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 黑心肝的傅宝宝:喊蒋二爸爸?(2更)

上一章:911 狗咬狗窝里哄,最蠢劫匪 下一章:913 坑爹坑叔坑姑姑,遗传的腹黑(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锦首府这边

翟队长领人给小严先森做完笔录,就准备离开。

“你们一家暂时别离开京城,明天可能会让孩子去指认一下嫌疑人,后续可能还有问题需要他配合。”

“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肯定最大程度照顾孩子感受。”

一般来说,让孩子去指认一些东西,家长是不愿意的,怕碰了伤疤,警方也是为难,怕对他进行二次伤害。

可是……

严家这个,怕是心里素质很强大了。

“我们会配合的。”乔艾芸点头同意。

“我送你们。”宋风晚笑道,虽然有惊无险,但他们也跟着奔波了一个上午,“辛苦你们了,麻烦你们这么忙活。”

“应该的……”万幸没出事,若不然京城都得炸了锅。

宋风晚回屋的时候,手机就震动起来,许鸢飞打来的。

“钦原到我们家了。”

“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傍晚去接他。”

“没事,迟点也行,我今天要去店里一趟,会带两人出去玩,可能会晚些回去,你若是来接他,提前给我电话。”

许鸢飞也知道严迟被绑架了,估摸着他们此时也是兵荒马乱。

宋风晚连声道谢后,进屋就看到宋敬仁坐在角落,显得非常手足无措。

“今天家里没做饭,出去吃吧。”傅沉提议。

忙了一个上午,年叔哪有心思准备饭菜。

“行啊,我带小迟去换个衣服。”乔艾芸领着儿子往楼上走,路过宋敬仁身边时,抿了抿嘴,“你也跟我上来吧,洗澡换个衣服。”

“之前的事,对不住了。”

乔艾芸但是冲到咖啡店,先入为主以为是宋敬仁干的,咖啡都被她打翻了,溅了他一身。

“不用,已经擦过了。”宋敬仁全然不复以往的意气风发模样,反而十分拘谨,甚至于不敢正眼看乔艾芸。

“跟我上楼。”严望川直言。

他心底是憎恶宋敬仁的,只是这个人是宋风晚生父,是个真实存在过的人,不可能彻彻底底抹杀掉,人也不能总活在过去。

宋敬仁心底是畏惧严望川的,听他与自己说话,身子一颤,还是跟他去了楼上。

换洗衣服是严望川的,不算合身,洗了澡,也算干净爽利。

*

宋敬仁可能做梦也想不到,这辈子会和他们同桌吃饭。

坐车去餐厅的时候,宋敬仁与傅沉、宋风晚同车,拘谨得不知该怎么办,一直不安的搓着手指。

在狱中几年,已经把他的锋芒戾气消磨殆尽,反而变得越发局促,毕竟进了那里面,一切都要循规蹈矩,容不得分毫差池,任是再张狂的人进去,都得谨小慎微,久而久之,性子自然会被磨平。

“那个……前面放我下车就行,你们去吃吧,我就不去了,我还得回去收拾东西回云城。”

“你回去住哪里?”

“你那些叔伯给我找了房子。”

宋风晚没戳破他,就宋家那些亲戚,怎么可能收留他。

她以前也想过,这辈子与他老死不相往来,他落得这番田地,也是咎由自取,只是他特意到京城,也没打扰他们,就是躲在暗处偷摸看了他们几眼,说真的,也是挺心酸。

只是此时的情形,她脑子也乱得很。

傅沉开口了,“我给你安排住处,多留几天吧,等钦原回来,一起吃了饭,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他急忙摆手。

自己这副德性哪里有脸见傅钦原啊。

“他不是很喜欢小汽车,可能更爱吃零食,你要是想来看他,多给他买些吃的,他可能更开心。”

宋敬仁怔了下,半晌才回过神,明白他的意思,眼眶微红,垂着眼没作声。

……

另一辆车里

小严先森已经问出了心底的疑问,“那个叔叔,是你们的朋友?”

“算是吧。”乔艾芸也不知该怎么和他解释。

“我在附近见过他好几次,总是偷偷摸摸躲着,我还以为我眼花了,既然是朋友,怎么不直接来家里?”

“可能很久没联系,不大好意思直接登门。”

其实小严先森似乎是猜到了一些,只是没点破。

严家的亲友也是参差不齐,总有些喜欢背后嚼舌根的。

所以他很小就知道,自己和姐姐是同母异父,因为有些叔伯经常趁着爸妈不在家,偷偷上门,要求老太太进行财产公证,说什么因为他小,担心那对母女抢财产一类。

有一次,老太太实在忍不住,没给他们面子,也不管那几人年纪不小了,直接炮轰,让他们滚蛋。

大人总觉得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其实有些事他们看得一清二楚,而且刚才宋风晚直接让他上自己车,端看一群人对他微妙的态度,也大体清楚了些。

不过只要他没恶意,不会对他们家造成什么影响,那他是无所谓的。

“望川……”乔艾芸也是头疼,其实不是这次突发的事情,他们也不会主动找宋敬仁。

“你和晚晚处理吧,不用想那么多。”

严望川心底清楚,自己若是强势,说不许见面,甚至要彻底断绝往来,怕也不现实,毕竟一个大活人在,而且他此时没什么危害性,到最后为难的还是他们母女。

“谢谢。”乔艾芸捏着眉心,头疼得厉害。

严望川本就不太会安慰人,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趁着红灯,准备安慰她一下,余光瞥见坐在后侧的小严先森,正炯炯有神的看着他们,又悻悻地缩回手。

这小子需要看得这么认真?

小严先森努努嘴,果然年纪不同,是不一样的。

姐夫明显奔放许多,完全不避忌,他爸爸……

年纪大了吧,克制许多。

最后一群人还是坐下吃了顿饭,宋敬仁话不多,多数时候都是安静在听着。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上了一盘水煮虾,小严先森居然给他剥了一块虾肉,猝不及防,他都愣住了。

“叔叔,你不喜欢吃虾?都没看你动过。”

小严先森是非常喜欢的,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就算自小吃虾,他仍旧偏爱。

“不是,谢谢。”

然后小严先森又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己爸妈剥了虾肉,“妈妈,下午能去博物馆吗?”

“可以。”乔艾芸点头。

傅沉眯着眼,打量着小严先森,忽然觉着,这小子不是一般腹黑。

宋敬仁本就觉得愧疚,他这么贴心,无非是想告诉他,自己这么懂事可爱,对你这么好。

你就不要来破坏我的家庭了,完全就是用一种变相的怀柔政策。

小小年纪,心思也是重。

**

吃了饭,傅沉让十方陪宋敬仁回落脚地收拾东西,十方也是那时候才知道,他住的压根不是什么宾馆,几十块钱就能住一晚,一个屋子也不止他一个人,环境更是不用说了。

换了宾馆后,十方让他休息就先行离开了。

宋风晚听十方回来后,说了这话,心底各种滋味,也是无法言说。

可此时的川北

傅钦原可不知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戴着黄色的渔夫帽,正准备出去玩。

京寒川眯着眼。

混小子,在他家混吃混喝,这个打扮,是要去郊游吗?

“那我们走了。”许鸢飞收拾好,准备带两人出门。

京寒川临时有事,要一趟投资公司,自然无法陪他们。

这原本许鸢飞一手牵一个,可是傅钦原偏不。

非得绕到京星遥那边,然后变成京星遥一手牵一个。

京寒川头疼得捏了捏眉心,这小子当鱼料,应该很肥美吧。

三人去了趟商场,最后才到许鸢飞位于市区的店里。

许鸢飞今日过来盘账,给两人拿了甜点奶茶,让一个服务生看着两人,就进了后侧。

**

许尧今天休息,因为提前知道许鸢飞会带孩子来这家店,特意过来的。

“小舅!”京星遥看到自家小舅,直接飞扑过去,就被某人一把给抱了起来。

“是不是想小舅了。”许尧素来很疼这个外甥女,最近工作忙,加上他们一家出国探亲,有大半个月没见到了。

“想。”

“妈妈呢?”

“在后面。”

许尧眯着眼,瞧见傅钦原,略微挑眉,“呦,你小子也在啊?”

“小叔好。”为了区分他和许舜钦,傅钦原一直一个喊叔叔,一个喊小叔。

许尧并没打扰许鸢飞,只是挨着两个孩子坐下,顺手拿着小勺子,就往傅钦原的甜品上舀了一大勺。

某人沉着脸。

吃就吃啊,他也不嫌弃他的口水,但是……

为什么吃这么多!

大人嘴巴就是大!

“怎么?我看你一直不吃,也没动几下,以为你不爱吃,帮你解决一下。”

傅钦原咬唇。

不是不爱吃,是没舍得吃。

“小叔最近没去相亲吗?”

许尧一口甜品卡在嗓子眼,差点被噎死。

“您怎么知道的?”

“蒋二叔说的,说你最近一直相亲。”蒋二和许尧自打许家发生那些事后,关系也熟络。

“你别听他瞎说,就我这长相,我这个品味,还需要相亲?大把女生倒追我好吧。”许尧自然不会在小孩面前丢面子。

自打许舜钦是相亲成功,幸福美满后,他爸一直坚信,相亲也有真爱,所以闲来无事,就爱给他张罗这些事。

可他爸压根不知道,他哥那压根不算是相亲认识的,那分明是……

“你蒋二叔尽会瞎说八道,你少听他胡扯,离他远点。”许尧冷哼。

好你个蒋二,居然背后说我坏话。

“什么是相亲?”京星遥一脸求知欲。

“小孩子不要懂这些。”

“所以你没去相亲?”傅钦原可没这么好忽悠。

“你说呢?”许尧咬了咬勺子。

大家都是单身狗,何必互相伤害。

“傅钦原,我告诉你,其实你蒋二叔才是经常相亲的那个!”

“真的?”蒋二少与傅钦原说话,自然是挑着自己好的说,肯定不会提相亲这种囧事。

“那必须的,我跟你说,他经常和我说,相亲遇到的奇葩事,每次都很不能直接走人。”

……

说来也是巧了,几人聊了一会儿,忽然瞧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甜品店……

许尧当时一拍脑袋!

卧槽,真特么绝了,他和蒋二很久没见面了,寻常大家都忙,约不到时间,怎么会在这里碰到,果真是应了那句话,白天不说人晚上不道鬼。

不过让人错愕的是,蒋二少身边有个小姑娘,看着二十多的模样,有点学生气。

隔着很远听到不到两人对话,只是看情形,蒋二似乎很照顾她,而且……

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

随即两人就寻了个位置坐下了,因为角度问题,也是蒋二一心扑在小姑娘身上,压根没看到远处的三个大活人。

“小叔。”傅钦原睁大眼睛,盯着蒋二少。

“干嘛?”

“蒋二叔是在相亲吗?”

许尧眯着眼,他哪里知道啊,不过看起来气氛是有点尬,而且他貌似没见过这姑娘。

“你说相亲总是会遇到奇葩,我去救他!”

傅钦原与傅妧关系极好,所以在她那里听说了傅沉的不少奇葩事,比如说傅沉初次撞见傅妧与沈侗文约会,以为他在纠缠自己姐姐,直接上去喊了声妈。

这招怕是很好用。

他心底记着这件事,然后扑到蒋二少身边,喊了声:

“爸爸!”

蒋二少差点被吓尿!

卧槽,这小子哪里来的!

许尧这次真的被甜品噎着了,咳咳——

低头装死吧,假装不认识他。

------题外话------

这个段子,在前面小剧场出现过哦,感兴趣的,可以去扒扒小剧场,具体章节我也记不清了【捂脸】

三爷表示这个锅他不背。

傅宝宝:你没做过这个事?那我去问问姑姑。

三爷:……

上一章:911 狗咬狗窝里哄,最蠢劫匪 下一章:913 坑爹坑叔坑姑姑,遗传的腹黑(3更)
热门: 穿成强吻校草的恶毒男配[穿书] 南极绝恋 我们没有打情骂俏 被读心后这手分不掉了 独家宠溺 半仙印 中间人 玄天魂尊 天使来临的那一夏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