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 冲突彻底爆发,浪浪很邪很可怕(2更)

上一章:766 一声媳妇儿红了脸,平白挨巴掌 下一章:768 浪浪太张狂,未来岳父也没客气(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五月底的天,空气翻滚着热浪,树叶被风吹得婆娑作响。

地上枇杷翻滚着,远处还能听到学生嬉闹声,博士楼在宿舍区最里面,此时正值饭点,周围倒什么人。

宋风晚也不知这是个什么情况,弯腰,将脚边滚落的枇杷捡了起来。

尚未直起身,又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你这不要脸的东西!”

男人声音粗狂低沉,那股怒意,冲破胸腔,就连宋风晚都感觉到了。

“爸,你别这样,我都和你说了,所有事情都和我姐没关系!”

男人却不管,抬起手臂,就准备打过去,却被跑来的许乾一把抱住了,“爸,你别这样。”

“这一切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不是我想的那样?人家都拿着照片堵在我家门口了!”许沛民神情激动,盯着许佳木,神情凶狠得好似眼前这人压根不是她女儿。

男人嗓门很大,在寂静的宿舍区显得格外突兀刺耳。

此时有住在一楼的学生透过窗户观望,管理员也出来了。

“木子?”许佳木硕博连读,一直住这里,管理员自然认识她,“怎么回事?”

“没什么。”骄阳如火,许佳木左半边脸麻了,过了些时候,才觉得尖锐刺痛。

许是没想到父母会突然冲过来,而且周围还有自己认识的同学师长,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办。

诧异、震惊、麻木、无颜见人……

家里重男轻女,她自小要强,在家得不到重视,也只有在学校,大家才会高看自己一眼,此时却在这里,把自己最后一层保护给揭了。

羞愤难当。

“先生,您这是干什么?”管理员看她左脸通红,略微蹙眉。

“她是我女儿。”理直气壮地口吻。

“那也不能动手吧!”而且还是在宿舍区,学校这地方,有点事传得很快。

“爸,您有什么事,我们去另一边说,别在这里。”许乾拉着他往后面的停车场走。

许佳木伸手揉了下脸,抬头正好撞到自己母亲的眼睛,她扭头,“赶紧过来吧。”

没有半点安慰。

许佳木扯了下头发遮脸,余光瞥见宋风晚,瞧见她眼底异样的神色,眼眶蓦然一热,咬紧牙关,跟了过去。

“这都什么人啊?有这么个优秀的女儿,真下得去手……”管理员嘴碎得念叨了两句。

宋风晚走过去,弯腰将地上的枇杷捡起来,其中有一些已经跌坏甚至踩烂,可能自己也经历过家庭的变数,更能感同身受。

尤其是她最后那个眼神。

太戳心。

“宋小姐。”千江已经驱车回来,看到地上摔坏的枇杷,也是颇为诧异。

宋风晚已经将好的枇杷捡起来,她心底一直思量着,要不要跟过去看看,不过那是许佳木的家事,她也不好插手,只是看那个男人方才的做派,又担心她吃亏。

犹豫着,还是跟了过去。

*

停车场

蓝色顶棚吸热,让整个停车场的温度都偏高,许佳木神情木然,“你们过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许沛民很直接,也不拐弯抹角。

许佳木下意识看了眼许乾,倒不是不信任他,可能是本能,因为傅沉等人不会把事情捅出去,此时也就只有许乾知情。

“和我没关系,我没说!”

许乾接到父母电话,说他们到京城了,他也是一脸懵逼,直接坐车到了车站,他可什么都没说。

“你看他干嘛,威胁你弟弟啊!”许沛民厉斥,嗓门大的,隔着很远的宋风晚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谈恋爱不犯法吧。”许佳木咬着唇,“我谈个男朋友,至于你们千里迢迢跑来扇我巴掌?”

“那你告诉你,你男朋友是谁?”许沛民步步紧逼。

许佳木咬了咬唇,下意识不想和家里人说。

总觉得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会牵连到他,也是下意识想保护他。

“怎么,还不能说?”许沛民冷哼着,“可是人家上门问了,你男朋友是不是段林白,段氏集团那个!”

许佳木没作声,算是默认了。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当初嘴巴那么硬,不肯松口迁户口,我说给你钱,就算以后能多拿点钱,你也不要是因为什么了?”

“这是傍上有钱人,瞧不上那几万块。”

“我真是没想到,我女儿怎么有能耐。”

……

他还没说很脏的字眼,可是话里话外已经非常难听了。

况且这话还是从一个做父亲的人口中说出来。

宋风晚此时靠在墙边,许是想起以前的事,气得身子发颤,抬手示意千江,“通知他一下吧,说她还被打了两巴掌,情况有点急,让他赶紧过来吧。”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段林白,这件事明显是由他而起,而且他迟早也要知道的。

有些事早点解决也要。

而且他父亲的意思,分明是觉着许佳木与段林白关系不正当,这事儿也得他亲自澄清才行。

许佳木咬了咬唇,“我把户口迁回去,多拿的钱,有我的份儿?你们不是要给许乾买婚房?还要给自己交社保,这钱已经被瓜分干净了,我还能拿多少?”

“这本来也是我们家的钱,我分配家里的钱,还需要你过问?”许沛民强势习惯了。

许佳木冷笑着没说话。

“我就说,那个段林白,怎么会突然针对我们,还故意找的是迁户口的茬,八成就是你说的吧。”

“当着那么多熟人的面,把我们骂得狗血淋头,还把这条路给堵死了,弄得所有人都在骂我们!”

“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这些事许佳木是知道的,“难道不是你们违规想投机取巧多拿钱,恰好被人看到?”

“你这臭丫头,你现在还护上他了?就因为那小子,你知道我们家损失多少钱吗?”许沛民大声怒斥。

“还有你弟弟,他脸上的伤怎么来得?他说你给他找了工作,安排了住处,我还觉得你这丫头终于懂事,能帮家里分担点。”

“我看你是把他交给段林白那混蛋,结果把他折腾成这样了!”

……

这人思维一旦发散开,对某个人存在恶意,就会想法设法把所有事情都往他身上堆叠。

段林白自然就是那个背锅侠。

“爸,和他俩都没关系,这是我自己打架弄的,他们还帮了我!”许乾解释着。

“要不是他们给你找的那破烂工作,你还不会被人打呢,在餐厅端盘子,许佳木,你就是这么对你弟弟的?”

许沛民也是到京之后,才知道自己儿子才餐厅端盘子,他本就重男轻女,听到这话,直接就炸了。

“不然以他的学历,你让我去哪里给他安排那种,轻松的,整天做办公做的事儿?”许佳木咬唇反击。

许乾只有大专学历,以前还好逸恶劳,京城这地方,人才饱和,就是本科毕业,怕也不好找工作,况且是他。

“你说这话时瞧不起他了?怎么着,读了个博士,你就想翻天了?”许沛民听了这话,瞬间就急眼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许佳木心底窝火罢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上次回去,非得把户口迁出去,你是想逃出去,彻底和我们家断了关系吧,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只要我不想,你死都要死在家里!”

许沛民只要想起这些天被街坊邻居孤立排斥,冷眼相对,就一次性把邪火发泄到了许佳木身上。

他这话说得太重,不仅许佳木内心震颤,宋风晚都心头一跳,压着嗓子,“你通知了吗?”

“说了。”

千江怕她不信,还把手机给她看了。

【段公子,许小姐父母来了。】

【双方在发生激烈冲突,许小姐处于弱势。】

【目前在她宿舍楼后面停车场。】

段林白随即回了一句:【谢谢,我马上过去。】

可是紧跟着千江又补充了几句。

【许小姐被打了两个耳光。】

【好像要被骂哭了。】

【他爸让她死也得死在家里。】

……

宋风晚瞠目结舌,声音压得极低,“最后这些可以不用说!”

“您说要告诉他情况紧急,我觉得这么说的话,他可以更直观的感觉到。”

宋风晚张大嘴巴,“你平时与三哥也是这么汇报工作的?”

这么详细?

千江点头。

宋风晚崩溃,那岂不是自己做什么他都一清二楚,这人有毒吧。

段林白之前已经接到了许乾的电话,他只说家里人到了,要出去和他们一起吃饭,不过后来他也发了信息,告诉他可能会出事,让他来医科大一趟。

许乾此时觉得段林白无所不能,牛逼死了,肯定什么事都找他。

所以收到千江信息时,段林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可是收到他具体汇报,还是忍不住冷了脸,一脚油门,车速又提高了几分。

傅沉这丫的,怎么找了个这么个二逼手下。

有他这么汇报情况的嘛!

他怎么不开个摄像头,给他进行实况转播?

原本就很急了,被他搞得更是心急如焚。

宋风晚咬了咬唇:“你告诉他,有什么事,我们会帮忙,让他开车慢点,注意安全,安抚他一下。”

段林白是个急性子,宋风晚担心他路上出意外。

然后他就收到千江的信息:【开车慢点,注意安全,出事有我们。】

“我去,千江,你特么……”段林白此时若是站在他面前,真想锤爆他的狗头,这特么是安抚?

还出事?

这特么都挨了两个耳光,还出事?

宋风晚看到信息,再度崩溃,她能要求让十方跟着她吗?这人太可怕了。

**

另一侧的许家,已经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许沛民这话戳到了许佳木的痛点,她这般努力,就是想逃离家里,她却说自己就算死,也要死在那里,她直接说道!

“自从我上大学,没要过你们一分钱,平时打工赚的钱,大部分也给了你们,我以前的学杂费是奶奶退休金交的,和你们也没关系,在家也就是吃喝睡觉,这些年给你们的钱,我觉得也差不多够了吧。”

“以前也没关心过我,现在却要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你们凭什么?”

“我想和谁在一起,那是我的自由,和你们没关系!”

“你说什么!”许沛民凶狠怒吼。

“我的事轮不到你们管!”

“真是到了大城市见了世面,翅膀硬了!”许沛民冷笑着。

“佳木,你怎么和你爸说话的,你能有今天,难道和我们家没关系?”一直在边上没搭腔的许母跳了出来。

“你还没听出来吗?这死丫头就是个白眼狼,你看看这么多年,我们养了个什么东西!”许沛民满眼的鄙夷不屑。

“爸,姐不是那个意思,姐,你也别说气话了。”许乾急了,他又不会劝和,只能着急上火。

许佳木脾气倔,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动不动。

虽然没说话,但目光坚毅,一种无声的反抗,那眼神看得许沛民心惊。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信不信我抽你!”

“呵——你说那些邻居为难你,你有本事,出去横啊,和他们对着干啊,只会关起门欺负女人,你又算哪门子男人。”

许佳木今天最后一层保护壳都没了,加上他不问缘由这么刺激,她怎么受得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找那个砸烂我们家玻璃的人?”

“只会窝里横,不是个男人!”

许沛民本就被激怒了,听到这话,浑身毛孔张开,举起手就要打她,“臭丫头,我打死你!”

“爸——”“沛民!”这边的母子两人急忙拉住他。

他此时在气头上,这么抽打过去,许佳木落不得半点好。

“姐,你快走吧!”许乾急得直冒汗。

“我说错了吗?凭什么要我走,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我是真没见过,谁家做父亲的是这般模样!”许佳木咬牙,双手握拳,浑身轻颤。

许沛民被拉着,额头青筋突突直跳,整个人已经暴走的边缘。

“好啊,现在有人撑腰了,说话都硬气了,敢这么和我说话!”

“你以为那个段林白是真的想和你过一辈子?”

“人家那是什么家庭,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们家?再说了,你也得掂量一下自己?”

“别以为陪有钱人睡觉,拿了个几个臭钱,他帮你做点事,就真的以为自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保不齐哪天他就把你踹了,你哭着回来求我!”

……

他这话说完,就连许乾和他母亲都觉得这话过了。

“爸,我姐和他是正常交往,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些天他一直住在段林白家里,他也谈过恋爱,看他们交往,段林白给她打电话的模样,也能猜出一二,他很认真。

富家公子,想玩玩,干嘛要管他的闲事,只要和他姐关系好就行了,压根没必要把自己掺和到他们家事情里面去。

“不是?人家记者都拿着照片来问我,是不是我女儿?问我女儿是不是被人包了,我都没脸承认!”

“若想人不知,就别做这些脏事啊。”

“做没做你那儿能知道,她自己心底最清楚!”

许佳木也是没想到,自己父亲会这么想自己,脑袋昏沉,只觉得天塌地陷,最后一根稻草垮了,眼前都是黑的。

宋风晚咬了咬牙,刚准备出面的时候,一辆蓝色超跑从她身侧窜过。

就像是一道蓝色闪电,穿风扬沙,而且是直接冲着许沛民过去的!

这边的停车场不算大,因为学校停靠的多是电瓶车与电动车,空间窄仄,车子质朴过去,所有人都傻了。

许沛民方才还怒不可取的指着她鼻子骂,眼看着车子过来,带着震耳的轰鸣声,吓得他莫名腿软。

而且车子越来越近,却没有半点刹车停住的迹象,这眼看着就要撞过去了。

宋风晚都吓得跟着跑出来。

他疯了!

“段林白!”许佳木喊了一声。

车子也伴随着她的喊声急速停住,刺耳的刹车声摩擦地面,而此时车前已经抵在了许沛民的小腿上。

只差分毫!

他这腿绝对会被撞折。

------题外话------

浪浪已疯,鉴定完毕。

段林白:被某人刺激的。

千江:今天太阳很好。

段林白:……

上一章:766 一声媳妇儿红了脸,平白挨巴掌 下一章:768 浪浪太张狂,未来岳父也没客气(3更)
热门: 东北往事4黑道风云20年 乡村痞少 盗性偷情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 有凤来仪 女庶王 闺违 我捡的崽都是神明 都怪时光太动听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