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 别给脸不要,浪浪今天两米八(2更)

上一章:730 三爷:荒郊野外,收留一晚 下一章:732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傅沉回国后几天,在家也没待几天,就去了京城新区。

之前与段林白合作的开发项目,年前竣工,商场也在装修,预计暑期对外开放,他负责最后把关,特意去巡视工作,顺便听了那边各部门的工作汇报。

他原打算待段林白回京后,再和他商量细节。

“我明天就回去,你要不要过来玩。”

“看你拆房子?”傅沉戏谑。

“我跟你说,等我房子拆了,这里还有其他项目可以投资,你可以来考察一下。”

段林白这话说得不假,那边开发起来,肯定会带动其他发展,傅沉反正无事,就跑了一趟宁县。

他见到段林白的时候,某人正戴着小黄帽在拆迁工地外围和人攀谈。

此时不少房子都已经被推倒,废墟中也有几栋楼房遗世独立。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段林白摘了帽子,拍了拍身上落灰。

“出来这么久,你居然没黑?”傅沉打量着他,此时虽不若夏季那么热,但紫外线也很强,就这么暴晒在外面,某人还是白得扎眼。

段林白挑眉没说话。

一侧的助理小江则低头清咳了声:傅三爷可能不知道,他家小老板到这边之后,用了多少美白面膜。

“现在去哪儿?”傅沉是第一次来宁县,不熟。

“陪我去趟拆迁办,待会儿请你吃饭,咱们再聊一下新区的案子。”

但凡牵扯到金钱工作,段林白比谁都认真!

……

此时已是傍晚,拆迁办里还有不少人,多是老人,几人围在一起,抽烟聊天,看到段林白一群人,眼神并不算友好。

“很多人家,都是特意让老人来闹,想多拿点钱,这些老人家,我们还不能碰,就干脆由着他们了。”段林白解释。

傅沉点头,一行人进了一个办公室,有几个监管拆迁的领导,和段林白交流了一些工作进展。

无非是哪家同意拆迁,他们的诉求是什么之类的,段林白拿着湿纸巾,擦着手指,慢慢听着。

与他们交接的都是助理小江。

只要是在他可接受范围内,都没什么意见。

傅沉坐在一侧,低头与宋风晚发了会儿信息,偶尔偏头打量段林白。

用京寒川曾经形容他的话:

【只要扯到钱,他才有脑子。】

*

约莫黄昏的时候,有一男一女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马主任……”

傅沉坐的位置,距离门口很近,撩着眉眼,瞥了眼闯进来的两人。

熟面孔。

许佳木的父母。

“许沛民,你们两口子怎么又来了!”坐在段林白身侧的马主任立刻起身,“你们的事我都知道,我早就和你们说了,没办法解决……”

他说着招呼两人去外面说。

这地方压根不隔音,外面的对话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我就是想把女儿户口弄上去,这有什么问题,那谁,他们家也加上了啊,怎么我们就不能,再说了,她是我亲生女儿,又不是外人。”

“如果大家都没弄,我就不说了,凭什么他家有啊。”

“马主任,这事儿您得帮我们解决啊。”

……

这马主任也是一脸为难,“你们要说,私下再找我,这开发商还在里面,你们这……”

有些事都是私下搞的,这要是被段林白听到,他们私下搞这些,就是为了多弄钱,谁都不乐意啊,毕竟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段林白对这家人,本就颇多怨言,此时又撞到了他的枪口上,自然也不会管那么多,直接就走了出去。

“想多上个户口的是吧。”

马主任一看段林白出来了,一张老脸,臊得颜面无光,“段公子,这个事情吧……”

这许沛民夫妇是见过段林白的,不过但是在岭南许家,他穿得光鲜亮丽,就和明星一样,他们也没敢多打量,此时他衣服有点脏,一时也没认出来。

“不就是想多要点钱嘛。”段林白将手中的湿纸巾揉成一团,“今天我看也有不少人在,不如我就开诚布公的把话说清楚吧。”

拆迁办本来就围了不少人,众人看负责人开口了,都瞬间围拢过去。

“你们有什么事,也别来找马主任,他只负责登记信息,没权利给你们多弄点钱。”

“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冲着我来。”

“你们手中的房子到底值多少钱,拆迁到底赔了还是赚了,你们心底都有数!”

“关于想通过多加人口拿钱的……”

段林白嘴角勾着一抹笑,透着那么点邪性,将手中的湿纸巾直接丢进垃圾桶内。

“我今天就能告诉你们,门儿都没有!”

“别以为全世界就你最聪明,我们就都是傻子!”

许沛民咬了咬牙,这脸上有些挂不住。

段林白这话就是冲着他来的,这边都是邻里乡亲的,大家私下搞点事,都没摊开说,段林白挑开了,就等于打他脸。

“我就是想把我女儿户口添上,这有什么问题?”

“既然是你女儿,你早干嘛去了,偏要现在加户口?该不会是以前怕她分房子,现在是想靠她多要点钱吧!”

段林白不傻,他又搞过拆迁,私底下的各种腌臜事,他清楚得很。

“政策都出来了,还想钻空子投机取巧,要脸不?”

许沛民这脸瞬时臊得通红,咬了咬牙,直接撂了句狠话!

“我今天还就把话撂在这儿了,你想拆我的房子?门儿都没有,我还就走了!”

“沛民啊,你冷静点!”马主任试图缓解两人的冲突。

边上的一群人,无一劝架的。

傅沉站在屋内,身子斜倚在墙边,其实他心底清楚,在金钱面前,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这群人巴不得这家人与段林白闹掰。

只要段林白决意想拆这块地,势必会退步,多拿点钱出来,他们只要坐收渔利就行,自然无人想劝和。

“冷静什么,你听听他说得这话,有钱了不起是不是!”许沛民是被惹急了,不得不这么说,要不然他这脸没处放啊。

段林白冷笑着,“许先生是吧,您是在威胁我?”

“我哪儿敢威胁你啊,你有钱有势,我们小老板姓惹不起!”这人冷哼,“有本事,你们就把我从家里赶出去!”

现在禁止强拆,他就是知道段林白不敢这么做,才敢如此叫嚣的。

段林白只是伸手摩挲着下巴。

众人本以为,事情闹大对段林白影响不好,毕竟他是有头有脸的人,没想到他直接丢了一句。

“除了他,你们也都不想走是吧?”

无人说话。

“那也行啊,大不了这块地我不拆了。”

所有人懵逼了。

他说得这是什么话!

不拆了,这都拆了一大半了,也有人拿了拆迁款,在别处买房了,哪儿有中途停止的道理。

“这地我是买了,为了拆迁也花了不少钱,但并不代表,我就非要这里不可。”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里开发起来,你们不想走的,屋子也能保留下,水电都不会断,只是盖楼的时候,要避开你们而已,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很多。”

“只是这里开始盖楼之后,你们在想拿钱搬走,那只有两个字……”

“做梦!”

段林白素来不会受人胁迫。

“我知道你们中间个别人一直再想办法多拿点钱,我也可以把话撂在这里,我们也是有预算的,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而且这种事有一就有二,所以我不会对任何一户人家妥协。”

“大家年纪也都不小了,别总以为就你聪明,其他人都是弱智,什么都能按照你的想法来。”

“而且……”

“就算我现在退出了,以前花的钱打水漂了,这块地也没人肯接盘的,我都拆不动的地方,谁会钱多的跑来喂一群吸血鬼。”

傅沉瞧着外面一群人,脸色已经有些异色了,忍不住轻笑。

段林白说话很有艺术性。

循序渐进,一层层和他们说其中的利弊关系,最后点出,反正和他杠下去,最后吃亏的也只能是他们。

站在最前面的那对夫妇,脸色尤为难堪,因为段林白这番话,几乎是冲着他们说的。

“对了,你们刚才说,谁家背地搞了小动作,他家户主叫什么,我立刻去查!”段林白看向许沛民。

男人哑巴了。

他怎么敢直接点破那人,这不是让他当众得罪人吗?

周围这么多人,那家要是因此蒙受损失,肯定要闹上门。

“说啊,谁家?我不能让你们吃亏啊,我也得去调查一番,如果真的有这种情况发生,我会让人彻查的,保证给你们一个交代。”

“你们都说,看别人这么干的,你们现在就把那些户主名字报上来!”

“小江!”段林白说完,他已经自动自觉地将拆迁户的资料表递过去,他捏在手里随意扫了眼,“名单就在我这里,把名字报给我。”

“如果这其中有些人已经拿了钱的,也很好办。”

“直接报案、去法院起诉就行,大家都给公平按照政策来的拆迁的,我也是很文明的,不会让你们吃半点亏!”

段林白说得理直气壮。

现在换成对象那群人凌乱了。

这操作太狠了。

现在谁敢说,不就是把自己和那户人家往火坑里面推。

都是些普通人,大家一听说报案起诉什么的,立刻有些怯了,怂了……

他们心底也清楚,自己有些诉求是不合理的,不少人纷纷往后退,似乎是不想掺和这件事了。

“你刚才不是说得很带劲,你是看谁投机取巧了,告诉我!”段林白看向许沛民。

谁都没想到他会来这一出。

面面相觑,无人敢做声。

“没人说话?凭空造谣污蔑有意思?”

“我可告诉你们,这种事可大可小。”

“说别人造假,这是毁人清誉,重则要坐牢的。”

段林白说得轻松,直接把这群人的后路给堵死了。

“既然没人举报,那这些事以后就别提了,想拆迁的,拿钱走,不想走的,就继续留着,就这么简单!”

“某人投机取巧的举动,看似没什么问题,如果我想追究,这就是……”

“欺诈!”

段林白说话掷地有声,看向对面一群人,“我是怕你们泥足深陷,现在点醒你们,是真的为你们好。”

傅沉轻哂,这小子莫不是想气死这群人。

把人后路给堵死了,还说是为他们好。

“我也不奢求你们说谢谢,自己回家掂量该怎么办吧。”

众人三两成群往后走,这姓许的夫妇走得最快,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如此丢人。

段林白虽没指名道姓,却是指着他们鼻子骂,甚至是戳着他们脊梁骨的,没脸见人啊。

马主任一看所有人都散了,甚至还有几个人想和他谈拆迁的问题,显然是段林白方才那番话起作用了。

他原本想着,段林白就是个吊儿郎当的富家子弟,平素虽有接触,但与他交接工作的都是那个江姓助理,还是第一次看到段林白这般模样。

人家能坐到这个位置,肯定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

段林白怼了许佳木那对吸血鬼父母,整个人乐呵得不行,拉着傅沉到一家土菜馆,还特意点了不少硬菜。

蒋二少也赶来了,他之前在走访拆迁户,过来的途中才得知段林白今天怼了人,恨自己不在现场啊。

他到酒店的时候,大盘鸡、水煮鱼、毛血旺……摆了一桌。

“你别愣着啊,吃啊,这家味道真的不错。”段林白招呼傅沉。

傅沉夹了片鱼肉,“你对许佳木的父母,意见很大?”

“没有啊,谁说的!”段林白说得没心没肺。

“那你今天这么针对他们?怕是在邻里面前抬不起头了。”

“你都不知道,拆迁这事儿里面,各种歪风邪气很多,他们就是正好撞在我的枪口上了,杀鸡儆猴而已,没有故意针对。”

“可是你想把他们逼上绝路。”

一边的蒋二少听得一愣一愣的,傅三爷这是在说什么?

“我和他们又不熟,没必要这么做吧。”段林白似乎还不愿承认。

“其实你有很多方法能治理这些歪风邪气,你却偏拿那对夫妇下手,而且扬言以后要独绝所有造假坑钱行为。”

“这就等于说,是因为他们,才撕开了这个口子。”

“那些原本想要投机取巧的人,后路被堵死了,又不能拿你怎么样,势必会把过错怪在他们头上,他们会成为众矢之的。”

蒋二少一脸懵逼,僵着脖子,看向段林白。

他正低头吃着东西,居然没反驳傅沉的话。

只是隔了许久:“看不惯他们重男轻女的模样,我就是故意的,怎么样?”

他耸肩,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

蒋二少算是懵逼了,这事情里,还能衍生出这么多弯弯道道?

他怎么想不到这些。

都是人,怎么脑子差别这么大……

傅沉抿嘴一笑,“你高兴就好。”

段林白挑眉,“这家人是真不是东西,一直在托人找关系,他们邻居都知道,压根不管自己闺女,结果儿子养成了个废物,许佳木又没开始上班,还要补贴她弟弟?”

“这特么什么事儿啊!”

“我今天没动手,已经很给面子了,你自己说,我今天怼人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帅!”

傅沉点头,“你今天两米八!”

段林白嘚瑟得低头继续吃饭。

只是蒋二少突然崩了一句:“大哥,如果你和许医生结婚,你这不是得罪未来岳父岳母了!”

段林白蹙眉,“滚你丫的,就算我和她结婚了,这岳父也得我认,要不然……”

“他屁都不是!”

傅沉眯着眼,段林白要是真的和许佳木走到一起……

这家父母如果还和以前一样,段林白这暴脾气,他们怕是半点好处都讨不到,还得被他硬撅!

------题外话------

浪浪今天两米八(#^.^#)

段浪浪:╭(╯^╰)╮老子天下第一帅。

三爷:……

不过蒋二少,都是人,但是脑子差别真的很大,你不要和三爷比。

蒋二少:……

上一章:730 三爷:荒郊野外,收留一晚 下一章:732
热门: 南极绝恋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飞云之上 算命大师是学霸 我欲天下 帝宠 乡村美妇 穿成女主她前任[快穿] 绝世女神医:嫡女不嫁 穿成男主的前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