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 霸道骚气的浪浪,喜欢得不行(2更)

上一章:754 许老:等他上门,尽情蹂躏 下一章:756 甜腻腻的晚晚,许老临阵倒戈(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宁县

段林白是和许佳木一起进的酒店,惹得当地负责拆迁的主管,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你在看什么?”他眯着眼,瞪了一眼那人。

主管咳嗽两声,看都不能看,这么霸道的?

“小老板,衣服我都帮您准备好了,这是房卡。”那人将房卡递过去。

“嗯。”他接了房卡,拉着许佳木就往电梯走。

宁县这地方不发达,这已经是最好的酒店了,装潢也显得有些老旧,电梯行进时,总会发出链子绞动的闷响。

许佳木神色坦然,约了一起吃晚饭,她不过是去酒店,等他洗漱一番。

可是段林白方才被亲了一口,脑子已经有些晕乎乎的。

他伸手解开领口一粒扣子。

有点燥啊。

我的天,要和她共处一室了,好紧张!

到了房间里,许佳木只能感慨万恶的资本主义,段林白一般过来都会常住几天,原本酒店内只有床铺桌子,还有个略显老旧的空调。

此时有加湿器,甚至于桌上还摆满了各种酒水零食,显然都是孝敬他的。

“那我去洗澡,你等我一下。”段林白有些紧张。

“嗯。”

“桌上的东西,你随便吃。”

他说完一头扎进了浴室。

摸出手机,就在【大傻子】群里发消息。

热恋中的男人:【卧槽——刚才她亲我了!】

【老子心脏一直砰砰乱跳,感觉要窒息了,怎么办?】

【我们现在还在一个房间,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你大爷的,我特么没带香水。待会儿洗完澡,该做什么?】

……

段林白这人但凡有点事,就喜欢在群里咋咋呼呼的,也没人搭理他。

不过今天不一样……

京寒川:【你需要什么,我给你送过去,地点给我。】

段林白手一抖,手机掉进了洗漱池。

卧槽,这丫从哪儿冒出来的。

热恋中的男人:【呵呵,不用了。】

【别客气,给我地址吧。】

【寒川呀,我有点忙,要去洗澡了。】

他做贼心虚,心底忐忑啊,京寒川好死不死的最后回了一条:【逃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等你回来。】

段林白开始在洗漱间抓耳挠墙。

许佳木眯着眼,这人受什么刺激了?

原本等人洗澡也是有些尴尬,况且还是段林白,许佳木打量着房间,还是决定出个门,“段林白,我出去一下,你先洗澡,我大概二十分钟回来,到时候帮我开门吧。”

“行。”

……

等她回来的时候,段林白已经洗了澡,他头发修得很短,有点寸头的味道,非常干净清爽,就是这身衣服……

花色的,有点骚气!

段林白看到那个主管给自己准备的衣服时,也是一脸懵逼!

妈的,老子现在走老干部风了,你给我整这些花里胡哨的衣服干嘛,瞎抖机灵。

“这衣服是他们买的。”段林白干咳着。

“挺好看的,你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许佳木不会什么甜言蜜语,说得也是实话。

段林白闹了个大红脸。

“你去干嘛了?”

“刚才看你打喷嚏,给你买了点感冒药,待会儿吃完饭可以吃。”这里是小地方,药店不是随处可见的。

段林白以前是母胎单身狗,向他献殷勤的人不少,可都不是女朋友,自然没有小鹿乱撞的感觉。

“出去吃饭吧,你想吃什么?”他说着就要往外走。

“你头发没吹。”

“没事。”

头发很短,一把抓不起来,压根没有吹的必要。

“擦一下吧。”许佳木扯了一侧的毛巾递给他,某人当时正在网上搜餐厅,一时没伸手去接,下一秒,毛巾盖在他的头发上,许佳木手指轻柔的帮他擦了两下。

毛巾掩映下,某人耳朵再次羞红。

他头发太短,稍微蹭两下就行。

“这是我的第一次。”

他咳嗽着,担心自己声音发颤,还故作深沉。

“……”许佳木懵了下,什么意思?

“除了我妈,还没人给我擦过头发。”

这气氛原本极佳,段林白还思量着,吃饭前,是不是就能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结果她说了一句:

“我摸过很多男人的脑袋。”

“什么?”

“给眼睛做手术,有些可以通过机器,有些是要动手的,都是在人头上操作。”

段林白嘴角一抽,“这么说,你八成也看过不少男人的身体。”

“不仅看过,还摸过。”

某人想自闭了。

“甚至还解剖过。”

段林白身子一颤,话题被聊死。

他神色懊恼,他怎么就忘了,这女人可没半点浪漫细胞。

*

两人上车后,段林白按照餐厅定位,慢慢开着车。

“你什么时候回京?”段林白偏头看她,因为许佳木五月底论文答辩,按理说快回去了。

“过几天。”

许佳木双手摩挲着手机,隔了数秒才偏头看向身侧的人,“我问你一件事。”

“你说。”

“负责我们家拆迁的是你吗?”

许佳木也是这次回来才知道,拆迁的主要负责方是段氏集团,而且自己父母还因此被他怒斥了一顿,再没提起转户口的事,和他关系也很大。

段林白点头:“许佳木。”

“……”

“搞拆迁是我的工作,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我是生意人,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也不会让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

段林白提起工作,非常认真。

“这些事,和你没关系,你也不用管。”

“咱们之间,只谈感情。”

许佳木极少见他如此认真,点着头,“我知道。”

“我按规矩拆迁,你父母那边,他们对你好,以后我们结婚,我孝顺着是理所当然,若是对你不好,该给的养老钱,咱们出,别的就没了。”

段林白平素是吊儿郎当的,但是遇到事,还是分得很清楚。

有些话,必须提前说清楚了,免得以后他父母黏上自己,许佳木再优柔寡断,再好的感情也禁不起这么磨。

许佳木垂着头,“我明白。”

这也是她为什么选择去外地念书,甚是想把户口迁过去的原因。

她想逃离这里。

“我说话是不是太直接了?”途径红绿灯,段林白偏头看她。

“没有,你这么坦白挺好的。”

最起码大家心底都有数,比起那种藏着掖着让你去猜的好太多。

“我很喜欢你的直接。”

段林白干咳两声。

满脑子都是她说的……

喜欢他!

某人又开始嘚瑟了。

许佳木偏头看他,这二傻子,到底在乐呵什么劲儿啊,她说的话,哪里有毛病吗?

过了几秒钟,某个傻子乐莫名其妙崩了一句:“我也喜欢你。”

喜欢得不行。

许佳木怔了下,对于他这种突如其来的表白,有些反应不过来,此时斑马线恰好有放学的小学生经过。

段林白又冒了句:“你喜欢男孩女孩?”

许佳木咳嗽着,“都还好吧,没想过。”

“你现在没什么事,可以想想我们的事。”

某人想得未免太远了。

*

而另一侧

京寒川与许鸢飞在傅家吃了饭,心情就清楚,该回去面对许家人了,傅老只是给他们争取些缓冲时间,这种事压根没办法帮他们解决了。

还得他们自己面对。

许鸢飞刚准备与傅家人道别,就接到父亲电话,她都没开口,就听得对面的人,咬牙切齿说了句:

“吃完饭,就带着他回家!”

京寒川就站在她身侧,听得一清二楚,该来的总会来的。

这两人辞别傅家人,就准备去许家,即便知道前面是刀山火海,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但这一刀,总是要挨的。

傅沉与宋风晚吃了饭,也很快离开了老宅。

一群人离开了,老宅这才安静下来,傅老双手负在后面,手中还晃荡着水烟袋,准备去院子溜达一圈,消消食,活动一下筋骨,这才发现,自己院子里的花枝……

被傅沉剪秃了!

这坏小子,到底干嘛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傅沉,他不懂这个,手上把握不住分寸,这边剪一点,觉得不满意,就把另外一边也修一些。

为了臻于完美,力求修得最好看,就继续修,修着修着……

就秃了。

“这小子是手残吧,哎呦,我的花呀……”好不容易春天抽点芽,都被剪没了。

简直造孽!

------题外话------

三爷以后别吐槽咱们晚晚手残,你也差不多……

晚晚:所以他干完坏事,坑了爹,就跑了。

三爷:……

媳妇儿官方吐槽最致命,哈哈

上一章:754 许老:等他上门,尽情蹂躏 下一章:756 甜腻腻的晚晚,许老临阵倒戈(3更)
热门: 十二度的甜 女风水师她一开口 谁说江湖好 我靠学习走上人生巅峰 七十年代养家记 戒不掉的烟 离婚后前夫失忆了 余烬 最强驭兽师(穿越) 狐狸贩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