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03:套路太深,温水煮媳妇儿

上一章:番一02:相亲对象?那是我前女友 下一章:番一04:突然温柔,无力招架(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新城某高档小区

进入池家的母子俩,手中提着不少高档补品年货,女人为了过年应景,穿了身喜庆的红色大衣。

跟在后面的男人,看着足有二十七八,也就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只是瞧着池苏念,整张脸倏得蹿红,颇不好意思的打了招呼,舌头像是打了结,怎么都捋不直。

“池、池……池苏念,好、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池苏念倒是坦荡。

“我们家为民念叨你好久了,今天见到真人,才知道怎么会让我儿子魂牵梦绕,怎么长得这么漂亮啊。”这马夫人瞧着池苏念越发喜欢。

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看人观相,也能看出一些东西,况且是池家的孙女,品貌脾性自是不差的。

况且……

能与池家结亲,那是真的高攀了。

最主要的是,自家儿子喜欢。

要不是马为民整天在家念叨,马夫人也不会如此迫不及待跑过来。

要说这马为民,高中时就暗恋池苏念,只是自卑,不敢表白而已,进了大学,励志减肥,好不容易瘦下去,却还不自信,始终没敢张口吐露心声,等他鼓足勇气……

池苏念出国了!

这人也算痴情,只要她没结婚,就愣是等了她这么些年。

此时看到喜欢的人,说话都不利索了。

“阿姨,您快进来吧。”池苏念客气说道。

马为民那一双眼睛,紧盯着池苏念,就没挪开过。

只是听得一道低沉的男声,方才回过神,看到从沙发上起身的男人,登时吓得魂飞魄散……

“马夫人。”

男人声音像是压在嗓子眼的,极低,略显冷峻的脸上,察觉不到一丝别样的情绪。

“你是……”马夫人方才一心打量池苏念,也是没注意里面还坐着两个人,眯着眼,“蒋家那孩子是吧……”

“嗯。”

马夫人方才还笑逐颜开,此时也收敛了些许。

马为民则是吓得够呛……

他与池苏念是高中同学,自然认识眼前这人,因为……

他们整个高中大学,几乎都是形影不离的,学生时代,情窦初开,这两人长得又出众,上下学都在一块儿,难免惹人议论。

当时学校就疯传,两人谈恋爱了,只是都是学生私底下传得流言蜚语,家长自然是不知的。

不过当年学校有个出名的流氓混子,试图欺负池苏念,蒋端砚把人约到学校后侧的小树林,具体情况没人知道,只听说那人后来转学了。

学校人都说,是被惨了,自此之后,学校就无人敢去骚扰池苏念了。

在学生心底,蒋端砚那也是个无法企及,却又害怕的人。

马为民在学校就是个有些自卑的人,看到蒋端砚,尤其是他一个眼神射过来,心底无端紧张惊惧。

而马夫人心底想法就复杂多了……

因为这蒋端砚在新城,那是出了名狠角儿。

池老看出了马家人的迟疑,笑着招呼他们坐下,“都别站着了,坐吧。”

“池爷爷好。”马为民局促得和他打了招呼,就坐到了蒋端砚对面。

这马家原本是来相亲的,有外人在,肯定觉着局促。

池老笑着打开话题,“为民现在做什么啊?”

“在一家外企上班。”马为民方才看到蒋端砚,有些心惊肉跳,可此时视线又落在了池苏念身上,忍不住又烧红了脸。

蒋二少偏头,附在自家大哥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好纯情啊,比你这个老闷骚好多了。”

话音刚落,只听他“嗷——”得一声惨叫,吓得所有人都齐齐看他。

“呦,奕晗啊,怎么啦?”池老老花眼,戴着眼镜,还一直眯着打量他。

“刚才脚磕在茶几上了。”

蒋二少气急败坏!

卧槽,对亲弟弟下脚也这么狠,直接硬踹的啊。

蒋端砚踹了还不够,还补了一刀:“娇气!”

蒋二气得头冒青烟,你特么给我踹一下试试。

“你小心点!”池老笑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做事马虎鲁莽。”他转头,继续与马家人交谈。

池苏念帮忙给马夫人和马为民倒了茶,然后就有些尴尬了。

池家客厅对着一扇落地窗,所以对称的两个大沙发,被蒋家兄弟与马家人占据了,唯一一个单人沙发则坐着池家老爷子,池苏念又不能干站着,可坐在马家人身边又不合适。

犹豫着,只能挨着蒋端砚坐下了。

“念念,你刚回来,这几年啊,咱们新城变化很大,改天让为民带你出去转转。”马夫人是无所不用其极给儿子制造机会。

“嗯。”池苏念此时也不可能落她面子,只能先应着。

此时坐在她身边的人,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胳膊轻轻蹭着她的,那感觉过于磨人。

池苏念自小就有个坏习惯,紧张的时候,喜欢抠指甲,蒋端砚眯眼,盯着身侧的人,忽然看向池老,“池爷爷,我和奕晗刚回来,家里有点乱,还得回去收拾一下,我们就先回去了。”

“这就走啊,留下吃晚饭啊。”池老爷子显然是极喜欢这兄弟俩的,立刻起身。

“我晚上再过来。”

“那也行。”老爷子笑道。

“我有话想和念念说,你能送我一下吗?”蒋端砚看向还在抠指甲的人。

池苏念忽然被点名,怔了下,此时这情况,她也没法拒绝蒋端砚,那必然会引起爷爷注意,只能点头同意。

**

蒋家

两家中间就隔了一道低矮的小草墙,蒋端砚摸出钥匙开门,蒋二少就特别自觉地扯了扯头发,“那什么,我去门口超市买包烟,马上就回来。”

“你……”池苏念尚未开口,某人就窜得没影了。

蒋端砚此时已经打开门,蒋家长期没住人了,略显冷清,就连暖气都没开,室内好似比室外还阴冷几分。

池苏念裹紧身上的衣服,站在门口,迟迟不敢进去。

“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就这么想回去和他相亲?”蒋端砚已经打开了室内地暖,顺手脱了外套。

池苏念抿了抿嘴,没作声。

“你如果不怕被左邻右舍看到,我们可以在门口说。”他里面只穿了一件略显单薄的褐色毛衣,衬得身材颀长清瘦。

池苏念抠着指甲,还是进屋,转身把门给带上了。

也就几秒钟的功夫,再一转身,原本隔了一段距离的男人,已经瞬间逼近……

距离仅在咫尺间。

“你……你又想干嘛。”

蒋端砚没作声,紧盯着她,黝黑的瞳仁,像是潜藏着一股能把人溺毙的魔力,他轻轻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出奇热。

池苏念方才虽然吹了冷风,许是到了蒋家,有些紧张,手心无端出了些热汗,他手指用力,将她手指一点点掰开,指腹轻轻摩挲着。

带着一点薄茧,无端有点痒。

“这么些年,这抠指甲的坏习惯,倒是一点没改。”

池苏念试图抽出手的时候,他已经傅沉逼近。

她呼吸都沉了几分。

“你、想干嘛?”

蒋端砚看她惊慌失措,没作声,只是忽然抬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碰了下……

池苏念呼吸一窒。

被他碰过的手背,活像是烧了一团火,一路从手臂蔓延到心底。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蒋端砚抬头揉了揉她的头发,“在我这里坐会儿,晚些再回去,那对母子一时半会儿不会走的。”

“……”

“我回来也待不了几天,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儿?”

池苏念有点晕了。

因为他从来不是个会说软话的人,可每次放低语气,她就完全受不了了。

她的确不想面对那对母子,就干脆多待了一会儿。

“家里什么都没有,我给你烧点热水。”蒋端砚很熟稔得拉着她进了客厅,转而自己进了厨房。

池苏念伸手摸了摸被他碰过的手背。

此时还能感觉到有火燎原,弄得她无端面红耳热。

很快厨房传来烧水的声音,蒋端砚已经回到了客厅,就坐在她对面,两人都没说什么话。

只有厨房热水沸腾,咕噜咕噜,就如同两人此时的心境一般。

蒋二少就有点难过了。

他最近正准备戒烟,到超市绕了一圈,就买了一盒木糖醇,此时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也不知道他们进展到什么地步了,又不敢打电话回去,这要是破坏了自家大哥的好事,回头夜深人静,他肯定会手撕了自己。

……

他哪里知道,这两人压根就什么都没做。

过了十多分钟,池苏念才起身,说要回家,因为某人的眼神,实在是……

太过简单热切。

两人不说话,她低头玩手机掩饰尴尬,对面那人就整整看了她十多分钟,好似半分都不会腻。

“我先走了。”

蒋端砚也没作声,就看着她飞快的离开了家里,抬手摩挲着下巴。

反正他已经做好准备,准备温水煮青蛙,自然不急于一时……

池苏念回去之后,马家母子还没离开,她又坐下,跟着闲聊了一会儿,与马为民互加了微信。

**

傍晚五点多,蒋家兄弟又来了,自然是来吃晚饭的。

众人落座后,闲话家常后,自然就聊到了今天相亲的话题,池老爷子显然没把蒋家兄弟当外人,直接就问了句:

“端砚啊,你觉得今天见的这男孩子怎么样?”

蒋二少低头扒拉着米饭,眼睛却一瞬不瞬盯着自家大哥。

池苏念也是心底咯噔一下,生怕他说出什么惊人言论。

而蒋端砚也不负众望,直言道:“不好。”

池老一乐,“哪里不好?”

“我不喜欢。”

蒋二少差点喷饭。

我的亲哥,您能不能注意点,咱们收敛着些啊。

“这孩子有些不自信,这点的确不大好,不过老实本分,也是真心实意喜欢念念,嫁过去肯定也不会吃亏。”老爷子客观分析。

蒋端砚这次并没搭话。

一顿饭的时间,总归是过得很快,池苏念端看着时间已经滑过晚八点,长舒一口气,可算要把他送走了。

偏生蒋端砚临走之前来了这么一句,“池爷爷,我也不打扰您了,先走了。”

“这么快,再多陪我一会儿。”池老爷子难得看到他们兄弟,有一堆话想和他们说。“反正就住在隔壁,什么时候回去也不迟啊。”

“家里还没收拾好,我和奕晗找了酒店,离这里有点远。”这边是高档住宅区,边上很空旷安静,图得就是一清净,要住酒店,就得去市区。

蒋二少懵逼了,他们什么时候要住酒店了?

家里明明收拾好了啊。

池老爷子一听这话,眉头直皱,“你这不是故意埋汰我嘛,你们家不能住,我们家有的是地方啊,回家了还住酒店?太不像话了,我马上让人给你们收拾屋子,今晚啊,就住在爷爷家!”

池苏念瞠目,“爷爷,这个……”

“你去收拾屋子,就把你隔壁那两间收拾出来。”

“池爷爷,都这么晚了,太麻烦了。”蒋端砚说得极为诚恳。

“这有什么麻烦的,你和我还客气什么。”

“池爷爷……”

“行了,你要是再说话,我就和你急眼了!”

蒋端砚不说话了,那模样,好似是被强迫留下的。

蒋二少在边上看得一愣一愣的!

上一章:番一02:相亲对象?那是我前女友 下一章:番一04:突然温柔,无力招架(2更)
热门: 一念终生 算命师在七零 朝朝暮暮 闺违 还珠格格之浪迹天涯 当丑小鸭分化成了omega 乡村小裁缝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 上门女婿的情事:乡村寡妇 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