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 乔家有喜,执心如初(2更)

上一章:780 学坏的晚晚,三爷郁闷到自闭? 下一章:782 三爷吐槽:我的孩子肯定没这么丑(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宋风晚把段林白招来,某人就颇不要脸的在他家混吃混喝。

傅沉眯着眼看着用自己书桌打游戏的人,“你什么时候回去?”

“小嫂子担心你,我也很担心你,我要陪着你,守着。”段林白说得理直气壮,“傅三,你反正没事,和我一起组队打游戏吧。”

傅沉冷眼不看他。

“不过你最近确实不正常啊。”段林白一个单细胞也察觉到了,因为宋风晚不在,之前他也攒过局,傅沉愣是不出门,毫无理由的,也是奇葩。

现在连公司都不去了。

“你们家也没什么事,你公司也挺好的,你到底怎么了?”

段林白手指操作着键盘,动作不停,余光瞥了眼傅沉,“傅三,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小嫂子的事。”

“小嫂子虽然年级小,还是学生,你也不能欺负人家啊。”

“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狗子。”

傅沉脸一黑,收紧手中的佛珠,想要甩他一脸。

“你不是要玩游戏嘛,来啊,我们玩。”

段林白一乐……

可是几个小时后,某人开始哭爹喊娘了。

这特么是魔鬼队友,尽来坑他。

*

宋风晚旅游结束,与室友各自回家,傅沉一颗心也算是落了地,总归她在家里,他心底踏实。

毕竟有严望川在,如果真的有什么牛鬼蛇神,怕也无法近身。

而他也在慢慢调整情绪,总之现在为了一个还不定会出现的人,影响心情太不理智。

他将自己埋入工作中,忙得不可开交。

七月下旬,宋风晚和他打电话,说一家人要启程去吴苏。

“汤景瓷的预产期到了?”傅沉眯着眼,毕竟不是自己媳妇儿,他没刻意记日期,只记得是暑期。

“预产期在8月上旬,我妈心底担心,就提前过去,多待几天。”

“我过几天去找你。”傅沉是打算7月底去一趟南江,8月过去之后,就接她回校,完全忽略了乔家即将有喜事。

傅沉要去吴苏,傅家二老也知道汤景瓷即将生产,特意准备了礼物,乔家不缺玉石古玩,傅老就亲自书了幅字画,老太太还缝了双老虎鞋让傅沉带过去。

傅沉不知送些什么,紧着时间,抄了一侧佛经,又去庙里求了个平安福,祈求孩子一辈子平安顺遂。

乔家也不缺什么,还是看中心意。

*

七月底吴苏,水乡菏泽,饶是酷暑熏天,延边垂柳,遮天映日,也总透着股沁凉。

傅沉是开车过去的,因为家里二老又给他装了一点特产,坐飞机也挺麻烦,没让人去接,直接开车到了乔家门口。

宋风晚一直在门口等着,听到车声,急急跑出去。

“三哥——”

天气热,小姑娘穿了个无袖的薄衫,超短裤,两条白皙的腿在外面晃着,看得他实在心烦。

她笑着扑过去,撞入怀里的一刻,傅沉嘴角勾起,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想我了吗?”傅沉将人拥入怀里,其实他们两个的状态,已经过了热恋期,只是小别胜新婚,此时碰面,难免心颤。

“想。”

“外面不热啊?你们两个人是准备抱多久?”严望川不知何时出现,仍旧与往常一样,表情稀缺寡淡。

俨然一尊黑面煞神。

“你先进去,我把东西拿下车。”

“没事,我帮你提点。”宋风晚笑道。

傅沉打开后备箱,严望川帮忙提行李,“这么多东西?”

“我爸妈让带来的,拗不过老人家。”傅沉也很无奈,他以前出国读书,爸妈就恨不能把所有东西都给他带上。

“准备待几天?”

“等孩子出生吧,我爸妈很期待,让我务必给他们录个视频回去。”

严望川没作声,帮他提了东西往里走。

傅沉提着箱子,穿过前院,一打眼就看到蹲在小椅子上的小严先森。

他穿着白色的小背心,叉着腿,上面搁着一半的西瓜,手中还拿着小勺子,显然正在舀西瓜吃,满嘴都是红瓤,嘴边还沾了颗种子,衣服上更是滴了不少西瓜汁。

腿上还有不少淤青,还有蚊虫叮咬的痕迹。

头发修得精短,看到傅沉,立刻搁了西瓜地上,笑着跑过去,“姐夫。”

他手上脏脏的,瞧着傅沉一身清爽,到了面前,也没敢过去。

“我给你带了礼物。”

“想要抱抱。”

“……”傅沉眯着眼。

“我去洗手换衣服,待会儿你要抱抱我,亲亲我。”小家伙说着就跑开了,边走边喊:“妈妈,舅舅,表哥、表嫂——”

“姐夫来了。”

恨不能嚷嚷得所有人都知道。

“他最近到这里,都玩疯了。”宋风晚无奈,“上回跟隔壁家小孩去爬树,摔了一脸泥回来,差点被严叔打死,太危险了。”

傅沉低声笑着,“小孩子皮一点很正常。”

“他出去一趟,也不知从哪儿交的朋友,带了五六个小孩回来。”

“也不知道从哪里把舅舅珍藏的刻刀都翻出来,差点把手给割了。”

“那天被打哭了,还哼哼唧唧怪舅舅没把东西藏好,不怪他,差点把舅舅气死。”

傅沉瞥了眼走在前面的严望川……

小严先森显然很善于交际,与他爸,还真是天壤之别。

傅沉过来,乔望北是没给他半点好脸色。

他心底还嫉恨着傅沉把自家床给弄坏的事,不过这次肯定没什么问题了,因为他给那屋换了张铁床。

汤景瓷看到傅沉带了很多东西过来,虽然是宋风晚男朋友,不算外人,但两人毕竟没结婚,把他当上宾对待,什么都是给他最好的,还让乔西延务必招待好他。

乔西延对他怎么可能上心……

你想干嘛都成,别惹事,也别招惹他就可以了。

因为某个准爸爸,已经莫名开始焦虑了。

也是天气炎热,汤景瓷临近预产期,晚上醒的频繁,腿肿得厉害,她睡不着难受了,乔西延就起身给她揉揉腿,经常天快亮,两人才能睡会儿。

汤景瓷是天生冷感的人,身瘦骨细,怀孕前几个月,还胖了些,后面这段时间,反而瘦了点,纤细的小腿,挺着大肚子,难免让人觉得心惊肉跳。

小严先森对这个孩子出生非常期待,因为很快就有人可以陪他玩了。

所以他每天晚上都会拿着故事书,钻到汤景瓷屋里,去给她读书,说是要和宝宝培养感情。

而今晚傅沉来了,小严先森读完故事,就蹬着小腿,敲开了傅沉的房门。

当时傅沉与宋风晚久别重逢,正在房间里……

不可描述。

正在兴头上,突然听到敲门声。

“姐夫——”奶声奶气的娃娃音。

惊得宋风晚,就差把傅沉给踹开了。

“有事吗?”傅沉下床,整理好衣服,透着股不爽,毕竟许久没见了,好不容易亲热一下,这都尚未开始……

“你先开门啊,外面蚊子好多。”小严先森有点急。

傅沉一推开门,小家伙迈着短腿,抱着书钻了进来,看到站在一侧的宋风晚,忽然一笑,“姐姐也在啊。”

“嗯。”

“你们在干嘛?”小严先森一脸天真。

“有点事要说。”

“你们今晚要一起睡吗?”

他可不懂那些事,只是知道他们是一对,按照他理解的,应该躺在一张床上,所以直截了当问了。

“不啊。”宋风晚身子僵硬,尴尬至极。

“那我今晚和姐夫睡。”小家伙说着,特别麻溜的爬床,蹬掉鞋,在床上打着滚。

傅沉嘴角一抽,这小东西怎么……

“你不和你爸妈睡?”

“我想和你睡。”小严先森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姐夫,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睡?嫌弃我?”

“不是。”

“那我先走了。”宋风晚垂着脑袋,灰溜溜蹿了出去。

“姐夫,你给我读故事吧。”

傅沉悻悻笑着,他想把这小子扔出去。

若是睡觉就算了,小家伙睡觉很不老实,半夜的时候,衣服都被蹭到了胸口,露出一节小肚皮,腿还要翘在他身上,最主要的是,半夜了……

和他吵吵说要出去尿尿。

傅沉深吸一口气,只能耐着性子陪他。

一夜都没睡好。

不过这小家伙像是缠上自己了,接连好几天,都赖在他屋里。

小严先森还小,他不太懂那些东西,只知道傅沉每次都给他买很多好吃的,而且有求必应,与家人不同,严望川对他要求特别严,每天吃糖都要控制他。

**

晃眼八月初,此时正是最炎热的时候,出去一下,都能热出一身汗,乔西延原想着预产期之前就把汤景瓷送到医院,有专业医生照料着,心底也踏实。

不过她这胎很稳,自己不大愿意去医院住着,觉得拘谨,想等临近预产期再过去。

住院的时候,汤望津夫妇都在,一群人,忙忙碌碌,拾掇了一堆东西。

汤景瓷有反应的时候,当时病房恰好没人,只有小严先森正盘腿坐在小凳子上,津津有味看着某个儿童节目。

她自己有感觉,按了铃,没动静,就招呼小严先森去叫人。

小严先森没反应过来,直至看到她有东西从腿上留下来,当时吓得差点哭了,这是怎么了……

出去的时候,撞到拿饭回来的乔西延,小模样可怜兮兮。

她被送进产房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多,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骄阳如火,即便医院冷气充足,众人守在外面,焦躁难耐。

并非所有人都无时无刻守在医院,大家赶到医院的时候,无不出了一身汗。

宋风晚到医院的时候,没看到乔西延。

“表哥呢?”

表嫂生孩子,他去哪儿了。

“在那边。”汤望津指了指一个拐角。

宋风晚走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乔西延依靠在窗边抽烟,而此时里面传来汤景瓷的喊声,某人手一抖,烟灰烫到手指,他手糙,也不觉得疼。

“表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别太急。”

乔西延素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那种,宋风晚还是第一次看他这么急躁,可她也不知如何宽慰他。

“我出去走一圈。”乔西延估摸着距离生产,还有断距离,自己此时一身烟味儿,走走散散心,顺便散散味儿。

“那保持联系。”宋风晚抿了抿嘴。

汤景瓷生产算是比较顺利的,虽然在里面待得时间长了点,前面阵痛还不是那么频繁,她也一直在保持体力。

约莫下午五点多……

从产房传来一声啼哭。

乔西延之前一直靠在墙边,神色焦虑,此时冲到门口,夕阳斜沉,暖橙色的阳光将他脸彻底照亮。

很快护士就出来告知了消息。

“恭喜,是个男孩,六斤二两,母子平安。”

众人长舒口气,汤望津夫妇更是瞬间红了眼。

乔望北这才伸手拍了拍自己儿子的后背:“没事了,母子平安。”

很快汤景瓷和孩子就一起出来了,推入病房的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围着孩子转,除却她的母亲和乔艾芸守在汤景瓷身边,就是乔西延一直拉着自己妻子的手。

“孩子名字想好了吗?”乔艾芸笑道。

“乔执初。”

执手如初。

执心如初……

傅沉盯着干瘪得满脸褶子的孩子,总觉得,乔西延不是个这么浪漫的人,却取了个最浪漫的名字。

他拿着手机,默默录制视频,传给父母,心底思量着……

这怎么一个两个生出的孩子,一开始都如此丑。

后来自家孩子出生,他才明白,还有更丑的存在。

------题外话------

嗷嗷——

感觉有点崩溃,之前脑抽的传错了章节,把章节弄到旧文下面去了,今天码字到了一半,电脑死机一次,吓死我了,幸亏稿子没丢,不然我就要哭瞎了o(╥﹏╥)o

我要去吃口饭压压惊

*

给表哥和汤小姐撒个花,大家都记得傅宝宝,是不是忘了表哥……

上一章:780 学坏的晚晚,三爷郁闷到自闭? 下一章:782 三爷吐槽:我的孩子肯定没这么丑(3更)
热门: 首辅大人重生日常/今天也没成功和离 修真归来在都市 跟大佬谈钱不说爱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 沙漏1 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 教授是我的所有物 坦白从严 小时光 不要和奸臣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