人指指点点,上回就有人说,我们池家是瞄上蒋家那点钱了,真特么无耻!”

……

池安邦显然是气结了,说得面红耳赤。

池苏念瞳孔微颤,摸出手机,准备给蒋端砚打电话,却发现信号很差,拨打过去一直处于盲音状态。

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她离开新城时,蒋家的叔叔阿姨还送她离开了,就连她出现高原反应吃的药,都是他母亲提前准备的,怎么可能就突然走了。

而她手机中,两人最后一次信息是前天晚上的,她还没回复。

【你什么时候回来?】

潜台词就是:我想你了……

上一章:番一18:喜欢我吗?心动一吻 下一章:番一20:发狠,谁敢过来我要他命
热门: 冰糖炖雪梨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怂怂[快穿] 高能二维码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正正经经谈恋爱 被情敌告白之后[娱乐圈] 重生白月光的小奶狗 绝色媚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