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9 天真无邪的严迟,步步坑杀(2更)

上一章:908 突发:小严先森失踪,全城戒严 下一章:910 跑到了岭南?千里送人头(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锦首府内

乔艾芸一听说宋敬仁此刻在傅钦原身边,有可能外孙也会出事,当时脑袋轰的一下就炸了。

“掌握行踪了?”傅沉手中攒着佛珠,手指收紧,血色尽褪。

“嗯。”十方点头,“少夫人刚把小三爷送进辅导报内,似乎正在和老师说话。”

“别惊动他们,让千江把人控制住。”

千江这些年,已经完全是宋风晚的左右手,几乎是寸步不离那种。

虽然说话有时气人,不过做事还是非常靠谱的。

“好。”十方说着就给千江发了信息。

“他一个人行吗?”翟队长有些担忧。

“现在赶过去需要时间,那边还是幼儿辅导班,弄不好也容易出意外,如果千江顺利把人抓了,自然更好。”傅沉解释。

翟队长也同意这话,如果绑匪真是宋敬仁,他手中若是持刀或者拿着棍棒,报复社会,对孩子下手,这事儿就更恶劣了。

“小刘,你先带一组人过去接应帮忙,有情况随时联系我。”翟队长吩咐一个人先出发。

“我也过去。”傅沉说着起身往外走。

“我也要过去!”

乔艾芸也不管严望川阻拦,撞开他就往外走。

“艾芸!”

严望川要追出去的时候,就被翟队长拦住了。

“严先生,得留个人下来,如果绑匪是想绑架勒索,可能会打电话回来。”

“我会照顾好她的。”傅沉与他说了声,就与乔艾芸快步离开。

客厅气氛就变得越发诡异了。

严望川是个话极少的人,此时出了这档子事,更是面色寒沉冷肃,一群人坐着,无人说话,空气冷涩得像是要把人冻僵。

**

傅沉等人还没到辅导班,就收到信息。

“妈,您别担心,千江已经把他控制住了。”

“把他抓了?那他……”乔艾芸知道,那傅钦原定然没事,肯定想追问自己儿子下落。

“他说不清楚。”

乔艾芸轻哂,“不知道,不是他还有谁……我还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他在里面也该有所反省觉悟了,没想到……”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前些日子一直在附近转悠,这不是踩点是什么?”

傅沉摩挲着佛珠,其实他并不觉得这件事宋敬仁做的。

他不是以前的宋总了,无钱无势,到京城实施绑架,可能性本就不大,而且刚绑完严迟,就去傅钦原身边转悠,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这个辅导班,老师很多,学生都是在老师眼皮底下活动,他最多在外围看看,根本进不去,老师也不可能让傅钦原独自出去,怎么想可能都很小。

此时的辅导班外

宋风晚刚和傅钦原的老师谈完,有些头疼,因为老师说,他上课不大认真,小孩子坐不住,而且总是会问一些老师回答不上来的问题,弄得老师很抓狂。

她叹息走出去,却瞧见原本该在外面的千江不在,打了电话,听到电话铃声,才循声走出去。

这才怔住了。

辅导班的大门外,千江正与一个男人说话,地上还有打翻的牛奶鸡蛋。

“夫人。”千江看到宋风晚,喊了一句。

那个背对她的男人,身子剧颤两下,没转身,佝偻着背,往下压了压帽子。

宋风晚猜到他是谁了,此时心底说不出何种滋味,酸酸涩涩,总有些物是人非之感。

这些年她也时常去云城监狱探望他,只是有了孩子之后,工作繁忙,去的就少了。

她心底是恨这个男人的,只是多年过去,他也得到了应有的惩戒,想来心底酸涩罢了。

她走过去,那人就急着闪躲,直至她说了句,“那个……”

“要不要和我聊聊,喝点东西?”

宋敬仁方才停止躲闪,似乎是犹豫不决的。

“就那边的咖啡馆吧,行吗?”宋风晚指着斜对角的一个咖啡店。

他压着帽子,点头。

宋风晚弯腰捡起地上打落的牛奶鸡蛋,只觉得眼眶有些泛红,因为已经打烂,也只能扔掉。

“那个鸡蛋……”宋敬仁第一次开口。

“嗯?”

“其实还能吃。”

宋风晚没作声。

千江并没跟进去,他已经确认宋敬仁无害,就在辅导班门口等着,瞧着两人进了咖啡厅。

“喝什么?”宋风晚昨晚都没想过,自己会和他如此心平气和坐着。

“水就行。”

宋风晚却点了一杯咖啡,一杯白茶,又叫了两份甜点,服务员认得宋风晚,所以难免多打量他对面的男人几眼。

看不清脸,单看穿着,看得出来,是个爱干净的,却又难掩穷酸落魄。

“我记得以前爱喝这个,这家店很不错,我以前接钦原,在外面等不及,就会来这里坐坐。”宋风晚将咖啡推给他。

宋敬仁抬着左手,颤抖的端着咖啡,还洒了些许出来。

宋风晚打量他粗糙的手,遍布茧子,黝黑暗黄,与以前完全无法比。

“用左手?”人下意识端杯子,都是会潜意识用惯用手,宋敬仁不是左撇子,毕竟一起生活多年,宋风晚自觉地奇怪。

“在里面做事的时候,右手上了,现在拿东西都没力气。”宋敬仁垂着头,从事始终没抬过头。

这也是千江为何笃定宋敬仁不是绑匪的原因,他一只手,简单提东西负重都吃力,更别提拿棍棒打狗,或者绑架严迟。

而且他这些年在狱中过得并不算好,身体不大好,背都是佝偻得,身体很差,做不了那么暴力的活计。

宋敬仁只喝了口咖啡,就垂首放在桌下,“味道是挺好的。”

再度碰面,气氛难免尴尬。

“那个……他对你好不好啊?”宋敬仁问了这个问题,又觉得很可笑,自顾自说道,“应该是很好的,我看他对你不错。”

“我其实……”宋敬仁支吾着,“就想来看看,也不会打扰你们。”

“明天我就走了。”

宋风晚抿了抿嘴,“你住在哪里?”

“随便找个宾馆。”

宋风晚也不知该和他说些什么,气氛很僵……

此时傅沉等人也到了,不待千江开口,乔艾芸就问宋敬仁在哪儿!

“和夫人在对面咖啡店。”

某人罪案累累,乔艾芸主观先入为主,也听不到千江解释,就冲进了咖啡店,直接找他算账。

若非傅沉及时拦着,宋敬仁这次怕是要无端被打了。

“妈?”宋风晚诧异,“您怎么在这儿?”

“你问他啊,宋敬仁,你把严迟弄哪儿去了。”乔艾芸此时脑子完全是炸开的,无法思考,乱哄哄的,此时能想到的人就是他。

宋风晚一看到后面跟着几个警察,似乎就猜到了一些。

宋敬仁也不是傻子,立刻说道,“我最近没去那边,更没对你儿子怎么样。”

此时警方也在到处搜证,早已找到宋敬仁下榻的地方,并且查了监控。

“严夫人,今早七点多,他就在辅导班这里了,时间有冲突,他不存在作案时间。”警方解释。

“不是他……”乔艾芸更觉得天塌地陷,“那、那又是谁?”

宋敬仁似乎试图安慰她,只是伸了伸手又缩了回去,安静坐在角落,身影萧条。

此时傅沉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京家在某处发现了被丢弃的黑色面包车,绑匪果真是换了车,警方此时已经赶过去了,希望能提取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

此时某个出租屋内

那个戴着黑色脸基尼的绑匪,正不断对外打着电话。

小严先森双手被缚,嘴巴也被胶带贴住,安静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晦暗的屋子,显得非常淡定。

过了惊恐时期,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绑架了。

“艹,怎么不接电话!”

“人我都带来了,人呢!”

“卧槽,这贱人是不是耍我!”

男人低声咒骂几句,转身看向小严先森,心底突突直跳,要是被人耍了,现在绑匪是他,那么被警方抓住,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接着打电话,始终是忙线状态。

我去,现在这什么情况?

难不成要他一个人把所有事情处理完?那他怎么解决这个孩子啊。

小严先森盯着他,似乎已经迅速get到了一些信息。

诸如绑匪不止一个人,起码两人或者以上,而且现在内部有矛盾,他忽然就笑了……

这么蠢,还策划绑架。

“妈的,你笑什么!”男人没做过这种事,就好比寻常人拿刀杀鸡,怕是都会手抖,他也不是专业的人,早就吓破了胆。

又听到小严先森被封住的嘴,传来低低笑意,心烦意乱。

小严先森又不能说话,只是不安的挪动着身子,蹬着腿示意桌上的水。

“你要喝水?”

他点头。

“喝什么水,不许喝!”男人大声叫嚣,似乎要把郁燥发泄在他身上一般。

小严先森抿抿嘴,没作声,安静看他继续打电话发信息。

此时分分钟,对他来说都是度日如年,只是五六分钟而已,他冲到小严先森面前,扯他嘴上的胶带,疼得他倒吸口凉气。

“小子,你爸妈电话多少?”

“你要勒索他们吗?”小严先森此时已经非常冷静了。

“说,电话多少!不行的话,你姐姐、姐夫的也行。”

“你好蠢。”

“你说什么?”这个男人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此时被一个小鬼刺激,自然当激怒了,扯住他的衣服,“臭小子,你说什么!”

“你的同伴呢?你是不是被人耍了?”

“你特么懂个屁!”男人心底已经有些怀疑,被他这话激得更是浑身战栗。

“我确实不懂,不过我知道你不敢对我怎么样?更不敢杀人。”

小严先森看得出来,这个人胆子挺小,方才中途换车,他都在手抖,如果真是胆大的人,压根不会有如此表现。

“你要是在叽叽歪歪的,我就……”男人挥舞起拳头。

“警察很快就发现你的,到时候你就完了,那个人不一样,人家什么都没做。”小严先森蹙眉,“你们是不是有仇啊?”

“你给我闭嘴,我们是朋友!”

“那为什么绑架的时候,他不来,现在也不出现,还不接你的电话?”

“我数过了,你一共打了67个电话,一个都没接,你不觉得很奇怪?”小严先森毕竟不小了,这类事情以前严望川还和他专门提点过,毕竟这世上总有些恶人。

“故意让你去绑架,被抓是你一个人坐牢,如果事成了,还能分点钱,你朋友很聪明。”

这男人脑子本就不大够用,若不然也不会打不通电话就各种着急。

此时小严先森几句话,他更乱了。

“我可以把爸妈电话告诉你,不过这件事是你一个人可以完成,干嘛还要打电话给那个人。”

“我保证乖乖配合你,我们家也有钱,只要你不打我,什么要求我都满足你。”

“真的,我保证!”

他说得格外认真。

这男人此时心底乱得很,对方不接电话,而且这单子,他如果自己可以搞定,又干嘛要和人分一杯羹。

自己辛辛苦苦把人绑架来,那人都没出力,现在还特么不接电话,真是越想越恼火。

“叔叔,我想喝点水,我保证配合你。”

小严先森乖巧温顺的时候,和严望川可不同,那是真的人畜无害,男人想着,反正一个小鬼,手脚都被绑了,也不会做出一些什么,给他喂了点水。

“我把我姐夫电话告诉你吧,我觉得他比较有钱。”

男人思量,傅三爷?

那的确有钱。

“电话呢?”

“182……”

那人得了号码,把他嘴巴封住,拿了个另外的手机,也更迭了手机卡,这才出去打电话。

小严先森靠在沙发上,心底倒是半分不着急。

他此时已经看透了……

这个男人的确有点蠢。

而此时房间响起了手机铃声,那个男人出去了,所以手机响了几次,都无人接听。

小严先森被绑住的手指,不停搓动着,思量着,怎么把那个绑匪引诱过来。

来个一网打尽。

**

此时云锦首府内

除却留下千江保护傅钦原,众人都已到家,焦灼等消息。

既然是绑架,肯定有目的,大部分都是敲诈勒索,所以大家关注点都在严望川与乔艾芸的手机上。

可是猝不及防的,傅沉手机震动起来。

号码被隐藏了,他立刻知会翟队长,警方最好准备后,傅沉接起电话。

对方只说了一句话。

“准备五千万,要现金,不然等着给他收尸吧!我会再打电话给你。”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现金?

傅沉当时心底就觉得,这般绑匪智商不太够,这么多现金,搬运都费劲儿,要个小几百万还行,这么多钱?

他怕是想撑死自己。

除非还有帮凶。

“挂了?”乔艾芸蹙眉。

“嗯。”那人用了变声器,语气也很急。

犹豫通话时间太短,警方都没来得及锁定位置,“队长,怎么办?”

“我先让人去筹钱,备着。”傅沉直言。

可能有双眼睛正在盯着他们,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得派人去银行跑一趟。

“队长,最近可疑的人都排查过了,包括高雪和前几天袭击过傅夫人的两个人,目前看来,都没作案时间。”警方也没闲着。

“没有作案时间,不代表不会共同犯罪吧。”傅沉直言。

翟队长点头,“先让人盯着。”

*

此时已经打完勒索电话的男人,回屋后,显得异常激动,此时小严先森又开始动了下身子。

“又要喝水?”

男人瞧着这孩子还算懂事,不会乱喊乱叫,稍微放松警惕,再怎么说都是孩子。

他点着头。

男人扯下他的胶带,又给他喂了两口水,“叔叔,刚才你手机响了。”

“是吗?”男人急忙冲过去查看手机,看到来电显示,还有信息,忍不住骂了声。

“现在才说不急着动手,我特么电话都打过去了。”

“这钱我自己赚了!”

小严先森忽然天真无邪的问了句,“叔叔,你的朋友可靠吗?”

男人扯了胶带,准备给他嘴封上。

可他却说了句让他胆颤心寒的话,“你抛弃你朋友,他又知道你在干嘛,会不会去举报你啊,可能……”

“我爸感激他,还会给他一笔钱。”

男人懵逼了!

脑子更是乱哄哄……

------题外话------

小严先森,你会把人给吓死的,真的,这个人心理素质明显不太好【捂脸】

上一章:908 突发:小严先森失踪,全城戒严 下一章:910 跑到了岭南?千里送人头(3更)
热门: 校草撩且甜[穿书] 邪神杂货铺 班底 穿成反派的锦鲤王妃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他怀了少将的小鱼崽[星际] 狩猎花都 我在网游捡垃圾 城南妖物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