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4 精明如狐京六爷,浪浪找回场子(2更)

上一章:793 三爷认清现实,浪浪的作战计划 下一章:795 神仙逻辑,鼓励打自己亲儿子(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不分春秋,天一冷,风一吹,满城风凉。

京寒川从乡下回城的时候,家里的螃蟹正好丰收肥美,他原打算约傅沉等人小聚一下,所有人都到齐了,许佳木医院事忙,宋风晚居然不在,倒是惹人好奇。

“小嫂子最近怎么了。”段林白不仅自己在啃螃蟹,还张罗着京家人,给他煮几只带走,“好久没看到她了。”

宋风晚是学生,暂时是他们中间最闲的,平素有个聚会,她也最积极,今天居然连吃螃蟹都不来了,简直奇怪。

“最近眼睛不大舒服,还有些感冒,就没出门。”傅沉说道。

“感冒?”许鸢飞蹙眉,“这个季节感冒很难受的,没事吧。”

“挺好,就是不太想出门。”

傅斯年和余漫兮是知道实情的,闷声不语,毕竟……

讳言长辈。

更何况还是这种难缠的长辈。

京寒川拿着工具,正在处理螃蟹,抬头看了傅沉一眼,似乎是猜到了些什么,只是没作声。

“对了,突然想到一件事……”段林白将一个蟹壳扔在桌上,气得脸都白了,“上回我特么莫名其妙喜当爹,妈的,郁闷死老子了。”

“你们说这些记者,是不是闲的,几年前有一次也是这样,我爸朋友家孙子满月,我陪我妈逛了母婴店,愣说我未婚生子,我特么……”

段林白真想锤爆这群人的狗头。

“木子不过是拿个验孕棒去扔掉,这也能胡诌出一个新闻?真是绝了。”

……

段林白想起那日铺天盖地的恭喜自己当爹的信息,就要抓狂。

京寒川眯着眼,“你没问她,那个是谁的?”

“哈?”

段林白怔了下,“这是别人的隐私吧。”

“她是眼科大夫,又不是妇科的,怎么会平白无故接触到那东西,她能帮忙处理,这关系定然是极好的……”

傅沉喝着绿茶,没作声,他不大喜欢吃螃蟹,许是小时候被姐姐奴役剥壳,对这东西,提不起什么兴致,今天完全是来参加聚会罢了。

“怀孕的女孩,怕是年纪不大,估计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她才帮忙的。”京寒川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傅沉。

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只是某人淡定如佛。

“若非关系特殊,我觉得许医生的性格,怕是不会多管闲事。”

“对了,当天傅沉和宋小姐不也在医院?”

……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了傅沉。

傅沉眯着眼,淡淡嗯了声,看向京寒川,“你想说什么?”微微撩着眉眼,分明是在警告他说话注意点。

语气如常,寡淡清冽。

只是两人眼神交锋,暗藏火花。

京寒川没作声,“随口问问。”

他心底已然笃定。

八成是宋风晚怀孕了,傅沉这个禽兽……

傅斯年观察着两人的互动,猜想这件事瞒不住京寒川,某人可不如段林白这么好忽悠,估计早已察觉到了什么。

说他精明如狐也不为过。

两人的私下交锋,在段林白眼里,就和没眉来眼去差不多,有什么话不能摊开说?

不过他心底思量着晚上的作战计划,也没往深处想。

一群人散去后之后,许鸢飞才盯着京寒川问了句,“……刚才你和三爷说话,那意思是……晚晚?”

许鸢飞可不傻,宋风晚最近确实深居寡出,有些反常。

“而且她之前在群里说,她母亲过来了,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严夫人有个半个的孩子在南江,怎么会突然来京城,还一待数日,不寻常啊。”

京寒川笑而不语。

估计一群人都知道,也就段林白一个二愣子,还傻傻蒙在鼓里。

若是哪天他知道,自己当初的黑锅是替傅沉背的,怕是又要着急跳脚了。

不过他这孩子,来得有点早啊。

只怕也是个讨债鬼,不过能看到傅沉吃瘪也是不错的,反正与自己无关……

京寒川此时是不知道傅宝宝以后会天天扛着鱼竿来他家串门。

**

段家

昨天段家与林家的几位老人回京郊,段嵩乔与林玉贤送他们离开,所以段家此时是空无一人的,段林白特意把约会地点放在了自己家。

做足了准备,就打算今天找回场子。

许佳木下班的时候,直接到地下停车场,因为某人每次医院里乱窜,总能引起不小的动静,干脆就约在了停车场碰头。

这让段林白有些不爽,老子又不是见不得人,咱们都是公之于众的情侣关系,见个面,还要搞地下恋?

不过他还是乖乖听话了,许佳木坐电梯到下面时,隔着很远就到穿着西装抱着玫瑰花的男人……

说真的!

真的浪荡又骚气。

幸亏没让他到楼上。

“送你的。”段林白把花塞到她怀里,动作霸道,不容置喙。

许佳木一怔,他搞什么?

“说好,今天听我安排。”

上回是许佳木安排的行程,这次是段林白安排的,约莫就是吃饭看电影,只是……

七点就回家了!

睡觉时间留了四个小时。

许佳木看到他安排的行程表,眉头直皱,四个小时,他行不行……

“许佳木,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老子今晚让你哭信不信!”

段林白气急败坏,这女人这特么绝了。

还真以为我收拾不了她了,居然用那种眼神看他。

许佳木点着头,“其实时间太久,对身体也不好。”

“网上那些一夜几次,多是假的,现实中极少有那样的……”

段林白咬了咬牙,偏头看她,“许佳木。”

她稍一偏头,嘴巴就被某人给咬住了。

她狠吸口凉气,某人颇为气势汹汹,恨不能要咬死她一般。

只是最后松了口,总归没舍得下重口。

只是冷哼着说了句,“我到底行不行,晚上你就知道了。”

*

段林白订了一家很高档的西餐厅,包了一个顶楼,牵着许佳木往里走,从顶楼可以俯瞰整个京城的夜景,周围都是烛台,还有人在拉大提琴,侍者手持红酒瓶,给两人斟上……

“怎么样?”段林白询问她。

“挺好的。”许佳木本身没什么浪漫细胞,而且这个东西……

说真的,有些老套。

“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没新意,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自古套路得人心啊。”段林白晃动着红酒杯,与她轻轻碰了下。

许佳木家境一般,其实对吃西餐机会不算多,用刀叉,并不算熟练。

“这给你。”段林白将自己切好的牛排递给她,将她那盘端到自己面前,“你每天在医院就要拿刀,不累啊,以后这种活交给我就好。”

许佳木没作声,只是嘴角微微勾起。

两人喝了不少红酒,段林白这才提议要跳舞。

“我不会。”许佳木从小就四肢不协调,若不然小时候,也不会去学武术一类的,当时她奶奶给她报了个舞蹈班,都是小姑娘应该学这个……

后来老师直接告诉他们,这东西将就天赋,许佳木不是这块料,后来她奶奶心想着,那就去学点东西防身也好,以后不会被人欺负,这才习了点拳脚。

“没事啊,我教你。”段林白乐了,她居然也有不会的东西。

“我来不了,不要了。”许佳木推辞,可是段林白有点恶趣味,想看她出丑。

毕竟许佳木在智商上完全碾压他,他总要在某些地方把场子给找回来。

许佳木拗不过他,被他强行拽了出去,段林白与拉大提琴的乐手说换个曲子,就拉着许佳木滑入了一块空旷的地方。

“林白,我真的不会。”

许佳木四肢僵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没事,你跟着我就好,先出左脚……”

段林白对于能给许佳木当老师,心底是爽翻天的。

只是接下来的事,就有点悲催了。

因为一个曲子还没结束,他的脚已经快被某人给踩烂了。

他此时后悔了……

“我是不是太笨了。”许佳木也不好意思,可她也没办法,越紧张越跳不好,越容易出错。

而这也是许佳木难得在段林白面前,露出了小女人的娇羞……

一侧烛火阑珊,一侧灯火辉煌,她的脸在光影中变换着,脸颊爬上的一抹红晕,被衬得越发娇羞动人。

许佳木能感觉到某人握在自己腰上的手指,收得越来越紧。

就是从她额前轻轻吹过的呼吸,都像是炎炎夏日的热浪。

吹得人心烦意乱。

许佳木咳嗽两声,稍微挣脱了一下,想回座位上,却被某人从后面一把抱住了。

“许佳木……”

段林白下巴搁在肩膀上,蹭着她的后颈,有点痒。

“嗯?”

“你脸红了。”

许佳木没作声。

“真好看。”

她脸更红了,段林白拉着她,走到玻璃窗前……

前面是万家灯火,可是窗户还是能隐约照出人的脸,尤其是她的……

红得狠。

“是不是很好看。”

男人声音从头顶传来。

许佳木不是脸皮特厚的人,转身欲走,就被他按在了窗户上……

脑袋瞬间晕眩。

正在拉大提琴的男人,也是被吓了一跳,琴弦错了半拍,紧张得吞了下口水,真没想到,段公子私底下居然如此霸道。

按着亲可还行?

谁特么说,段公子是小受体质的,这分明攻得不行啊。

……

趁着许佳木意乱情迷的时候,段林白说道:

“今晚还回去吗?”

“嗯?”

“去我家坐坐吧。”

这暗示性已经非常明显了。

此时气氛太好,许佳木都找不出理由拒绝他,而且两人又不是没发生过关系,也没必要那么矫情,就点头应了。

这顿饭终究没吃完,段林白就拉着她直奔段家。

车子刚停稳,就拽着人出去,分明是急不可耐的。

“你急什么……”许佳木哭笑不得,“又不是没那个过。”

段林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每次遇到许佳木,就和毛头小子差不多。

进了门,都没等许佳木喘口气,就被他扛上了楼。

段林白此时觉着,不枉费自己多日健身,效果真的不错。

……

段林白的计划时间是7点到11点,而今晚的事实证明。

他也真的完成了计划。

许佳木趴在床上,心底骂了无数次,精疲力尽,整个身体都仿佛被掏空了。

可是段林白今晚喝了点酒,肯定有些控制不住,某人得意了:“许佳木,我跟你说,千万不要你的男人说你的那些理论知识……”

“我是那种会被书本局限的人嘛?”

“是不是觉得你男人特别厉害!”

许佳木此时若有力气,就把他一脚蹬下去了。

后面段林白想给她擦个身子,只是某人从来没伺候过人,手忙脚乱,“算了,我自己来吧。”

“木子,要不你从宿舍搬出来吧,我去你们医院边上买个房子,咱们一起住。”

许佳木没作声。

“你喜欢什么样的屋子,什么样的装修风格,我回头物色一下,咱们再挑,我觉得房子还是要买的大一点,毕竟以后要是结婚生了孩子,太小不方便。”

许佳木怔了下,“你考虑得太多了。”

“卧槽,老子是打算和你过一辈子的,你该不会睡了就想跑吧!”

许佳木没作声,只是嘴角勾着,这智障。

“对了,明天许乾会过来。”

“他来干嘛?”段林白狐疑,自从毕业典礼后,他们就再没见过。

“给我送点东西,我之前有些东西留在家里,他给我送来。”

“那就直接来这里吧。”

他们当时闹得太大,在外面要是被有心人看到,指不定又传出各种风言风语。

许佳木点头。

段林白咳嗽着看着她,“木子……”

“什么?”

“你有没有考虑过,什么时候结婚领证啊?”

“我们交往才多久,太早了。”

“我已经很落后了。”

许佳木瞟了他一眼,“你是说和三爷他们比?”

“肯定的啊,你看看,那个不是结婚成家,就我还特么是个没挂牌子的野狗。”

许佳木闷笑着,“反正都是最后一个,我们早一点领证也改变不了什么。”

段林白一怔,虽然是这个道理,但是……

这绝壁不是自己亲媳妇儿。

*

许佳木睡着后,压根不知道某个精力旺盛的男人,开始在群里活跃起来。

傅沉当时正出门给宋风晚买了些宵夜,盯着她吃东西的时候,看到段林白把自己群昵称从【热恋中的男人】,改成了一个【勇猛的男人】。

他微微眯着眼,将群名换成。

【群内有智障。】

差点没把段林白气疯,这些人绝壁就是眼红自己。

他在群里疯狂刷图,一副:老子天下第一,勇猛无敌的模样。

直到京寒川说了句:“你上回多久?”

群安静了……

某人开始装死。

------题外话------

某人要是不装死,六爷怕是要继续毒舌了……

六爷:因为太吵了。

傅宝宝:去六叔家钓鱼。

六爷:……

上一章:793 三爷认清现实,浪浪的作战计划 下一章:795 神仙逻辑,鼓励打自己亲儿子(3更)
热门: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综漫]大文豪与哲学家 听说权相想从良 良人 乡村美人图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时光和你都很美 学霸的黑科技时代 你就是馋我的兔子![娱乐圈] 连Beta都要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