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 新春第一锣,大戏开场

上一章:702 许家女婿不易做,晚晚变富婆?(3更) 下一章:704 大佬的女人也是狠人,肃清门户(2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年初四晚上,云锦首府

今日京家回京,晚上段林白攒了局,约着几个好友出去小聚,都是男人,宋风晚就没跟去凑热闹,几天大鱼大肉,难免腻得慌。

傅沉回来的时候,小姑娘正缩在沙发上,看着某台的综艺节目。

“不是让你早点睡?”他将手中的牛皮纸袋扔到茶几上,紧挨着她坐着。

“还早,你喝酒了?”

傅沉走亲访友,都以信佛吃斋茹素,戒烟戒酒为由,滴酒未沾。

“一点。”

男人外套有些凉,身体确实热烘烘的……

若有似无的檀香味儿,伴随着醇香的酒气,熏得人脑袋有些昏沉。

“我今晚和悦悦打电话,她说和男朋友吵架了,他们认识到在一起很久了,这次好像吵得特厉害,一直哭。”这个悦悦,自然就是宋风晚的室友胡心悦。

“因为什么?”

“好像是约好陪她,结果跑去和一群男生喝酒了,貌似这里面还有她不喜欢的女生,反正具体的,她也没说清……”

宋风晚忽然直起身子,正色看向傅沉,“三哥,你说再过几年,你还会和现在一样喜欢我吗?”

傅沉笑道:“别说再过几年了,就是十几年,几十年……”

“我还是一直都喜欢你。”

其实以后的事,没人能保证什么,宋风晚此时听着高兴,侧着身子往傅沉怀里拱了下,靠近低声说道:“三哥,我想亲你一口。”

傅沉今晚本就喝了点酒,身上燥得很,昏黄的灯光下,某个小姑娘一脸的天真无辜,说话倒是异常勾人……

他没说话,就看到宋风晚仰面,凑了过来。

轻柔的吻落在他额角、脸上、鼻尖,逐渐往下……

宋风晚难得主动,傅沉背靠着沙发,不敢乱动。

“三哥……”宋风晚声音温柔,带着小女生特有的软糯。

字句含混着,也能听得人骨头一酥。

她缩在傅沉身下,“今年好像忘记和你说了……”

“新年快乐。”

傅沉低低笑着,直接扛着人就进了卧室……

一楼电视没有关,从镜头里传出了各种绽放的烟花声。

**

大年初五一早

宋风晚起来的时候,已是上午八点多,傅沉早已遛狗回来,正在小书房抄录经书,铜炉青烟,白纸烫金,浓墨写意……

她到书房的时候,傅沉已经抄录完佛经,正将纸放在一侧晾干,偏头看了她一眼,“醒了?”

“嗯。”宋风晚打着哈气,挨着一个椅子坐下。

他俩昨晚分明折腾到了后半夜才睡,她一脸颓丧,某人却像容光焕发,她忍不住在心底吐槽:这一把年纪的老男人……

当真是精力旺盛。

“我听说毒物检测的报告已经出来了?”

“嗯,昨晚我拿了一份复印件回来,在我书房。”

“那份报告可以证明……”

两人就着之前的中毒事件,简单的交流了两句,这件事发生后,宋风晚忙着订婚宴,加之毒物检测进度缓慢,又逢过年,这事儿就被搁置了。

“是这个人啊?”宋风晚深吸一口气,“那今天这场戏必须去看了。”

宋风晚不是戏迷,也非票友,去看戏也是纯粹陪老太太,此时被傅沉勾起了兴致,立刻换了衣服,就要去老宅。

……

年初五的时候,朔风依旧,只是暖阳高悬,宋风晚陪着老太太抵达梨园的时候,门口挂着几盏红色灯笼。

即便是乱世,也总能被红灯笼烘托出几分太平宁静。

从门口往里走,沿途都是悬挂的各色宫灯,上面用油彩绘制着各种脸谱图样,就连戏台都用红绸精心装扮……

这一路走到贵宾席,路上遇到了不少熟人。

这是傅沉与宋风晚订婚后,首次合体公开出现在这种公开场合,众人免不得夸奖几句。

待他们三人落座后,这才注意到段林白也到了,身侧坐着蒋二少,他原本正嗑瓜子,看到宋风晚来了,急忙吐了口中的瓜子壳。

“你在我小嫂子面前,到底要注意什么形象啊!人家压根没看你。”段林白无语。

他今天也是特意来看戏的。

蒋二少低头继续嗑瓜子。

其实傅沉与宋风晚订婚之前,他从外面买了不少新衣服回家。

蒋端砚挑眉,“买这么多衣服干嘛?”

“哥,你说我穿什么衣服好看?”

“做什么?”

“这晚晚不是要订婚了嘛?我想穿得惊艳点,好好和自己还没萌芽就被扼杀的爱情告别。”

蒋端砚目光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你估计没机会了。”

“我特么知道和宋风晚没机会,我去祭奠我死去的爱情不行嘛!”

“不行!”

“卧槽,哥,你这个人怎么……”

“傅三爷压根没邀请我们。”

蒋二少彻底懵逼了,傅三爷这操作——

太骚了。

其实傅沉有邀请过蒋家,和蒋端砚说过,不过被他婉言拒绝了,他说担心自己弟弟喝醉耍酒疯,冲着宋风晚情情爱爱,一通骚话,肯定会被傅沉丢出去,还是别去丢人了。

蒋二少低头吃瓜子,余光瞥见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进来,径直坐到了傅老太太身边,因为这两人是盛爱颐亲自去接的……

“大哥,这两人谁啊?”蒋二少观察着不远处。

那两人正和傅家老太太说话,看起来非常熟稔。

“干嘛?”段林白挑眉看了眼。

“你看那个男的,过来看戏,消遣而已,目露凶光,忒特么吓人了。”

“吓人?”段林白轻笑。

“肯定的啊。”

“吓人就对了,岭南的。”

蒋二少一个紧张,把瓜子壳都给吞了,害得他咳嗽了半天。

大戏会在下午两点开始,一点四十左右,台下宾客皆满,很快的许鸢飞也来了,只是并没坐到自己父母身边,而是紧挨着宋风晚,两人挨着头,说了会儿悄悄话。

今天是梨园年后第一锣,来了不少京圈的贵胄,京家人忙活完,方才入座,自然是紧挨着许家……

*

此时的后台,所有人已经装扮上,正在为最后的登台做准备。

“长歌,你可得好好加油啊,我刚才出去看了下,就连傅老太太都来了,你要是能在她面前露了脸,得她半句夸奖,你以后的路都会走得非常顺遂,加油啊。”

“谢谢经理。”

殷长歌今日一身红粉水袖,点翠头面,眼若柔波,目若春水,漂亮非常。

“那你再准备一下。”经理说着,又去看了下其他人的情况。

也就在这时候,殷长歌听得有在外面端茶递水的小工窃窃私语。

“我真是没想到那女人脸皮这么厚,做出下毒这种事,居然还有脸来看戏,还坐在第一排?”

“谁让三爷那小未婚妻喜欢呢,可能是年纪小,容易被人蛊惑吧。”

“如果是我,压根不敢出来见人,好不要脸!”

……

殷长歌心底微怔,许鸢飞来了?

宋风晚带来的!

她作为中毒事件的受害者与亲历人,她昨天就收到了通知,说毒物检测的结果出来了,可是她想申请查看的时候,却被告知,检测报告被盛爱颐派人取走了。

她想看报告,但又不能表现的过于急切,只能把这件事给压下去了。

其实整件事具体如何,她比谁都清楚,她也是意外得知,许鸢飞与京寒川可能在交往,只要牵扯到京家,但凡用一点小手段,就能给许鸢飞父母施压,强迫两人分开……

果不其然,后面就再也没听人说,两人见面交往的事。

甚至有人说,京家一直想去许鸢飞家拜访,都被挡了回去,怕是她父母不同意吧。

她这次过来,难不成是想借着这机会与京寒川来个暗度陈仓?

她脑子里胡乱想着,而新春的第一锣,已经响起……

她深吸一口气,伸手整理一下水袖,已经有人帮她掀开入场的帘子,她立刻施施然上了舞台,伴随着几个漂亮的亮相动作,台下一片喝彩。

她戏词刚唱了一半,就看到京寒川从外侧进入,没有坐到京作霖或者盛爱颐身边,而是微微躬身进入座位席,直接朝着许鸢飞走去。

然后她看到京寒川弯腰,在她额前轻轻吻了下,两人不知说了什么,就紧挨着坐下了。

她瞳孔微震。

他俩不是应该分手了!

她心神一晃,词被唱劈了,声音陡然尖锐,听得台下一众人,眉头直皱。

------题外话------

开始更新啦~

大家准备好瓜子小板凳呀。

新的一周,大家也要继续支持月初哈,没法求留言,只能求票票了【捂脸】

上一章:702 许家女婿不易做,晚晚变富婆?(3更) 下一章:704 大佬的女人也是狠人,肃清门户(2更)
热门: 过气影后的翻红之路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我靠怀崽拯救世界[穿书] 走近不科学 媚者无疆 今天又叒叕没有离婚[穿书] 大人物都争着宠我 爱情小说死亡事件 花颜策 女老板的男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