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 一声媳妇儿红了脸,平白挨巴掌

上一章:765 三爷嘴巴太毒,一语成谶(3更) 下一章:767 冲突彻底爆发,浪浪很邪很可怕(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餐厅闹剧之后,除却段林白要送许家姐弟去收拾行李,帮他们安排落脚点,其余人均各自回去。

许鸢飞到家的时候,许正风与许如海正在客厅闲聊,看模样,似乎是去参加什么饭局刚回来,身上还带着酒气。

“爸、大伯。”

“回来了?”许正风从乡下回来后,郁闷得要命,恨不能活剐了京寒川。

“嗯。”许鸢飞顺手从自己父亲手中接过他的外套。

“听说你今晚出去,和人打架了?”许正风伸手勾扯着领带,身子陷入沙发内。

“您怎么知道的?”

“京城就这么大,京家那边有风声,我这里自然也有。”

坐在一侧的许如海,伸手摘了眼镜,捏了下眉心,“因为什么,在公众场合大打出手?”

“一点小事而已,不过今天出去,碰到了熟人,就是过年时候,来过家里的想托我们家给他儿子找工作那个,有个女儿是博士那家。”

许正风点着头,“怎么碰到他们了?你不是和那混小子出去请客吃饭?”

“这世界太小了,她是段林白带去的。”

这话不需要说得太透,大家心底也就明了了。

“爸、大伯,那我先回房,你们也早点休息。”许鸢飞说完,笑着往楼上走。

许如海正拿着布子擦拭眼镜,瞧她与自己说话,抬头看了眼,点头应了声,又重新将眼镜戴上。

灯光从镜片滑过,折射出的光线透着些许冷厉。

*

而这件事之后几天,皆是风平浪静,许佳木也是第二天才知道自己弟弟住到了段林白家里。

原本她还觉得太不好意思,准备第二天就把弟弟接走,也不知怎么的,这两人过了一夜,还培养出了点感情。

这两个人……

当天晚上就打了一个通宵游戏,夜里两三点的时候,还出去吃了顿烧烤。

段林白凭借“高超”的技术,迅速抓住了他的心。

许乾对他本来就有点怕,此时觉得段林白什么都会,简直帅到爆,某人本就骚包,差点飞上天。

他还同傅沉等人炫耀。

傅斯年直接在群里说道:【你小舅子是有多菜?居然会觉得你技术好。】

段林白:【菜得不一般,哈哈,在他心里,我就是大神。】

傅斯年:【不仅手残眼瞎,脑子也不正常。】

段林白冷哼着,丝毫不介意他说的话。

他偶尔也会带他与许尧一起玩,男生之间的友谊其实可能就是一场游戏,一顿烧烤。

许乾远离了以前的狐朋狗友,段林白和许尧虽然爱玩,白天也是认真工作,他也见过段林白为了谈某个案子,带人回家加班到天亮。

时间长了,心底肯定有些震动,段林白去上班,他在家无聊,也会上网查招工信息。

他说等他脸上伤好了,先回家一趟,一边工作一边考个成人本科。

许佳木对他的转变自然最欣慰,而且那时候已经五月底,她已经顺利通过论文答辩,此时就剩下拿毕业证了。

“答辩很顺利?”段林白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正在开会,一看到来电显示,压根藏不住那颗荡漾的春心,“我去接个电话,你们继续。”

这段时间,公司的人都看得出来,小老板有情况。

他素来桃花很多,但是这次……

明显是他自己春心泛滥啊,每天笑容灿烂得不可思议。

“喂——”段林白依靠在墙边,他都觉着自己很不正常,不就是接个电话嘛,至于这么荡漾?

“我答辩结束了,是优秀。”

“我媳妇儿就是厉害。”段林白这厮素来不要什么脸,这话说完,许佳木怔了下,就连他自己都傻了。

他平素在傅沉等人面前说习惯了,这一高兴就得意忘形了。

许佳木更是难得耳尖红红。

“那你晚上有安排?我们一起吃个饭?我叫上许乾。”段林白咳嗽着岔开话题。

“晚上要请导师吃饭,可能会比较晚,因为今天答辩,难得所有任课老师都在。”

“明天?”

“明天上午我要陪教授去一趟傅家,晚上我请你吧,也感谢你这么多天帮我照顾许乾。”许佳木最近忙着答辩的事,压根顾不上自己弟弟。

“也行。”段林白支吾着,“方才你没生气吧?”

“什么?”

“媳妇儿啊——”某人声音忽然带着点娇羞劲儿,弄得许佳木反而不好意思。

“没,那我先挂了,准备去酒店,我还得和班长去买饮料和酒。”

“有事随时找我。”

段林白挂了电话,心情一荡,整个人差点飞起来。

待他进会议室的时候,略微总结一下,大家就各自散去了。

“小老板,这是刚才您没出去时候的会议总结。”小江把自己笔记本递过去。

“麻烦你了。”段林白接过记录,随意扫了几眼,“你也知道,我们还处于热恋期,她是有点缠人的。”

小江嘴角一抽:

要不是了解实情,真的要信了你的鬼话,你们两个,到底谁比较缠人啊。

不过段林白还是很期待第二天与许佳木碰面的,当天回家后,还拉着许乾出去泡澡汗蒸,说是要排排毒、美美容?

回家后,当许乾看到他摸出面膜的时候,整个人就傻掉了。

这男人……

可能过得比他姐还精致!

*

翌日,傅家老宅

许佳木陪教授到傅家帮老太太检查眼睛,这也是应了傅沉的邀请,不过他们到的时候傅沉在公司,家中除却二老,只有孙琼华和宋风晚在。

他们抵达大院时,许佳木心悸忐忑,毕竟这里居住的,几乎都是每日上新闻的人,她就是普通学生,平素见到学院院长都难免紧张,况且是傅老这一级别的。

可是当她院子前时,就看到傅老抽着水烟袋,躺在藤椅上唉声叹气,那模样,与普通老人别无二致。

“你们来啦,快进来坐,傅沉那小子安排好才和我们说,还麻烦你们跑一趟。”傅老招呼两人进去,瞧着许佳木不免多看几眼。

“我的学生。”

“嗯。”

进屋后,很快就帮老太太检查了一下眼睛。

“她眼睛到底怎么了?这段时间总说难受,视线模糊,眼睛干涩,滴了些眼药水也没用。”傅老坐在一侧,目光关切。

“瞳孔有些变形,这也是之前植入人工晶体会产生的后遗症,不过大体是没什么问题的,近些年春秋京城太干燥,眼睛会产生一点不适也正常。”教授说道。

“瞳孔变形?”孙琼华蹙眉,“这该怎么办?”

“注意休息,保护眼睛就行。”

主要是人年纪大了,身体各个功能都在退化,而且眼睛已经做过手术,也不适合再弄一次,只能尽量保护。

老太太心底也清楚,所以他说些什么,她也听之任之,活到她这把年纪,什么都看开了。

“我那边有之前从国外带回来的人工泪液,药用比较舒缓,回头我让学生给您送点过来,不舒适的时候,滴一些,会舒服许多。”

“怎么能麻烦您送来,我去拿吧。”孙琼华笑着开口。

“我去吧,反正我没事。”一直没开口的宋风晚说道,“您不是还要做饭,反正我没什么事,正好送教授回去。”

原本就是取个药,也没什么大事,孙琼华就点头同意了,临走之时,又给教授与许佳木拿了点礼物。

“您这太客气了。”教授连忙推辞。

“这是别人送的枇杷,家里很多,压根吃不完,吃这个对嗓子好,您整天教书育人,这个您比较需要,也不是什么值钱的,就别客气了。”

几番推辞,教授还是接了枇杷。

孙琼华又给许佳木装了一袋,她是不好意思的,不过宋风晚在,直接塞到了她手里。

*

回医科大的路上,开车的是千江,宋风晚坐在副驾,教授与许佳木则在后侧。

“枇杷要赶紧吃了,已经熟透了,特别甜。”宋风晚叮嘱。

她最近嘴馋,在傅家吃了不少,而且乔家院子里也有枇杷,此时早已成熟,若不是不方便邮寄运输,宋风晚最近怕是要以枇杷果腹了。

“其实我还没吃过枇杷。”许佳木小声说着。

这东西本来就不是北方水果,在他们那地方几乎看不到有卖的,即便在京城看到,价格也不算便宜,她自然舍不得买。

宋风晚抿了抿嘴,没吱声。

前些天见面吃了饭,回去的时候,傅沉简单和她聊起过许佳木家里的事,没具体说,不过根据了解,她爸妈是重男轻女的,估计在家日子也不大好过。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他倒不是重男轻女,而是为了利益,可以出卖任何人……

她胡乱想着,车子已经到了医科大,宋风晚拿了人工泪液,许佳木送她出去。

“你现在回宿舍?”宋风晚打量着她,毕竟她是段林白女朋友,在群里两人倒是聊过天,只是见面还是有点生分。

“嗯。”

“那我送你吧,反正有车,天这么热,你走回去估计得出一身汗。”此时已经接近正午,正是日头毒辣之时,“走吧,别客气了。”

宋风晚心底是清楚的,大学宿舍通常离教学区有段距离。

“谢谢,麻烦了。”许佳木与她不熟,说话非常客气。

两人上车后也没说什么话,直至到了宿舍楼前,宋风晚才送她下车。

“你不用下来,我都到了。”许佳木手中还提着傅家的礼物,已经很过意不去,她就是帮教授去提提东西,却白拿了人家东西。

“没事啊,你什么时候毕业离校啊,其实离这边离我们学校蛮近的,有空我们一起吃饭,我在京大。”

“可以。”许佳木点头,“那我先进去了,谢谢。”

宋风晚抿嘴笑了笑,目送她往里走。

许佳木还没到公寓入口时,低头翻着包,准备拿门禁卡,也就在这时候,从一侧冲出来一个男人,后面还紧跟着一个妇人。

许乾居然也跟在后面,似乎是想拉着他们说些什么。

“许佳木!”

两人躲在阴凉处,饶是如此,此时也被热气熏得全脸通红,男人衣服更是湿了大半,贴在身上,风吹不透。

男人声音粗狂,透着这种天气独有的热辣!

宋风晚此时还没上车,因为宿舍楼前道路比较闭仄,千江将车子开到前面调整车头,她正低头与傅沉发信息,告诉他马上就能回到老宅。

听得男人喊声,她也下意识抬头看了眼。

只听许佳木说了声:“爸、妈?”

而紧接着,就是一记清亮的巴掌声。

许佳木手一颤,攥在手中的枇杷落了一地,在地上翻滚着,有一颗还滚到了宋风晚脚边。

------题外话------

开始更新啦~

大家记得给月初留言投票,打卡呀,么么

上一章:765 三爷嘴巴太毒,一语成谶(3更) 下一章:767 冲突彻底爆发,浪浪很邪很可怕(2更)
热门: 我是妖怪请来的救兵 玄学老祖穿成假孕炮灰后 化身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至尊兵王 穿书之九零美人鱼 在忍界成了水影 云雀 魔种降临/末日之魔种降临 我在江湖做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