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 毕业典礼:狗粮凶猛,热搜预定(2更)

上一章:886 父子二次谈心,哭得差点昏厥 下一章:888 五年后,傅家父子是人贩子吧(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6月18号,京大毕业典礼

时间是下午两点,不过学生都是一点一刻由院系班级组织,依次入场。

毕业典礼结束后,学生就能退宿回家了,与同学相处时间是越来越少,所以宋风晚早上就到了学校,与两个室友一起吃的中饭,然后去礼堂。

而此时的云锦首府

傅沉正在给傅宝宝换衣服。

“唔——”傅宝宝穿的衣服,素来都是面料柔软,以舒适为主,可是今天这件衣服,却有点勒人,弄得他极不舒服。

尤其是小肚子!

傅沉眯着眼,看向一侧的十方。

“三爷,这是一周前按照小三爷的尺寸做的,师傅还特意放宽了一点,怕他穿得不舒服,我也不知道他……”十方摸了摸鼻子,“短短一周,居然胖了这么多。”

“八嘎!”傅宝宝怒瞪着脸。

又说自己胖?

十方一脸懵逼。

傅沉忍不住笑出声,估计又是跟着老爷子看电视学的。

他只会学字学词,有些字句在抗战剧里反复出现,有多是掷地有声的,他自然就记住了。

十方回过神,也是哭笑不得。

“傅钦原,这个词以后不许说。”傅沉无奈,继续给儿子穿衣服。

傅宝宝一脸疑惑地看他。

“因为这是骂人的话,别人听到会不舒服的,好孩子是不会这么说的,而且十方叔叔是你长辈,更不能这样。”

傅沉也不知道他能听懂多少,反正对他的教育,就是见缝插针那种。

他晃着小脑袋,也没说话。

磨蹭了半天,才勉强帮他把衣服穿上,傅沉给他带了个小帽子,轻车熟路抱着他往外走,“我之前和你说的事,没忘了吧。”

“嗯。”傅宝宝搂着他的脖子,还不忘转身和傅心汉拜拜。

“今天表现得好,晚上带你吃大餐。”

“啵——”傅宝宝转身就在他脸上嘬了口,声音贼大。

当两人到京城大学的时候,此时快两点了,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毕业生已经全部到了礼堂,其他学生,或是在教室上课,或是在宿舍,极少有人在外面闲逛。

傅沉掐着时间来的,抱着傅宝宝在学校里溜达着。

“这是妈妈读书的地方,国内最好的大学,你以后努力,也来这里读书。”

十方跟在后面,这话题原本说得很正常,只是途径美院教学楼的时候,主题跑偏。

“那边就是我以前经常接你妈妈放学的地方,还挺隐蔽的,以前我们没公开,就和地下恋差不多。”

“你妈妈以前还是挺害羞的。”

……

傅宝宝被热得懒得动,安静趴在肩头,默默吞了不少狗粮。

其实他……

好困了,想睡觉,却被父亲打扮得“花枝招展”,硬抱来参加了毕业典礼。

不过有件事傅沉反复说,傅宝宝也记住了,那就是:

地下恋要隐蔽偷摸摸的,一定要隐藏好。

**

京大礼堂

宋风晚所在的美院,所处位置距离主席台位置非常远,只能通过投放的大屏幕看到舞台。

她举着手机,拍了几张照,发给傅沉,可是许久没得到回应,难不成是在午睡?

很快校领导就陆续进场了,蒋二少也过来了,说起来也是挺崩溃的。

蒋氏集团这些年资助了京大不少活动,最后毕业典礼,自然也赞助了,学校就给他们公司预留了席位,原本是他哥和嫂子来的。

可是蒋端砚直接说:“我和你嫂子要去海岛,提前看一下场地。”

明明就是提前去度蜜月了吧,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可他又说了一句:“据说宋风晚是优秀毕业生,会上台领奖,你还能和她说几句话。”

蒋二少心动了。

二话不说就来了。

他到得早,坐下后,才发现自己身侧的位置是段林白的。

“蒋二少。”有学生过来给他发了瓶矿泉水,还有京大毕业典礼的宣传册与小扇子。

“谢谢。”

蒋二少现在是浪子回头,近些年风评还不错。

他环顾四周,发现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只能看到美院的旗帜,却寻不到人,他舔了下有些干涩的嘴角,拧开矿泉水,刚喝了一口,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蒋二叔。”

他一扭头,就看到了傅宝宝,再定了下神,直接被水呛到了。

傅三爷!

“三爷,这是段公子的位置。”学生指导他入席。

“谢谢。”

“咳咳——”蒋二少差点被呛死,这魔鬼怎么来了?

傅沉今日穿了白衬衫,笔挺的黑色西装裤,几乎没有一点褶皱,傅宝宝和他穿得是同款,只是脖子上多了个小领结,脸上婴儿肥尚在,可爱到爆。

“三爷!”蒋二少急忙起身,脸都呛红了。

这个祖宗来了,他哪里还有机会和宋风晚说上几句话啊。

“你也来了。”傅沉缓缓在他身边坐下,傅宝宝没见过这场面,偌大的礼堂,到处都是人,有些好奇,安静坐在自己父亲腿上。

“三爷,您怎么来了?”

“林白有事来不了,我替他的。”

段林白一门心思扑在一双儿女身上,已经几个月没公开露面了。

不少学生以为学校给他设立了位置,他肯定要来,又是名人,不少人翘首以盼,结果来的人是傅三爷……

出人意料,格外劲爆。

可他居然还带了传说中的小三爷!

这个小宝贝,其实已经被记者拍到不少次了,不过发布出来的照片都是打上马赛克的,真人真面,还是初次见到。

傅宝宝压根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拍他,新奇劲儿过去了,就蹲在傅沉腿上,咬咬手指,抠抠脚……

学生都觉得特别可爱,可是等傅宝宝长大后再看到这些照片,头疼得要命。

宋风晚原本还低头玩手机,等傅沉回信,忽然听到全场惊呼哗然,还以为是某个明星来了。

京大杰出校友非常多,遍布各行各业,今天学校也会邀请毕业杰出校友回来,段林白不仅是京大长期捐助的人,也是校友。

她心想是段林白到了,结果抬头,大屏幕上投放出来的,居然是自己儿子!

“晚晚,三爷要过来,你也不提前说一声。”

“你儿子可太可爱了。”

“他和三爷长得好像啊。”

……

宋风晚一脸懵,傅沉可从没和她说过这件事。

蒋二少坐在傅沉边上,那是如坐针毡啊,早知道他会来,他是打死都不会来凑热闹的。

宋风晚都没来得及给傅沉发信息,毕业典礼已经开始了。

她是优秀毕业生,每个院都会推举一位,她之前在设计比赛中获奖,又是乔老外孙女,无论出于何种考虑甄选,她都是首选。

宋风晚到边上准备上台时,傅宝宝才看到她,挥舞着小手,冲她打招呼。

一时间,这家人又成了万人关注的焦点。

典礼流程都是恒定的,傅沉只是抱着儿子,安静坐在台下,直至优秀毕业生拨穗受勋,下面有个所谓的献花环节,众人才看到一群漂亮的学妹中,掺杂了一个小豆丁。

这个花怕是要赶上他的个子了,他努力抱着,趔趄着爬上台阶,身子虚晃,还差点重心不稳,摔倒了。

最后还是跟在后面的傅沉把他提了上去,“慢一点。”

“嗯。”傅宝宝认真点头,还紧紧搂着花。

宋风晚上台后,就注意到傅沉席位上空了,只是她此时也无暇多想,所以当傅宝宝抱着一束花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怔了下。

这花比他脸大许多,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子。

“妈妈——”傅宝宝觉得再抱下去,他的小手就要废了。

宋风晚急忙弯腰,伸手接了花,弯腰搂了搂儿子,“谢谢。”

傅宝宝搂着她的脖子,“我、爱你,爸爸……爱你。”

奶声奶气,因为一字一顿,所以每个音都格外清晰。

这可能是除却傅沉与她告白之后,她听过最动人的话了。

宋风晚瞬时眼眶一红,直接把他抱起来,“我也爱你们。”

底下学生沸腾了,照片传到网上,更是瞬间预定了热搜。

“不枉费我粉他们这么久,我家的cp果然是最甜的,全程姨妈笑。”

“毕业了,人家连孩子都有了,我都毕业五六年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我还刷微博看得这么开心。”

“小三爷也太有爱了吧,扭着身子,走着八字上台的,笑死了,我好怕他摔在台上。”

“我们家的宝藏小可爱要被人抢走了。”

……

宋风晚抱着他下台时候,傅沉已经在侧边等着了。

“你过来也和我说一声。”宋风晚垂着头,先把儿子放下了。

“哭了?”傅沉看她眼眶泛红。

“没有,可能这花太香,有点熏人。”宋风晚刚走过去,手被扣住,就被人揽入怀中。

他身上仍旧透着一股清冽好闻的檀香味,好似往人心肺里面钻,像是个引子,让人步步沉沦。

“今天对你来说很重要,我不想错过。”

“我希望参与你的所有,也希望你回想起这些事,全部都有我在。”

“晚晚……毕业快乐。”

宋风晚靠在他怀里,微微点头,“谢谢。”

周围声音很杂,她还是听到某人附在她耳边说了句,“我真的……很爱你。”

弄得她一时脸红。

宋风晚之后就没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段林白位置本就有个空位,那是留给许佳木的,正好可供他们夫妻坐着。

这让蒋二少越发崩溃。

之前就是远远吞了一大口狗粮,现在都挨着自己秀恩爱了。

想过他这个单身狗的感受吗?

所有学生之前都是觉得兴奋,可是慢慢的,大家就觉得不对劲了……

傅三爷分明是来秀恩爱的,这两人就是对视一眼,都要甜死人。

毕业季也叫分手季,不少单身狗,这波狗粮来得过于凶猛。

*

典礼结束后,就是自由活动了,不少学生都想和宋风晚合照,傅沉牵着儿子就站在树荫下等着。

傅宝宝眯着眼,有种感觉:

妈妈很受欢迎。

她为什么会看上爸爸?性格这么恶劣?蒋二叔都比他可爱。

傅沉若是知道,自己儿子说他不如蒋奕晗,怕是能呕血。

宋风晚原本正在与同学合照,忽然就看到了不远处几个熟悉的人影。

严家人到了……

乔艾芸错过了她的入学,没亲自送她来,心底一直愧疚,所以毕业典礼,是不能错过的,只是飞机晚点,到学校还是有些晚了。

严望川手中抱着一束花,只是他神情寡淡,看起来,活像是有人欠了他的。

小严先森站在一侧,冲着宋风晚一直招手,笑得灿烂。

这父子俩性格真的是两个极端。

“舅——舅……”

傅宝宝看到小严先森,格外兴奋。

因为这个舅舅懂很多,还会带着他玩,他立刻甩开傅沉的手,朝着严迟扑过去……

草地不平整!

“嘭——”摔了个脸朝地。

傅沉动作很快,几乎是两秒后,就把人给捞了起来,“摔到哪里了?”

傅宝宝脸上有点泥和草籽,膝盖磕破了点皮,似乎没大碍。

“钦原。”宋风晚等人跑过去,又是查看了一番。

“舅——”傅宝宝冲着小严先森咧嘴一笑。

其实草坪比较柔软,摔下去,不太疼,而且他学走路那会儿,已经摔习惯了。

傅沉腹诽:这小子是不是摔傻了。

宋风晚正给他擦脸,“你别跑,听到没!”

小严先森忽然从口袋拿出折叠好的手帕,扯着傅宝宝的手,给他擦了几下。

某宝宝笑得更开心了。

还是舅舅好。

**

晚上傅家与严家两个人在老宅吃了饭,主要还是祝贺宋风晚顺利毕业。

傅家二老还给宋风晚准备了一份毕业礼物,一张卡。

“爸妈,你们这是……”宋风晚诧异。

“毕业礼物,里面没多少钱,收着吧。”

傅沉眯着眼,没作声,突然给她媳妇儿送卡是什么操作。

“可是……”宋风晚为难,看了眼傅沉,他却老神在在,好像置身事外般。

傅沉是想着,终于毕业了,今晚傅宝宝肯定是跟着小严先森睡的,他正好和宋风晚彻夜长谈。

“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想和室友出去毕业旅游吗?这一两年,怀孕生孩子,照顾钦原,你真的很辛苦,所以我们出资,让你和朋友出去玩几天。”

傅沉捏着筷子的手指一顿,“爸,这事儿您没和我商量啊?”

“和你说了,你有异议?我们疼儿媳,让她出去玩几天,你不心疼你媳妇儿?”

“我怎么会不疼晚晚。”

傅老大手一挥,“所以你也不会有意见的,通不通知你也没区别。”

傅沉嘴角抽抽,这是被老爷子摆了一道啊。

“晚晚啊,里面也没多少钱,你别觉得有压力,好好出去玩几天。”老太太笑道。

傅家这做法,严家人见了自然是高兴的,所以乔艾芸也许诺会给她赞助一些。

傅沉无语,这是一堆人准备把她媳妇儿往外送啊。

当天晚上,宋风晚和室友商量出去玩,愣是把他晾到后半夜。

虽然傅宝宝是跟着小严先森睡的,可他太小,晚上还得换尿布喂奶,傅沉这一夜也没闲着。

不过宋风晚离京之前,傅沉还是与她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凌晨三点多才睡觉。

导致她隔天差点误了飞机。

原定是出去玩一周,不过她心底惦记儿子,五天后就回来了。

**

紧接着段家满月酒,蒋端砚海岛婚礼,傅沉一家三口初次国外游,又在暑期最后回了一趟南江和吴苏……

十月的时候

宋风晚投稿顺利进入严氏的分公司,面试官看到她的时候,也是觉着诧异,因为她绘画风格已经完全脱离了乔老。

画风独特。

他们当时看到稿子觉得惊艳,部门商议,内定要留下她,面试不过是个既定流程,只是没想到那个人会是宋风晚罢了。

而她也安心当个设计师助手,跟着几个前辈老师学绘图设计。

日子过得也舒服。

有了孩子之后,看着他成长,总觉得时间一晃而过,转瞬即逝,快得离谱……

------题外话------

后面会过度到几年后啦~

我们傅宝宝小可爱可以利索说话怼人了。

*

还有最后一个坑要填【捂脸】

三爷:你怎么没把自己埋了。

我:o(╥﹏╥)o

上一章:886 父子二次谈心,哭得差点昏厥 下一章:888 五年后,傅家父子是人贩子吧(3更)
热门: 霸龙宠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 小师妹真恶毒 我毕业好多年 恶性依赖 国家干部 雀登枝 后宫·如懿传4 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 不准摸我的鱼尾巴[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