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 合法持证,合法生孩子(3更)

上一章:784 诱哄晚晚,咱们去领证吧(2更必戳) 下一章:786 早婚还早孕?吓懵的晚晚(4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陵国际机场

沈浸夜开车到机场的时候,看到两人过来,整个人头皮都炸开了。

其实两人已经订婚,结婚领证是迟早的事,可他们也不能偷摸的就把这么大的事儿给办了吧,就算领了证……

咱们安静装死,独自美丽不好嘛?

非得在群里炫耀一番。

得了。

老爷子气炸了,总觉得过于随意。

“愣着做什么,帮你舅妈拿东西。”傅沉看着发呆愣神的人。

沈浸夜悻悻笑着,他以前还能装傻充愣不喊宋风晚,这特么都领证了,他也只能乖巧喊声:“小舅妈好。”

宋风晚点着头,还是一时无法适应。

沈浸夜今年大四,正在实习,地点无论距离学校还是家里都很远,傅妧才把自己的车给他开。

白色小轿车,款式老旧,对于男生说有些女气,不过代步完全没问题。

刚上车,沈浸夜就接到了傅家老宅打来的电话,一阵凉风吹过他的后颈,凉飕飕。

“喂……外公啊。”

傅沉眯眼打量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

他到底招谁惹谁了,怎么非得把他搅和进去?

“……小舅?我不知道呀……好的,他联系我,我就告诉你。”

“其实他们领证也不是什么大事,都订过婚了,这不是迟早的嘛。”

“您消消气儿。”

……

沈浸夜挂了电话之后,才看向傅沉:“小舅,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你也不敢说。”傅沉说道。

“就算你现在告诉他们我在哪里,我爸这人过于聪明,这类人通常容易想太多,你说不知情,他断然不会信的。”

“怎么着,你都会被拖下水。”

“与其这样得罪两边,不如讨好我,对吧。”

沈浸夜觉着,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魔鬼。

他们不住在一起,可是每次他过来,都要把他吓得昏厥。

他透过后视镜,看到傅沉正把玩着宋风晚的手,偶尔捏着她手背上的软肉。

那颗粉钻异常夺目。

我擦——

我特么看到钻戒了,你已经显摆好久了。

没办法,他硬着头皮夸了句:“小舅妈,戒指很漂亮。”

“谢谢。”宋风晚此时才觉得,自己变成已婚人士了。

沈浸夜刚想搭腔,就听到傅沉说了句:“我买的。”

得了,我还是好好开车吧。

老爷子就算想找傅沉,也不可能大张旗鼓的,若是被外人察觉,还以为他们家出了什么乱子,只能偷摸打听着,憋屈又怄火。

这事儿群里的几人全部都送上了各自的祝福,因为某人二话没说,直接在群里发了红包。

京寒川、许鸢飞:【恭喜】

段林白:【@傅沉,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把人拐上民政局的,小嫂子未免太想不开了。】

傅斯年:【林白,你有危机感吗?】

【我特么有什么危机感?】

【你和许医生有进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还是拉拉小手?】

段林白当时气得直拍大腿,【傅斯年,这特么是大群,你说话注意点。】

许佳木:【……】

傅斯年隔了良久说了一句:【忘记切群了,不好意思。】

众人:……

段林白敢肯定,这丫的绝壁是故意的,还忘记切群,他是搞计算机的,做事最谨慎,压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京寒川此时默默说了一句:【斯年,你现在对宋小姐,需要彻底改口了吧。】

喊小婶!

真是不说话则以,一开口就是一剂猛的。

傅斯年虽然开口喊过,却也是能避则避,现在是真的避无可避了。

……

段林白此时正与蒋二少待在一起,心底正憋闷着。

余光瞥见某个二傻子,居然正在p图,就是昨天傅沉与宋风晚逛超市的照片,他正准备把自己的头p进去。

这人莫不是傻子,怎么有人喜欢干这事儿?

难不成p个你俩的结婚照,你们就算结婚了?

“蒋二?”

“嗯?”

“想不想知道你女神今天干嘛了?”

“什么……”蒋二少正认真努力,准把自己的头覆盖在傅沉脸上。

“她和傅沉领证了,她彻底成为别人户口本上的女人了,合法的那种。”

蒋二少手一抖,自己的头没p上去,不伦不类的歪在一侧。

“我想回家……”

段林白点头,这傻小子,难不成受了打击,准备回家找妈妈。

他到家的时候,蒋端砚也在,今天原本约了傅沉谈事务,临时被推了,他没有工作安排,干脆给自己放了一天假,此时正在家里看新闻。

看到自己弟弟回来,就哭丧着个脸,活像要去寻短见的模样,看了眼,没作声。

反正他每个月总有几天是这个死样子。

蒋二少却一屁股做到他身边,死盯着他。

良久无言……

“哥,你问我一下,发生了什么!”这人怎么能如此冷漠无情,看他这样,都不追问一句?

“好,你发生什么了。”蒋端砚换了个电视台。

“我特么失恋了。”

蒋端砚此时才正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谈得恋爱。”

蒋二少:……

你是什么魔鬼!

“晚晚和傅三爷领证了。”

“是喜事,应该庆祝,今晚要不要开瓶香槟。”难怪傅沉临时推了和他的会议,不过他只在小范围公开,蒋端砚就权当不知。

蒋二少瞳孔微震……

此时电视上正好放到某个小伙子为情所困,跳河自杀的新闻。

蒋二少指着新闻:“你信不信,我也去跳河,你怎么就不能安慰我两句!”

“我们家附近没河,你得开一个小时车去川北,那边应该有条水沟。”他说完还补充了一句,“可能还是条……”

“臭水沟。”

……

蒋二少差点没被憋死。

“明天电视台报道,说你为情所困,自杀而亡,我都觉得丢人。”蒋端砚说着换了个频道,继续盯着电视。

“你说我?那你呢,你还留着那笔……”

蒋二少话没说完,只瞧见一记冷眼射来。

某人后背一凉,“那什么,我回屋躺会儿,晚饭不用叫我了。”

妈的,回屋裹紧我的小被子。

至于嘛,他也没说什么啊,要是真的那么放得开,也不用因为自己一句话那般作态吧,这男人啊……

都是些死鸭子。

嘴硬!

*

消息传到南江的时候,那是傅沉亲自打了电话与乔艾芸说的。

乔艾芸是觉着两人结婚领证有些早,却也架不住傅沉各种语言攻势,这人素来有本事颠倒事情,死的都能说成活的,况且是讨好岳母。

他对乔艾芸的脾气秉性已经拿捏得非常清楚,知道该怎么说话,才能让她最大程度上释然。

当年宋家出事,傅沉帮了很多,这些年,若不是他在京城,乔艾芸压根无法安心在南江带孩子,总是觉得亏欠了宋风晚的。

她最后只说了一句:“好好照顾我女儿。”

严望川知道后,自然是有些气闷,可是他立场还是稍显尴尬,只能背地暗骂了傅沉几句混账东西。

不曾想却被小严先森听到了,非去乔艾芸那里告状,说他说脏话。

“脏话?”乔艾芸看向他,严望川素来都是一副精英做派的人,怎么会说脏话。

“他说什么了?”

“他说姐夫是小兔崽子,混账玩意儿。”

……

一屋死寂。

乔艾芸笑出声,某人顿时没脸,若非场合不对,就要提溜着自己儿子进行爱的教育了。

**

宋风晚与傅沉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在外面玩。

金陵这片本就聚集了国内出名的旅游景点,两人并未在市区逗留,而是买了车票去了乡下,这边风景绝佳。

这也让沈浸夜松了口气。

他们若是在市区浪荡,就他俩的脸,肯定会被人指认出来,传到他母亲那里,在捅到京城,抓不到傅沉,先拿他开刀了。

其实傅老偏疼傅沉,他可能这口气发泄在自己身上了,傅沉仍旧可以全身而退。

他是越想后颈越凉。

酒店是沈浸夜订的,他经常来这边玩,知道哪里最好,适合他们。

进入客房,打开窗户,放眼就是大片的水乡菏泽,宋风晚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照,低头调色度的时候,傅沉已经上前,双手撑着窗户,将她拥在怀里。

“今晚吃什么?”

“我还不是很饿。”

“那待会儿去吃饭……”

某人蹭着她的颈子,惹得宋风晚身子一僵。

这到了关键时候,宋风晚才推了推他,“你戴那个了?”

傅沉蹙眉,“你没拿?”

宋风晚收拾行李,除却衣物就是洗漱用品,谁会特意,或者有习惯拿那个东西。

“酒店没有吗?”宋风晚看了两侧的床头。

又撑着身子扫了眼房间。

这家酒店送了矿泉水,甚至于泡面都是免费的,居然……没有那个?

寻常不少酒店都是有的,这家还真是……

不走寻常路。

“没事,我注意点,其实我们已经合法持证,就算是生孩子也是合法的。”

宋风晚失笑,“你别胡说,我还不想要。”

“我暂时也不想。”傅沉笑道。

尚未出生的傅宝宝:……

毕竟想规避怀孕,也不是只有一种法子。

“明天我再去买。”

傅沉这么说着,加上当时气氛也好,宋风晚半推半就,也就没放在心上。

*

两人在这里待了三天两夜,周三中午回到了京城。

宋风晚原本下午有课,结果老师调课,她正好落得清闲,回到宿舍,就睡得昏天黑地。

旅游很累,出去玩,不可能整天待在酒店,白天出门,脚步不停,晚上回来,某人也是精力旺盛,宋风晚这小身板压根就撑不住。

一觉睡到晚上九点多才醒。

“你可算醒了。”宿舍只有苗雅亭一个人。

“悦悦呢?”

“社团活动,出去了。”胡心悦升入大三后,当了某个社团的社长,整天忙得团团转,“你这是去哪儿玩了,累成这样。”

“金陵那边。”宋风晚爬下床,简单熟悉一下,准备出去买饭。

“我们班群里通知,可以申请国奖了,你今年不是拿了一等,要不要填个表?”苗雅亭看她这模样,也是没关注群消息的。

宋风晚闷声应着,似乎并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出门的时候,拿着手机,给傅沉拨了过去。

没人接。

殊不知某人此刻正在老宅接受来自老父亲的“爱的教育”。

老爷子无非是怕委屈了人家小姑娘,毕竟太小,两人就算什么都发生过了,可一旦领证,那就完全不同了。

这是各方面都得牵连在一起,而且若是以后出点问题,还是女方遭罪。

傅沉怕老爷子多想,还当着他的面保证,绝对会好好对待宋风晚。

而宋风晚也不知怎么和室友提自己居然领证了,原本还想着找个机会坦白一下,只是后面实在太忙,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

时间晃眼就是半个月。

宋风晚这期间在忙着准备学校一年一度的设计比赛,总想争口气拿个一等。

那段期间,她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几乎是不眠不休,完成设计稿,倒头睡了快二十多个小时。

当她爬起来的时候,胡心悦正好问她要不要去超市。

“去超市?”宋风晚思忖着,自己需要添置什么。

“你的那个也应该要囤货了吧。”苗雅亭询问。

说来有个事很神奇,三个人在一起住久了,就连例假时间都是接近的,总会约着一起稍微囤点卫生棉。

“嗯。”宋风晚点着头,其实也是想出去透口气。

其实这天,宋风晚的例假已经比平时推迟了两天,只是这在正常范围内,她也没放在心上。

“你的设计稿还没完成?”胡心悦看着宋风晚,本就很瘦,这段时间还没食欲,爆肝熬夜,又瘦了一圈。

“完成了,后期修改润色,这周就能交上去。”

“别那么拼命。”

宋风晚笑着没作声。

等她设计稿交上去,已经又过了五天,她此时心底还庆幸,幸亏没来例假,若不然半死不活在床上躺一天,根本赶不上交稿进度。

可等她整个人彻底松弛下来,整个人就慌了,而且仔细一算,这已经有一周了,她脑袋有些发懵,不过此时还在垂死挣扎,进行自我安慰,不会的,压根不可能……

大姨妈这小妖精,怎么还不来!

------题外话------

大姨妈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

忽然想到,自己也快来了,长叹一声,嗷——

*

已经29啦,月票再不投就要清空啦

上一章:784 诱哄晚晚,咱们去领证吧(2更必戳) 下一章:786 早婚还早孕?吓懵的晚晚(4更)
热门: 官帽 重生之都市仙尊 神奇病毒在哪里 此人非君子 乡野神医 和反派魔尊互换身体后 小可怜手握爽文剧本 咸鱼的自救攻略 乡村小野医 灼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