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 众人抵京:京家大佬vs乔执初(25更)

上一章:843 婚礼前:偷摸见面,小舅子把风(24更) 下一章:845 六爷结婚:迎亲?还是抢婚?(26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乔家人是在京寒川婚礼前一天到的京城,虽然是傅沉接的人,不过当天中午却是在川北吃的饭。

这次乔望北没来,他前段时间跟着汤望津出国了,两人约着一起去某国看什么设计展。

展览是国际某个大师举行的,虽然是全球巡回,却没来到国内,乔望北心仪已久,汤望津托人找了关系,弄到了两张门票,机票是乔西延订的。

出发之前,乔望北做了很久的心理建树。

还查了不少资料,甚至一度想要放弃。

对于寻常人来说,坐飞机真的很寻常,不过对乔西延来说,真的要克服许多心理障碍,然后……

出发前一晚,愣是紧张得一宿没睡,在机器房打磨玉石,吱吱呀呀弄到后半夜。

隔天一早,差点就喝酒壮胆了。

恐高这东西,真的是与生俱来的,不是胆子大,就能克服。

“爸,没事,可能就是起飞的时候,那种失重感让人有点不舒服,其他都没什么,你记得听广播,按照指示系好安全带就行。”

“其实坐飞机,没您想得那么可怕。”

“多坐几次就行了。”

乔西延送两人去机场,叮嘱了许久。

乔望北一路都没怎么说话,就是喝了一大瓶矿泉水。

两人要去安检的时候,乔西延还是叮嘱,希望汤望津能多照顾一下自己父亲。

“这是自然,放心。”

汤望津不畏高,不是很能理解乔望北这种恐高,具体是个什么感受,怎么就能吓成这样?

待两人上飞机,提示关机,乔西延见着飞机起飞,才回了家。

然后……

当两人抵达目的地的第二天,乔西延就接到短信,说他父亲生病了。

克服了恐高,落地后,水土不服,华丽丽倒下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那般病瘦的模样,不过他人在国外,他没有那个国家的签证,一时也过不去,只能委托汤望津照顾着。

两个五十多的大老爷们儿,第一次出国旅行,过程也是各种坎坷心酸了。

汤望津这辈子也没怎么伺候过人,哪里知道,最后会伺候到自己的师弟。

所以此番来京城,就是乔西延一家三口,这也是乔执初童鞋第一次到京城。

**

川北京家

鉴于乔老和京家老爷子的关系,乔家人过来时,盛爱颐特意在家摆了酒,请他们来吃饭,也邀请了傅沉和宋风晚作陪。

早些时候,就想请乔家人吃饭了,只是时机一直不对,此番正好是乔执初过来,就请了他一道过来。

一路上,都是宋风晚抱着乔执初的。

傅沉对他的印象,似乎总停留在刚出生那会儿,瘦瘦巴巴,整个皮肤都是皱起来的,看起来……

非常丑!

他这段时间看了很多书,也知道小孩子出生,就是那个模样,没几个是好看的,不过他还是私心以为,他和宋风晚的宝宝,应该不至于那么丑。

吴苏水土本就养人,小家伙已经是白白嫩嫩了,脸上还有不少软肉,漂亮得不像个男孩子。

穿着正红色绣花小袄,脖子上挂了个小金锁,这是乔望北亲自打造的,做工很精细。

他也给宋风晚腹中孩子做了个,只是还没送出去而已。

眉眼已经非常像乔家人了,细长,漂亮,小嘴粉嘟嘟的,端看着就非常可爱,不过有些地方还是很像汤景瓷。

宋风晚逗他,他时不时还会留点口水,乔西延见状,抬手一抹……

动作有点粗鲁!

还非得带一句,“脏!”

“小孩子这不是很正常嘛。”宋风晚并不觉着。

“那是你还没带过孩子,等你孩子出生,你就不觉得可爱了。”乔西延说道。

小孩子这时候最是淘人,说话听不懂,每天半夜还得起来给他喂奶换尿布,汤景瓷白天照顾他已经很累,所以晚上的事,大部分都是乔西延负责的。

说真的……

有时候真的抓狂。

“我觉得不会啊。”宋风晚坚信,照顾孩子是个很幸福的事。

不过后面的事也证明了,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因为照顾傅宝宝的活儿,大部分都是傅沉在做,她只是忙完之后,负责逗他玩,自然觉得带孩子轻松又开心。

到了京家后,几人进屋,因为过几天就是结婚的正日子,京家已经布置得非常喜庆,到处都是悬红挂彩,桌上也都是各种茶点吃食。

“你们随便坐。”盛爱颐招呼他们进去,目光落在乔执初身上,总是忍不住想逗弄几下,“孩子真乖,这是给他的。”

之前乔执初出生满月,盛爱颐都没去,此番过来,就特意给了红包。

“这个……”汤景瓷不大好意思收。

“没关系,拿着,给孩子的。”

“谢谢。”汤景瓷笑着道谢,孩子此时是她抱着,许是到了陌生环境,很乖。

“我能抱抱吗?”

在帮京寒川布置婚房的时候,也顺便张罗了一下婴儿房,盛爱颐心底是很想抱孙子的。

因为傅家老太太经常抱着傅渔去梨园玩,小孩子也很乖,听着唱戏,还咿咿呀呀跟着哼几句。

老太太还戏言说,要不以后送给你当徒弟好了。

盛爱颐倒是笑着说好,“就怕斯年两口子舍不得孩子吃苦。”

学戏都是要唱念做打样样学的,早起做早功,一日都不能落下,他家就一个就女孩子,估计是舍不得的。

而此时汤景瓷已经将孩子递过去,“我把他衣服脱一下。”

京家暖气很足,他穿着小袄还是有点热的。

盛爱颐抱在怀里逗弄着,时不时送给某大佬瞧着。

“你抱抱?”

某大佬脸上是有些抵触的,可还是搓着手,将孩子接了过去。

“寒川不在?”傅沉打量着屋子。

“在后院,马上回来。”

“我去后面看看。”

乔西延与京家人本就不熟,傅沉说去后院,他就跟着出去溜达了一圈,宋风晚和汤景瓷则去厨房帮忙。

宋风晚手残,不会做饭,也不帮倒忙,就是帮忙洗菜,摘菜而已。

客厅里,很快就剩下某大佬和乔执初了。

乔执初背倚着沙发,正在喝奶,黑亮的眼睛,好奇地盯着周围的一切。

某大佬咳嗽着,看了下周围,剥了个小橘子,送到他嘴边,“吃不吃?”

乔执初眨了眨眼,似乎在犹豫什么。

“吃不吃啊,很甜很好吃。”

远处的京家人,面面相觑!

他们家大佬……

好像拐卖儿童的啊。

“吃不吃呀——”某大佬尽量让自己笑容和善。

“作霖!”盛爱颐从厨房出来,某大佬立刻坐直了身子,恢复方才冷肃的模样,“有事?”

“把家里的好酒拿点出来啊。”

“不用,待会儿都要开车,别喝了。”汤景瓷笑道。

“那我拿点牛奶果汁。”盛爱颐说着,又进了厨房。

某大佬捏着橘子,余光瞥了眼乔执初,又俯身去逗孩子了。

京家人:能不能成熟点!

而他也顺利引起了乔执初的注意,他也不喝奶了,紧盯着他手中的橘子。

“啊——”娇气的小奶音,分明是想吃了。

“是不是很想吃?”

某大佬觉着,小孩子这种生物,只要不是自家的,那都是非常可爱的。

“啊——”

小家伙已经张嘴要吃了。

大佬将小橘子送到他嘴巴,他吧唧吧唧吃着,流了一嘴的涎水。

“瞧你吃的。”某大佬给他擦了擦嘴边的水渍,顺手就把孩子抄到了怀里。

“呦,你这孩子还不轻。”某大佬把他抱在腿上,总是有点小心翼翼的。

乔执初是最近才学会抓东西,目光落在某大佬嘴上的两撇小胡子上,眼睛亮了几下,乔家和汤家还没人蓄胡子,他自然觉得新奇。

伸手就往他脸上抓。

“呦,你干嘛……”

某大佬还没意识到他想干嘛,以为他想将手指往他嘴里送,立刻伸手阻止他,“不能往别人嘴里伸,知道吗?”

他板着脸的时候还是有点唬人的,只是方才某人放下身段,逗弄他吃东西,已经打消了乔执初对他的恐惧,压根不怕他。

况且乔望北和汤望津板着脸的时候,也是很吓人的。

某个小家伙也是被吓大的,压根不在乎他,还是伸手往他脸上抓。

后来他才注意到原来他是想自己的小胡子。

小孩子嘛,让他摸两下也没什么。

乔执初童鞋,一开始就是好奇,摸了几下。

看得京家人眼皮一跳一跳的,其实大佬的胡子,就和那老虎的屁股一样,寻常人是摸不得的,看来今天大佬心情不错的。

*

乔西延与京寒川本就不大熟络,不过有傅沉在,这三人之间的气氛也不会显得很生硬。

“最近怎么没看你钓鱼?”

傅沉到后院,以为京寒川在钓鱼,没想到他只是在修剪后院梅花的枯枝。

“冬天了,鱼不肯上钩。”

他哪里会告诉傅沉,塘子里的鱼,上回都被许尧弄回家,晒成了咸鱼干。

前几天,还送了一点咸鱼干过来,说是家里也吃不完。

京寒川无语,这是他家的鱼,现在送回来,还要和他说声谢谢?

三人一路闲聊,刚到客厅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大佬倒吸凉气的声音。

京寒川是主人家,走在前面,快不进去,就看到自己父亲捂着嘴,而坐在他腿上的奶娃娃则在咯咯笑……

乔西延紧跟而入,看到自己儿子笑得得意张狂,心想坏了事。

“乔执初!”

他此时对自己名字是听得懂的,转头一看到自己爸爸,吧唧着嘴,还举着手中的一根胡子,冲他挥挥手。

傅沉咳嗽两声,低声笑出来!

这叫什么?

虎口拔毛?

“这是怎么了?”盛爱颐等人听着动静也出来查看。

“没事。”某大佬摆摆手。

总不能说自己胡子被某个小东西给薅下来了吧。

这要是一齐拉扯,倒也不疼,他也不知怎么的,揪着一根猝然用力,可不得疼死他!

“没事你喊什么?这么多人,也不觉得丢人。”盛爱颐蹙眉。

某大佬那是有苦难言啊。

乔西延抱着自己儿子,小家伙还紧紧攥着胡子,往他面前送,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宝贝,拿来耀武扬威一般。

某大佬算是不想再逗这孩子了,可是乔执初也不知怎么的,还黏上他了,非得伸手要他抱。

他也是没办法,众目睽睽,也不能对这一个孩子使性子,甩脸子吧,只能把他抱到了怀里。

然后……

某大佬就被使唤着,给他喂了饭。

京寒川低头咳嗽着,他爸也有拿人没法子的一天啊。

小时候,他对自己可没这么多耐心。

后来问他,他才说了一句:

“不是自家孩子,不好下手!”

上一章:843 婚礼前:偷摸见面,小舅子把风(24更) 下一章:845 六爷结婚:迎亲?还是抢婚?(26更)
热门: 假装乖巧[娱乐圈] 影帝养崽日常 为父指南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大国工程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 艳运村医 没骨日 再见,如果可以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