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 结局(4)

上一章:921 结局(3) 下一章:番一01:蒋端砚说,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宋风晚本以为就是普通打了个喷嚏,倒也没在意。

只是几天后,倒也不见好。

“晚晚,你是不是该去看个医生了?”蒋二正和她说中秋的策划活动,她已经打了好几个喷嚏,“你这感冒,几天了吧。”

“嗯。”宋风晚揉了下鼻子。

“下周你要出席京大开学典礼,这样也行?”蒋二少说着给她递了两张面纸。

“我也觉得这样不行。”她叹了口气,感冒闹得浑身没什么劲儿,就连工作都没以前有精神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样也没法工作。”蒋二少合了文件。

宋风晚自己也觉得没什么精神。

“你不用送我,我自己走。”

“千江带钦原去六爷家里了,你自己能开车?”蒋二少打量着她,“你别路上出什么事,那我可没法和你老公交代。”

“就他的脾气,肯定明里暗里,各种搞我。”

宋风晚只是笑着,“你是不是送我回去,就不回来上班了?”

“都这个点了,我还回来干嘛?”

“听说你最近都住在家里,和那个小姑娘处得怎么样?”宋风晚打趣道。

蒋端砚一家离开后,那姑娘就在蒋家住下了,蒋二少那些日子是循例没回家的,最近听他助理说,他一直住在家里,因为他有急事必须要联系到人,所以助理对他行程分外了解。

“能怎么样啊,我们就是普通室友,你想哪儿去了。”

“我没想什么啊。”宋风晚耸肩,“你在想什么?”

“我……”

蒋二少差点就跳脚了,转念一想。

这一家子都是狐狸,估计是故意套他的话,也就偃旗息鼓了。

**

今天极热,车内空气极不流通,饶是通风了,也觉得很不舒服。

京城车流本就不少,此时又是开学季,各条道路都堵得水泄不通,车子走走停停,让人抓狂。

蒋二少调了车载电台,换了个频道,偏头就看到宋风晚依靠在座位上,脸色泛白。

“晚晚?你是不是特难受?我开个窗?”

“别。”热冷扑来,又热又黏,更难受。

“我前面下高架,送你去附近医院,我看你就算回家,也得出来看医生。”

这次宋风晚没反驳。

蒋二少打着方向盘,进入左侧车道准备下高架,戴起蓝牙耳机给傅沉打电话。

到了医院,挂号排队,等了半个多小时宋风晚才见到医生。

她下车后,一直戴着口罩,进了医生办公室才摘了,医生抬头,下意识多打量了她两眼,“感冒?几天了?”

“四五天了吧。”

“除却打喷嚏流鼻涕,还有什么症状?”

“觉得头昏,浑身没力气。”

……

这季节,得空调病的人不少,宋风晚也没在意,而且她快来例假了,这时候身体本就虚,容易邪气入体,也容易生病,她想着熬两天就行。

结果医生给她检查一番,直接告诉她,“去检查一下吧。”

“检查?”蒋二少站在一侧,“感冒拿点药就行了吧。”

医生看了他一眼,“我让她去检查自然有道理。”

两人出门时,蒋二少还嘀咕着。

“没什么病,过来就先开个单,各种东西检查一番,这不是坑人嘛。”

“京城还有医院敢这么做?”

“我都想去举报他。”

宋风晚抓紧手中的包,她心底似乎有些预感,只是不确定,因为方才医生看她眼神有些古怪,而且问了她最近都吃了些什么药。

她说没吃的时候,他明显松了口气。

蒋二少虽然嘴上这么说,还是陪着她做了检查,结果也很快就出来了。

不待拿给医生,宋风晚自己就盯着化验单据傻掉了。

“愣着干嘛?拿去找医生。”蒋二少拿过她的化验单,自己看了两眼,完全看不懂啊,上面说的那些数据值,看着也没问题啊,她又不是医生,还能看懂这个?

宋风晚却一脸懵逼,那模样活像是被雷劈了。

“我去,晚晚……”蒋二少抬手在她面前晃了下,发什么呆啊?怪吓人的。

“嗯?”宋风晚回过神。

“你干嘛呢!医生快下班了,赶紧走啊。”

蒋二少催着她。

……

五分钟后

被雷劈的人,换成了蒋二少!

“医生,你有没有搞错啊,您在仔细看看?”

“这东西怎么可能看错啊,傅夫人,恭喜啊,您怀孕快三周了。”

“谢谢。”

宋风晚估摸着时间,八成是上回出国时候有的,出去十多天,总有那么几次是没做措施的,她每天太累,也没在意,更没想着吃什么事后药。

“卧槽,不是,这东西……”

为毛每次宋风晚怀孕,都是他在身边,被吓得半死。

这单据蒋二少自然是看不懂的,不过宋风晚不是第一次当妈妈了,对于有些医学术语或者数据比较敏感,加上医生特别的反应,立刻就明白了。

“回去好好休息,定时孕检……我想这些也不需要多叮嘱了,您应该都明白。”医生笑道。

“嗯,谢谢。”

对于二胎什么的,宋风晚是顺其自然的,只是看到段林白家里有两个小宝贝,心底肯定也是想的,她自己是独女,小时候没什么玩伴,如果给他添个弟弟妹妹也不错。

“医生,这件事能帮我保密吗?”

“这是我的义务,您不提我也不会到处说的,放心。”

“谢谢。”

宋风晚连声道谢,将化验单折好,收到包内夹层,才和蒋二少出去。

某人此时还觉得天雷滚滚,怎么每次这种事都是他先经历,他已经不敢想,如果宋风晚再生个儿子,这一家四口会是个什么模样。

我去,想辞职了。

因为傅沉快到了,两人就在医院大厅等着。

蒋二少还没缓过劲儿,就听到身侧一个甜美的嗓音响起,“奕晗。”

某人浑身一个激灵。

认识这么多年,宋风晚可极少这么称呼他,但是次次这么喊他,那肯定没好事。

“干、干嘛?”

“这件事先帮我瞒着三哥。”

“什么?”

“不对,是瞒着所有人,现在这件事,除却医生,你知我知,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的话……”

她笑得分外甜美,蒋二少悻悻笑着,也不知哪里来的一阵凉风,凉飕飕啊。

“晚晚,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什么?”

蒋二少从手机里翻出一个新闻。

这是前几天一个小的网站发的,上面的女人戴着口罩,男人脸上打了马赛克,标题取的略微劲爆:

【豪门阔太密会男性友人,共同进出医院,举止亲昵。】

因为是小网站,而且没敢指名道姓,没什么曝光量,可是蒋二少一眼就认出,这照片的女人就是宋风晚。

“这是哪里来的新闻?”宋风晚接过他的手机,认真翻看着,就是她和向春晖那日在医院门口打车照片罢了。

“这个是你吧?”

“对啊,这是我室友的男朋友。”

“你们……”

“没有任何事。”宋风晚无奈,“现在这些记者真是闲的,这么算的话,我们现在一起坐着,怕是够他们写出一个长篇小说了。”

“我就说嘛,这男人看起来也不怎么样?你就算要出轨,身边有个这么优质的,也不会去外面找这种歪瓜裂枣啊。”

“那是我室友对象,什么歪瓜裂枣。”宋风晚哭笑不得。

“你怀孕这是喜事,干嘛不告诉三爷,我还以为……”蒋二少素来脑洞大,而且想法……

非常狗血!

“我有安排,你帮我瞒着就行。”

蒋二少犹豫着,“你家老公什么德性,你还不了解?我在他面前,压根就不敢撒谎,一准会被戳破。”

“那行吧,你今年的年终奖……”

“我演还不行嘛!”

蒋家自然是不缺这点钱,不过年终奖是对他一年成绩的肯定,和家里拿的钱感觉不同。

……

傅沉到医院的时候,立刻询问了宋风晚的情况。

“没事,可能是天热,车里闷,感觉有点气虚中暑。”

“真的没事?”傅沉看向一侧的蒋二少。

某人只能硬着头皮做戏,冲他笑着,掩饰心虚,“她真没事,就是小感冒。”

“没拿药?”傅沉看着两人都是空着手。

“医生说不需要吃药,多注意一点就行。”宋风晚从善如流。

“嗯。”傅沉点头,也没多想,只是目光扫过蒋二少,某人笑得更灿烂,“你别笑了。”

“什么?”蒋二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说真的,跟了宋风晚工作这些年,他半点消息都不敢隐瞒。

“笑得很蠢。”

某人嘴角抽抽。

“一起回去吧,今天也麻烦你了,去家里吃个饭。”

傅沉这话说完,蒋二少心底更虚了。

他是真的藏不住事,况且还是怀孕这种大事。

真的吃了饭,如果喝点小酒,怕是什么都给他抖出来了。

“不了,我要回家。”

“回家?”傅沉挑眉。

“那姑娘住在他家……”宋风晚提醒。

傅沉这才点头,没挽留他,道别后,就牵着宋风晚先走了。

蒋二少这才长舒一口气,宋风晚在傅三爷面前说话都脸不红心不跳的,看来,她以前没少干这事儿啊。

**

之后几天,宋风晚以身体不好为由,没去公司,而且傅钦原要开学了,需要给他准备学习用品,傅沉也没多想。

他是压根不知,宋风晚会把这么大的事,给他瞒得密不透风。

不过自打那天之后,宋风晚就再也没让傅沉碰她。

理由是:

生病了,会传染。

生病身体不舒服。

浑身没劲儿,你别碰我。

……

傅沉也不是禽兽,自己妻子身体不舒服,还非要对他如何,只能忍了,只是时间一长,心底肯定不舒服。

难不成自己是病毒?

他提醒宋风晚吃药看医生,她也不听,还觉得他啰嗦。

**

傅沉那日带傅钦原去京家钓鱼,就与他说起了这件事。

“我就说最近你气色不太好。”京寒川加固了篱笆,之前是木质的,现在已经是铁栅栏了。

“你是不是无意中惹她生气了?”

“怎么可能?”傅沉素来会洞察人心,所以做事周到,这些年,他与宋风晚都极少红过脸,更别提惹她生气。

“那也可能就是她最近心情不好,女人有时候生气就是没理由的,过些日子就好了。”

京寒川笑着。

傅沉没作声,只是忽然瞧着某人身侧放了个保温杯,微微挑眉,天热得很,京寒川平素都是喝冰水的,什么时候开始用保温杯了。

“最近在养生?”

“备孕。”

傅沉轻笑,“准备要二胎了?”

“家里急。”

七夕之前聚会,回来后,许鸢飞与家里人提了一句,某大佬就上心了,京家人丁本就不多,他恨不能许鸢飞生个足球队,得知她有意愿,立刻就嘱咐京寒川,要把生孩子的事提上日程。

就连冰水给他禁了。

“你呢?不准备要一个?”京寒川看向身侧的人,傅家二老一直想要个孙女。

“我担心再生一个那样的。”傅沉看向远处的小黄帽。

------题外话------

四更啦~

活动还在继续,大家追文记得留言。

也别忘了投票,么么……

923 结局:遇你之后,修为全废

9月开学季的时候,傅沉循例去山上接怀生。

山中荫凉,傅钦原也跟着一块儿去了,绿树蔽日,就连山中的石板小路都透着徐徐凉意,入了庙门,犹豫天热,香客零散。

山风吹过,挂满福牌的老树,阳光落在那漫天红绸上,红光惊艳。

“三爷,您来了。”庙里的和尚对他都非常熟了,领着他往里面走,“今日要抽签?”

“嗯。”

傅沉是习惯使然。

抽了签,就去了后院。

怀生还在打包东西,傅钦原已经奔到他的房间,傅沉则直接去了普度大师屋子里,让他解签。

普度大师消消看了两眼。

“您最近是不是觉得不太顺心?”

傅沉轻哂,“我觉得你真的不该解签,应该去算命。”

“这不是签文里的,是您眉宇间透露出来的。”普度大师笑着。

“那这个签文是什么意思?”

“您目前的处境,持续时间不会太长,很快就会有极好的消息传来,或者是公司有大的变动,有大的项目进出,总之会是好消息。”

普度大师又不是真的算命的,只是按照签文,推演一二罢了。

“借您吉言。”

傅沉觉着,过些日子,傅钦原上小学了,不用整天自家缠着他,自然是极好的消息。

这孩子好像都是这样,平素上学看不到,有点想,要是在家待几天,也是头疼。

虽然每次上学,都搞得像是大型灾难片现场,但能把孩子送去学校,傅沉也是视而不见的。

**

傅沉原想着,傅钦原这次入学,就不可能与京星遥,或者段家兄妹同校,怕是会闹腾不愿意,没想到入学当天非常顺利。

因为……

接他去学校的是傅渔。

“虽然她是叔叔,不过比你小,你一定要多照顾他。”这番话余漫兮叮嘱了无数次。

而傅渔也尽心尽责扮演着一个“姐姐”的角色,就算私底下有些小过节,到了外面,定然是帮他的,所以他去教室什么的,全程傅渔都陪着。

并且告诉他:“放学等我一起走。”

这原本是好事,可是傅钦原眨了眨眼……

因为年级不同,为了错开放学时间,每个年级放学时间不一样,傅渔比他晚了大半个小时。

这让他有点绝望,不过这期间,他能在学校完成作业,回家倒是挺清闲。

另一边

宋风晚最近却挺忙碌,因为要准备去京大参加开学典礼,最近一直在准备给学弟学妹的礼物,以京大校徽为背景设计的胸章。

更是没空搭理傅沉。

傅沉思量着,等她参加完开学典礼,再好好与她聊聊。

他原想找蒋二少谈个心,打电话过去,却被告知,人不在京城。

“哪里人在哪儿?”

“这不学生要开学了嘛,我回老家了啊,看看大哥一家,顺便给孩子买点东西。”

傅沉轻哂,“蒋奕晗。”

蒋二少听他叫自己名字,差点崩溃,这夫妻俩怎么回事?

只要有事,就喜欢连名带姓喊他。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呵呵,我能有什么事啊,真的就是纯粹回趟老家,马上中秋了,我回家怎么了?”

“等你回来再说。”

傅沉已经听出某人心虚了,只是他咬牙嘴硬,傅沉也没继续问。

蒋二少这边挂了电话,方才长舒一口气,可算把他糊弄过去了,一转头,看到自家大哥站在身后,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哥!你干嘛啊,吓死我了,也不出声……”

“你做什么亏心事了?”

“我能做什么事啊,呵呵,你真逗,我现在是生活在红旗下的五好青年。”

“傅三爷的电话?”

“嗯。”

“关于他夫人的吧,你对她做什么了?”

“我……”蒋二少此时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日了狗了,“我能做什么啊?”

“我以为你对她余情未了,忽然狂性发作。”

“……”

“然后被三爷追杀,才逃到了老家。”

蒋二少嘴角抽抽,大哥,您的脑洞未免有些太大了。

**

京大开学典礼

对新生来说,这是入学后,第一次如此大集体的活动,不少人都穿了最干净整洁的衣服,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军训,大部分人皮肤都晒得有些黝黑,坐在偌大的礼堂里,说话声音都压得很小。

对他们来说,大学生活会从这里拉开序幕,对一切都充满了新鲜与好奇,礼堂庄严肃穆,自然不敢多言。

只是压着声音讨论今天会有哪些人过来。

京大开学典礼,素来都非常热闹,因为杰出校友很多,每年都会邀请几位上台致辞发言。

“听说段林白会过来。”

“我可喜欢他家两个小孩了,太可爱了。”段林白偶尔会在网上po照片,虽然没曝光正脸,也惹得不少人关注。

“自从当了爸爸,他很久没露面了吧。”

……

底下窃窃私语着,很快各个学院的分管领导就陆续进场了,整个会场瞬间悄寂无声。

紧跟在后面一个五十多的女教授,身边跟着的男人,赫然就是大家讨论的男人。

段林白今日极难得穿了一身西装,清癯白瘦,干净爽利,在这炎炎夏日,也好似春风渡人,桃花柔波般,看着就舒服。

毕竟是学古典乐出身的,气质特别。

底下瞬间就炸了,不少女生都在欢呼,在各班辅导班劝阻下,放下消停下来。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因为紧跟在后面的,居然会是傅沉与宋风晚。

其实关注设计圈人不多,甚至于很多人对鹤鸣杯都不了解,宋风晚这名字,除却美院学生熟悉,似乎已经逐渐被人淡忘,也是前些日子剽窃事件出现,才重新进入大家视野。

以至于她和傅沉的恋情都被扒了个一干二净。

单凭她以前是傅沉前任侄媳妇儿,大家都能脑补一出大戏,况且还有其他事件,以前的视频资料,让她不仅在网上蹿红了一把,在京大更是拥护者众多。

近些年关于学术不端,学术造假的事情,反复被提起,京大作为国内顶级学府,一直备受关注。

宋风晚前段时间因为剽窃闹了好一阵儿,学校自然想请她过来致辞。

除却是激励学子,更主要的是告诉他们,勤勉治学的重要性。

段林白这次纯粹是打酱油的,因为宋风晚找他咨询,上台该怎么发言,说自己挺紧张的。

他当时就乐了,“更大的舞台你都去过,鹤鸣杯当时领奖的时候,你也没怯场啊,这次怕什么?”

“就是紧张。”

段林白和她说了半天,最后还是想着,要不当天去看看,自己这小嫂子会不会紧张的发抖,所以来凑个热闹。

底下学校看到傅沉夫妇的时候,欢呼声差点把屋顶给掀了。

“有生之年啊,怎么会是宋风晚。”

“我之前就猜,学校今年会不会请她,她得了鹤鸣杯金奖,分量肯定够。”

“拍照留念,我能说一句,段公子真人比照片看起来更高。”

“他本来就不矮。”

……

学生话题,莫名其妙就跑偏了。

傅沉与宋风晚今日难得都穿了一身黑,只是某人腕上那串玛瑙佛珠,分外惹眼。

众人入座后,会场就逐渐安静下来,宋风晚被安排坐到了距离主席台比较近的位置,方便待会儿上台发言。

傅沉偏头打量着身侧的人。

“你看我干嘛?”

“觉得这些年,你衣着品味真的变了许多。”

段林白悻悻笑着。

倒不是他想转变,而是他爸说了:“你别穿得花里胡哨,弄得小孩有样学样,跟着你穿得花枝招展。”

“一言我倒不担心,你那个好闺女啊,太喜欢你了,你自己想想,一个小姑娘家,以后跟你学,穿得像个花喜鹊,你觉得能看吗?”

“以后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衣服,都给我收起来。”

段林白自动脑补了一下,心底总是希望自己女儿是个大家闺秀,穿得像个花喜鹊……

的确有点那什么。

他定然要以身作则,穿衣风格也开始往商务风靠拢。

两人闲聊着,很快就到了宋风晚发言。

上一章:921 结局(3) 下一章:番一01:蒋端砚说,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热门: 太子妃升职记 种田撸喵养崽崽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重度迷恋 云中之珠 后宫:甄嬛传3 天秀 温柔乡 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 疯狂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