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晚晚很尖锐,突发的舞台事故(2更)

上一章:799 三爷晚晚高调合体,狗粮凶猛 下一章:801 大佬们的碾压局,赢得舒服(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颁奖晚会在七点整准时进行,主持人宣布开始后,就是连续的歌舞表演。

宋风晚很快就收到通知,让她去后台准备领奖事宜,傅沉有些担心她,自然跟了过去,有些校领导还调侃两人感情太好,如胶似漆,居然一刻都不能分开。

他们哪里知道,傅沉是担心后台杂乱,有人冲撞了宋风晚。

蒋二少一看宋风晚走了,眼睛飘忽着,身随心动,就要离开。

“你干嘛去?”蒋端砚按住他的肩膀。

“我就是去看看。”

“有三爷盯着,哪里轮得到你?”蒋端砚是真的不清楚,人家都结婚有孩子了,他还整天盯着别人媳妇儿干嘛。

而此时有学生会的人来通知他们过去准备,因为是赞助商总要给露脸的机会,让他们去颁奖。

这事儿蒋二少原本很热衷,却被他哥一句话给打了回去。

他说:“你的形象能代表公司?”

蒋二少自闭了,他的形象怎么了?他觉着最近跟着段林白,自己衣品都好了不少,怎么就被嫌弃得这么彻底。

很快后台就聚集了不少人,这其中也包括那个轮椅女孩,她虽然是网红,却和其他人不同,因为本身贴着励志的标签,得知她要过来,负责筹办的学生还特意给她预留了发言时间,毕竟她在学生中,还是蛮有影响力的。

宋风晚与她只简单打了招呼,因为都在后台,难免要说上几句话。

她也是此时才知道,她真名叫:聂汐。

“恭喜宋小姐,作品很棒。”聂汐双手交合放在腿上,显得从容优雅。

“谢谢。”宋风晚神色很淡。

“我看过你之前的设计作品,其实风格变化挺大的。”聂汐笑道。

“你以前是模仿乔老的,不过近些年好像都不是这样的。”

“尤其是这次的,与你以往的风格都不一样,很特别。”

……

她这话好似是在夸奖宋风晚,却听着让人不大舒服,其实宋风晚从未抄袭过,但是因为惹过这类风波,这根刺已经扎进了不少人的心底,所以她提到风格大变,自然会有人觉着话里有话。

是不是又模仿了别人的?

傅沉此时与蒋端砚站的位置,与她们隔了一段距离,因为那边都是女生,他们几个男人过去不合适。

自然没听到她们在说什么。

宋风晚偏头看她,“没想到聂小姐如此关心我。”

“来参加颁奖晚会,前期做了些功课而已。”

“这么说的话,聂小姐对这设计这块,也不是很精通了。”

宋风晚语气轻描淡写的,就好似在闲话家常。

“既然如此的话,那肯定看得东西也只是浮于表面,我承袭外公画风,就算风格变了,内里的骨子还是像的。”

“聂小姐是外行人,自然看不出里面的门道,不过您能看出这些已经很好了,毕竟不能和大师相比。”

宋风晚这话乍一听,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仔细品味。

这分明就是在说:

不懂行,就别胡说八道!

闭上你的嘴吧。

只是人家说的委婉而已。

聂汐淡淡笑着,“是啊,我刚接触这个,确实不大懂。”

只是手指轻轻抚弄着膝盖上的薄毯,这小丫头果真如传闻一般,牙尖嘴利,不好对付,自己不过说一句,她也不客气的回击了。

外人看来,这两人似乎聊得热络,哪里知道这话语间的针锋相对,暗藏锋芒。

就在宋风晚即将上台的时候,有人提着外卖餐盒从她身侧经过,后台刚表演完的同学,许多都没吃晚饭,表演完放松,叫了点吃的。

那种食物混合的味儿,很香。

宋风晚却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捂着嘴就往另一侧的洗手间冲。

“宋小姐……”聂汐蹙眉,她双手自然而然撑着轮椅扶手,似乎想做什么。

但是傅沉却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聂汐一转头的时候,恰好迎上蒋端砚的眼睛。

男人穿着简洁修身的西装,一手插在裤兜,另一只手上搭着西装外套,还捏着分发的节目表,视线对准她,牢牢锁住。

像是透过她,看到了一些什么。

眸子极深,尤其是此时背对着光,瞳仁幽涩,看得她心头一颤,不过她还是强忍着心头的忐忑激荡,与他颔首示意。

蒋端砚淡淡移开眼,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宋风晚出来的时候,脸色还有点白。

“晚晚,你没事吧?”负责组织的很多都和她一个社团,彼此很熟。

“最近贪凉,有点不舒服。”宋风晚拿着纸巾,掩着嘴。

“我去给你弄点水。”傅沉揉了揉她的头发。

这边都是她的同学,也出不了什么事,傅沉这才转身去买矿泉水。

“结束后,去看个医生吧。”聂汐倒是一脸关切。

“嗯。”

宋风晚应了声。

……

此时恰好轮到聂汐上台发言,后面则是颁奖环节,领奖的同学依次在后面排队站好,宋风晚是一等,在最后面。

聂汐是从另一侧下去的,等她绕了一圈回到宋风晚所在位置上,颁奖仪式已经进行到后半段。

“聂小姐,这边……”有同学领着她往观众席走。

她路过宋风晚身边时,笑着打了招呼,而她的轮椅此时却碾压到了舞台的幕布,幕布一角卷入轮子中,似乎是线头一类的,却直接将上方固定的一个环扣猝然崩落。

蒋端砚此时离得比较近,看到幕布卷入轮子里,略微蹙眉。

“聂小姐……”他刚想上去阻止她继续前进。

聂汐也感觉到了行进艰难,还以为是地面原因,因为这边都铺着红毯,她好似是无意识的。

猝然用力,内侧幕布,忽然直接从上面被撕扯下来……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宛若一片巨大的黑幕,直接笼罩下来。

宋风晚站的位置,恰好是幕布中央,只感觉到一大片东西铺天盖地袭来,有种毁天灭地的窒息感向她袭来。

这些东西,年久失修,加上不常清洗,这一番抖落,灰尘都迷了人的眼。

宋风晚想跑,可是这地方过于闭仄,她无路可遁……

要不要这么倒霉!

事情发生,只有短短一瞬,外面的观众还在为获奖同学欢呼喝彩,丝毫不知后台发生的事情。

众人回过神,才惊觉,除却宋风晚,几乎所有人都从幕布里钻了出来。

“我的天——”众人七手八脚的把幕布扯开。

聂汐的位置在边缘,幕布擦着她的衣角过去的。

她偏头打量着幕布中间隆起的一块,抬手拍了拍衣服上粘上的一点灰尘,伸手将卷入轮椅内的线条给尽数扯落。

动作麻利到带着些许狠劲儿。

这种幕布遮光不透气,还遍布灰尘,这一压,不是被吓得半死,浑身也得脏兮兮,根本无法上台。

她还真见不得宋风晚那边高高在上的模样。

就在她抬手掸灰的时候,只瞧见幕布中间的弧度隆起,很快有人从边缘走了出来。

“怎么样?您没事吧?”说话的居然是蒋端砚!

他抬手扯了披在宋风晚头上的外套,上面一抖,都是灰尘,而被他护住的宋风晚,分毫未损。

“没事,谢谢。”宋风晚方才真是被吓得够呛,因为那东西铺天盖地,高压袭来,让人无处可躲。

得亏蒋端砚动作快。

直接拿着外套套在她的头上,借着身高优势,几乎将她护在了身下。

他倒是非常绅士,饶是这般时候,也只是抚着她的肘部,帮她撑着身子,半点让人不舒服的举动都没有。

“应该的。”蒋端砚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下意识扭头去找聂汐,却发现之前她所在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

他捏紧外套,眸色极沉。

其实幕布不重,但是落了不少灰,这么砸下来,宋风晚还是孕妇,就算身体吃得消,怕也要吓得半死。

蒋端砚是知情人,自然会第一时间护着她。

一群同学七手八脚将幕布扯开,询问宋风晚的情况,傅沉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蒋端砚一身灰的往外走。

“出什么事了?”可能是直觉。

“刚才舞台的幕布掉下来了,不过宋小姐没事。”蒋端砚只是觉着这东西掉得巧合,心底有些猜想,尚未证实,就没和傅沉说起。

傅沉进了后台的时候,宋风晚正上台领奖,幕布已经被踢倒了角落,除却空气中有股灰尘弥漫的晦涩味儿,好似什么都没发生。

幕布掉了?

傅沉抬头看了眼顶部,微微蹙起了眉头。

学生都知道这是舞台事故,又牵扯到了宋风晚,加之傅沉气场很盛,自然不会主动开口,沉默着,准备把事情就这么遮过去。

其实十方当时就在外面,出去买水的是傅沉与千江,只是某人没进入后台,毕竟女生太多,而且很乱,他料想不会出什么事,正盯着舞台看都尽兴。

幕布掉落的声音本就不大,外围嘈杂,他更无从得知里面发生了什么。

蒋端砚出去一趟回来,还是决定提醒一下傅沉。

“三爷……”

“嗯?”

“这幕布掉得也是有些奇怪,差点砸着宋小姐,您有空带她去检查一下吧,我怕她受了惊吓。”

蒋端砚说得委婉。

傅沉眯着眼打量着他,聪明人说话,不需要交流太多,他点头:“我知道了,谢谢。”

*

傅沉与宋风晚并未在晚会上待太久,因为她身体实在不舒服,中途就退场离开,刚走出礼堂不远,就在一个垃圾桶边吐了一次。

看她这般模样,傅沉当真是心疼,自己偏又半点忙都帮不上,只能拧开水,让她漱漱口。

“去医院看看。”傅沉盯着她惨白的小脸,满目心疼。

“不用,已经好了。”

宋风晚压着恶心感,“陪我走一下吧。”

车内有点闷,她暂时不大想上去,两人就沿着校园走了十多分钟。

在他们离开后,聂汐才转动着轮椅,从一侧出来……

天凉呕吐?

她抿了抿嘴,加上方才从不少同学口中议论得知,宋风晚一个月前就搬出宿舍与傅沉同居,总觉着这里面不大寻常……

“聂小姐还不走?”她愣神的时候,蒋家兄弟从后面走出来,蒋端砚衣服脏了,自然不愿久留,想回家洗个澡。

聂汐一听是蒋端砚的时候,心头一颤,微笑点头,“马上就走,在等车。”

“那我们先行一步。”蒋端砚说着带着蒋二少离开。

上车后,蒋二少还一脸懵逼:“哥,你对她是不是有意思?”

“我还没见你主动和一个女人打招呼。”

“她长得是不错,不过我不喜欢。”

蒋端砚原本在闭目养神,听他说话,偏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宛若在看智障。

“我是觉得她这个人有意思,不是对她有意思。”

蒋二少懵逼了,这特么很危险啊,觉得有意思,这可不就得深入了解,这一旦深入……

蒋端砚看他一脸智障,就知道他想歪了,懒得理他。

**

云锦首府

傅沉与宋风晚回来后,乔艾芸炖了汤,宋风晚喝了半碗,觉得胃里舒服不少,那种呕吐感,似乎被暂时缓解了。

“这是你奶奶找中医要的食补方子,怎么样?有效吗?”乔艾芸一脸关切。

宋风晚认真点头。

“那就好,每天给你炖点,估计孕吐就缓解不少。”

宋风晚最近被孕吐折腾得虚弱发力,早早就睡了。

傅沉则进了书房,翻出孕期日记。

【今日晚晚吐了3次,某个小东西皮痒了。】

这压根就是记仇的小本本。

------题外话------

我真的一直在填坑,虐渣之前,总是要铺垫一下的,所以大家都不要太急……

这应该是本文最后一个大坑了,渣渣肯定都会虐哒。

三爷:掏出我的小本本。

傅宝宝:……

上一章:799 三爷晚晚高调合体,狗粮凶猛 下一章:801 大佬们的碾压局,赢得舒服(3更)
热门: 如珠似宝 长官,信息素要吗 重生九零小福妻 愿祈久安 影帝和营销号公开了[穿书] 霸总C位出道[娱乐圈] 新锦绣缘 生而为王[快穿] 门后高能[无限] 通房丫鬟要爬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