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02:相亲对象?那是我前女友

上一章:番一01:蒋端砚说,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下一章:番一03:套路太深,温水煮媳妇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严少臣上车后,虽然和蒋端砚在致谢,不过某人话很少,弄得像是他一人在唱独角戏,就干脆低头玩手机了。

昨晚婚宴上,他们也喝过酒,这男人看着就不大好相处,和他弟弟完全不同。

兄弟俩性格简直南辕北辙,相差太多。

此时他手机震动起来,宋风晚的信息:

【相亲进行得怎么样?】

严少臣本就觉得坐在车里有点压抑,就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宋风晚刚送完亲友,正身心疲惫的靠在车子椅背上,询问他进展如何。

“没什么进展,我已经回来了。”

“没有一起吃晚饭?”

“他中途说有事,忽然就走了,我觉得她对我没什么意思,那我干嘛自讨没趣,就回来了。”

……

他也不傻,这姑娘离开之前,连让他送一下都不肯,八成是不想和自己独处,离开就是借口,自己也不会厚着脸皮往上凑。

“这倒也是。”宋风晚叹息,觉着可惜了,“那你现在是到酒店了?”

“在路上,遇到了个好心人,搭了个顺风车。”

“好心人。”

“是昨天婚宴上见过的蒋先生,他正好在附近办事……”严少臣说着,又吐槽了一下京城打车太难,方才挂了电话。

蒋端砚在一侧安静听着,心底觉着:

还算有自知之明。

不过很快严少臣手机又响起来,他立刻接起,“池小姐?”

蒋端砚眯着眼,手指略微攥紧方向盘。

“哦,这样啊,没事,您有事就忙,等你什么时候有空来南江玩,随时联系我。”

两人客套的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殊不知此时的池苏念已经回到酒店,站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的嘴巴……

这男人绝壁是疯了!

居然咬破了!

这让她怎么见人啊。

当时她就觉着应该是破了,这次着急忙慌的跑了,这一看也不是自己能嘬咬出来的,严少臣也不少,这要是被他看到,指不定心底怎么想,说不准会觉得自己品行不端。

和他相亲,却和别人纠纠缠缠。

蒋端砚,你就是个混蛋!

……

此时的严少臣挂了电话,抿了抿嘴,知晓她说的是客套话,两人大抵是没可能了。

“你是在相亲?”蒋端砚忽然搭腔。

“嗯。”现在这社会,相亲再正常不过,他也没什么可避忌的,“昨晚吃饭,坐你边上那姑娘,你还有印象吗?”

他没作声。

严少臣以为他忘了,又描述了一番。

“挺漂亮的一姑娘,应该就是坐在你旁边的啊,你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吧。”

“说是相亲,就是出来交个朋友而已,她人挺不错的,只是可惜……”

“好像对我没什么感觉,对了,她昨天接了新娘捧花,这给你应该是有印象的。”

“有印象。”蒋端砚声音压得很低。

“我就说嘛,你应该记得的。”

“嗯……”

然后严少臣就听到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其实你那个相亲对象……”

“是我前女友。”

严少臣懵逼得看了他一眼,晴空一道雷,真是砸的他外焦里嫩,前……

前女友?

什么鬼!

宋风晚可没和他提过这个啊,自己现在是坐在相亲对象的前男友车里?

我敲,要不要这么雷人。

“那个……”严少臣咳嗽着,莫名觉着尴尬又心虚,“您真是在附近办事?偶遇我?”

蒋端砚也是个非常直接的人。

简单粗暴,压根不拐弯抹角,直言:“不是。”

严少臣摸了摸鼻子,好特么尴尬啊。

这比以前撞破傅沉与宋风晚“偷情”,还尴尬。

“你方才看到她身上穿的外套没?”

“嗯?”某人话锋一转,严少臣怔了下,没回过神。

“那是我的。”

严少臣真的要崩溃了,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和谁说话……

恨不能当即跳车。

蒋端砚还是将他送到了酒店门口,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半句话,严少臣道谢后,落荒而逃,活像后面有什么恶鬼在追他。

这么尴尬的事,他自然也不会和宋风晚提起,麻溜得滚回了南江。

**

蒋家

蒋端砚回去后,蒋二少刚起床,顶着一撮鸡窝头,正在厨房找吃的。

傅沉与宋风晚的婚礼日期,临近年关,马上就过年了,大家基本都清闲下来,蒋二少更是如此。

“今天起这么早?”

昨天宋风晚结婚,某人回家,还闹腾了好久,在房间唱什么,今天她要嫁人之类,倒是把自己感动得不行。

“有个同城快递,阿姨放假回家了,一直按门铃,我只能下来签收啊。”蒋二少指着一侧的箱子。

“只有个地址姓名,电话都没有。”

“是你的东西。”

蒋端砚拿起放在抽屉里的一把工笔刀,划开箱子,里面赫然是他方才穿过的那件羽绒外套。

“哎呦我去,哥,这是你的衣服啊,你什么毛病,还把自己衣服快递回家?”

蒋端砚打量着外套,并没作声。

过了良久,他手机震动起来。

“喂——”

“蒋先生,我是xx酒店的小赵啊。”

“赵经理,您有事?”

蒋端砚余光看到自己弟弟,拿起了衣服,拆了包薯片,随手把衣服搭在腿上,许是觉着家里的暖气不够充足。

“是这样的,您让我留意的那位小姐,她方才退房了,而且通过前台叫了一辆去机场的出租,此时已经离开酒店了。”

“我知道了。”

原本已经快过年了,池苏念也得回家,自然不可能在京城滞留。

他挂了电话后,偏头看向蒋二少,“奕晗。”

“干嘛?”蒋二少嚼着薯片,正在调电视频道。

“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想回老家。”

“对啊。”毕竟是老家,狐朋狗友多。

“收拾东西,我们回老家过年。”

“噗——”蒋二少嘴里的薯片碎屑飞溅出来一些,“哥,我们老家都没什么亲戚了,回去干嘛啊,我都和人约好,过年一起去酒吧嗨一夜了。”

蒋端砚走到他面前,抬手扯过自己的外套,“以后别碰我的东西。”

“哈?”

“脏了。”

蒋二少无辜得眨了眨眼,“哥,你说真的啊?真要回老家?”

“你可以自己留在京城。”

蒋二少此时脑子突然灵光了,“嗳,你回去,是不是想找咱嫂子啊。”

某人以及冷眼射过去……

那眼神分明在说:你知道的太多了。

蒋二少原本是不想回去的,毕竟此时在京城也交了些朋友,不过为了自家大哥的终生幸福,牺牲一点小我也没关系。

某人乐颠颠的收拾好行李。

农历腊月28,蒋家兄弟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

**

新城某高档小区

池苏念刚送走一批客人,都是过年来走动的,回屋的时候,瞧见隔壁亮着灯,心底咯噔一下。

那是蒋家院子,与她们家,就隔了一道低矮的小草墙。

估摸着是快过年,找了清洁公司来大扫吧,虽然他们家已经许久没住人了,不过按照当地风俗,只要是自家的房子,过年的时候,都是需要贴春联挂福字的。

饶是没人住,蒋家也会找人来打扫,她这般想着,也就没多在意。

“念念,待会儿你马阿姨要带他儿子过来,你上楼去换件衣服,再化个妆。”池家老爷子,正低头擦拭着自己宝贝的紫砂壶。

池老爱紫砂,人尽皆知。

这位老爷子,年轻时也是个厉害人物,与傅家老爷子是一起打过仗,挨过枪子儿的过命交情,以前还经常走动,只是年纪大了,新城与京城相距甚远,自然走动不多。

老爷子年轻时,给地方修路,兴建学校,出资建医院,老来捐了大半家产给需要的人,池家在当地,不是顶有钱的人家,但在人心底的地位……

贵不可言,不是他人可比的。

池老有两子两女,长女早夭,两个儿子,各自给他生了个孙子和孙女,池苏念就是老二家的,也是他唯一的孙女,出国回来不久。

听说他想给孙女物色对象,自然各家都争相登门。

“爷爷,那马阿姨的儿子……”池苏念轻哂,新城这地方不大,但凡小有名气的,基本都认识,“马为民啊。”

“你认识啊,那正好,应该有话题聊。”

“那是我高中同学,他那时候个子和我差不多,就有160斤了。”

池老擦着紫砂壶,偏头看她,“你瞧不起胖子?你爸也有160呢。”

池家老二,也就是池苏念的父亲……

是个胖子!

不能说特别胖吧,就是那肚子,就像是怀孕六七个月。

“不是,我和他压根就不来电。”

“那你和谁来电?你倒是给我找一个啊,不提这个还好,我倒想问问你,当年你突然要出国,到底是不是被哪个小子给伤了,躲出去疗伤?”

“怎么可能有人会甩了我。”她悻悻笑着。

池老低头擦着紫砂,盯着她,那双眸子,略显浑浊,却看她莫名发虚。

而此时门铃忽然响起。

“肯定是马阿姨来了,我去开门!”池苏念忙不迭朝着门口跑去。

一打开门,傻了眼。

门口站着两个人,双手均提着大包红色包装的礼品。

“你站在门口做什么,外面这么冷,让人进屋啊。”池老放下紫砂壶,抬眼的时候,还怔了下,接着急忙起身,“呦,那是蒋家那俩小子吧!”

“池爷爷!”蒋二已经提着礼物笑着进了屋。

“你这小子,好久没回来了吧,过来给爷爷看看!”老爷子扯起一侧的老花镜,仔细端详着他,“你是不是瘦了?”

“没有,我最近健身,身上都是肌肉。”

“端砚,你站在门口做什么,进屋啊。”老爷子分外高兴,招呼人赶紧准备茶水,“你们过来也不通知一下,念念啊,你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帮忙拿东西!”

“东西给我吧。”池苏念试图从他手中接过礼物。

“不用,我来吧。”蒋端砚神色很淡。

那模样……

池苏念咬着唇,装什么死,那是在餐厅,把她那个……好像不是他一样。

现在来装什么大尾巴狼。

“你们两个人哦,家里有什么不好的,偏要去京城,也不来看我,不过听说在京城混得不错,有出息。”老爷子特别激动,一直拉着蒋端砚在说话。

池苏念站在一侧,有些急促的扯了扯衣服。

蒋二少本就话多,说甜话也是信口拈来,哄得池家老爷子很开心。

“刚回来吧?”

“嗯。”蒋端砚点头。

“今晚留在我们家吃饭,我让人多烧几个菜,你今晚陪我喝两杯。”

“好。”

……

池苏念手指不断抠弄着衣服,他到底来干嘛啊!

她脑袋乱哄哄的,此时门铃又响了,她想也没想,就跑去开门。

“肯定是马家人到了,那个……”池老扶了下眼镜,“我也不知道你俩会突然过来,这正给念念张罗着相亲呢,你们也帮忙看一下,他们合不合适。”

蒋二少正吃着小金桔,直接噎住。

余光瞥了眼身侧的人,他面无表情的回了句:“好。”

池苏念打开门的一瞬间,看到自己那个高中同学和他母亲,当时头都炸了,“马阿姨,您快进来。”

“念念是吧,真漂亮。”

马夫人是看过照片的,见着真人,那种满意溢于言表。

池苏念余光瞥了眼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的某人,头皮都炸了。

蒋二少嚼着小金桔,呦呵——

一回来就有好戏看。

上一章:番一01:蒋端砚说,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下一章:番一03:套路太深,温水煮媳妇儿
热门: 手术直播间 恋爱脑的前男友们都重生了 恶性依赖 我的世界分你一半 当Alpha被同类标记后[电竞]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小农民的风流事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 五个男主非要当我好兄弟 我真的没有勾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