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4 婚前:齐聚京城,似有熟人归(3更)

上一章:853 三爷醉酒,他的喜欢蓄谋已久(2更) 下一章:855 婚礼:乔老弟子齐聚,有点凶(4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农历腊月22那天,严家人抵京,乔家人则是在当天晚上搭乘飞机抵达的。

前几日京城下了雪,此时万物皆白,融雪时节,就连空气都比平素更加冷涩,不过固然总说下雪是吉兆,加上此时新婚氛围浓厚,似乎也能抵消这份寒冷。

相比较傅沉的忙碌,宋风晚这段时间算是过得非常清闲了,每天除却喝汤保养锻炼,就是追追剧,看看新闻。

所以多日不见,气色比以前好了许多。

婚礼之前,两家人还得坐在一起,规划一下最后的事情,当时跟着傅沉去酒店的是段林白,纯属闲来无事,瞎凑热闹。

当他们到酒店,一打眼就看到客厅内坐着一个黑面煞神。

乔望北冷肃着脸,一丝不苟坐着,脸色透着股阴沉惨白,段林白当即后背一凉。

“我去,乔先生这是干嘛?”

乔艾芸则招呼两人进屋,看了眼乔望北,解释道,“他这次坐飞机过来,恐高,感觉不舒服,现在还没调整过来。”

恐高?

段林白咋舌,他本就长得冷厉,大喜的日子,这么青白着脸,肯定吓死人。

此番过来,就是对几天后的迎亲细节再敲定一下,说完之后,傅沉就看了眼四周。

“找晚晚?”乔艾芸笑道。

“人呢?”

“我们这边有两个小孩子,晚上太吵了,就给她又开了个房间,她睡在隔壁,昨晚她几个同学过来,几个女生聊到后半夜才睡,估计还没醒。”

“我去看看她。”

傅沉说完,坐在一侧,不发一言的严望川冷脸说道:“婚前不见面。”

“看一眼也没事。”乔艾芸是完全向着傅沉的。

她说完,严望川就是想发声,也只能干憋着,忍住。

傅沉到那边的时候,是胡心悦开的门,“三爷,晚晚还没起。”

“没事,方便进去?”

宋风晚伴娘就是她的两个室友,而傅沉找的则是自己出国留学时结实的两位好友,有一个在他订婚时来过京城。

他反正是不会找蒋二的。

“方便啊,快进来。”胡心悦急忙退开身子,打量着傅沉,也只能感慨宋风晚是真的幸运。

她最近在和男朋友吵架,虽然还没毕业,不过到了大三,大家都有各自规划。

她想考公务员,回家去,男朋友则想来大城市发展,总是达不成统一意见,刚才还打电话吵了一架。

“你哭过?”傅沉打量着她,他经常请宋风晚室友吃饭,对两人都挺熟了,胡心悦性子大大咧咧的,不是个爱哭的人。

“就和男朋友有点小摩擦。”

“嗯。”

傅沉没多问,总之是别人的事,他不了解,不方便发表意见,而他进来后,十方和千江也紧跟着进入,手中还提着一点吃的和奶茶,定然是给她们带的。

“晚晚房间在最里面,不好意思,昨晚聊得有点晚。”胡心悦扯着头发,面对傅沉有些不好意思。

傅沉只是一笑。

昨天晚上九点多,某个小丫头就告诉自己,自己困了,要睡觉!

结果却是……

所以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的另一半在和你说晚安后,到底都在干嘛。

傅沉推门进去,宋风晚都没醒来,裹着被子,将自己缠成一个蚕蛹样。

胡心悦则叫了苗雅亭出来,与十方、千江在客厅吃东西聊天。

胡心悦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十方看她心事重重的,多问了一句,她就把与男朋友的问题抛出来,“……你们是男人,应该更了解他的想法,他现在太强势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你们有什么好的意见?”

十方嘴碎,直接开口。

“我觉得吧,你应该和他好好聊聊,他如果就是想在大城市奋斗几年,你可以考虑等他,或者陪他过来……”

他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胡心悦听得认真。

毕竟是个小姑娘,觉得他说话的逻辑是完全符合逻辑,还认真点头,接着转头看向千江,“千江大哥,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千江此时穿着西装,一丝不苟,纹丝不乱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红豆奶茶,听她询问自己,只说了五个字。

“别听他胡扯。”

十方听了这话,不乐意了,“嗳,你几个意思,什么叫胡扯?”

“一、你没谈过恋爱,没经验,纯属纸上谈兵,没依据。”

“二、他就是看了些家庭调解,恋爱相亲节目,说得都是套话,没实际意义。”

“三、基于以上,所以别听他的。”

胡心悦和苗雅亭对视一眼,显然不知道,千江平素说话是个这个状态,因为他们碰面,最多打个招呼,没聊过天。

十方炸毛了!

还搞特么以上?你怎么不上天。

“这只有两条,你还以上?”

“三条规整,凑个数。”千江说得理所当然。

“那你说,你有什么好的意见?”

千江低头喝着奶茶,“我不清楚,没意见,不发表!”

“我不会胡乱提建议,祸害别人。”

“有自知之明。”

十方心态崩了,这是说他不懂装懂,还祸祸人家小姑娘!

他刚想说他是个老男人,没谈过恋爱,不懂风情,只是千江一道视线射过来,某人不作声了,他自己也是老男人,也没谈过恋爱,没资格说她。

免得被他怼。

胡心悦被这两人的相处模式逗笑了,暂时就没管男朋友那档子事。

而此时屋内的宋风晚已经醒了,许是肚子里的孩子有感应一般,她觉着不大舒服,翻身的时候,就看到傅沉正坐在床边盯着她看。

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眨了眨眼,直至某人傅沉在她额头亲了下,她意识才回笼。

“你怎么来了?”

“昨晚几点睡的?”

宋风晚听了这话,忍不住往被子里缩了下脖子,“就稍微迟了点。”

“你怀着孕,要顾着点孩子。”

“你什么时候这么在乎这个孩子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一直不喜欢他。”

傅沉:“……”

自己做得很明显?

傅宝宝:o(╥﹏╥)o

傅沉待会儿还有事情安排,也没耽搁太多时间,“我要去机场接朋友,你好好休息。”

“你的伴郎长什么样啊?有没有合适的给雅亭介绍。”宋风晚想起能给人介绍对象,盘腿坐在床边,一脸兴奋。

“有合适的我给她留意一下。”

宋风晚笑着点头。

傅沉无奈,怎么突然想起当小媒婆了。

**

傅沉在接了自己好友之后,就直接送他们去下榻的酒店,晚上约了段林白等人一起小聚。

大家难得聚得齐整,加上最近为了他的婚事,也没少忙活,傅沉干脆就将一群人撺掇到一起,在酒店摆了一桌。

京寒川和许鸢飞到的最早,后面大家才陆陆续续前来,余漫兮最近有新的节目在录制,就没过来,傅斯年人是到了,不过还奶着孩子。

他生得冷峻,抱着个奶娃娃,总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总觉得,这孩子不是他亲生的,而是拐来的。

不消多时,段林白、许佳木是和蒋家兄弟一起到的。

最近宋风晚要结婚了,蒋二少整体躲在家里,一副悲痛欲绝,活像要去寻死觅活,他原本也不想来参加活动的。

蒋端砚直接说:“今晚宋风晚可能到场。”

蒋二少蹭得从床上跳起来,几乎是鲤鱼打挺那种,出门前,还特意洗澡整理了个头发,毕竟这可能是她婚前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再过几天,她就是别人妻子了。

蒋端砚无语:“人家马上就是孩子妈了。”

蒋二少:他哥到底是什么魔鬼啊。

就因为他这么毒舌,所以这么长时间,还是个单身狗,哼——

你丫就是活该单身一辈子,当个鳏寡孤独的老男人!

几人入座后,彼此熟络些,就算是见到京寒川,蒋二少都不像之前那般局促,不过几人看着蒋端砚,总想从他身上看出一些东西。

毕竟有秘密的男人……

特别有吸引力。

**

傅沉与他几个好友是在十多分钟后才到包厢,当时是说他会到三个人过来,只是没想到还多了个人。

“稍等,我去添一张椅子。”服务员说道。

因为人数既定,酒店早就将多余的凳子撤出去,只能临时添加。

而多出来的,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成熟,自信,浑身像是有层光。

“你先坐。”毕竟是女士,几个男士就让她先落座。

“谢谢。”几人显然很熟,她也没刻意推搪。

蒋二少当时正低头玩手游,看到傅沉等人进门,刚收起手机,就瞧见紧跟着进来的女人,当时一个激动从位置上站起来。

凳子倒了,面前杯子里的水也洒了。

动静颇大。

“卧槽,我……”蒋二少死盯着对面的人。

“你干嘛,认识?”段林白就坐在他边上,随口问询。

“没、不认识!”

蒋二少脸都吓白了,怯生生瞥了眼身侧的人。

蒋端砚伸手扶起他的杯子,扯了纸巾,将他桌前滚落的水,一点点吸附赶紧,扔纸巾的动作,潇洒利落,与寻常没有半分不同。

服务员添了椅子后,傅沉才依次介绍在座的人。

这其中就有上次傅沉订婚,那位学计算机处理的朋友,当时许爷还很喜欢他,是京大本硕博连读的保送生,在国外进修,此时在保密部门工作。

他与京寒川握手时,明显感觉到某人似乎不待见自己。

他们不认识,更没说过话,难不成自己得罪过他?

还是京六爷就和传闻一样,冷面黑煞。

当傅沉介绍道此番跟他过来的唯一一位女性时,傻子都看得出来蒋二少表现得极不正常。

其实这人傅沉也是刚认识,也是接了傅家邀请函,只是没想到与自己几个朋友认识,就顺道请来一起吃饭。

不过她不是傅沉请的,估计是二老邀请的熟人女儿亦或是孙女。

段林白抵了抵蒋二少的胳膊,压着声音问道,“怎么?你认识的?”

“不认识。”蒋二少已经紧张得灌了大半壶热水。

“你不认识,你这么紧张干嘛?我还以为是你在国外欠了什么风流债。”

“怎么可能,你别胡说,我和她根本不是那种关系!”

蒋二少着急解释,情绪甚至有些激动。

看得段林白一愣一愣的,“我就随口一说,你至于反应这么大?”

“我现在可是清清白白的两家子弟,你别败坏我的清誉。”

段林白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清誉?这东西你早就没了好嘛。

一开始双方都不熟,难免有些生分,一巡酒后,彼此就放开了些,傅沉眯着眼,打量着不远处的蒋家兄弟……

视线又在那个不认识的女人身上扫了下。

好像有什么情况啊。

这件事不单单是傅沉察觉了,在场的,就算是迟钝如段林白,都感觉到了异样,只是几个当事人宠辱不惊罢了。

而蒋二少因为喝了太多水,席间跑了多次厕所,惹得众人频频侧目,还以为他身体有什么毛病?

蒋二少压根没毛病,他就是紧张,想跑厕所!

------题外话------

蒋二少紧张想上厕所,就和浪浪紧张想抖腿是一样的。

浪浪:……

上一章:853 三爷醉酒,他的喜欢蓄谋已久(2更) 下一章:855 婚礼:乔老弟子齐聚,有点凶(4更)
热门: 香夏:小镇情欲多 岁月绵长 [红楼]小爷为什么要洗白 行行重行行 穿成翻车的绿茶Omega海王以后 落花时节又逢君 被偷走的那五年 反派大美食家 他嫌弃我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