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 很苏的六爷,偷吻被大舅子撞破(2更)

上一章:727 三爷和蒋大少,联手坑人 下一章:729 许家大少,深不可测的男人(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四月的天,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傅沉出国洽谈一个项目,为期一周,宋风晚原本也没觉得他离开几天,会有多惦念。

可是两三天后,就开始想他了。

小别胜新婚这话,说得半分不假。

她除却上课,经常就往软件园跑,余漫兮现在已经开始工作,毕竟孩子小,没有全面复工,也忙得不可开交,在家的时间,可能还不若傅斯年多。

他原本就是在电脑上办公,远程指导工作室的人工作也没问题。

所以宋风晚到这边的时候,经常看到傅斯年在工作,小渔躺在一侧,睁着大眼,一瞬不瞬盯着电脑屏幕。

戴云青担心让孩子看显示屏会影响视力,但是余漫兮却担心……

自己女儿以后不会成为网瘾少女吧。

因为她偶尔哭闹的时候,只要让她看着显示屏,她居然就神奇得不哭了。

不过这也让父女两人的感情变得非常好,傅渔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喜欢紧挨着傅斯年。

而傅斯年那些工作伙伴,在见识过自家老大,轻车熟路给孩子换尿布,喂奶,甚至特么……

居然会唱摇篮曲之后,就彻底凌乱了。

*

而另一边

许鸢飞也在出国近两个月后,终于回来了。

当天只有她一人归国,许尧又在上班,接机的任务自然落在了京寒川身上。

下午四点多的飞机,京寒川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许鸢飞推着行李走出机场的时候,隔着很远就看到身着咖色风衣的男人,身高腿长,端端站着,那身上的清冽出尘的气质,也让人难以忽视。

京寒川模样精细贵气,桀骜落拓,只是周身气场慑人,众人也只敢远远打量一眼。

见她推车出来,他才抬脚走过去。

许鸢飞戴着口罩,长发垂肩,看不清脸,冲他招手,快步推着行李箱走出去,虽然京寒川在上回去国外探望后,也去过几次,但距离两人上回见面,也过去半个多月了。

她直接松开行李车,笑着冲过去。

几乎是撞在他怀里。

京寒川伸手,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扶着她的腰,“欢迎回来。”

“唔……”许鸢飞脸埋在他衣服里,声音有些闷。

男人声音吹过她耳侧碎发,轻轻落在她心底:“我想你了。”

许鸢飞心底瞬时软得一塌糊涂,任由他牵着自己往回走,京家人认命的帮忙推着行李车。

坐上车之后,因为此时恰逢晚高峰,车子走走停停,难免有点焦躁。

“饿了?”京寒川看她坐立难安。

“有一点。”

“许尧今晚加班,我去你家做饭给你吃。”京寒川提议,“如果去我那里,待会儿你还得回家,来回跑比较累。”

两人关系曝光后,许爷就和防贼一样盯着他。

许鸢飞刚下飞机,许正风的越洋电话就打来了,让她早点吃饭,赶紧回家休息,虽然没说别的,但是许爷也是有眼线的人,京寒川若是想和她晚上独处,怕是他夜里就能飞回国。

他还得顾忌着在未来岳父心底的形象。

许鸢飞思量着,“可以。”

“不摘口罩,不闷?”京寒川盯着她,从出机场到上车,她都没摘下过。

“过敏了,脸上有点红。”

许鸢飞每逢这种草长莺飞,柳絮纷飞的春季,势必过敏。

“我看看。”京寒川伸手,捏着口罩下面,一点点往下拉。

许鸢飞刚回京,下飞机的时候,微风卷席着柳絮飞来,她就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这才慌忙戴上口罩。

随着他的动作,口罩被一寸寸拉下去。

她双颊刺红,确实不是那种自然地红晕,甚至还夹杂了一点血丝。

“是不是很丑。”许鸢飞故意弄了下头发,试图遮掩一些。

“有件事我刚才就想做了……”京寒川声音嘶哑着,车内光线黯淡,夕阳的余晖从窗口宣泄下来,落在他身上。

光华陆离,道不尽的风流感。

刻意压着的声音,更显撩人。

“什么?”

许鸢飞脸上有些过敏,本就红肿,带着火辣辣的灼烧感,他的呼吸渐近,落在她脸上、唇边……

像是滚烫的火山熔岩,融得她心尖都要化了。

他轻轻靠过去,挨着她的唇角,轻轻摩擦着。

“想亲你。”

低沉浑浊的声音,唇角还轻轻蹭着,声线含混着,别样诱惑。

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许鸢飞都没说话,他手指从她侧脸拂过,穿过她的发丝,轻轻按住她的后脑勺,循着她的唇凑过去……

“那个……”许鸢飞推了推他的胸口,指了指前面开车的司机。

“不用在意。”京寒川嗓子眼像是冒了烟,呼吸都是热烫的,“其实你过敏的时候,就是脸有些红,不用太在意……”

“在我心里,还是好看的。”

许鸢飞脑袋开始混沌发胀,也就由着他予取予求了。

……

两人没有直接去许家,而是路过超市,一起去购买了一点食材。

京家人没跟着进去,就看着两人牵着手进去,又牵着手出来,甜腻得能腻死人。

京寒川中途还接到了盛爱颐的电话,无非是问他晚上回不回家吃饭。

“阿姨电话?”许鸢飞当时正在海产区流连,想吃虾蟹,偏生过敏时期,需要远离这些,只能眼馋的盯着。

“嗯。”

“是不是让你早点回家?”

“我和她说,你身体不太舒服,家里没人,去你家给你做饭。”

“……”

“她让我晚上别回去了。”

许鸢飞这心脏倏然加快,悻悻笑着,没敢搭腔。

*

岭南许家

京寒川也不是第一次到许家了,轻车熟路得将东西提进厨房,准备做饭。

“我陪你吧。”许鸢飞已经摘了口罩,束好头发,稍微卷了一下袖管,胳膊上都有些斑驳的红痕。

这过敏体质,到了春天,真的很痛苦。

“家里没有过敏药?”京寒川盯着她微红的小脸,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浮肿起来,似乎是不疼不痒的,但他看着难免心焦。

“有的,我洗了澡再涂,先做饭吧,饿了。”

“那你先去洗澡涂药,这边我自己来就行。”

京寒川骨子里还是强势的,许鸢飞没办法,只能先上楼洗了澡。

许家人都是许爷的暗哨,看着京寒川进了厨房做饭,就把情况一五一十转给了许爷。

许家老爷子听了这话,冷哼着。

“你是你,还是做长辈的,这么怀疑孩子做什么?人家小情侣谈个恋爱不是很正常?就算亲亲嘴儿,摸个小手也是很正常的,你就是瞎操心。”

许正风蹙眉,从他父亲口中听到亲嘴什么的,还是嘴角抽了抽。

他爸作风还真是大胆开放。

“你看寒川这孩子多好,特意去给鸢飞做饭。”

“你会做饭吗?你能吗?学个做饭,把锅底都烧掉了,是不是你干的蠢事。”

……

许爷盯着医院的天花板:这粉刷得真白啊。

这边

许鸢飞洗了澡下楼,从壁橱里翻找出药箱,京寒川此时在锅里炖着汤,偏头去看她,许家有个专门的药箱,里面装的都是过敏药,五花八门。

她拿了一管药膏,准备去涂抹。

“我帮你吧。”京寒川从她手中接过药膏。

“不用,就这点小事而已。”许鸢飞总觉着自己此时脸又红又肿,实在无法见人。

“涂哪里。”京寒川询问。

“就脸上吧。”身上这些隐私部位,她还是自己回房涂吧。

两人坐在沙发上,京寒川没用手指,而是拿了棉签蘸取药膏。

“用手就行。”

“过敏时候很敏感,我担心手上有细菌。”他说得理所当然。

过敏药膏都有消炎镇定,舒缓红肿的作用,大部分都是冰冰凉凉的触感,涂上药,她才觉得舒服些,忍不住舒适得嘤咛一声。

京寒川眸子收紧,喉咙略微滑动几分。

“许鸢飞……”

“嗯?”

“你再这样,我会想亲你的。”

许家人懵逼了,这么直接的?

这可不是在京家啊,也不看看场合?

直接撩?这么硬核。

涂了药,某人就真的这么做了,直接凑过去,周围都是些自家熟人,许鸢飞本能想躲。

“刚涂了药,别乱动,会蹭掉的。”京寒川沉声道。

她没动,他就亲了过来……

做了坏事的某人,又一本正经,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会厨房做饭,许鸢飞脸上却火辣辣的。

耳边都是他刚才说的话。

“想忍忍的,发现太难了。”

“这段时间太想你了。”

许鸢飞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真的彻底沦陷了。

**

京寒川没让许鸢飞进厨房,就在外面歇着,等他做好饭菜出来的时候,她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稍微撩起的袖子,露出半边红肿的胳膊,他微微蹙眉。

走到沙发边,盯着她胳膊看了良久,又瞧她脸上的红肿稍微褪去,有些无奈,却宠溺的笑着,半屈膝,微微凑过去,在她唇边亲了下。

许是看得有些入神,丝毫没注意此时有人从门外进来。

许家人刚想出声,就被那人抬手给阻止了。

直至男人走近些,京家人才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京寒川晃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

三十左右,冷眉黑眸,目下无尘,正儿八经的修身西装,眼底无波,眼眶却很深邃,读不出什么情绪。

不过能进入许家,如入无人之境,这肯定是自家人。

京寒川还在思量着,这人会是谁。

许家亲戚很多,关系更是盘根错节,男人眉眼英气十足,却冷清得很,而且和许老爷子长得有几分相似。

而此时许鸢飞被咳嗽声吵醒,艰难的抬起眼皮,她此时的视野范围,只能看到京寒川:“我睡很久了?可以吃饭了吗?”

京寒川挑眉,看了眼后侧的人。

许鸢飞反应较快,立刻扭头,“大哥?”

京寒川蹙眉,大哥?

许老育有二子,许爷排行老二,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许家长房的嫡子?

“嗯。”男人应了声。

“你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许鸢飞急忙起。

“给你打了电话,没接。”

“在充电,给忘了。”许鸢飞有些懊恼,“你什么时候到的?”

“在他趴在你身上的时候。”

男人说的坦荡。

许鸢飞羞愧难当,“大哥……这是京寒川。”

“听过。”

“嗯,你听过啊。”许鸢飞干咳两声,总觉得气氛有些诡异。

“二叔提过。”

“没想到我爸还和你提过他。”许鸢飞讪讪道。

“当年他把你脑袋砸破,二叔都要疯了,整个许家,谁不认识他。”

京寒川眼梢一吊,小舅子还没搞定,大舅子又来了?

而且……

好像不太喜欢他啊。

------题外话------

六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上一章:727 三爷和蒋大少,联手坑人 下一章:729 许家大少,深不可测的男人(3更)
热门: 说好的冒险游戏为什么打出恋爱END了 主角都以为被我渣过[快穿]/修罗场(快穿) 花神录 独家记忆 重生女配之鬼修 不是你的朱砂痣[穿书] 江南岸(江南岸原著小说) 分久必合 穿成炮灰后我成了团宠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