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 迎亲:接新娘,这男人太苏

上一章:855 婚礼:乔老弟子齐聚,有点凶(4更) 下一章:857 仪式: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酒店走廊上

正红印花的地毯,暖黄壁灯一侧,都是喜庆的红色喜字,方才还喧闹的人群都瞬间沉寂下来,被挤在后侧的摄影师,举着设备往前一探……

齐排排的刻刀,在灯光下泛着凌厉的光泽,灯影扫过,无不是刀锋迫人。

我滴乖乖,大喜的日子,这家人是这么搞的?

他们工作室接到任务,可以为傅三爷拍摄结婚过程,无一不是亢奋了好几天,想过他可能会被为难,可也没想到,这连新房的门都没进去,就上家伙了?

“傅沉……这是什么啊?”身侧两个伴郎一脸懵逼,压根不识这刀子是干嘛用的,“选这个干嘛?”

傅沉瞄了两人一眼,“你们是做伴郎的……”

那意思就是,到你们冲锋陷阵的时候了。

严望川重咳一声,“是你娶媳妇儿,还是他俩娶媳妇儿?”

边上的段林白忍不住笑出声,专门为他准备的“私刑”,这家伙还想推给伴郎?

傅沉瞟了下段林白:

难不成你以后还不娶妻了?现在幸灾乐祸个什么劲儿?

京寒川斜靠在墙边,不发一言,说真的,这可比许尧那个狠多了,那小子毕竟是小,打骂都行,傅沉面对的,可都是长辈叔伯。

“选吧,抓紧时间,别耽误了吉时。”汤望津坐在一侧,像个大老爷,悠哉得催促着。

“傅沉,你这个……”

边上伴郎看着这刀子,都心里发怵。

此时乔西延从门内探出脑袋,他原本是在室内哄孩子的,被宋风晚叫过去,特意查看情况。

大喜日子,这些叔伯也不至于让他见了血,也不知道那丫头在着急个什么劲儿。

傅沉眯着眼,打量着一排刻刀,刃口厚薄形状皆不相同,估计每个都是有特殊用途的,他和乔家人打过很多次交道,也知道他们平素爱用的是哪个种类,选了其中一把。

“接下来呢?”他捏在手里,倒是有点模样。

接下来逗趣的事情发生了,刀阵摆完,变成石头阵了。

“选一个吧!”

傅沉此时心底有数,估摸着是让他刻石头来着,他眯着眼,思量着哪个会容易落字。

“这小子懂这个?”一侧的有个左手四指的男人询问乔望北。

这里面的石头,有些是他们行内出了名的难雕琢,就是他们这些老师傅雕琢起来都费劲儿,况且是傅沉,要想落下图样,他这手今天非得磨出一手心血泡。

“他懂个鬼!”

乔望北冷哼着。

“他刚才选的刀子可是最好的。”

“误打误撞,运气好罢了。”

乔望北话音未落,傅沉拿起一块石头,结结实实一巴掌抽在了他脸上,这石头,亦是里面最好的一个。

“望北,这也是运气?那他今天运气可真是太好了。”

傅沉挑选这个,还真看得不是运气,他以前为了讨好乔望北,做足了功课,对这些东西,均有涉猎,几番权衡,很容易就选到了最好的那块石头。

“把你对晚晚想说的话,刻在石头上,记得要弄得漂亮,歪七扭八的,这道门你可过不去。”

雕石刻玉看的不仅是天赋,还得下苦工,既然想好了,这日子不能见血,不吉利,却也不能轻易让他过去。

这石头的字刻完,就他的手,不懂技巧,不出血泡才怪。

段林白靠在一侧,低头继续嗑瓜子,“有点失望,我还以为他们会拿刀子,给傅沉削一顿,或者拿石头,给他砸一顿。”

“你喜欢这种?”京寒川只到,迎亲拦门,都是图个好玩,晚些还有仪式一类的,怎么可能真的把他撂倒在这里?

“你不觉得,这种很刺激?”段林白咋舌,“可惜啊,我们家木子没有娘家人,就算有,他们家也做不出这种事,我这辈子算是感受不到了。”

某人这话说得着实有点欠揍。

京寒川眯着眼,默默将他的话刻在了脑子里。

这也导致段林白以后迎亲的时候,差点就在许家上演全武行了。

“姐夫!”小严先森从屋内跑出来,他今日穿了一身漂亮的红金色小袄,带着红色小帽子,脸上婴儿肥未褪,胳膊小腿也是粗短的,像个漂亮的年画娃娃。

“你别过去。”严望川从后面一把搂住儿子。

傅沉此时手中拿着刀,他又不是个行家,保不齐都能伤着自己,他也担心误伤了儿子。

傅沉此时已经在石头上开始刻字了,他学的是瘦金体,自然想刻类似的字,想是一方面,真的实践,就发现是个难事了。

“姐夫,你等着,我去给你搬个凳子。”

不待众人回神,小家伙就挤到了屋里,很快就传来他奶声奶气的声音,“不好意思让一下,让一下……”

段林白轻笑,“嗳,傅沉这小舅子对他可真是不错,还知道心疼他。”

可是话音未落,小家伙从门内挤出来,所有人就爆笑了。

他给傅沉帮了个儿童椅,这凳子也就半截膝盖的高度,还是塑料印卡通图案的。

就这个……

让傅三爷坐?

小家伙搬着凳子,还累得急喘着气,塞到傅沉脚后面,就招呼他坐下,“姐夫,坐!”

饶是淡定如傅沉,此时也觉得有点……

这对面乔老几个徒弟,是想为难他,但也顾忌着新郎的面子,可是小严先森就……

“姐夫,你别站着,坐吧。快点!”

小严先森拉着他的衣服,盛情难却……

傅沉只能沉下身子。

他坐下的那一刻,后面的傅斯年都忍不住低笑出声。

傅沉今日可是一身帅气西装,让他蹲在儿童椅上,这画面还能看嘛,不过小严先森一片好心,也不能辜负啊。

不过很快傅沉就把石头刻好了。

简单几个字。

【遇你之后,余光是你,余生皆是你。】

都是比较简单的字,也算是讨了巧。

“我看一下这个字……”乔望北端详着石头,又瞟了眼傅沉,说实在的,初学者来说,这刻得是不错的。

“我看看。”严望川刚伸手接过,就听到里面传来妻子的声音。

乔艾芸有些急了。

“你们在外面干嘛呢,已经耽误很久了,再这么搞下去,吉时都被耽误了,你们还不快点!”

乔艾芸比他们任何人都小,偏是乔老的女儿,既然疼宠的小师妹,几人咳嗽着,只能让开了位置,让傅沉进去。

后面这一关,就比较简单了,就是一些女性长辈和小孩,给了红包,很快就让他到了新房门口。

*

说实在的,作为伴娘的胡心悦和苗雅亭,若是平时,那是断然不敢为难傅沉的,不过今天原本设定就是这样,她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伴郎通过底下门缝,塞了无数红包进去后,门终于打开了。

傅沉还是第一次看到宋风晚穿秀禾的模样,嘴角噙着笑,站在门口,还怔了两秒。

“是不是新娘太好看,所以看傻了。”边上七大姑八大姨笑着打趣。

通常这情况,有些新郎性子内敛些的,怕是已经红了脸,傅沉却不是这般,不卑不亢,大方的点头。

“确实很好看。”

“我的妻子……”

“自然是胜过世上千千万。”

宋风晚听着门打开,都没敢抬头去看傅沉,做新娘,周围又都是亲友,难免有些羞怯,此时听了她的话,脸上更是浮出难掩的羞色……

犹豫怀孕的缘故,她的新娘妆很淡,就是描眉抹了点口红,此时双颊一抹绯色。

好似人间四月海棠花,娇艳非常。

此时不少人算是明白,为什么傅三爷能娶到这样的小媳妇儿了,这也太能撩了。

情话信手拈来啊,在场不少未婚女孩,有些人听着都心肝发颤,觉着心悸,这人长得好看,再这么会撩,谁受得住啊。

乔西延此时就依靠在门边,安静看着。

难怪自家表妹受不住,这人就是个修炼成精的老狐狸呀。

“新郎,想娶新娘子,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按照路数,自然有不少为难他的环节。

好在傅沉的两个伴郎给力,就是让他们跳舞,或者是用嘴传递扑克牌,都是毫不犹豫的,在国外生活很久,作风很是开放,只是用嘴传递扑克牌的环节,人手不够,就准备拉人来充数。

傅沉当时就钦点了段林白!

段林白当时还在嗑瓜子吃瓜,没想到吃到了自己身上。

“你丫的结婚,喊我干嘛啊?我又不是你的伴郎。”

可是周围气氛太好,段林白又是个名人,大家也都不愿意拱他上台,段林白心底mmp,他可是直男啊,真做不出那种和男人嘴对嘴传扑克这种事。

不过已经被拱到了那个位置,也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后来还有一个傅家堂兄弟和两个表亲竭力,面前完成了这个游戏。

中途,段林白差点把扑克弄掉,就差一点,就和前面的男人嘴对嘴亲上了。

可把他给恶心坏了,可怜兮兮看向不远处的许佳木。

发现她笑得比谁都开心!

这可真是亲媳妇儿了。

后面自然是找鞋环节,这鞋子是乔西延给了点子藏的,其中一个找起来很方便,另一个则直接被锁在了保险柜内。

要拿出鞋子,必然就要破解密码。

伴郎先试了几次,什么两人的婚礼日期,宋风晚的生日,两人的交往时间一类……

统统不对。

“你藏的?”傅沉看向斜依在门边的乔西延。

某人点头。

傅沉上前,就输了两次,保险柜就打开了。

众人懵逼,他这应该不是猜的吧。

“你输入的是你和你妻子的结婚日期。”傅沉说完,众人笑出声,这有点坑啊,难怪几个伴郎试了几次都不对。

这东西要是不知情的人,哪里猜得对啊。

傅沉单膝跪在床边,宋风晚才怯生生从裙摆下露出双脚,傅沉一手拿着绣鞋,一手捏着她的脚,攥在手心,还摩挲了两下。

“真小。”

“很好看。”

宋风晚恨不能踹他,穿鞋子就穿鞋,说什么浑话呢。

绣鞋上绣着漂亮的凤凰图案,据说这是严老太太亲手缝制的,平素也是能穿的,料子也舒服极了。

他刚帮宋风晚穿好鞋子,手还握着她的脚踝,让她没处躲藏,整个人就欺身上去,抬手拨开她面前左右摇晃的珠帘,在她唇边亲了下。

宋风晚有些羞赧的躲开。

温热的唇落在她唇角。

他是紧张的,唇角很干,却像是有什么东西,一路从嘴角往下,烫得宋风晚心尖颤颤。

浑身都是暖的。

“你今天好漂亮。”

“实在忍不住。”

“别躲——”

……

“吁——”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嬉闹声。

“新郎干嘛呢,还没到这个环节,怎么就亲上了。”

“就是啊,松开那个新娘。”

“我的妈,太撩了吧。”

……

周围人一阵起哄,傅沉又给她宣读了一遍誓言,都是胡心悦从网上找的东西,有点老套的说辞,周围人却看得乐此不疲。

最后傅沉上前,拥着她亲了两口,才把人一把抱了出去。

再也不管他人了。

“我觉得新郎这架势,像是想马上入洞房的。”

“他从进门开始,就迫不及待了。”

“一副势不可挡的模样,估计今天谁要是拦着他,都得和谁急眼了。”

……

众人笑着,已经跟着他们进了客厅,循例要给父母敬茶。

原本严望川并不想掺和这件事,毕竟身份尴尬,可是乔艾芸却拉着他坐到了自己身边。

“晚晚说了,让你坐这里!”

严望川听了这话,端正坐着,没说一句话。

当新人跪下后,伴娘捧了茶过来,先是宋风晚敬茶,先给乔艾芸敬了,而后是严望川。

她手中端着茶,略微攥紧,看向面前端坐着,表情稀缺的男人。

喉咙蠕动着,有点干涩……

“爸,您喝茶。”

严望川心底一动,周围人只是笑着闹着,压根不懂此时严望川心底是如何波澜汹涌。

“愣着干嘛,女儿给你敬茶呢!”乔艾芸抵着身边的人。

严望川伸手接过,只说了个字,“好。”

傅沉深吸着一口气,看样子,他也得改口了,只是当他敬茶的时候,这个爸还没说出口,就感觉到某人凌厉的视线……

某人似乎已经把自己摆上了父亲那个位置上!

开始用眼神恐吓自己了。

宋风晚出门是乔西延背着下去的,严望川在后面看着……

“爸,我们出去看看啊。”小严先森拉着他的手要往外走。

“嗯。”

“爸爸,你是哭了吗?你是不是舍不得姐姐?”

众人寻声看去,严望川只淡定得说了句:“刚才的茶太烫……”

茶烫,不是伤了舌头,反而是红了眼?

*

宋风晚上了车之后,自然是直奔傅家,敬茶改口,稍微休息一下,就要出发去酒店,她还需要换装,时间也是被压缩得非常紧……

当她在傅家老宅休息时,不少傅家的亲友前来看新娘,多是带着小孩子的妇人,男人自然不会往房间跑。

宋风晚也笑着给他们拿了红包。

“谢谢姑奶奶!”

“表姑婆,你长得真好看。”

“谢谢姨奶奶,祝您新婚快乐。”

……

小孩子一个个嘴上和抹了蜜般,拿了红包,还吃着喜糖,围着宋风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只是……

众人都忘了,傅沉辈分太高,就他的大哥傅仕南都做爷爷的,更何况在家族的辈分,她已经跃升为奶奶级别了。

此时这群孩子早就放寒假了,傅家又极少办喜事,傅家二老是把能够邀请来的人都请来了,所以分外热闹。

宋风晚听着一群人喊她奶奶,心头直跳,她还只能笑着给他们红包,颇有些风中凌乱。

她的宝宝还没出生,都还没当妈,就做奶奶了?

一群人围在边上,已经笑抽了,这傅家的孩子也是挺好玩的。

------题外话------

开始更新啦~

写得有点开心,不知不觉的,这章都要5000字了【捂脸】

小严先森算不算坑了三爷一次!

小严先森:我怕他累着。

三爷:……

上一章:855 婚礼:乔老弟子齐聚,有点凶(4更) 下一章:857 仪式: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2更)
热门: 没人要的白月光 问鼎 病娇反派正确喂养方式 沥川往事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和“柔弱”师弟HE了 被偷走的那五年 桃桃乌龙 乡村野事 从O变A后我成为国民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