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 严迟小祸害没走,小和尚又来了

上一章:867 三爷带孩子很暴躁,年年崩溃?(3更) 下一章:869 蒋二少的崩溃日常,浪浪自闭(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锦首府

严望川夫妇去云城的第三天,傅斯年依约把小严先森送了回来。

小严先森在软件园住的这几天,傅斯年真的有些崩溃,他和傅渔不同,傅渔很小,压根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更无从对他提出要求。

就算有时候要某样东西,傅斯年没给,她可能难受一阵儿,掉了几颗金豆豆之后,就把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小严先森不同,会盯着一件事,一个劲儿催你。

就好比晚上他一定要听故事书,第一天由于余漫兮晚上加班,是傅斯年读的,隔天换成余漫兮,他就把余漫兮夸得上了天。

“您是仙女吗?”

当时傅渔也在他屋里,傅斯年也坐在一侧,准备等女儿听得睡着就把她抱走,被他这话说得,略一挑眉。

这小子又准备搞什么幺蛾子。

“仙女?”余漫兮轻笑,“怎么可能啊。”

“可是我觉得,你就是仙女啊。”小严先森说得格外认真。

“为什么?”

“因为奶奶说,仙女都是长的漂亮,声音又好听的人,不就是您吗?”

“而且您做饭还那么好吃,我都想一直吃下去。”

“所以您就是仙女本人啊。”

……

余漫兮被逗乐了,没人不喜欢被人夸奖,而且小孩子说话最真实,听得她心底美滋滋。

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小严先森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孩子。

傅斯年是个不大会浪漫,说情话的人,压根没办法和小严先森比啊,“你怎么那么会说话啊。”

她说着,还在他头上亲了两口。

傅斯年坐在一侧,眯着眼……

思忖着赶紧把这小子踢出去才好。

自从那晚之后,小严先森就好似赖上余漫兮了,到了他离开的最后一天……

傅斯年从主卧被赶出来了!

因为余漫兮要带两个孩子,没他的位置。

“你睡客卧,或者孩子房间吧。”余漫兮最近被小严先森哄得乐呵呵的,眼底压根没有这个丈夫的存在。

然后小严先森就穿着小睡衣,抱着一个枕头站在了门口。

傅斯年眯着眼,以为这小子准备回自己房间了。

结果他说了一句:

“这是您的枕头。”

傅斯年:“……”

“您伸手接一下啊,好重的。”

傅斯年努力强迫自己保持微笑,不要和一个孩子计较:“我今晚要加班,可能不睡了。”他以前也是夜猫子,虽然婚后这种情况改善许多,不过自从有了孩子,他作息又有点乱了。

余漫兮白天上班带孩子,晚上怎么折腾都得12点多才能入睡,有时候可能还要起夜喂奶,所以傅渔后半夜的事情,傅斯年能自己处理的,基本都是自己来。

这作息一时也就没调整好。

“加班啊。”余漫兮抿了抿嘴,“那你别忙太晚。”

然后傅斯年就坐到了电脑前。

约莫一个小时后,书房门被推开,他似乎没在工作,面前几台电脑的光线,将他脸上衬托得略显阴沉。

“你怎么还没睡?”傅斯年抬头,就看到余漫兮进来了。

“给你弄了点吃的,在电饭煲里温着,你要是饿了别忘了吃点。”余漫兮走过去,弯腰俯身,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生气了?”

“我生什么气?”生气这种事,他自然不会承认。

“他明天就走了,你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余漫兮说着,蹭着他的颈子,自打有了孩子,晚上伺候完孩子的事,两人都精疲力竭,在某些事上,自然没有以前那般有激情。

此时被她磨蹭着,傅斯年眸子黯淡几分。

“别蹭了,早点回去休息。”

“孩子们都睡了。”余漫兮身上味道香甜,加上刻意学着甜美的播音腔,靠在耳边。

这声音,就像是带着钩子……

挠得他心痒。

“你是不是不困?”傅斯年轻哂。

“还行……”

“那做点别的。”傅斯年说完拉住她的胳膊,将人直接扯入怀里。

……

两人办完正事,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候后了。

余漫兮穿好衣服,“你饿不饿,晚上就没吃什么东西,我再去给你炒个菜,你吃点宵夜。”

“好。”

傅斯年此时觉得餍足,心情自然不错。

他回房准备换件衣服,顺便看看女儿,这一推开门,脸就黑了……

这小子把腿搭在谁肚子上呢!

小严先森睡觉本就极度不老实,此时几乎是横在傅渔身上的。

他走过去,将两人隔开,还用一个圆形抱枕,横亘在两人中间,弄了个楚河汉界,他明天一定要早些把这小子送走。

**

翌日

早上七点多,七月的天,骄阳已如火炽热,今日又逢周末,傅斯年夫妇原定就是要带女儿出门玩的,自然就把小严先森带上了。

上午去动物园,下午去海洋馆,还买了不少纪念品。

“我买的东西太多了,这个真不要了。”小严先森看着傅斯年又给他结账,买了鲸鱼玩偶,其实今天已经给他买了很多东西,在严家,这类行为是被绝对禁止独绝的。

严迟是老来子,加上严望川本身的性格,对他自然严厉些。

想要东西,都是要有所付出的,差不多的东西,买一个就可以。

“没关系,你还喜欢哪个?”傅斯年想着,买点东西,就把这祖宗送走了,心底高兴,也不在乎这点钱。

“没有了。”小严先森一个劲儿摇头。

“怎么这么懂事啊,这个好看吗?”余漫兮看好一个带着小海豚的帽子,还能遮阳,“斯年,这个也要了吧。”

下午五点多,四个人离开海洋馆,后备箱堆了一车小礼物,傅斯年心情不错,手指轻轻叩打着方向盘,看着小严先森,都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

当他们到云锦首府的时候,虽然天气还有点热,傅心汉也已经在满院子打滚了。

“汪——”它瞧见小严先森,兴奋得扑棱着爪子,在他眼前一个劲儿摇尾巴。

小严先森也是极高兴的,在院子里还逗了狗子。

“你们来啦,赶紧进屋吧,外面太热了。”年叔招呼一群人进门,瞧见傅斯年提了一堆纪念品,略微蹙眉,“这都是您给小迟买的?”

“正好出去玩了,都是些小东西,不值钱。”傅斯年提着东西进屋,傅沉已经从楼上下来。

“姐夫!”小严先森看到傅沉,跳着扑过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出去玩了?”傅沉捏了下他的小脸。

“还买了很多东西。”小严先森像是显摆一样的拿出来和傅沉炫耀。

“三叔。”傅斯年问好。

“晚晚呢?”余漫兮询问。

“在楼上。”

傅沉说完,余漫兮就抱着女儿往二楼走,“走,咱们去看看奶奶和小堂叔。”

“怎么早就送来了?”傅沉坐到一侧的单人沙发上,或许是有了孩子的缘故,他给人的感觉,越发清隽柔和,只是妻儿不在身侧,眉眼的犀利锋芒却更甚从前。

“正好出去玩,就顺路送来了,免得你去接了。”

傅沉与傅斯年约着,是晚饭后去接他的,毕竟白天闷热,而且乔艾芸夫妇,要晚上八点多的飞机才能到京城。

“其实你根本不用把人给我送来的。”

“嗯?”

“云城暴雨,火车都停了,估计近两天,爸妈回不来了,我是准备给你打电话,让你再照顾他几天,没想到你就把人送来了……”

傅沉这话说完,傅斯年眼底那点热意尽数消散,维持了一天的好心情,瞬间溃散。

“你什么意思?”

“还得麻烦你几天了。”傅沉笑得人畜无害。

傅斯年深吸一口气,心底想着,这人我既然送来了,自然是不打算再带走的,刚准备说话……

年叔已经给傅斯年捧了茶出来,他伸手接过,“谢谢。”

方才的话题顿时就被打断了。

“客气啦,你们聊,我去看看锅里的东西。”年叔近来也是心情极好,毕竟家里有个小的,整个屋子的氛围都大为不同,“今晚家里还有客人。”

“要做的素一点。”傅沉叮嘱,“需要我去帮忙?”

“不用,素斋,我懂的。”年叔最近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做什么都有干劲儿。

“素斋?”傅斯年眯着眼,“谁来做客?”

“普度大师和怀生,我让千江和十方去接了,怀生放暑假回家待了几天,最近辅导班马上开课,所以回来了。”傅沉解释。

怀生小和尚?

傅斯年觉着自己今天来得不够巧。

“三叔,关于严迟的事……”

傅斯年深吸着气,准备把他塞给自己三叔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车声,然后是傅心汉的犬吠。

“估计是人到了。”傅沉说着,起身出门迎接,“把你那张臭脸收一下,摆给谁看?”

傅斯年无语,敢情我心底不爽,还不能表现在脸上了?

不过普度大师来了,傅斯年自然不会给人家脸色看,只能起身跟着出去接人。

怀生比以前高了不少,加上续了头发,身上有股子出家人的淡然,却又透着一股孩子特有的朝气,看到傅沉,也没了以前那边激动,会冲过去抱他,只是走过去,笑得有点羞涩。

“三爷,又要麻烦您了,其实您最近太忙,我是准备把怀生送到他一个还俗的师兄家里寄住几天的,老在你这里,真的过意不去。”

普度大师穿着粗布长衫,脖子上一串佛珠,浑身都是香火熏染的味道。

“不碍事,先进去吧。”傅沉揉了下怀生精短的头发,“在家玩得还开心?晒黑了。”

“嗯。”怀生点着头。

傅斯年夫妇既然来了,肯定是要楼下吃饭的。

怀生比小严先森都大了六岁多,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哥哥了,对弟弟妹妹,自然是要照顾点的,而且他本身就很会照顾人,坐在傅渔身边时,还帮她夹菜,就连擦嘴的动作都分外熟稔。

小严先森和傅渔也很喜欢怀生,吃了饭,还围在他身边,就是看个动画片,两人都一左一右夹着他。

怀生这年纪,在小严先森眼底,是个大孩子,而且懂许多东西,也能干很多事,这莫名的,总有点崇拜感,小孩子都是这样的……

特别喜欢围着那些比自己大的孩子屁股后面跑,小严先森又缺朋友,自然更加粘着怀生。

傅斯年一直在斟酌着,准备找个时间和自己三叔说清楚,把某个小祸害留在云锦首府,反正怀生在,他也不缺朋友了。

估计小和尚留在这里,他也不肯走。

只是他还没开口,傅沉就先发制人。

“小迟,可能你今晚还得去小渔家里住,你想不想去啊?”傅沉询问。

“可以啊!”小严先森不认床,也不粘人,住哪里,对他来说,是没所谓的,“可是我有个条件……”

“想要什么东西?”

“怀生哥哥!”

傅斯年瞳孔震颤。

半个小时后……

傅斯年夫妇,领着三个孩子回去了。

宋风晚下午睡得太多,他们都要走了,才下来喝了点汤,看着他们离开,略微蹙眉,“三哥,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大厚道?三个孩子,他们照顾得来?”

“怀生又不是孩子,能帮他们分担点。”

事实上也真是如此,三个孩子黏在一起,的确给傅斯年夫妇减轻了许多负担,只是当傅斯年看到怀生抱着自己女儿,在客厅哄她的时候,这心底总是不大舒服……

说好把小祸害送走的,怎么又来了个小和尚!

------题外话------

更新开始啦~

用三爷的话来说,怀生能哄孩子,是给年年减负了。

傅斯年:我就笑笑不说话。

三爷:要笑对人生。

傅斯年:……

上一章:867 三爷带孩子很暴躁,年年崩溃?(3更) 下一章:869 蒋二少的崩溃日常,浪浪自闭(2更)
热门: 超级医生 曾是壬生狼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 后劲 朕的江山亡了 邻家雪姨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 公主很忙 专属浪漫 惊悚NPC觉得我暗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