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 关系彻底撕裂,怒怼渣父(2更)

上一章:773 高调登场,惨不忍睹的摸头杀 下一章:775 紧逼斥责,那就断绝关系吧(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医科大体育馆内学生和一些老师领导都要笑疯了。

这段公子八成是有毒的,哪有人摸头杀把人头发搞疯掉的,还被拍了,此时已经传到网上。

原本网上一堆吃瓜群众等着看今天的毕业典礼,无非是想看一下许佳木的真人近照,猝不及防吞了口狗粮,还是特么带毒的,都笑抽了。

“这不是我理想中的段哥哥,他不是这样的,我不听我不看!”

“你见过摸头杀,把手指插进人家头发里使劲搓的嘛!你看到那个姑娘绝望的眼神了吗?”

“我敢确定他是第一次谈恋爱,手脚僵硬,还一脸认真,直男没错了。”

“我单方面宣布,同意他俩在一起了。”

……

其实网上充斥了很多段林白的女友粉,不过她们心底也清楚,与段林白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自己yy一下。

如果许佳木是以正宫娘娘的气势登场,高调又强势,一副天下我有的模样,怕是要被喷子骂死,可是这两人的互动已经把他们笑疯了。

这医学生分明羞愤得要撞墙了,大家乐了,自然不会计较别的。

网上居然有人说要开始磕cp,估计他俩在一起肯定欢乐多。

许佳木本来还不知这件事,是后侧有同学拿着热搜照片递给她,她才有些崩溃。

全网都是她炸毛的照片。

“你们真的在谈恋爱?”同学低声询问。

许佳木抿嘴笑了下,算是认了。

“你男朋友需要好好调教。”

大家都以为段林白花心风流,此时算是明白了,他对恋爱这回事,一窍不通。

*

众人热烈讨论着,有人戳了戳许佳木的后背,她转头,那人就伸手指向某处,她一打眼就看到自己父亲过来了。

眼神刚好撞上,气势汹汹。

颇有一副来复仇的模样。

许佳木深吸一口气,伸手解开了学位服上的扣子,将衣服脱下。

“木子,学校有保安在,你别过去。”有熟悉的同学,还是拉住了她。

毕竟这么大的场合,与自己闹得不可开交,传出去可不好听,影响更恶劣。

“没事。”许佳木起身,将衣服收拢正好放在位子上,转而走出了位置。

最近许家人在电视上曝光度很高,一出现,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都在小声讨论,却不敢发出太大动静,都在等着接下来事态的发展。

许沛民此时的距离,距离主席台,还有几米远,这边原本是预留给上台学生准备的,地方还算空旷。

大家设想过,许佳木家人会过来,只是没想到会挑着这时候,完全可以等典礼结束啊。

许佳木刚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许沛民二话不说,直接冲过去,一把扯住了她。

此时天热,加之她要穿学位服,里面只着一件轻薄的衬衣,被他猛然拉拽,衣服差点撕裂,身子也是虚晃趔趄,险些摔倒。

周围师生显然没想到,见面就如此火力十足,偌大的体育馆,居然出现了瞬间的死寂。

此时镜头好死不死的切到他们身上,两人互动原封不动被还原到了屏幕上。

“这个……”校领导想阻止,却发现此时掌镜的居然是余漫兮。

她来凑什么热闹?

“我还以为你这丫头装死不敢出现了!”许沛民满腔怒火,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点。

这段时间他急速消瘦,此时张牙舞爪的模样,带着点面目狰狞。

段林白刚要站起来,就被傅沉和傅斯年同时按住了:

我去,这傅家叔侄有毒吧,我家媳妇儿有危险,你们搞挟持呢,还特么一边一个?

尤其是傅斯年这厮,臂力太大,死死按着他,是准备把他捏死嘛!

“急什么,看她如何处理,你再帮忙。”傅沉说道。

如果许佳木突然怯了,怂了,或者妥协,段林白此时冲过去,只会成为一个笑话。

“我知道怎么做!你们当我是智障嘛,我肯定要看她态度行事,我就是想离得近点,你们别拉着我。”

段林白这话说完,一排人齐刷刷看过来……

眼神活像在看智障。

卧槽!你们……

段林白气得没话说,就差双手掐腰表示不满了。

*

此时的许佳木伸手准备挣脱他的钳制,可是男女力量悬殊,她咬着牙,父女两人手腕抵着,无声较量。

“我人就在这里,这么多人在,我跑不了。”

“居然让那小子派人抓我进去,你真是我的好女儿!”

许沛民手指越发用力。

“爸——”许乾急了,这么撕扯下去,他姐衣服都要坏了,他伸手阻拦的时候,许佳木猝然用力,她清楚人哪个地方更加脆弱点,直接把他手臂挥开。

许沛民猝不及防,瞳孔微缩。

两人分据两侧,颇有种敌我对垒的模样。

“好啊,你这臭丫头!你现在胆子真是大了,还敢推我!”许沛民本就大男子主义,原本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找回面子,却不曾想……

一开始,许佳木的反抗,就打了她的脸。

而且这是许佳木第一次如此正面反抗他,他震惊之后,眼底泛红,就好似被滔天的火焰给吞噬一般。

眼神凶狠,那模样,完全不像个做父亲的。

“爸,咱们出去吧!”许乾拉着他就想往外走,“妈,你帮个忙啊。”

许母性格很怯懦,站在边上,畏畏缩缩,没敢近前,此时原本按兵不动的记者,也都朝着那边围拢过去。

在镜头面前,许沛民更不可能往后退了。

他已经被人拱到了这个位置上,此时往后缩,别说回老家会被人看不起,就是全国人都瞧不上他吧,连自己孩子都制不住。

他呼吸越发急促,猛地抬手,挥开拉扯他的许乾,抡起手臂,冲过去就是一巴掌。

众人惊呼之余,段林白已经蹭得从椅子上跳起来,离得近的男学生,更是想要上去劝架,可许佳木这次没站着挨打,而是往后退一步,躲开了。

许沛民一巴掌落空,就准备第二次。

“呵——除了打我,你是不是没办法能证明你还是一家之主,是不是除却打女儿,就没办法来证明你的权威!”

许佳木声音不算大,没有任何歇斯底里,却绝望透顶。

“如果你觉得打我几巴掌,能证明你是个父亲,你就打我好了!我不躲了。”她说着,居然真的往前走了一步。

许沛民的手,距离她的脸,也就五六公分距离。

只要他想,就能轻易给她一记狠掴。

“除却使用暴力,你还能对我怎么样?你若是觉得打了我,能让你舒服了,让你满意,让你得到了满足,你就动手好了。”

“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你是个男人!”

……

全场死寂,半点私语都没有。

许沛民颤抖着手,她说几句话太狠了,直接把他推到了悬崖边上,进退两难,不打憋屈,打了就好似印证了她的话。

气得他身子发抖。

傅沉伸手将段林白拽回了位置上,“我觉得多读点书,还是有好处的。”

“嗯?”

“最起码说话直击要害,戳心!”

段林白忽然觉着,他这话,似乎在嘲讽他读书少。

“爸,咱们有话私下说。”许乾始终还是不想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因为一旦今天收不了场,他们之间的这点亲情只怕覆水难收。

“呵——”许沛民甩开他的钳制,伸手指着许佳木,“你今天真是好样的,有人撑腰果然不一样。”

许佳木咬着唇,她清楚,这是开了头,就回不去了。

“走到今天,还不是你们逼我的?”

“我逼你?”许沛民顿时觉得好笑,拿着手指戳着许佳木的脑袋,“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你心底不清楚吗?”

“害的我全家都跟着丢人!”

“我送你来读书,可不是让你往别的男人床上爬的!”

许沛民本就是个粗人,说话口不择言,又被她刺激了一番,还哪儿管这是什么场合,什么脏话都说出口了。

“我花钱供你读书上学,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仗着巴结上几个有钱人,就敢这么横!”

……

许沛民这话已经刺激到了在场所有人。

他一出场,直接动手,他在大家心底的分量,已经掉价了,原本有些人可能觉着双方有矛盾,必然不是一方过错,许佳木可能也有毛病。

此时看他面目狰狞居然这般龌龊话都蹦出来,心底的天平自然全数倾斜到了许佳木这边。

许佳木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料想到他会说一些难听得字眼,可饶是如此,还是红了眼。

她哽着嗓子问:“你说我不对?我爬别人的床?请问你看到了吗?”

“你是亲眼见过,我和段林白发生不正当关系了?”

“就算是我们发生了关系,我也二十多岁,成年了,我谈个恋爱,和男朋友亲热,还是什么大罪?”

“我说我们是正常交往,你不信,那你告诉我,我们关系不正当,你是有什么依据?”

“你有本事拿出证据来!”

“你敢拿出来,我就能跪下给你道歉。”

许佳木声音越抬越高,到最后,就是压着他的。

尤其是周围人,都感觉到了她声音中透着些一抹绝望。

“你说供我读书,这么多年,我花过你几分钱?以前我的学费是奶奶退休金缴纳的,奶奶走了之后,我考学都是免费生,没让你们缴纳过一点学费。”

“你们是帮我出过伙食费,但是我暑假打工的钱,也都给你们了,那些还抵消不了?”

“我大学所有学费和生活费,靠的是奖学金和兼职,你们出国一分钱?”

“入学第一年的学费是贷款的,这些我前些年已经还清了,你们到底供养了我什么!”

许佳木细数着,这些东西,都是有据可查的,她压根犯不着说谎。

“以前对我不闻不问,现在却来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有你们这样做父母的?”

……

周围已经开始小声讨论起来,无非都是在指责这对父母过分罢了。

许沛民饶是听不到大家在讨论什么,也知道,全部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大男子主义,这辈子都要面子,现在却被自己亲女儿,面子里子全部扒了个一干二净。

他张了张嘴,“我供你吃喝住行,这还不够,你就是典型的白眼狼!”

许佳木冷笑着,“我是白眼狼,你说你们尽了义务,可我却不仁不孝,那我想问你一句……”

“你出现在这里是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后半辈子会发生什么事,但我心底清楚,这个毕业典礼,是我目前为止,这辈子最重要的事,你如果真的这么疼我?”

“你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许佳木戳到了重点!

而且将他之前在媒体面前卖惨的所有嘴脸全部戳穿,是啊,你如果对她有点感情,就不会挑着这时候搞事情。

------题外话------

众人:坐稳板凳,吃瓜看戏。

浪浪:【掐腰】

好气啊……

上一章:773 高调登场,惨不忍睹的摸头杀 下一章:775 紧逼斥责,那就断绝关系吧(3更)
热门: 回天 低空飞行 星际稀有物种 宸汐缘 鬓边不是海棠红(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小说) 亲爱的拍卖师 天子是我白月光 偷性窃爱 养了八年的金丝雀飞走啦 黑牛岭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