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 神仙劝架,一脚把人踹飞了?(2更)

上一章:715 二浪是打架的好手【端午活动】 下一章:717 她的气息,甜得往心里钻(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6楼,妇产科

傅斯年接到小江电话的时候,正在陪余漫兮在走廊散步,周围已经有人在讨论,说是楼上出了事,他们两人都不是喜欢凑热闹的,思量着与他们无关,也没多问。

却没想到会是段林白在上面。

“你去看看吧。”余漫兮拍着他的手臂,“还有几步就到病房了,二婶也在,我这里没事的。”

据说对方人多势众,余漫兮也担心段林白会吃亏。

毕竟这群人中,段林白生得最瘦,平时吊儿郎当的,总觉得一拳下去,肋骨都被折断。

傅斯年点头,坐了电梯,直奔楼上。

*

此时13楼已经非常混乱。

医院保安也到了,打架与劝架的,全部掺和在一起,边上还围了一圈看戏的,不少人都拿出手机在拍照录制视频。

“傅大少。”小江看到傅斯年,就仿佛看到了救星,“您快去劝一下!”

这小助理压根不会打架,急得上火,有挤不进去,后背都被汗水浸透了,生怕段林白出了什么意外。

傅斯年性子沉稳,身手也不错,肯定能劝住自家小老板。

“不好意思,让一下。”傅斯年拨开人群,挤了进去。

借着身高优势,很快就看到了段林白。

对方人多势众,平时也都是混社会的,下手没轻没重,段林白也是急红了眼,冷着脸。

那模样,分明就是佛挡射佛,神挡诛神了。

周围劝架的人,也难免遭殃,而那个混战在人群中的女生,衣服都被扯破了,也不知被谁磕着碰了,一个劲儿叫喊着要杀人了。

乱哄哄的。

傅斯年好不容易挤进去,在段林白抡起拳头的时候,一把扯住了他。

他以前练射箭的,臂力大,很容易牵制住他。

“林白。”

“你怎么来了!”段林白扯了扯胳膊,“你干嘛,别拦着我,松开啊。”

“差不多了。”

傅斯年扫了眼对面那群人,皆被打得鼻青脸肿,有几个已经捂着脸嗷嗷直叫。

蒋二少已经被人混战在一起,他倒是吃了不少亏,眼青了,嘴破了,鼻子还流血了……

看到傅斯年过来,他身形高大,又黑脸冷面,双方都住了手。

“你等着。”蒋二少还放了句狠话,才松开手,伸手揉了揉脸。

尼玛,怎么段林白就没事,他就残成这样?

“我知道。”段林白扭了下胳膊,“你别一直拽着我啊,我整理一下衣服。”

“先出去。”对于这种从小就有多动症的人来说,不拉着他,迟早会出问题的,傅斯年攥住他的手腕,就准备往外走。

“卧槽,你特么别这么娘们唧唧的拉我手啊。”段林白无语。

这特么把他当三岁小孩呢。

两个大男人拉手?

你丫没毛病吧。

原本傅斯年出面劝架,双方也都偃旗息鼓,只要后续处理调停一下就行,偏生此时对方有人打红了眼,哪里还管对方是谁。

看他们放松警惕,抬臂论起拳头,就往他们冲。

“小心!”许佳木大惊失色,因为双方距离隔得太近了,周围又都是人,几乎没法闪避。

傅斯年与段林白齐齐回头。

傅斯年也算是运动员出身,反应更快,一把推开段林白,那人扑了个空,然后被傅斯年抬起一脚。

众人惊呼一声,周围瞬时像是摩西分海般……

人群一哄而散。

那人身子直直飞了出去,撞到后侧的走廊墙壁上,一记闷哼,疼得蜷缩在地。

周围几人看兄弟被欺负了,再次一哄而散。

蒋二少还思量着,要不要去帮忙,可是此时傅斯年来了……

他与段林白显然更有默契。

两人配合着,对面几个小菜鸡压根就不够秒杀的。

蒋二少已经看傻了。

他是第一次看傅斯年动手。

出手干净爽利,又急又狠,一脚踢过去,周围空气都仿佛在躁动着,鼓鼓生风。

这特么是什么操作:

神仙打架啊。

之前还能叫打架,现在就是单方面虐杀的节奏。

最主要的是,这傅斯年从始至终,就连衣服都没压出一点褶皱,行云流水,帅得很。

蒋二少觉着,自己要是女人:

绝壁要嫁给他!

“你还敢背后偷袭,老子今天就教你做人!”段林白可不会客气。

对付这种人,就得打到他彻底怕了。

人群外的助理小江,踮着脚,看到傅斯年掺和进去,彻底懵逼了。

说好来劝架的啊,怎么他都掺和进去了。

此番单方面凌虐的场面,直至民警过来,才算结束,倒不是傅斯年和段林白下手太狠,而是这群人被打趴在地,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说话脏得很。

段林白本就是个急躁的性子,一听他带爹妈的说脏话,自然更加气不过,这下手就更狠了。

直至那人牙齿被打断……

蒋二少在边上,已经看呆了。

就差鼓掌了。

虽然后面他没掺和,他还是想说:爽。

真特么过瘾。

……

这也就是傅沉到医院后,为什么就连傅斯年都被牵扯进去。

民警和傅沉说完事情经过,也追加了几句话:“当时不少患者在边上,大家都能证明,是对方挑衅在先,而且我们也了解他们与那位许医生的纠葛,都是事出有因的。”

“走廊监控都能佐证,是对方手脏,傅大少才出手的。”

“只是对方也被打得不轻,说是要进行伤情鉴定,估计后续医药费还得你们这边出。”

“现在就是段公子态度太硬,希望您帮忙劝一下。”

肯定大部分人都希望这件事和解最好,若是要打官司什么,两边都麻烦。

傅沉伸手抚了两下眉骨,“林白什么态度。”

“走司法程序。”

傅沉方才扫了一圈屋里的人,这里面头上缠裹纱布的人,就是之前醉酒调戏了许佳木,被段林白打了的人。

先前吃了亏,还得不到教训,这次若是再心慈手软,只怕某些人日后会更嚣张。

民警还希望傅沉能做个中间人,劝和,没想到他直接说了一句。

“那就走司法程序,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不是当事人,这件事我没权利干涉。”

“一切看林白的态度吧。”

民警傻眼了,那我和你费这么多唾沫星子干嘛啊。

**

傅沉进去之后,让十方通知了律师过来,同时也和警方商量,先让傅斯年离开。

“他妻子还在楼下,我不想她担心,影响她的心情,烦请你们行个方便,让他先走,人肯定不会跑,我做担保。”

民警也都清楚余漫兮快生了,这偌大的傅家都在,傅斯年也不会做出什么事,况且这件事他又不是逞凶之人,也没必要跑。

让他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就让傅斯年先行离开。

此时对面那群人,压根不敢有什么意见。

方才是被冲昏了脑袋,此时看向对面的段林白,再端详着手持佛珠的傅沉,都吓得心肝俱颤。

其实到后面,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和谁打架,现场太乱。

也就只有刘珩尚且清醒,寸步都不敢往前。

不是说这个许佳木与段林白没关系吗?

怎么一次两次,他都在!

他们自然是想和解的,可是此时的生死大权是握在段林白手里的。

“段公子,这件事,您看要怎么办?”民警询问。

“先道歉吧。”段林白舔了下略显干裂的嘴角。

“许医生,对不起啊。”刘珩倒是乖觉,立刻起身就冲着许佳木鞠了一躬。

其实那天晚上,他们也不是故意得罪段林白的,都喝多了,谁还认识面前的人是谁啊,都是一时被酒精冲昏了头。

得罪一次,回去就被父母数落了一通,要是再有第二次,怕是很难在京圈混了。

“小江,蒋二,把手机拿出来!”段林白背椅在凳子上,双腿随意交叠着,他没受什么伤,但是衣服难免被拉扯,透着那么股……

邪性轻狂。

“小老板?”小江蹙眉,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对着镜头,挨个来说,把事情经过和原委,好好陈述一遍,别给我扯谎,外面目击人很多,都知道我这人脾气不大好,别给我惹急了,把你们都送进去。”

对着镜头说?

这东西在段林白手里,他要是传播出去,那他们的脸还往哪儿放啊。

可是此时小命攥在他手里,几人都没办法。

之前是他们以权压人,那是没遇到更加强权的。

段林白这人疯起来,谁都拦不住,他们也怕啊。

他一直做的是正当生意,但是年轻时候也混账过一段时间,逞凶斗狠的时候,比他们厉害多了。

人不在江湖,却流传了他的不少事。

几人也是怕的。

只能对着镜头,开始挨个道歉。

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这样的举动,已经够窝火憋屈打脸,这还不够,道歉之后,又挨个走到许佳木和那些医护人员面前,挨个道歉。

“段公子,这就差不多了吧。”负责调停的民警说道。

“刚才谁打了她的脸?”段林白瞥了眼许佳木。

她生得白皙,这一巴掌落得又急,一侧脸颊已经浮肿,脖子上还有被拉扯得指甲印,这一看也是女生干的。

段林白虽然在问,目光却落在对方唯一一个女生身上。

“我刚才就是一时情急。”女生声音怯懦。

都是些欺软怕硬的主儿,方才逞凶,此时已经怂了。

“一时情急,你怎么不朝着你自己脸上抽?”段林白冷哼,“这样吧,你自打十下嘴巴,狠一点那种。”

屋内众人傻了眼,让一个女生当众自扇巴掌?

许佳木看了眼段林白,这心底不知什么滋味儿。

“自己不动手?那就等着律师来,侮辱他人人格,故意伤人,对方还是医护人员,想必法官知道详情,也会着重审判的。”

“京圈都知道,我这人素来吃不了半点亏,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有的是时间和钱,大不了……”

“咱们慢慢耗!”

“赶紧的啊!”刘珩催着她。

那女生咬了咬唇,终是深吸一口气,抬起了手……

其实打的多轻多重,倒不是段林白最在意的,他只是想要这么一个举动而已。

辱人者必自辱之!

这个道理,她早就应该清楚。

他想做的,无非是让她把这张脸彻底踩在地上。

段林白也是从对面这群人那个年纪走过来的,逞凶斗狠的年纪,张扬跋扈,却也极其好面子,他此番行为,简直比暴揍他们还让人憋屈怄火。

“段公子,那这件事到这里就……”民警叹了口气。

这群二百五,怎么就惹上段林白了。

而且是他们逞凶在先,那就只能任由段林白揉捏了。

“接下来的事,你们和我律师谈就行,该关就关,该起诉就起诉,咱们是守法的好公民,一切都以法律为准绳,不能让这些医护人员寒了心,对吧。”

“对了!”段林白忽然看向许佳木,“记得核算一下你们医院的损失,回头告诉小江。”

“让他们赔钱!”

段林白算得可精了,不会让对方讨到半点好处。

对面一群人懵逼傻眼了。

难道不是道歉之后,事情就结束了,怎么还要起诉?

“段公子!”刘珩突然起身,刚要过去,就被一侧的十方拦住了,这是傅沉的人,他压根不敢与其发生正面冲突,只能隔着几步远看向段林白,“我们也道歉了,这件事您还要追究?”

“我和你们说,道歉就完事了?”段林白晃着腿。

“道歉,走正当程序,有罪判决,无罪释放,破坏设施,直接赔偿,有问题?”

刘珩等人算是明白了,这段林白敢情就是在耍他们?

不过他们心底有火,也没处发泄。

医院纠纷很快就被传到了网上,因为一个酒店小姐的言论,网友差点就开始想深挖许佳木,不过就在十几分钟后,网上开始大面积流传那群小混混的道歉视频,加之周围人的证词,与警方发的声明……

事情已然明朗。

这群人很快成了众矢之的。

这群人以为段林白录了视频,是担心他们报复,手中握个筹码,没想到人家直接公之于众,几乎是让大众公开审判他们。

这招太狠!

虽然许佳木也被推了出去,但是有舆论护着,一旦她有分毫损伤,这群人都得跟着倒霉。

有些蹭热度的,说她半分不是,也被群起而攻之。

道歉视频,把医院和许佳木都摘干净了,也让这群人得了教训,而且丢了这么大的人,以后出门,都是人人喊打,怕是在京圈也混不下去了。

这年代,众口铄金,三人成虎。

玩弄舆论浪潮,段林白也是个中好手。

在他的圈子里,想护着谁,想玩死谁,太过容易。

------题外话------

来给浪浪打call吧~

此处必须有掌声呀!

三爷:据说有人想变性嫁给我侄子?

蒋二少:【瑟瑟发抖】

上一章:715 二浪是打架的好手【端午活动】 下一章:717 她的气息,甜得往心里钻(3更)
热门: 美艳富婆的贴身保镖 总裁的替身前妻(楼下女友请签收原著小说)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他的吻如暖风 带球跑的,奶爸拳手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 怀了豪门霸总的崽后我一夜爆红了 在末世养丧尸王 恰逢雨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