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 紧逼斥责,那就断绝关系吧(3更)

上一章:774 关系彻底撕裂,怒怼渣父(2更) 下一章:776 段家撑腰,浪浪要求婚?(4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许佳木的质问,将事态逼至一个高点。

在座绝大部分是师生,算是学历较高的人群,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加之许沛民出现,一开始印象就坏了,一瞬间更是成了众矢之的。

“你们就是想吸学姐血吧,什么事不能私下说,非要闹得这么开!你要是真为她好,就趁早离开这里!”

某个学院的男生吼了一嗓子,周围学生情绪瞬间就被带动起来,场内秩序瞬间有些不可控了。

各种指责宛若潮水,扑天袭来。

“上来就动手,还是自己亲女儿,很是狠。”

“我早就说了,他家人就不是个东西,家丑不可外扬,况且是女儿的事情,就算是做错了,又没杀人犯法,还非得宣扬出去!”

“而且没你们,事情闹不成这样,你们才是罪魁祸首吧,哪里来的脸指责学姐。”

……

这许沛民就算有一百张嘴,也应付不了这上万名学生,脑袋炸了,脸也憋成了绛红色。

整个体育馆差点被掀了。

还是校领导嘱咐各班指导员老师,才逐渐让场内气氛趋于缓和。

许佳木死咬着唇,看着眼前的男人,周围充斥着许多同学的鼓励声……

陌生人对你尚存一丝善意,而伤你最深往往是至亲。

她咬着牙关,问他:

“你到底为什么非要选择今天过来?”

“为什么你过来,不是和我说一声恭喜,祝贺我毕业。”

“我不求你和有些家长一样,给我捧上一束花,或者送我什么礼物,就是一句话都不行?”

“当众指责我行为不端,就算我真的私生活混乱,品行不端,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认了。我想请问……”

“作为父亲,您觉得自己会有什么面子?”

许沛民哪里说得过她,情急之下,也就只剩下动手了。

这次……

她没躲,他也真的下手了。

只是这巴掌打偏了,几乎是落在她耳朵上,撞得她脑袋嗡嗡作响,整个人趔趄着,撞在一侧的椅子上,被起身的一个女老师扶住了。

“这位先生,差不多得了,别太过分了!”女老师眼睛都气红了,“谁家没孩子啊,就没见过你这样的。”

“木子。”段林白早已冲了过去,伸手扶住了她。

她出现了瞬间的耳鸣,只看到段林白嘴巴一张一合,却听不到他说了些什么,就是此时被他抱着,这眼眶一红,眼泪就忍不住往下落。

她不是个脆弱的人,也不爱掉眼泪,因为她知道,眼泪这东西廉价,没人在乎你,你就是哭哑了嗓子,怕也只能感动自己罢了。

“我早就和你说了,他要是敢打你,你就躲开,这种时候,你犯什么傻!”段林白气急败坏,“你不是很聪明,这时候脑子抽了!”

“真是服气了,刚才那么机灵,现在装什么二愣子!”

“被打了,你不还手就算了,你特么倒是躲啊。”

……

段林白这一顿吼,倒是把周围的人吓懵了。

我去,这特么是男朋友?

这是魔鬼吧!

还有这么吼女朋友的,这时候的操作就是亲亲抱抱举高高啊,或者按在怀里,直接抱一下也成。

许佳木耳鸣之后,听着他怒斥自己,微微蹙眉,这眼眶已红,直接哭了。

吓得段林白六神无主,胡乱给她擦了把眼泪。

刚才还霸气威风的某人,瞬间怂了,“卧槽,你特么别哭啊,我又不是骂你,我就是心疼,你特么不觉得疼,我觉得心疼啊……”

靠近他们的人,都听到了段林白的话。

无语望向体育馆顶棚,这两人到底是在谈什么恋爱啊。

幸亏许佳木没化妆,不然得被他擦成一个花脸。

“你过来。”几个女老师过去,就把许佳木拉到了一边。

今天段林白颇为正式的穿了身西装,毕竟是许佳木的大日子,他出门的时候,还特意询问家人,今天穿得如何。

评价是:【像个人。】

体育馆打了冷气,但也架不住人多,里面很热,段林白抬手扯了扯领结,看向对面的许沛民。

“我以为上次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当时没什么人在,你说我对你施暴,说我以权压人,咱们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好好说道一番。”

“大家都是文明人。”

“好好聊个天。”

段林白这话说完,宋风晚先笑了。

他偏头看了眼自己小嫂子,有点无语,笑什么?他今天还不够正经?

宋风晚倒不是觉得他不够正经,而是段林白说要和人讲道理,这事儿……就自带笑点啊。

此时大家也都注意到了坐在段林白位置上的傅沉等人,低声私语,不少人都拿出手机,偷偷拍了几张照片。

只是拍完,就有点郁闷了。

再怎么盯着看也没用,那一堆坐着的,全部都是有主儿的人啊。

许沛民冷哼着,“你动手伤人,还有理了?”

“我知道你们段家在京城有权有势,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玩不过。”

“你自己私生活什么样子,你心底不清楚嘛?你们在一起,试问在场的人,有谁会觉得你把她当真了!”

段林白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现在这么多记者在,你们也别躲在后面,干脆都大方点,除却许佳木,你们拍到我与哪个女生出生入对,还是恩爱缠绵了?”

“除却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照片,还有什么东西?”

“谁要是敢说,某张与女生亲密的照片,那个人是我,私生活混乱这事儿,我就认了!”

段林白敢这么说,自然是相当自信。

“我每天接触的就是那几个人,还特么都是男的,我要是这么爱玩,我爸妈都不会觉得我是同性恋。”

这话说完,不少人笑喷。

段公子!

这么严肃场合,麻烦您说话注意点,别搞笑成不?

“不过你要是我打你,这件事,我认!”段林白直言。

许沛民双手握紧,“这件事,你认了就行。”

“可是这也得分我为什么打你,如果是无缘无故的,那就是警察抓我,你告我,都是我活该。但是还有一种情况……”

“那就是你活该!”

“欠揍!”

许沛民比他年长,被一个后辈指着鼻子骂说自己欠揍,自然气不过,拳头握紧,手臂就动了下。

“许先生,你若是想打我,也行,就对着这里。”段林白指着自己耳朵,“给我和她来个对称的。”

“不过你打了,后面的事,可就由不得你做主儿,我好歹也是个名人,家里有点小钱,请得起律师。”

“咱们下次见面,那估计就是在法庭上了。”

“虽然就是一巴掌,也不能让你在里面蹲个十年八年,但总能赔点钱,我只怕你们家那点拆迁款不够用的。”

“弄不死你,我可以能耗死你……”

段林白提到钱,算是踩到了他的痛处,他没钱与他玩,眼神闪烁,嘴角抽搐着。

这手始终没抬起来。

此时大家也算是看出来了,方才对着许佳木那般叫嚣,面对段林白,却怂的一逼。

分明是欺软怕硬,柿子挑软的捏。

“不动手了?”段林白挑眉,“那我们来说一下当天的经过好了。”

“我到底为什么打你,还不是你先动手打了人?不分青红皂白,还对她一通羞辱,她脾气好,加上你是她父亲,不与你动手。”

“不过大家都知道我这人脾气特别差,又急又暴躁,我正常谈个恋爱,被人说成养小三,女朋友还被打了,我要是不动手,我怕也不是个男人了。”

“就算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只要她现在还是我的人。”

“我就不会让她被人欺负,就算是她家人也不行!”

“你们不在乎她,我在乎。”

……

这件事原本只有许沛民的一家之言,此时段林白说他先动手,他才回击,饶是还没拿出证据,可信度也很高。

因为大家都见识到他粗鲁蛮横的一面。

“你若是觉得我污蔑你了,医科大停车场那边有监控,我相信宿舍楼前也是有的。”

“我这么长时间没把证据拿出来,也是很给你们面子了,我就想看看,你今天会做得多过分!”

“警局又不是我家开的,我就是权势滔天,如今社会,也无法只手遮天,你非说我以权压人,为什么不反思自己的毛病!”

“你这种言论,不是污蔑我,而是质疑国家执法机关,这种谣言,追究下来,我怕你担不起这个责任!”

段林白本就是个嘴炮,说话嘚嘚嘚不停。

火气憋了好多天,就等着今天一股脑儿的宣泄出来。

许沛民哪里有那个脑子一直转,完全跟不上他的路子,一听说牵扯到国家什么的,想起被民警带走的画面,双腿打了个颤。

“你不是总是说,我们段家暴力拆迁,违规违法嘛。”

“你拿出证据来啊。”

“这边你没证据,但是我那里却有你试图靠增加户口簿人数,来骗拆迁款的证据,你去了当地派出所几次,给多少人送礼被拒,怎么找的拆迁办,给人家送了什么东西,我这里一清二楚。”

“许先生,这是个法治社会,说话要将就证据的。你对我们公司造成了多少损失,回头我的律师团队会正式通知你的。”

段林白忽然冲他一笑。

许沛民一听说段氏集团损失,当即脸就白了。

“你少吓唬我,我能给你们造成什么损失。”

“你对我的恶意造谣,对我名誉造成损害,这还不叫损失?谁不知道我是我们公司的门面。”

傅沉等人纷纷垂头。

这二货,门面都出来了,你可是段氏集团的少东家,难不成是靠脸混饭的?

你们公司代言人可以退休了。

许沛民哪里说得过段林白,已经气得上火了,他只能将矛头又对准了许佳木。

说话已经口不择言。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反正我是不会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的,许佳木,你要是和他在一起,就是不要我们这个家,你以后要是出什么问题,别哭着回来求我!”

周围瞬间响起了一阵倒吸冷气声。

这不就是拿断绝关系威胁她?

没招了,被逼到绝路上,就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大家嗤之以鼻。

但决定权在许佳木手里,没人敢此时怂恿她断绝关系,毕竟人家有血缘关系在,如果她后悔了,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许佳木也没想到,他父亲会忽然说出这种话,瞳孔微颤,看着他,满目震惊。

“您认真的?”许佳木都没察觉,自己声音抖得多厉害。

“难不成放任这小兔崽子继续打我?”许沛民看她模样似乎是怕了,以为这种威胁奏效,说话也有了底气。

总算有东西能够拿捏到她了。

今天就算不如他显得顺利圆满,能让段林白这混蛋下不来台也很好。

“反正,你想和他在一起,就是不行!”

“那就和断绝关系!自此以后,我再也不认你这个女儿!”

字句铿锵,掷地有声,硬逼着许佳木做决定。

傅沉等人也没想过他会如此决然,其实诸多事都要转圜余地,但是这种断绝关系,一旦确定,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此时在一旁没出声的许母突然走到许佳木身边,“你别和你爸犟了,你才认识他多久,你俩是个什么关系啊,真想为了他不要我和你爸?”

“他们是什么人家,你还真以为他会娶你啊,和你爸服个软就行了。”

“好歹都是一家人。”

……

众人都在等着许佳木的回答。

此时拿着摄像机的余漫兮,将镜头撤下,其实要她做决定很困难,她和自己不一样,她与贺家是真的没感情,但她却实实在在与他们生活过。

哪儿那么容易割舍。

段林白没想到许沛民最后会拿出断绝关系威胁,许佳木一旦认了,就表明他俩完蛋了。

他心底抓狂啊,恨不能挠头抓耳,可是脸上还得表现得非常淡定。

“佳木,你在发什么呆,和你爸服个软啊!”许母催促着,若是割舍关系,她定然是舍不得的。

许乾站在一侧,也只能干着急,怎么就非要发展到这个地步。

许佳木忽然抬眸看了眼段林白,咬了咬唇,似乎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

他心底暗叫一声:卧槽……

可是紧接着,就听到她哽着嗓子说了句:“您不想要我,就……”

“随了您的愿吧。”

字句轻巧,却吓得许母脸都白了,许沛民更是身形一晃,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许佳木!”

他怒吼一声,嗓子哑了,歇斯底里般。

隔了数秒,她才忽然抬头看向他,目色沉静,“我尊重你的任何决定。”

“你这臭丫头,你简直魔怔了,胡说八道什么,这小子到底哪里好,你居然为了他要和我们家断绝关系……”

许沛民急疯了,冲过去就要撕扯他。

可是此时许乾已经吓傻了,无力动弹,反而是保安和一些学生把他给抱住了。

段林白算是松了口气,不过……

为什么说这种话之前,要用那么决绝的眼神看着他?这女人怕是有毒。

“要断绝关系的是您,从来不是我。”

“而且……”

“不是他多好,只是作为父母,你们太差了。”

许佳木这一口气出了,整个人说话都好像松弛了几分。

对于现在这情况,她没想过,只是仔细想来,似乎也没什么可后悔的,因为她来京城,就是想离开他们。

“许佳木,你特么别后悔,你以后就是被抛弃了,就是跪着求我,我也不会让你进门的!”许沛民急眼了,浑身充血,指着她鼻子。

“你这白眼狼,臭丫头……”

也就是这时候,从一侧忽然响起了一个沉冽的中年男人声音:“许先生不必担心,她的后半辈子由我们段家负责。”

“就算他俩成不了,我们也能认她做干女儿,反正我们段家人丁少,我和夫人也没女儿,养她不成问题。”

“做不成夫妻,就做兄妹也挺好。”

“我会立刻让秘书拟定断绝关系协议,回头大家坐下签个字,登报声明,您有意见么?”

说话的居然是段嵩乔,他与林玉贤都在,只是不知何时出现的,毕竟现场有些混乱。

可是他的出现,算是把这家人的后路彻底堵死了,狠话放出去了,想收回去,怕是不可能了。

段林白是很开心自己父母能来的,只是……

做兄妹是什么鬼?你俩认真的么?

------题外话------

我觉着做兄妹也挺好的,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浪浪:(╯‵□′)╯︵┻━┻

滚——

上一章:774 关系彻底撕裂,怒怼渣父(2更) 下一章:776 段家撑腰,浪浪要求婚?(4更)
热门: 乡村花医 快穿之吾儿莫方 如果蜗牛有爱情 跨过千年来爱你 入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养了千年的龙蛋终于破壳了 穿成炮灰后和主角HE了[穿书] 师父在下,徒弟在上 和深渊魔主同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