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闻樱看到林清笛的时候, 林清笛也一眼看到了闻樱。

毕竟是之前看视频看照片研究了一周的人,林清笛跟闻樱对上眼之后, 立刻条件反射般用扫描仪一般的双眼, 飞快的扫描闻樱身上上上下下的装备。

Gucci SYLVIE系列的斜挎包,2万价位, 乍一看看不到明显logo, 并不张扬。

Balenciaga 的鞋,5千起跳——并且光她那双袜子就两千。

至于手上细得没什么存在感的卡地亚手环, 脖子上藏在衬衫里只隐约可见的梵克雅宝小吊坠……

林清笛被心算出来的巨大数字砸得晕头转向, 一时间不太敢相信这就是闻樱平时的日常行头。

闻樱也同时完成了对林清笛的打量。

看细节的崭新程度, 她从头到脚,百分之八十都是借的。

其实明星在镜头拍得到的地方, 基本上衣服都是借的, 因为即便是身价高的当红小花,也经不起长期在镜头前曝光、还要更换各种不重样造型的消耗。

所以观众在镜头中看明星花团锦簇, 珠宝华服,多半一离开镜头,就被催促着赶快把衣服首饰摘下来还给品牌方了。

“你好呀。”林清笛上前主动笑着跟闻樱打招呼, “我是林清笛, 第一次见。”

闻樱也装作没注意到林清笛这一身是她前几天刚被拍到的穿搭。

“清笛姐好, 叫我樱樱就行。”

拍个综艺, 彼此糊弄点表面功夫闻樱还是很擅长的。

不过闻樱现在更关心的,显然是林清笛为什么特意模仿她的穿搭,她的穿搭还没有时髦到让女明星都纷纷模仿的程度吧。

说蹭流量, 闻樱觉得也不至于。

林清笛二十六岁,长相偏大气明艳的风格,算是商业片中的电影咖,排资论辈的话也是第二梯队里的翘楚。

正当两人互相审视,气氛略有些尴尬之时,又有两人进来了。

“早上好……”

“清笛姐好,樱樱你好……”

进来的两位,一个是国内正当红的流量小生封昊明,另一个是常混话剧圈的男演员奚然,两个都样貌出众,各有风格。

封昊明进来后很快带动得气氛活跃了起来,一旁的奚然话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安安分分当个背景板,而沈萤河和裴遇宁来了之后闻樱就自在多了。

“你不是说来了要找她算账吗?”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沈萤河提醒裴遇宁。

后者突然醒悟:“樱樱!你为什么骗我说节目组不给经费的!害我差点背了一箱子的方便面和火锅底料!!”

闻樱毫无愧疚地一笑:“我就随便骗骗而已呀……哦对了,你喝的那个饮料收费的,待会儿喝完了记得自己去结账啊。”

裴遇宁满脑子都是“自己下次一定不能再被骗了”,一时间又没转过弯来,听了闻樱的话毫不犹豫地把饮料放下,还不敢相信道:

“这还收费啊,能支付宝结账吗……”

慢半拍的裴遇宁看闻樱笑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骗了。

沈萤河翻了个白眼:

“我真的不想承认自己和他是一个组合的,他这简直拉低全团智商。”

或许是因为从小成长环境特别富裕的原因,裴遇宁活得比徐晚晚还傻白甜,还好没碰上什么心机深沉的富婆,否则估计也是一个渣女收割机。

一行人初步了解完彼此之后,正式登上了国际航空公司的头等舱。

“欢迎各位来到《少年们的世界》,我们的第一站是日本,将会在日本停留四天时间,全程旅游规划都会有你们自己来安排……”

林清笛发问:“经费多少啊?住宿呢?”

这是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

节目组露出一个迷之微笑:“是这样的,旅游期间的经费由大家自行解决,当然,出来玩之前大家的所有钱包和卡都必须上交。”

全员惊愕。

封昊明:“不会吧,那我们哪儿来的钱啊?”

节目组自然早就挖好了坑:

“在日本的四天,你们可以采取工作一天赚钱,再玩一天的方式,节目组给大家准备了不同的体验工作,大家可以灵活选取自己想做的工作,赚得越多,大家旅游期间能玩的项目就会越多哦。”

……闻樱表示无语。

虽然知道这个节目组花样很多,但都是个资金充裕的旅游节目了,居然还让嘉宾自己打工挣钱。

要是《绿野的村民》这种乡村体验节目就算了,你一个都出国录制的高大上旅游节目,不拍灯红酒绿的国际都市,拍明星打工有什么意思?

话虽如此,但按照国内综艺的情况看,大部分户外旅游节目其实都是这个套路。

来之前导演组也跟闻樱沟通过,业内对于闻樱在《绿野的村民》综艺里的表现有目共睹,那个综艺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从数据上反映出来的结果十分清晰,就是因为闻樱的表现带动了整个节目的趣味性。

所以这个节目组也希望闻樱能够有各种出人意料的表现,能够把节目的话题度带起来。

既然节目组都这么说了,闻樱心里也就有了数。

抵达日本后的第一站是在奈良,六人到的时候还是下午,节目组倒也没有残忍到一分钱都不给的地步。

他们的启动资金是2万日元,折合人民币大约一千二左右,看上去虽然不少,但分摊到六个人头上也就每人两百。

大约就够他们吃顿晚饭吧。

好在第一天的住宿节目组会安排,他们下飞机后把行李拿回住宿的地方。

落脚地是日本很常见的独栋民宅,对于国人来说有些狭小,不过这种日式榻榻米的房间倒也颇具地方特色,大家都没什么怨言的放好行李之后,聚集在楼下决定本日安排。

“……加上打工的一天,我们大约会在奈良待两天半……”

沈萤河虽然年纪小,但天然有种领导力,闻樱出来玩从不爱带脑子,其他人也不愿意干这种累死累活的工作,于是规划行程的责任就落在了年纪最小的沈萤河头上。

“奈良最出名的景点有日本三大神社之一的春日大社和奈良公园,今天就只有一个下午,春日大社太远,我建议先去奈良公园玩……”

不愿意动脑的其余五人毫无意见。

既然是去奈良公园看鹿,林清笛暗戳戳地存了点艳压闻樱的意思,能进娱乐圈的女明星哪个不是现实中难得一见的美人?怎么可能有人甘心沦为别人的背景板?

林清笛一路上见闻樱既跟沈萤河裴遇宁他们关系好,连没几句话的奚然也只她那边的人说话,感觉被忽视的林清笛心里自然有点酸。

“……你穿这个去?”

闻樱换了宽松短袖和短裤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换了条红色短裙的林清笛。

不出意外,这条红裙也是她穿过的类似款式,不过是不同品牌的,价格肯定也低了很多。

“对呀,拍照比较好看嘛。”林清笛笑得可爱,她出道以来一直走少女人设,乍一看也确实像个大学生,“樱樱你就穿这样会不会太朴素了啊?”

闻樱想到奈良公园的鹿,态度很坚定:“不会,我觉得穿这样方便一些。”

正在清点随身行李的沈萤河看了林清笛一眼,似乎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裴遇宁更直接,张口就说:“清笛姐这条裙子好眼熟啊,樱樱好像也穿过差不多的。”

直男是很难察觉到撞衫对女生意味着什么的。

不过撞衫这种事谁丑谁尴尬,反正闻樱无所谓,所以她没吭声。

反而是林清笛装傻答:“真的吗?好巧啊。”

巧个屁,闻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好在林清笛除了有点学人精倾向之外,别的地方还比较老实。

哦,还要加一点话多聒噪的毛病,奚然开着节目组准备的车带着他们前往奈良公园的路上,林清笛那小嘴叭叭的就没停过。

闻樱嫌吵,找沈萤河要了一副耳塞靠在后座睡了。

节目组看着这情况捏了把汗,林清笛是带资进组的,原本想着多她一个说不定还能跟闻樱撕逼让节目多个看点,没想到这人撕逼本事没有,烦人本事倒挺大。

不过很快,节目组想要的看点就来了。

原本六人是一起进公园的,但进来之后封昊明就提出去鹿多的地方玩儿。

“太危险了。”闻樱否决,“这些鹿虽然看起来温驯,但成群还是有攻击性的。”

封昊明在圈内目前也算得上顶流之一,平时开口吩咐什么,身边少有人不听的,可闻樱一上来就直接否决他,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林清笛跟封昊明关系近一些,再加上她在小团体里也被边缘化,心里也有些不服气,便附和道:

“那我们要不然先分开玩吧,待会儿我们来找你们。”

裴遇宁还想劝劝,却被闻樱打断。

“好啊,那就手机联络。”

奚然跟沈萤河聊得挺好,所以肯定是跟着闻樱这边走,最后六人就真的分成两拨,闻樱都能预想到时候后期会这一段配上什么夸张的“分道扬镳”“内部分歧”之类的特效。

但闻樱一向不惯人这种臭毛病,上节目也不惯。

结果两拨人分开之后,林清笛那边果然如闻樱预料的那样,拿着一大包鹿仙贝的他们顿时被群鹿包围。

封昊明作为男生自然不可能干看着,但他也是被群鹿围追堵截。

这些鹿跟他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同,不仅不温驯可爱,还各个都凶得要命,分分钟就拱上来直接要抢。

最后吓得他只好把一大包鹿仙贝全扔了出去。

等他们俩被鹿追得筋疲力尽过去跟闻樱他们汇合时,才发现闻樱那边的画风完全不同。

“……别看这些鹿可爱,凶起来也是会咬人的……”被沈萤河、裴遇宁和奚染围着的闻樱较他们如何喂鹿,“……手里最多拿两三块鹿仙贝就可以了,也不要跑去鹿多的地方喂……”

封昊明和林清笛看着零星几只鹿乖乖巧巧地靠近闻樱,温顺地接受了投喂。

节目组的摄影师在一旁抓拍,哪怕是穿着普通的短袖短裤,女孩雪白长腿也衬得画面清新自然,仿佛是什么小清新广告片。

而他和林清笛两人被追得慌不择路,精心打理的头发吹得凌乱,怎么看怎么尴尬。

封昊明看着闻樱那边的几个人,尴尬的表面之下,生出了几分暗恨。

“呀,清笛姐你手怎么了?”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林清笛的手背上,一排的齿印清晰可见。

闻樱过去看了一眼:“你是不是拿鹿仙贝逗鹿来着?”

林清笛挠挠头:“我就是逗了一下,结果那些鹿就咬上来了……”

说着说着,林清笛也挺自暴自弃的。

自己还穿裙子开开心心来拍照,结果照片没拍到,还被鹿追着到处跑,真丢人。

“没破皮问题不大,保险起见去问一下公园的工作人员吧。”闻樱转头看向沈萤河,“我记得你英语最好,你帮忙去问问吧。”

沈萤河听了二话不说就应声去找工作人员了。

闻樱也没干等着,找了个水池让林清笛过去洗手。

冰凉的水从指尖穿过,林清笛有些出神。

其实抛开偏见,她觉得闻樱人也挺好的,漂亮大方不说,也不是难相处的人,她原本以为自己模仿闻樱的打扮她会特别生气,没想到闻樱的反应也是淡淡的。

林清笛抬头看露天水池前站着的闻樱,思绪有些飘忽。

这样的女孩,也难怪那个人会喜欢吧。

她忽然有些挫败。

问清楚没什么问题之后大家都放心了些,闻樱看着忽然消停下来的林清笛,觉得好像气氛还少了点什么,怪冷清的,不太利于节目效果。

于是她拿了一点包里的鹿仙贝递给林清笛。

“你要不要再试试?”

垂头丧气的林清笛缓缓抬头,看着闻樱递过来的鹿仙贝,一时间还有点受宠若惊。

“啊?算了吧……我……”

闻樱还是猜得出林清笛其实还是想拍照的,于是把鹿仙贝塞给她。

“难得打扮了,不拍个照多可惜。”

说起打扮,林清笛就更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过她看闻樱好像并不是在嘲讽她的意思,于是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鹿仙贝,拉着封昊明找了个鹿少的地方,试着靠近了些。

小鹿闻了味道,缓缓凑上来咬了一口。

旁边待机的摄影师抓住时机,帮林清笛拍下了几张构图漂亮的照片留恋。

后期剪辑的时候也有了个对比,从一开始被鹿追着跑到能和平共处,也算是个小成就。

这一part录制结束之后,林清笛心情转好地过去看了看拍下的照片,找到正确的喂鹿方法之后,画面果然就好看多了。

林清笛对闻樱的敌意消散了许多。

于是第二天录制开始的时候,沈萤河注意到林清笛没有再模仿闻樱的穿着,虽然她不模仿之后显然要少几分精致,但至少他们看上去要顺眼几分。

封昊明原本还想把林清笛争取过来,没想到林清笛虽然没有跟闻樱亲近起来,但也不再被封昊明拉着跟闻樱他们对着干。

“大家早上好,经过昨天第一天对奈良的初步了解之后,大家的旅游资金仅剩三千四百五十二日元,为了后天能愉快的参观春日大社,今天的大家需要进行一日劳动来换取旅游资金……”

节目组给出了两个信封。

“这里有三个工作可供选择。”

封昊明第一个上前接过,一一拆开后念了出来:“便利店收银、商场发传单、搬货。”

闻樱满脑子对节目组的问号。

这个节目组真的是疯求了。

封昊明脑子转得飞快,当场就说:

“搬货肯定赚得最多是吧?不如我们几个男生干脆搬货去吧,你们两个女孩子怎么能干活呢?”

他自以为自己又体贴又man,就差把“快表扬我”“我就是这么男人”写在脸上了。

闻樱笑眼弯弯地看着封昊明,还故作开玩笑地拍了拍他肩:

“你瞧不起谁呢?”

话里带着点火药味,但看着闻樱一张笑容灿烂的脸,又好像真的只是开玩笑。

和事佬裴遇宁适时插嘴:“其实我觉得搬货也可以,不过我觉得樱樱和清笛姐也可以去便利店收银,大家齐心协力也能挣更多钱嘛。”

封昊明还坚持:

“女孩子就是拿来宠的,怎么能让她俩去收银啊,干活就得是我们男人的事情。”

这明褒暗贬的话听得闻樱浑身不舒服。

要是真绅士就算了,他这么反复强调,艹男子汉人设艹到飞起,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真那么能干。

“搬货是吧。”闻樱点点头,“行,多个人多份力量,那我也去搬货吧,清笛姐一个人就不要掉队了,能帮忙就搬一点,不能搬就帮我们搞搞后勤。”

封昊明一听闻樱不仅不去收银,还要帮忙搬货,惊得瞪大了眼。

“你去搬货?”

闻樱谦虚道:“我也搬不了多少的,到时候搬不动的就交给你啦。”

忽然有了存在感和使命感的封昊明顿时硬气道:“没问题,你就随便玩玩就行,搬不动的我帮你搬。”

一旁的裴遇宁回想起第一次跟闻樱录制综艺时,亲眼看着她以超他两倍的速度和体力劈柴的闻樱,对此时自信满满的封昊明产生了一点点同情。

所以说,太有自信也不是一件好事。

按照节目组的安排,闻樱他们到了当地的一家便利店内,由英文最好的沈萤河出门跟店主沟通。

他们今天要搬货的地点是一家大型超市,这个点刚好马上有不少货车过来卸货,他们的任务是给一辆15米长的厢式货车卸货,限时两个小时以内。

“……他们说平时这样的货车卸货都是两个工人负责的,这次我们五个人负责,其实已经算是轻松了。”

沈萤河离家出走那段时间就去卖酒的公司干过卸货员的工作,此时正好是夏天,这辆货车上大部分的货物都是饮料,确实是相当辛苦的工作。

所以闻樱真的觉得节目组脑子有问题。

国内综艺缺这种明星干活的节目吗?特意来了国外拍摄结果还搞老一套,闻樱都恨不得自己上手亲自制作一个有趣一点的综艺节目。

封昊明从一开始憋到现在,早就等不及展示自己的力气了。

卸货的方式是先将十二摞货物放在一个车托上,然后用车托拉进去,封昊明没歇气地摆满了一车,正想看看闻樱需不需要帮忙的时候,转头却发现闻樱已经不见了。

“……樱樱去休息了吗?”他环视一圈,见沈萤河也不在,“萤河呢?他们都去休息了吗?”

真·在一旁累成够的裴遇宁虚弱地告诉他:

“樱樱刚拉完第三车,萤河也刚拉了第二车,还没回来呢。”

封昊明:“……?”

他虽然也隐约听说过闻樱怪力少女的称号,但并没有往心里去,毕竟女孩子就算力气大,又能大到哪里去呢?

然而亲眼见到闻樱如何一手一个地提着两个箱子下来时,他才明白是自己见的世面太少。

“你才搬完一车?”闻樱露出一个魔鬼般的嘲讽笑容,“需要我帮你搬吗?”

……这打脸声过于响亮了。

闻樱虽然搬得轻松,但不代表她真的喜欢干这种没有技术含量、只会让观众觉得她是金刚芭比的苦活。

于是闻樱避开镜头,私底下问了问导演。

“为了节目效果,我可以干点出人意料的事情是吧?”

导演给了她一个确定的目光。

“好。”

一个小时之后,在主要劳动力闻樱和搬货小王子沈萤河的帮助下,一群人迅速结束工资低廉的搬货工作。

闻樱看到了旁边街头的彩券屋。

“萤河,过来。”

掌管他们剩余资金的沈萤河乖乖过来。

“陪我去买彩票。”

沈萤河有些意外,节目组更意外。

她说的干点出人意料的事情,就是去买彩票?

但中彩票这个几率也太低了吧,也没听说过闻樱对彩票有研究啊,这种小概率事件怎么可能随便一买就中?

节目组的镜头紧跟着闻樱走进了彩券屋。

“一张300日元。”沈萤河给她解释,“你要买一张吗?”

闻樱想了想,她也不知道她的直觉究竟能发挥到什么程度,万一一次中不了岂不是浪费钱?

“我们还剩多少?”

沈萤河:“三千多吧。”

闻樱点点头:“那就先来十张。”

节目组:“!!!”

还好这不是直播,这要直播出去,闻樱肯定又会被全网黑!

拿大家仅剩的旅游资金买彩票,哪个明星干当着镜头干这种事情??

虽然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能中多少,但闻樱对自己的直觉还是有信心的,不管怎样,肯定不会亏。

“你认真的?”沈萤河望着她。

“认真的。”闻樱摊开手,“我们这么一路打工太累了,不如试一试这个……你就说给不给吧。”

沈萤河没怎么犹豫,很快就掏出钱包递给了闻樱。

闻樱有些诧异:“这么爽快?万一没中怎么办?”

沈萤河想了想:

“那我就回去再搬两车货。”

节目组的姐姐粉差点被沈萤河感动哭了。

这是什么靠谱的弟弟啊,怎么能这么体贴温柔啊!

不用你搬货!你要多少钱姐姐都给!

然而闻樱显然莫得感情。

拿了家里最后的余粮后立即买了十张彩票,她也没怎么思考,凭着直觉随便涂完之后就立刻拿给了店主。

店主拿去一一兑奖之后,前九张还没什么反应,兑到最后一张,忽然停顿了一下。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守你百岁无忧(快穿) 梅次故事 青春合伙人 浪迹花都 非分之想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就算是哒宰也想不到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猎艳乡村 村野风流:乡村神偷猎艳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