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 去国外追媳妇儿,晚上不走了(2更)

上一章:709 新婚之夜,与岳父促膝长谈? 下一章:711 当众亲昵,气出心肌梗塞(3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飞机上

京寒川手上拿着航空公司发放的应急安全手册,思绪发散着。

许老年初十做手术,因为老人家身体问题,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几天,刚转到普通病房,许尧元宵有假期,就急急出了国探望。

还拍照发了朋友圈。

照片里,许鸢飞是背景板,正和一个外国男人歪头说话,脸上挂笑,看得他有些不舒服。

许老住院这段期间,她虽然没忙什么,也跟着担惊受怕,没什么心思和他聊天,加之时差问题,两人能说话的时间少之又少。

元宵他父母有安排,他本就一人在家,就干脆订了机票飞去看她。

……

抵达目的地时候,当地时间,晚上八点。

此时的许鸢飞刚从医院出来,许正风夫妇已经看护了几个晚上,天黑就陪着老太太回酒店了,今晚陪床的是许尧,许鸢飞只是不放心,等老爷子睡了才离开。

出医院时,外面已经灯影幢幢,人影萧瑟。

她往路边走,摸出手机给京寒川发了信息。

此时国内应该是凌晨,没等到回信,却意外接到了他的电话。

“怎么还没睡啊?”这边白天温度偏高,她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衫,凉风凄瑟,吹得她后背寒津津的。

“你今晚不在医院?”

“许尧陪着。”

“还要多久能回来?”

算起来,自从之前在婚房被许正风堵住之后,两人就连小手都没拉过,更别提其他亲昵举动,对于热恋期的人来说,相当磨人。

“可能要恢复一个月左右,我应该会提前回去。”

“想我了吗?”

京寒川声音透着些许疲惫,低沉而沧桑。

许鸢飞低头,盯着鞋尖,闷哼了声。

可是她应声之后,却许久没听到对方回答,她查看了一眼手机,没挂断啊,人呢?

“寒川?还在吗?”

难不成是睡着了?

许鸢飞最近太疲惫,完全没注意到后面有人靠近,直到有东西抵在自己腰上,她浑身僵直,因为国外是允许持有一些危险武器的,她呼吸一沉……

下一秒

一只胳膊伸过来,轻轻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带进了怀里。

横在她后腰上的手,略微用力,禁锢着她。

“鸢飞——”

男人声音附着在她耳侧,有点热意吹过去……

夜风的凉意被吹散,浑身都熏得燥热起来。

他在喊她的名字,压着最后一个字音,迷人而危险。

“刚才的回答我没听清,再说一次。”

他原想去医院里寻找,可是这边的医院有明文规定,过了时间,除却陪夜家属,不许外人探视,根本不让他进去,他只能在外面等着。

“什么?”许鸢飞此时脑袋像是又礼花怦然炸开……

整个世界五彩绚烂。

“你刚才回答得声音太小……”

许鸢飞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压着声音,夜风吹拂,声音越发绵软。

“我也想你了。”

压着最后一个音,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许鸢飞都不知道,他们两人最后是如何吻到一起的,就在国外的街头。

直至有玩摩托的几个年轻人经过,忍不住吹了个口哨,京寒川这才蹙眉,将许鸢飞按进了怀里。

“你住哪儿?”许鸢飞低声询问。

这嘴上,就像是被热油淋过……

此时还火辣辣的疼。

“还没定。”

“你没订酒店?”

“你住的酒店,应该有空房。”

……

许鸢飞住的地方离医院很近,两人到前台的时候。

服务员是认得许鸢飞的,因为住了好多天,又是东方面孔,“不好意思,单人间已经没有了,只有标间和套房。”

“那你……”许鸢飞看向身侧的人。

“你们是男女朋友吗?”服务员询问。

“嗯。”京寒川沉声。

“其实许小姐住的是套房,可以住三个人,你们没法住一个房间?”因为这两人是拉着手进来的,男朋友来了,还单独开房,服务生也诧异。

这年纪也不小了,需要搞得如此纯情?

“住一个房间,也省钱,这位先生,只要出示护照证件,我这边给你登记一下就行。”

许鸢飞都没回过神,某人已经摸出身份证,“麻烦帮我登记下。”

然后两人就顺理成章住到了一个房间……

上了电梯后,许鸢飞从包里翻出房卡,手中像是攥着一块热铁,整个人都别别扭扭的。

出了电梯后,她走在前面,京寒川走在后面,接了个电话,段林白打来的。

他是个夜猫子,在群里看到京寒川说已经出国,估摸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

“……有事。”京寒川盯着前面人的背景。

“怎么样,见到人了吗?”

“嗯,回酒店休息了。”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有点躁动啊。”

“没有。”

“难道你已经把人搞定了?”

“还没。”

“春天来了,我明白你抑制不住荡漾的春心,酒店啊,孤男寡女,身处异地,敲个门,聊个天,顺便一起鼓个掌……”

“……”

“这可是许家的闺女,只要你搞定了她,生米煮成熟饭,那就是走上了人生巅峰啊。”

京寒川懒得听他说话,直接把手机挂断。

此事两人已经进了房间,许鸢飞只是觉着气氛有点僵,随口问了句,“段公子的电话?他这么晚还不睡?”

“嗯,关心我们两个人的进度。”

进度?

这个词从某些角度看,是有那么点羞耻的。

“这间房没人住,你住这里吧。”许鸢飞打开一扇紧闭的卧室门,刚走进去,还没打开灯,就感觉男人从后面走来,宽厚的手掌扣在她的腰上……

后面的事情,她记得不算清楚。

只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两人虽然关系定下快两个人,亲密的接触,总是少的,她动作神色,惹得他忍不住轻笑,声音带着愉悦,蛊惑。

有一瞬间,许鸢飞的心跳已经无法用狂跳来形容,时间都好似静止了。

那种猛烈地悸动感,还深深烙印在心底。

如果那时候他想要……

她怕是会把整个人的身心都捧给他。

……

一吻结束,两人都气喘吁吁,京寒川没吃饭,酒店也没什么东西能吃,许鸢飞帮他点了个外卖,只有意面之类的,他随意吃了几口。

许鸢飞坐在他对面,脑子里忽然开始自动回放刚才发生的诸多画面。

浑身发热……

险些当场自燃。

“你怎么了?”京寒川扯着面纸,擦拭着嘴角。

“没什么,你早点睡,我先回房了。”

京寒川舔了下嘴角,方才她下嘴有点重,把他嘴都咬破了,居然就这么跑了?

他好不容易过来一趟……

他不是个重欲的人,只是面对喜欢的人,又被放在这样的情境中,难免生出一丝旖念,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总想和她待在一起的。

回自己房间后,他简单冲了个澡,头发吹得半干,换了睡衣,随意拨弄着头发,就准备找她聊会儿天……

敲门没动静,他伸手往下按下门把手。

这门……

被反锁了。

他的女朋友,是把他当贼防着?

许鸢飞当时还没睡着,其实这道门,拦得压根不是京寒川,而是她自己。

若是再这么同处一室,她真的无法保证,自己会把他扑倒,她爸妈和奶奶就住在隔壁,如果明天发现这一幕,只怕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她胡乱想着,因为最近太累,头挨着枕头,很快就睡着了,就连闹钟都没吵醒她。

所以隔天许正风起床喊她去吃早餐,电话没打通,就直接过来敲门。

门一开……

站在门外的男人,脸彻底黑透了。

这小子怎么还追到国外来了?

------题外话------

许爷要不要反手这个野男人一拳,哈哈

六爷:……

上一章:709 新婚之夜,与岳父促膝长谈? 下一章:711 当众亲昵,气出心肌梗塞(3更)
热门: 后妈总是想跑路[90年代] 在末世养丧尸王 港黑式英雄二代 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 当玄门大佬遇到灵异情节 嫡谋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隔壁那个饭桶 他是甜味道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