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09:温水煮媳妇儿,顺便炖了岳父?

上一章:番一08:蒋大少vs大舅子,被怼不敢言(3更) 下一章:番一10:三爷支招,徐徐诱之(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池家这小包子,举着手,一副他爸做贼被抓包的嘚瑟样。

蒋二偏头打量着自己曾经的扛把子大哥,回想他以前多么威风,那么多小姑娘围在他屁股后面跟着他,人家愣是眼皮都不抬,现在被嫂子吃得这么死?

倒不是池君则这么的惧内,而是自打两人谈婚论嫁,某人隐藏的身份曝光,媳妇儿和他怄了几天气。

并且给他发信息,扬言说:

【我现在才知道,自己一腔热情喂了狗。】

池君则懵逼了,怄气就怄气,怎么还带人身攻击的。

那时候两人尚未毕业,那姑娘住在学生宿舍,他在门口没堵到人,扬言要冲进去,她才颇不情愿的下了楼。

两人走到学校后侧的小树林里,四下无人,结果可想而知……

这姑娘倒是真生气,就是觉得憋屈怄气,而且觉得没脸,她一直觉得池君则家里太穷,小心翼翼照顾他的自尊心,有种被人戏耍的感觉,心底肯定难受。

两人冷战了一段时间。

池君则没想到她真的会那么久不理自己,尝到了苦头,婚后自是百依百顺,他不觉得这是惧内,自家媳妇儿要上班,还得顾家照顾孩子,那是真辛苦。

虽然男女婚前总是说,以后家务照顾孩子他包圆了,可结婚之后,压根不可能完全做到,很多事,最后还是落在女人身上。

媳妇儿那么辛苦了,自己要是还整天惹他,还算个老爷们儿?

“小城,你不是说,之前特想要一个变形金刚?”池君则笑道。

“爷爷说送我了。”池城无动于衷。

“肯德基?”

“我现在就想吃。”

“我给你订!”

然后这父子俩就把蒋家当成了什么秘密基地,在这里偷摸订了份肯德基外卖,吃完才回去。

当天晚饭,蒋家兄弟并没去池家,不过也约了明天年夜饭一起吃。

后来听说,池君则贿赂儿子的事,还是败露了。

小孩子的肚子就那么大,吃了外卖,哪里还有空隙吃晚饭,孩子不吃饭,肯定要问原因,池城嘴巴很快,直接就把他爸给卖了。

“妈妈,我要和你举报,爸爸偷偷吸烟,还贿赂我吃肯德基,我都不想吃的,他非逼我,太过分了,我一点都不想吃。”

池君则瞳孔微缩。

当天晚上,拾掇了东西,跑去了蒋家。

蒋家兄弟刚把家里布置好,也没心思煮饭,叫了外卖,刚坐下吃饭,某人就来了。

“池大哥?”蒋二少瞄了眼墙上的时间,这都晚上十点多了,他不睡觉,跑到他家干嘛?

“你们家都收拾好了?”

“嗯。”

“所有房间都拾掇出来了?”

“对啊。”

“我们也好久没见了,想和你们聊聊,今晚我住这里了。”

蒋端砚眯眼看着某个已经坐到沙发上的人,果真一如既往:

脸皮够厚。

“大哥,今晚我们彻夜长叹?我们兄弟好久没聊天了,没想到你还……”蒋二扯着头发,娇羞的像个小媳妇儿,他大哥居然还惦记着他?

虽然晚上没聊太久,蒋二心底还是美滋滋。

不过这个美梦,却被某个毒舌的人,无情戳破。

“你真以为池君则来我们家,是想和你叙旧?”

“我大哥心里有我!”

“他肯定是被嫂子赶出来,没地方去,来这里借宿的,反正不要钱……”蒋端砚毒舌弟弟,那是毫不留情。

“还有个小弟鞍前马后伺候着,大爷的日子,肯定舒服。”

“我去,你别污蔑我大哥!他不是这种人。”蒋二少急眼了。

“赌什么?”

“嗯?”

“明天要去池家吃年夜饭,到时候就知道了是真是假了。”蒋端砚慢慢给他下套。

“赌什么?你又不缺钱,我这里也没你想要的东西啊。”

“我输了,我给你钱,不过你输了……”

“什么?”

“我给你买了年初五的飞机票回京。”

蒋二少懵逼了,什么东西?

他的确准备早些回京,不过一般都是年初七左右,他居然年初五就想让自己滚蛋?简直丧心病狂啊。

“你要是不怀疑池大哥与你之前的兄弟感情,这个赌约可以作废。”蒋端砚笑道。

他此时完全是把蒋二架在火上。

明知这是个套儿,答应吧,心底憋屈,要是不答应,就是怀疑池君则对他的感情,他哥是不是在墨汁长大的,别说心肝了,就是骨子里的血,只怕都黑得透彻。

太不要脸了。

不过蒋二也的确不想在这里待了,点头答应,“赌啊,干嘛不赌。”

其结果,也可想而知。

**

翌日,年三十

池家一大家子,加上蒋家兄弟,分外热闹。

“端砚啊,真是有段日子没看到你了。”率先与他说话的男人,个子不算特别高,身形偏旁,尤其是此时只穿了一件轻薄的羊毛衫,那肚子微微隆起……

像是身怀六甲。

这人就是池苏念的父亲——池安邦。

中年发福,许是胖些,看着自带莫名喜感。

“上回去京城,让你招待我,也是让你破费啦。”

“应该的。”

“去京城?”池老爷子眯着眼询问。

池家都是生意人,新城是个小地方,本地基本饱和,大家都是出去谈业务,京城自然是首选。

“我这两年啊,只要去京城,都是他招待的,我早就和他说,等他回家,请他好好喝一杯。”池安邦笑着拍着蒋端砚胳膊。

池君则挑眉,原来这小子近几年,也没闲着啊,居然和自己二叔处得这么好。

这不仅是温水煮媳妇儿,连岳父都连带着一起炖了。

池安邦的确喜欢蒋端砚,成熟内敛,孝顺可靠,所以笑着说道:“端砚啊,要不你做叔叔干儿子得了。”

池苏念当时正陪着自己侄子搭积木,手指一抖,方才搭好的城堡,瞬间坍塌崩毁。

“姑姑?”小家伙瘪瘪嘴。

“不好意思啊,姑姑刚才走神了。”

“没关系,我们从头再来。”池城喜欢这个姑姑,对她自然是没什么脾气的。

池君则坐在一侧,憋着笑,“二叔,做什么干儿子,给你做女婿好不好?”

“哥!”池苏念怒瞪着他。

心底把他骂了千百次,这混蛋,胡说什么东西啊。

“我也这么想过,可是这两人也不来电啊,处得像是兄妹。”池安邦哪里知道其中的弯弯道道,还笑着开玩笑,“认干儿子也是随口一说。”

“他现在有能力,我就是当了干爹也帮衬不了他什么,外面估计不少人要说,我是故意想沾他的光。”

池安邦笑道,不过也足以说明,在他心底,是非常认可蒋端砚能力的。

“池二叔,要不你认我做干儿子?”蒋二少冒出来。

池安邦眯眼看向他,一脸嫌弃,“我养不起你。”

一屋子哄笑声,池苏念也乐不可支,只是视线无意迎上蒋端砚的,他坐在一侧沙发上,目光追随着她,半刻都不曾挪开。

她耳朵微微发烫,别开眼。

蒋端砚嘴角微微勾起。

“哥!”蒋二附耳过去,“池家人都在这里,咱们能不能收敛些。”

“你不觉得她特别可爱。”

蒋二心底一阵恶寒,在他心底,只有宋风晚。

“我怕你被人看出端倪,大过年的,被打折了腿。”

“那正好。”

“嗯?”

“名正言顺住在她家。”

蒋二心底:mmp,臭不要脸哦。

他恨不能吃了年夜饭,就立刻麻溜的滚回京。

**

既然是过年,自然少不得要拍照留念,老爷子喜欢这兄弟俩,等不及清洗照片,让池苏念去找拍立得,给他们先拍几张。

池苏念去房间找拍立得,这东西的确好用,不过也需要看拍照技术,不然会一直浪费胶纸,自从她买了拍立得,买胶纸花的钱,已经是相机的几倍了。

她回国时间不久,加之国内,很多人送了礼物,有些还没来得及拆,屋内有点乱,相册摆了一床,相机却怎么都找不到了。

翻找东西动静有些大,房门也没关,她丝毫没察觉,有人顺势进了她的屋子,抬手拿起相册,翻了一些。

池家这辈就一个女孩,从小到大,池苏念拍的照片,不胜枚举。

这些照片,他都看过,他余光瞥向床头柜上一个相框,相框是被反扣着的,上面压着一个闹钟,他抬起闹钟,拿起相框,眸子微微眯起。

上面只有他们两个人,是池苏念高中毕业典礼上拍的,她怀中抱着一束花,挨在他身侧,那时为了备战高考,觉得留长发洗头不方便,特意续了齐耳短发,俏生生的,别样俊俏。

“哎呦我去,相机呢——”池苏念是蹲在地上的,一起身,就看到了站在房间的人,吓得脸色一白,“你、你怎么在这里。”

蒋端砚紧盯着照片,“不是说照片都扔了?怎么还留着。”

池苏念就好似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抓包,脸蹭得一红,跳过去就抓出相框,“你干嘛进屋屋子,赶紧出去。”

她毕竟是女孩,寻常时候,就连她母亲都不会擅入她房间,别提其他人了。

蒋端砚看着她扯过相框,也没拦着,她囫囵吞枣般的将相框塞进被子里,推着他出去,“你别待在这里,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快到门口是,某人忽然转身,池苏念猝不及防,一头撞到他怀里,脑袋撞得一懵,再回过神,一双手已经按在了她脑袋上。

“这么急着赶我出去?”

“我们家人都在!”

要是被他爸发现,就他爸那小暴脾气,今晚这年夜饭怕是吃不成了。

“那没人的时候,我就能进来了?”蒋端砚很快找到了她话中的漏洞。

“我……唔——”

几乎是没给她犹豫的机会,某人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就把人带进了怀里。

池苏念瞳孔微震,因为她余光中,看到了抱着大火箭的侄子,就站在门口。

池城是奉了命老爷子的命令,过来催姑姑拿相机下来的,也是没想到会撞到这一幕。

他们在咬嘴巴?

就和爸爸妈妈一样?

池城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在那儿见过蒋端砚了。

以前池苏念在国外生活,池君则经常会带着妻儿借着出国旅游的功夫,特意飞去探望她,池苏念的房间,池君则这个做哥哥自然不会去,而她老婆,做嫂子的,也不会故意去她房间,毕竟女生房间私密,所以能去她房间,也就池城了。

小孩子嘛,没那么多避忌。

这不就是姑姑放在床头的男人!

池苏念猛地推开蒋端砚,某人不依不饶,按着她就准备继续,池苏念指着外面,“有、有人……”

蒋端砚一回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小萝卜头,对视瞬间,池城几乎是下意识拔腿要往外跑,结果……

后衣领被揪住,直接被拖进了房间,只有大火箭孤零零留在了门口。

上一章:番一08:蒋大少vs大舅子,被怼不敢言(3更) 下一章:番一10:三爷支招,徐徐诱之(2更)
热门: 我见银河 对的时间对的人 神仙超市 木槿花西月锦绣 乡野小农民 影后的捉鬼日常 与邪祟成婚后,我离不掉了 斩夜 超喜欢你[娱乐圈] 我成了一条锦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