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 突发:小严先森失踪,全城戒严

上一章:907 偏心的傅宝宝,小青梅待遇不同(3更) 下一章:909 天真无邪的严迟,步步坑杀(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昨夜一场骤雨,翌日天气出奇凉爽,微冷的风吹过,体感微冷。

宋风晚从衣柜里给傅宝宝找了件小外套,一转头就瞧见某个小家伙撅着屁股,趴在床边,正往书包里塞零食,去上补习班,课本不要,反而装了一堆吃的,这小子怕是想被揍。

“妈妈,我觉得你应该给我换个大书包了。”

“毕竟马上我就是小学生啦。”

书包太小,装不下太多零食。

此时傅沉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幽幽来了句,“是该给他换个书包了。”

宋风晚挑眉,这两人什么时候开始沆瀣一气了。

“爸爸,你也这么觉得吗?”某个小家伙乐了。

“当然,书包太小,装不了太多学习资料。”

一盆冷水淋头而下,他也不继续装零食了,将课本塞进去,穿了外套,就准备出去。

掐着腰,气呼呼的。

宋风晚挑眉,出门的时候,还抵了抵傅沉的胳膊,“你好像把他惹生气了。”

傅沉冷哼:“惯的毛病。”

“那我送他上学。”傅沉上午要去公司开个紧急例会,宋风晚今日无事,就由她送了。

“路上注意安全。”傅沉拉着她的胳膊,人没扯到怀里,就在她额前亲了下。

傅钦原偏头扫了眼腻腻歪歪的两人,嗤之以鼻。

去辅导班的路上,宋风晚还以为儿子生气了,想开导他一下,小孩子脾气别那么大,“你爸和你说两句话,就生气了?给小星星的零食也不带了?”

“我没生气!”傅钦原低头摆弄着一个玩具,晃着小腿。

“那你给小星星带的零食,不是还有很多没带给人家?”

“对啊,书包太小,那就多送两次嘛,每天送一样,我可以送一个暑假。”

宋风晚嘴角抽抽,当她什么话都没说。

他家三哥说得果真不假,他要是把平日这种机灵用在学习上,哪能每次只考那么点分数。

**

此时的云锦首府

乔艾芸昨天赶飞机,晚上又拉着宋风晚说了半宿的话,还没起床。

严望川已经带着小严先森出去锻炼身体了。

因为昨夜落雨,地面湿滑,他们并没跑步,就是沿着云锦首府外面的小路,遛狗饶了两圈。

傅沉刚送走宋风晚,就瞧着严望川独自回来了。

“小迟呢?”

“牵着狗,在后面,磨磨蹭蹭的。”

那自然是傅心汉习惯沿路做个标记,或者是到处闻闻嗅嗅,遛狗就心急不了,严望川又是个做事简单干脆的急性子,自然没那个闲心遛狗。

傅沉笑而不语,转身准备回屋的时候,听得远处突然传来自家狗子的叫声。

傅心汉从小就在这一片溜达,对各种事物都太熟了,即便见到陌生人都不会随便吼叫,除非是遇到什么情况,或者那人它讨厌排斥的时候。

这一大清早的……

狗叫声越发剧烈,几欲进门的严望川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而且不是普通狗吠,甚至还有“嗷呜——”一声,极不寻常。

两人回头准备去查看情况,就看到狗子从远处狂奔而来,一直冲着他们吼叫。

原本漂亮干净的身上,浑身都是泥渍水珠,像是在地上滚了几圈。

“小迟呢?”

“汪——”傅心汉只是冲着一个方向喊。

傅沉急忙朝着那边跑过去,严望川紧随其后。

其实严望川与小严先森分开的时候,他距离云锦首府大门,不足百米,拐个弯就到家了,在自家门口,自然料想不到会出意外。

傅心汉冲在两人前面,领着他们狂奔,可是进入一个主干道,车流增多,傅心汉似乎还想跑,被傅沉一把拽住了狗绳。

他与严望川对视一眼,心底已有不好的预感。

“我去调监控。”云锦首府周围,监控不少,定能查到蛛丝马迹。

两人回家后,很快就调到了当时小严先森被掳走的监控画面。

将他带走的是一辆黑色无牌面包车,实施行动的人一身黑,只能看到一双眼睛,加之这个监控摄像头距离那边较远,即便有双眉眼,看得也不甚清晰。

但整个过程还是比较清楚的。

……

当时傅心汉刚在一个草坪上解决完大事,抬着后爪,还扒拉了几下泥巴。

小严先森则弯腰,从口袋拿出塑料袋,认命做个铲屎官,车子急速从后侧驶来,因为高速,溅起了地上的泥渍,估计是溅到了严迟,他起身掸了下衣服。

“怎么这样?”小严先森蹙眉,毕竟一大早被溅了一身泥渍,任谁都不舒服。

那辆车在距他不远的地方停下,一个身着一身黑的男人,提着棍棒从车里跳下来,直奔他而去。

小严先森怔了下,拽着傅心汉就跑。

狗子撒开蹄子,跑得贼快,可是路面湿滑,加上他毕竟是孩子,就算手长脚长,跑步速度与成年男子还是无法比拟的。

没跑几步,就被男子从后面一把扯住。

“啊——你是谁啊,想干嘛!”小严先森努力挣扎。

跑在前面的傅心汉,一听声音,就立刻掉头转回头,朝着那人扑过去,却被那人一脚踹开,而后就是剧烈的撕扯。

傅心汉似乎咬住了那人的裤腿,男人就抬起手中的棍棒,朝它挥了两棍子,打得狗子一直在叫。

小孩的力气毕竟不敌大人,很快被拽上车,傅心汉想跟过去的时候,被那人一脚踹开,试图追了几米,才掉头回了家中求救。

严望川紧盯着电脑屏幕,不发一言。

“三爷,已经报警,警方那边通知交管部门在看沿途车辆,并没有类似的车子出现。”

“我怀疑绑匪中途换车了。”

“这样追查的话,难度会很大。”

严望川忽然一拳砸在桌上,电脑都被震得一颤。

“我知道。”傅沉起身,拿着手机就给严望川打了电话。

如果这是黑车,或者经过一些不正当渠道弄来的东西,京寒川可能动作比警方快。

电话打了两次才被接起,京寒川此时正坐在池塘边钓鱼,瞧着是傅沉电话,有些莫名头疼,以为他一大早就准备把儿子送来。

这才磨蹭了一会儿才接起电话。

“六爷……”此时京家人小跑过来,似是有事要说。

京寒川放下鱼竿,抬手让他等一下,接起傅沉电话,“你不是一大早就要把傅钦原……”

“严迟被绑架了。”

“嗯?”京寒川蹙眉,那不就是傅沉那小舅子。

严望川一把年纪才得了这么个儿子,严家可就这么一个独苗苗,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今天早上,一刻钟前,我们家附近。”

“在你家?”

京寒川此时觉着这绑匪怕是想翻了天。

许是也没想过,会有人这般明目张胆,敢在傅沉地盘上动手,他家也不是什么秘密机构,正常过日子,哪里来的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安保。

绑架孩子在哪里都是重罪,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这人怕是疯了。

“我把视频已经发给你了,你帮我查一下,有消息随时联系。”

“等我消息。”

京寒川刚挂了电话,等候在侧的京家人就低声说道,“严家那小少爷被绑架了。”

“我清楚了,去查!”

“嗯。”

京寒川沉吟片刻,想着云锦首府位置偏南,又给许舜钦打了电话。

这么些年过去,许爷已经逐渐从家族事务中抽身,许家大部分事务都是许舜钦在管理,许尧则顺利进入了许如海留下的公司,有职业经理人帮衬,虽然磕磕碰碰,如今也步入了正轨。

“寒川?”许舜钦此时刚到设计院,对于他的来电,有些诧异。

京寒川从不在上班时间,随意给他打电话。

“大哥,出了点事,想请您帮忙。”

“你说。”

……

小严先森出事仅二十分钟内,全城戒严。

大部分人都不知具体怎么了,但料想是出大事了,因为警方在绑匪可能途径的主干道已经设卡拦截。

倒不是因为严迟身份特殊,而是近些年一直针对拐卖绑架儿童,一直都是重点打击的对象,而且一旦出事,利用黄金时间,越早采取措施,就能更好的确保孩子被救出来。

**

云锦首府内

乔艾芸原本睡得正熟,忽然被警笛声吵醒,普通人对这种声音反应总是特别大,她起身,打开窗帘,就瞧着几辆警车已经停进了院子。

她心底咯噔一下,也顾不得换衣服,裹着外套就往外走。

此时二楼已经无人,她下楼梯的时候,就听到传来对话声。

“……事情经过我们了解了,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正在对绑架的地点进行勘察,争取找到一些证据,不过当时的事情,还是需要和你们具体了解一下情况。”

“可以。”回答的是严望川。

“当时您和您儿子在散步,您提前回家了是吧……”

话音刚落,只听楼上传来“砰——”的一声,乔艾芸腿一软,直接跌撞在台阶上,整个人差点从楼梯上滑下去。

“艾芸!”严望川蹙眉,他没惊动她,自然是怕她担心。

“小迟被绑架了?”乔艾芸声音遏制不住得发颤。

“已经在找了。”严望川伸手将她扶起来,“他不会有事的。”

“怎么可能没事,他还那么小,他……”

遇到这种事,大家很容易往最坏的方向想,就是短短几秒钟,乔艾芸已经在脑海中模拟出了无数个画面景象。

“严夫人,您别担心,我们肯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抓到凶手。”为首的是翟队长。

他也是临危受命,他这两年也升迁了,这事儿本轮不到他管,只是牵涉太多,他才当了临时指挥官。

“我看过三爷发过来的视频资料,那人明显是有预谋的,不像是随机选目标作案。”

“我想请问严先生,您最近有得罪过什么人吗?或者与什么人结仇了?”

“如果可以,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下具体情况,这对追查很重要。”

乔艾芸此时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抓着严望川的胳膊,“是他对不对!是他!”

“他是谁?”翟队长迫不及待追问。

“是宋敬仁,是他,肯定是的!”乔艾芸此时脑子乱得很,警方一说仇家,她脑子只蹦出一个人。

“他刚从狱中出来,前段时间经常在周围转悠,肯定是他!”

“宋敬仁?”翟队长念叨着这个名字,一脸茫然。

傅沉解释了下,“他是我夫人的生父,也就是我岳母的前任丈夫,多年前犯了事被抓,一个多月前因为表现突出,提前释放了。”

翟队长挑眉,坐过牢,出来后,妻子嫁人,女儿都喊别人父亲,报复的可能性很大啊。

“赶紧去查这个人。”他刚吩咐完。

十方就小跑进来。

“三爷,找到宋敬仁下落了,他在小三爷所在的辅导班附近。”

整个客厅气氛陡然冷肃。

难不成他还想对傅钦原下手?

疯了不成!

------题外话------

一大早是不是有点太刺激了【捂脸】

上一章:907 偏心的傅宝宝,小青梅待遇不同(3更) 下一章:909 天真无邪的严迟,步步坑杀(2更)
热门: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高热不止 月亮奔我而来 给您跪下 一念,半生 福宝的七十年代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 想要小姐姐 一纸忘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