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 震场:父子交锋,许老归来(15更)

上一章:833 反目:许爷质问,想颠了许家(14更) 下一章:835 许老发飙:我还没死,想造反?(16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许家大厅内,琉璃水晶灯依旧耀目,落在此时站出来的男人身上,却好似将他周身都镀上了一层寒光般。

许舜钦生得与许如海很像,儒气,抬眸看人时,又寒光四溢。

身形高瘦,一身黑沉,满目冷肃。

那双眸子被灯光照得发亮,好似黑夜中的曜石,让人心底都为之一震。

许如海和许正风均没想到,此时站出来的人会是他。

尤其是许如海,原本还在和许正风对峙,整个人绷得很紧,强势又冷峻,可现在因为他出现,脸上那层冷涩得面具,出现一丝龟裂……

饶是镜片也挡不住他此时瞳孔里折射出的震惊诧异。

而在场所有人,更是彻底懵了。

他的出现,就还在本就油光四溅的油锅中,滚入了一滴水。

“刺啦——”一声。

炸了。

“我的天,许家的大少爷,和他父亲作对,这什么神反转啊。”

“许如海此时有的,以后都是他的,两人应该是同一阵营才对啊,直接倒戈?这么猛的?”

“这许舜钦从始至终,除却方才拉住许尧,全程没说过几句话,没想到一开始,就这么炸。”

“本来许爷拿许如海也是没办法的,毕竟许东有的,只是一面之词,但是现在许舜钦站出来,那就完全不同了。”

“与自己二叔一起对付父亲?许舜钦到底怎么想的。”

……

许如海神情皲裂,方才还能冷静自持,此时却再也无法镇定了,他目光落在自己儿子身上。

“许舜钦!你给我滚下去!”他声音有点发颤,整个人处于暴走的边缘。

许舜钦不为所动,看向他,眸子冷静地可怕。

“爸,你做得够多了,趁还酿成大错,收手吧。”

许如海从始至终,都很镇定,就算识破傅沉等人的计策,也都能冷静应对

唯独是许舜钦的倒戈背叛!

他妻子走得早,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没想到关键时候,居然是他在背后捅了自己一刀。

视线一转,越过许舜钦,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傅沉。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敛起了笑容,就这么从容不迫的任由着他打量。

难怪这小子敢这么玩,这家里若是没有内应,他哪里敢这么搞。

傅老这小儿子做事……

当真是又狠又绝!

他眼底像是淬了毒,着了火,死盯着傅沉,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般。

他一直在想,许东是他找回来的,在他出现之前,也都是他的人在监管着,许鸢飞亦或是傅沉的人,都没机会接近他,那他又是怎么突然临阵倒戈的?

现在才明白,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人居然就在自己身边。

段林白作为这起事件的挑起者,此时都是一脸懵逼,他偏头看了眼斜后侧的傅沉,“这事儿你算到了?”

当时他们几人合谋时,许多事都是傅沉和京寒川在操刀,他就是负责煽风点火的。

关于聂汐的监控,是傅斯年找到的,人家好歹是技术流那一趴的,怎么到了自己,就只能做点没脑子的活儿。

傅沉给的说法是:“这个任务非常重要,而且要如何把握好力道,如何演好这场戏,这局博弈的致胜关键,都在你身上。”

“而这个任务,除了你,没人能堪大任,所以……”

“非你莫属!”

这话说得段林白心底舒服啊,因为他很重要。

结果京寒川幽幽来了一句:“的确适合他,泼辣,还蛮不讲理。”

段林白气得差点没抽他,老子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

还特么不是为你岳父一家,为了你老婆?

我真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结果你这时候来捅我一刀!

这也是段林白在微博发那段话的由来,此时他们之间压根没什么大矛盾。

当时傅沉和他们商量这件事的时候,段林白就质疑过整件事,因为你无法保证许如海真的会把许东找到,再者……

怎么保证许东会倒戈?

哪里来的铁证扳倒许如海?

疑问太多。

傅沉当时只说,这些都不是你要关心的,你只要演好这场戏就行。

段林白哪里知道,这丫的居然和京寒川的大舅子搞到一起了,半点风声都没透露。

这么刺激的事,居然都不通知他?

有点过分了。

“你看我干嘛,问你话呢?这事儿你算的了,还是早就勾搭上了?”段林白看某人不说话,伸手抵了抵他的胳膊。

傅沉眯着眼,“许舜钦主动联系的寒川。”

“这个大舅子真狠啊,自己亲爹都敢踩?这特么以后谁要是得罪了他,只怕是……”段林白后背发凉。

“他是希望许如海,悬崖勒马。”

傅沉眯着眼,许舜钦没进入许氏集团任职,反而在设计院绘图,就看得出来,他对追名逐利这种事并不热衷。

宋风晚站在一侧,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大家都看出了一二。

什么傅沉等人与京寒川不睦,又是京寒川与许鸢飞冷战,都是幌子。

这群人设了套,就是让许如海亲手将证人带出来。

人是他找到的,结果踩得也是他,这种滋味,怕是毕生难忘吧。

宋风晚抿了抿嘴,“一群戏精,藏得倒是挺好。”

傅沉只是搂着她的肩,“还气着?”

“不是气着,我只是觉得你太可怕了。”

“嗯?”

“你应该是算准了许舜钦不会袖手旁观吧。”宋风晚可不信他忽悠段林白的那套说辞。

她与许鸢飞关系不错,自然清楚,许舜钦对许家姐弟是真的疼爱亲厚,许鸢飞与他们闹翻,这件事他不可能察觉不到……

有可能许舜钦也察觉到了傅沉等人的想法,只是几番权衡之下,他最终决定帮了他们一把。

傅沉没作声,“许舜钦是个明白人。”

“你也是个老狐狸!”

宋风晚下意识揉了下肚子,忽然觉得今晚不该来这个晚宴。

今晚发生的这一切,都是些什么啊,简直影响胎教。

孩子学坏怎么办!

“不舒服?”傅沉看她摸着腹部,以为她又想吐,还在心底默默吐槽了某个小东西又开始闹腾了。

傅宝宝:……

“不是,只是觉得影响胎教,怕孩子跟着你有样学样。”

“跟着我学有什么不好的?”

傅沉素来也不是喜欢挑事的人,你敬我一寸,我敬你一丈,但是反之亦然。

“他才多大点,能知道什么?怎么可能学坏。”傅沉说得漫不经心。

宋风晚努努嘴,没作声。

**

而此时的许舜钦开了口。

“爸,您做得够多了,鸢飞是无辜的,你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去牺牲她。”

“利用她达成自己的目的,真的不配做个伯父。”

“你一直告诉我,大丈夫行事要光明磊落,你却为了想独占许家,不惜破坏晚辈姻缘,举行这种斋宴,真的是为了给爷爷祈福?”

“您不觉得亏心?”

许如海早已处于暴怒的边缘,直接冲过去,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记掌掴!

“混账东西,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我是你爸!”

这一巴掌打偏了,几乎全部落在了许舜钦的耳朵被侧颈处,瞬时一片血红。

“大哥——”许鸢飞瞧着这一幕,当即眼眶泛红,刚想冲过去,就被京寒川给一把搂住了。

“让他们自己解决。”

许舜钦抬手摸了下侧颈,这巴掌力道太狠,以至于他嘴角些许撕裂,他抬手揩了下。

“证据什么的,许东或许没有,我有很多,还做了表。”

段林白差点喷血。

做了个表?

这特么搞设计的,都是这么个弄东西的?送个表给他爸?

段林白与许舜钦合作过,自然清楚他做事多么仔细认真,而且搞这种设计绘图的,各项数据都要准确惊喜,这表拿出来,怕能闪瞎一众人的眼。

许佳木剜了他一眼,“你能不能老实点。”

“能。”

某人被“训斥”后,乖巧的像是个小学生。

许如海听了这话,连声说了几个好字。

“你真是我的好儿子,背后收集我的材料,我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背后捅我一刀的?”

许舜钦看向他,“爸,京城就这么好?”

“我们回家不好吗?”

“回金陵!”

许如海大笑着,“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回来不是理所当然的,难道我回自己家,还有错了?”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坏我的事了。”

“当初你来京城,我也是让你警醒点京家的事,可你是怎么做的?”

“是你把京寒川给带了回来!”

许鸢飞怔了下,其实她和京寒川在一起之后,父亲不同意,出现转机就是在许家族人聚会那次,说是京寒川在酒吧救了家中的两个妹妹。

然后许舜钦就顺势而为,邀请他来家里做客。

京寒川也是那次,正式拜会了许家众人,进入了许家人的视野。

可能以前觉得他做这一切,好似是顺水推舟般理所当然,可是被这么点出来之后,就会发现……

许舜钦从始至终,似乎都没真正为难过京寒川。

甚至帮了他们很多次。

只是他从未开口说过这些。

面对他的斥责,许舜钦接下来说的话,让许鸢飞彻底泪奔。

“他们真心相爱……”

“她是我妹妹,虽然这么些年加起来见面次数也不算多,可能对她来说,我这个做哥哥,还不若她与朋友的感情来得分量重。”

“但我希望她幸福!”

“如果有机会……”

“我也想送她出嫁,嫁的……是她喜欢的人。”

“哥……”许鸢飞看着离自己只有一米远的人,许舜钦疼她,只是从来表达过什么,最多就是送点礼物。

有些人的感情深沉浓烈,就好似许舜钦的。

许如海深吸着一口气,“所以为了她,你出卖自己父亲?”

“我只是希望你别再固执下去,免得最后走不出来。”

许如海冷笑着,“我以前一直觉得你不像我,因为你不够狠,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

许舜钦,很像他!

都狠!

只是两人走的不是一条路。

“回头还来得及。”许舜钦看向他。

“你知道京家如果帮二叔,你怕是无望了,所以一心想制造他们的之间的矛盾,甚至明知道二叔不喜欢京寒川,你也不劝着点,甚至希望他们一直不睦。”

“不过你现在……”

“真的是彻底无望了!你的梦碎了,你还不清醒嘛!”

“放肆!”许如海被彻底激怒,抬起手臂就要抽他。

许正风离得最近,一把拽住了他,“大哥!”

“给我放开,我教训我的儿子,还轮不到你插手!”

许如海本就是个狠戾之人,此时被惹急了,双目赤红,尽显狰狞之色。

“哥!”许正风拉着他的胳膊,不让他动。

“给我滚开!”

许如海是怎么都没想到,最后给他致命一击的不是傅沉,也不是京寒川,而是自己亲儿子,自己寄托了全部希望的人。

他怎么可能不绝望,不愤怒。

“二叔,您别拉着他,让他打吧,如果这样他能消了气,也是我该的。”许舜钦站在那里,从始至终,没有松动半分。

动手的人是许如海,在场大部分人都是没权利干涉阻止的。

许如海猝然用力,猛地挣开许正风的钳制。

一下打在许舜钦的胳膊上,“啪——”一声,光是听着动静,都能想见,他的衣服下定然是一片红肿。

“二叔……”许尧此时也上前劝阻。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拦着他啊。”许正风看向周围的许家人。

这群人是吃白饭的嘛,关键时候,在这里给他装死。

倒不是他们不想上去帮忙,而是不敢啊。

这特么都是爷,谁敢那般放肆啊。

蒋二少此时特别脑抽的说了句,“我们就这么看着,要不要上去帮忙?”

蒋端砚眯着眼,瞟了他一下,“都是练家子,你冲进去试试,怕是会被打出来,你倒是挺有勇气的。”

蒋二少闷不做声,他就是纯粹想帮个忙而已。

京家人在边上,都没动作,周围其他人更是不敢近前。

此时原本还在外面的千江跑进来,他以前当过兵,声音洪亮,饶是可以压着,那可以压低的音量还是足够让不少人听到。

“三爷……”

“警察来了?”傅沉偏头。

“不是。”千江还故意压低了声音,“老爷子来了。”

边上一众人无语,你特么这个嗓门,还压低什么音量,说个鬼悄悄话啊,大家都听到了好不。

“我爸?”傅沉蹙眉,“他还做什么?”

这大晚上,傅渔还在他家,不是在家带孩子吗?他今晚和宋风晚就是从老宅出来的,当时傅仲礼和孙琼华也收到了邀约请柬,不过他们两个对此不感兴趣,与许氏集团也没利益冲入或者能有合作,都没出席。

他出门的时候,还问了句老爷子,要不要去凑个热闹。

某人直接说:“小毛孩子玩得东西,没兴趣。”

那你现在过来是什么意思?

“还有……”

千江咳嗽着,想和傅沉说什么秘密,附在他耳边。

然后声若洪钟的来了一句。

“许老回来了!”

边上的段林白都想抽他。

你一回来,一副要和傅沉说什么悄悄话的模样,你有本事就压低了声音啊。

一侧的十方看着都无语,这智障。

该不会以为自己身影真的很小吧。

宋风晚站在边上,忍不住笑出声,这个千江有时候做事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

傅沉撩了下眉眼,周围众人都没回过神的时候,就瞧见有两排人快速进入了大厅,那气势宛若大军压境般,整个宴会场的气氛都陡然冷肃下来。

“爷爷——”许鸢飞眯着眼,看到了从黑暗中缓步而来的人。

他拄着拐杖,可是那身形,她一眼就认得出来。

当即红着眼朝着门口狂奔……

方才还面目张狂的许如海,都瞬间停止了动作,此时在场的有不少许家人,看向门口,低眉顺目,无人再敢妄动一下。

上一章:833 反目:许爷质问,想颠了许家(14更) 下一章:835 许老发飙:我还没死,想造反?(16更)
热门: 他来时有曙光 来自星星的男神探 吹不散眉弯 好好学习,天天恋爱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谁抢了我的主角光环[穿书] 龙龙龙 都市超级医生 韩娱之名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