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2 浪浪被绑架?心态彻底崩了【注意题外】

上一章:741 谁敢坑六爷?【有奖问答】 下一章:743 纯情羞涩的浪浪,告白后要窒息(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岭南许家

许舜钦原定五一假期之后回金陵工作,机票也早早预定了,京寒川亲自将他送去机场,亲眼看他入关。

一切尘埃落定才回到许家。

他与许鸢飞刚亲近几分钟,这人就陡然出现了。

简直可以用阴魂不散的来形容,也是把他吓得够呛。

和女朋友亲热,被他哥撞见,还不是第一次了,那场面诡异而尴尬。

而且刚才两人在客厅那什么,许家人与京家人都不在,许舜钦何时过来的,自然无人提醒。

“哥,你的意思是,要在京城多待一段时间?”许鸢飞蹙着眉,那她岂不是又要活在大哥的阴影之下了?

“这件事你不知道?”许舜钦后背依靠在桌边,一手端着玻璃杯,一手解开领口的一粒扣子。

动作潇洒,神色恣意。

A到爆!

“……”许鸢飞看了眼京寒川,压低了声音询问,“到底是谁做的啊?”

他哥都走了,谁多此一举,给他安排工作,还指名道姓让他来,把人又给弄回来了,这不是故意坑他们嘛!

京寒川心底掀起了万丈狂澜,可是面上还得保持住,不动声色。

“怎么了?这件事难道你不知道?在机场,你说期待与我的再度见面,我还以为你是期待见到我的。”许舜钦回来的时候,看到两人受惊的模样,就猜到这件事京寒川定然不懂。

他如果知道,压根不会这么猴急的跑来与自己妹妹亲热。

故意被自己撞破,他又不是傻子!

“你朋友这个项目很大,持续跟进的话,我可能要在这里留三个月左右。”

京寒川从嘴角挤出一点笑意,“那挺好的。”

其他的话他也没法说,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往腹中咽。

又在许家坐了会儿,京寒川才回家,他一直在思考,到底是谁做的这事儿。

“六爷,您说这是谁做的啊?三爷吗?”这事儿做得太不厚道。

毕竟这群人中,腹中黑的就是傅家叔侄,不过傅斯年是搞网络的,与工程建设不搭边,更联系不到许舜钦,他也没这个闲心管这事儿。

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傅沉了。

“我让你们查,查到了没?”京寒川靠在椅背上,不停搓着手指,好不容易把这个大神送走,居然有人把他请了回来,还是他的朋友?

“在查。”

约莫几分钟后,就有回复了……

京寒川冷笑着,“他在哪儿?”

“公司开会。”

“是嘛……”

他视线看向窗外不断移动的景物,心底已经有了盘算。

*

会议室内

一个高管正在汇报工作。

“……目前商场已经建好,内部装潢已就位,商户都在忙着各自装修,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周左右。”

傅沉指尖攒着佛珠,沉香木的珠子被打磨得非常光滑,垂下的粉色络子分外惹眼,因为丑丑的……

“做得不错。”

他难得夸人,这高管瞬间收到了众人歆羡的目光。

“里面的基础设施怎么样?”一侧的段林白低头翻看着报告。

他们此时开得会议是针对新区开发项目的,因为是合资项目,会议集中了两个公司的相关人员,在段家公司进行。

“都差不多了。”

“大概多久可以完全竣工。”段林白追问。

“六月底七月初。”

……

傅沉眯着眼,看了眼身侧的人,他原本工作时候就挺认真,最近更是拼命,弄得两家公司的人都觉得很莫名其妙。

用段林白的话来说:“到了需要独挡一面、赚钱养家的时候了。”

傅沉嗤之以鼻,“你们关系都没最终确定,是不是太急了?”

“遇到喜欢的人,在心里,我俩都已经结婚生子,白头偕老,过完一生了!”某人说得时候非常嘚瑟。

傅沉无语。

会议结束后,段林白与傅沉的交情,自然用不着亲自送他出门,小江送傅沉一行人出去,又折返回来,准备送段林白去医科大。

今天许佳木论文定稿了,下面只需要排版打印就行。

毕业论文需要每个答辩组导师打印一份,还有各种留档的,加上论文十几万字,一份下来就要不少钱,所以段林白直接提议:“拿来,我帮你排版打印。”

完全是霸总的口吻。

其实许佳木想说:“我打印论文可以找导师报销的。”

只是心底也是想有个机会与他独处,就点头答应了。

段林白开会结束,还去办公室隔间,冲了个澡,小江回去的时候,人家头发都吹干了。

就是去帮忙打印论文,需要如此隆重。

“我今天这身衣服怎么样?”段林白伸手整理浅蓝色的衬衫,这颜色将他衬托得越发清癯干净。

“好看。”

就是这风格变得有点大啊。

这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走吧,下楼。”段林白又喷了点香水,才满意出门。

下到地库的时候,小江就是去开车的功夫,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段林白面前。

此时正好在电梯出口,段林白还以为是公司的谁过来,要搭乘电梯,微微眯着眼,还想着,他们公司哪个人如此有钱,居然换了豪车。

不等他反应,车内下来几个人,这个不是……

小江开车过来,隔着很远就看到他家小老板被人按着肩膀,扭送到了车里。

“我擦——”小江降下车窗,“喂,你们干嘛!”

黑衣人动作干净利索,捂住口鼻,掳人上车,不足五秒,车子已经扬长而去。

手法专业。

小江立刻给保卫处打电话,让他们务必把车拦住。

“江助理,车子已经走了。”

“我……”

小江气急败坏,直接冲到了保卫处,让他们调取监控。

他倒想看看,是谁如此大胆,这么丧心病狂,居然冲到公司绑架他家小老板,这特么是活腻了吧。

光天化日,公然掳掠啊。

当他看到车牌的时候,有些懵逼了。

“江助理,我们已经报警了,警方正过来,公关部那边已经全面封锁了消息,现在怎么办?要直接通知总裁和夫人吗?”

段氏的员工执行力很强,已经迅速做出了应对之策。

“警察来了?”江助理嘴角抽了抽,“待会儿他们过来,你们好好招待一下,就说是个乌龙,麻烦他们跑一趟,一定要有诚意。”

“这件事不许再对外说,就当没发生!”

“听到没!”

江助理在外面还算有威慑力,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

总不能说江助理和绑匪是一伙的吧,现在事情小范围传开,他也瞒不住的啊,没必要搞这个,不过他是段林白的特助,权利还是有的,几人还是把事情瞒了下去。

而小江一边开车出车库,一边打电话,可是没人接。

他这才想起了傅沉,傅三爷肯定没走远,而且他应该是回公司的,那边与去京家恰好是一条路。

傅沉接到他的电话,微微蹙眉,“小江?有事?”

“三爷,我们小老板和六爷之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意思?”

“六爷派人把小老板给绑走了。”

“绑走?”傅沉挑眉,“你确定是绑走?”

“肯定的啊,几个大汉把他拽上车的,嘴都被堵住了,我们公司的人都报警了,今天又不是愚人节,六爷这是在玩什么啊?”

傅沉摩挲着佛珠,听他焦急的神色,不像说谎。

“你肯定那是京家的车?不会有人挂牌冒充?”

“谁敢冒充京家人啊,这不是找死嘛,而且六爷不接电话,可能真的出了什么事。”

“我过去看看。”

傅沉说完,也给京寒川打了电话,也是无人接听,有点奇怪,不过他心底也犯嘀咕,这到底是不是京家的车。

“十方,查个事。”

“您说。”十方继续开车。

而结果显示,那辆在停车场掳走段林白的车,就是京家的,不过是从许家出来的,直奔段氏……

京寒川到底在搞什么?

难不成段林白做了什么,把他惹毛了?

**

川北,京家

傅沉到京家的时候,掳走段林白的车,还没抵达,毕竟他离开得早。

在这里,很容易找到了在后院钓鱼的京寒川,他手边放着一盘樱桃,神色悠哉,手机放置在一侧。

“怎么不接电话?”傅沉走过去,挨着他身侧的椅子坐下。

五月骄阳,温暖从容,落在身上,很舒适。

“心情不大好。”京寒川微眯着眼。

“你心情不好,绑架林白?就他的脾气,等他过来,怕是要把你家掀了。”

“不会。”京寒川吐了口樱桃核,“在这之前,我会把他踹下去喂鱼。”

“他得罪你了?”

京寒川没说话,却咬得牙痒痒。

此捉了段林白的京家人,也是要疯了。

这人……

话太特么密了。

毕竟是段林白,就算掳了,也是不太敢放肆的,到了车上,钳制着他,让他不能乱动,嘴巴自然是不能封着的。

然后就……

“你们特么疯了吧,谁让你这么做的?京寒川?京小六这厮到底想干嘛!”

“现在就放我下车,耽误老子约会,我和你们没完,你们的脸我可一一都记住了。”

“帮我给京寒川打电话,告诉他,老子很生气,这事儿完不了了!”

“我去,老子要和他绝交!绝交!”

……

段林白当时没注意车牌这些,这车型也不是京家独有,上车后才发觉这些是京家人,吓懵逼后,直接爆发,心态炸了。

对着这几个人一通狂轰乱炸。

这都搞什么鬼啊,以为他真没脾气?

直到抵达京家,才消停,不管这几个人阻拦,气势冲冲的闯进去,客厅没找到人,直扑后院,路过院子时,还折了一根树枝,一副准备去找人干架的模样。

京寒川此时也接到了消息,正在收杆,神色悠闲。

“段浪浪来了,他好像很生气。”傅沉坐在一侧,稳若泰山,反正他今天就是看戏的。

“京寒川,你丫别跑,给老子站住!”

段林白气势汹汹的冲过去,这都没靠近京寒川,他忽然起身。

甩起手上的鱼竿,这是可收缩的,鱼竿瞬间抽长,抵在了段林白胸口,被他压得略微弓起。

段林白蹙眉,看着手中的半截树枝。

奶奶的,应该找个砖头,直接拍过去好了。

他抬手扔掉树枝,挥开抵在胸口的鱼竿,往前走。

“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和你没完!”

“派人绑架我?”

“你在玩什么?你还以为真的遇到绑匪了,心想这么胆子这么大,到我公司公然实施绑架!”

京寒川收起鱼竿,不由分说,一脚就踹了过去。

段林白也会些拳脚,往后急退两步,差点一脚滑进鱼塘。

傅沉挑眉:来真的?

“我去,你丫干嘛!”段林白狠吸一口气,方才他抬腿,凌厉的脚风扑面而来,他觉得……

京寒川这厮是真的想踹他。

“自己做了什么,你心底不清楚?”京寒川眯眼看他,阳光烈烈,周身气度却寒意瑟瑟。

“我知道什么?我特么还莫名其妙呢,准备去找女朋友,你丫把我掳来,还问我清不清楚?我又没抢你女人。”

“你若是抢了,当场就把你弄死了。”京寒川扶着眉骨,“我就问你一件事。”

“你说。”

“你们家在宁县要建个中转站仓库,消防承包给谁了?”

傅沉挑眉,段家搞房产的,消防水电有固定承包单位。

段林白一乐,“你知道了?”

“你之前吃饭不是说了吗?你大舅子就喜欢工作,我就想着,那边拆迁快结束了,已经在弄建筑图纸,正好要弄消防,那么大工程,给你大舅子,够他忙活好一阵儿了。”

“我知道你想感谢我,但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吧,有点刺激啊。”

京寒川挑眉,“这么说,你是故意的,还是为我好?”

“这必须的啊,你大舅子就是搞这个的,咱们以后都是自家人,也算照顾他了,怎么样?是不是他和你道谢了?”

“我跟你说,这个项目,本来报价没那么高的,为了让你大舅子多赚钱,价格我都没压。”

“兄弟做到这份上,够不够意思!”

段林白笑得嘚瑟。

京寒川冷笑着。

“他原本今天离京,因为你的项目,他现在要留在京城几个月。”

“原本在外地工作,远离工作单位,他肯定要回去的,现在倒好,你给了他正当合理的理由留下,你说……”

“我该怎么谢谢你!”

他语气很慢,一字一顿,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傅沉强压着笑意,居然还有这档子事,难怪京寒川反应这么大。

段林白懵了,“你说他本来要走?”

“今天就走!我亲自送他去的机场。”

“我特么还想着,早点给他安排项目,特意选了五一后上班的第一天,我还觉得自己办事效率挺高……”

“效率特别高,没上飞机,就把他拦截住了。”京寒川扯着嘴角,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没想到事实真相,会是这么个乌龙。

段林白咳嗽两声,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那什么……我还有点事,约了许佳木,马上要到时间了,迟到不好。”

他刚想走,京寒川上前几步,扯住他的衣服,“走这么快干嘛,我家鱼饿了。”

段林白讪讪笑着,你家鱼饿了,关我屁事啊,老子也是为你好啊。

鬼知道你家大舅子今天就要走啊,你也没打招呼啊!

段林白看向傅沉:“傅三,你说句公道话,这事儿怪我吗?”

“不怪你,不过你这事儿做得确实欠。”

“……”

几分钟后。

段林白提着装着鱼食的塑料小红桶,站在鱼塘边,挥洒鱼食。

某人说了,不喂鱼,就把他踹下去喂。

傅沉低头憋着笑:上一秒还是霸总,下一秒已经变成渔民了。

段林白心底满腹委屈:老子今天穿得这么帅,就特么来给你喂鱼的?我是为你好,事情变成这样,他也不想的啊。

自己倒霉,怪他喽!

老子出钱帮忙,落得这般下场,真是世风日下,塑料兄弟情实锤了。

*

段林白特意给许佳木打电话,让她等自己一下。

“你要是很忙,我自己去校外打印就行。”

“临时有点事,很快就过去。”

“突然忙什么啊?”许佳木就是随口一问,因为他之前说自己已经出发了。

段林白又不能说,自己在喂鱼,居然当着傅沉等人面说了句,一本正经的说:

“有笔上亿的项目要谈。”

差点把傅沉等人笑喷,为了维护形象,也太不要脸了!

------题外话------

吼吼~

一更来啦,浪浪也是不容易啊,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差点被六爷搞疯掉,本来去约会的,结果在喂鱼。

浪浪:老子在谈一笔上亿的项目!

众人:……

**

今天更新比较早,是有事情要说一下,关于昨天的更新问题,原本更了三章,按时追文的小可爱肯定都看到了,而且还搞个小活动,哎——

不过涉嫌违规被屏蔽了,所以只剩下一章,不少人已经三章都看了,应该清楚我写了什么,现在亲一下真的犯罪,审核特别严苛,修改之后,一直在审核状态,没有放出来,一个下午心态真的彻底崩了o(╥﹏╥)o

现在弄得章节断断续续,这段时间为此没少被骂,委屈却也没办法。

其实这本书正文部分已经在收尾了,希望能安安心心完结,谢谢大家的理解和陪伴,么么哒~

感谢所有一直以来给月初留言、投票的美人儿,谢谢。

上一章:741 谁敢坑六爷?【有奖问答】 下一章:743 纯情羞涩的浪浪,告白后要窒息(2更)
热门: 婚后三十六个月 穿成男主的猫[穿书] 逃婚之后 狐狸精饲养指南 说好的冒险游戏为什么打出恋爱END了 忽如一夜病娇来 孽恋:绝色老板娘 随情所欲 仙路争锋 苏断他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