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蝉鸣时节, 气温一点点攀升,小成本恋爱轻喜剧《给你月亮和六便士》剧组正式开拍。

——地点在C市的豪华别墅区。

剧组人员踏进别墅区的时候还颇为忐忑, 虽然房子是自家老板的,但是进这种豪宅区拍摄, 人数多不说,或许还会有噪音,别到时候引得邻居投诉,给老板添麻烦。

然而大家进来之后才发现,他们完全不需要有这样的顾虑。

老板家的豪宅大得就算他们在花园里开狂欢派对, 隔壁邻居也完全听不到。

“……我才知道, 原来豪宅区里面每栋别墅长得都不一样啊。”

“……这花园,挖几个孔都能打高尔夫了吧。”

闻樱本人也只在记忆里见过真正的闻宅。

离陆宅其实并不远, 同属于一个房地产开发的别墅区,都在一个山头上,广告商宣传的时候特意强调了这里不通地铁, 似乎对于富豪而言, 不通地铁是某种特别吸引人的卖点。

反正闻樱是不太懂的。

程溪吟和祁让被闻樱带着往楼上走,别墅内一共五个卧室,一个书房, 六个卫生间还有阿姨房儿童房桑拿室健身房等等。

整幢别墅四面临空, 充足的光线透过四面的玻璃窗映入, 仿佛一个精致的玻璃罩子,加之装潢以白色为主调,程溪吟在旋转楼梯上走的时候, 都有种自己像公主一样的错觉。

啊,她的老板果然是真·公主啊。

然而也跟她一样是头一次来的闻樱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按照记忆上楼找到了原主的房间,里面已经被剧组的美术组收拾过了。

“……这个房间作为更衣间用,里面是美术组选出来的部分衣服,我跟溪吟身材差不多应该都能穿下,至于祁让……你试试这几件。”

祁让是C市戏剧学院刚毕业的学生,老师把他推荐给了许导,懵懵懂懂进公司他才知道,原来闻樱不只是柏华的艺人,还是柏华的老板。

今天是他头一次见到闻樱,还没从紧张和惊艳中回过神来。

“哦哦……好的,我马上去换……”

祁让掉头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闻樱叫住他:“走错了,衣帽间是左拐那个门。”

祁让涨红了脸,很不好意思地一头扎进了衣帽间。

换了衣服出来的祁让,终于褪去了一身的学生气,比较像偶像剧里常见的霸道总裁了。

闻樱也让程溪吟换了衣服。

在别墅里拍的戏份是男女主两人的居家日常,傲娇高冷的霸总和软萌可爱的女主因为种种原因同住一个屋檐下,在同居之中互生情愫。

情节老套但不恶俗,甚至还有些反套路的新奇,男女主角人设也相当讨喜,编剧尤其擅长描写各种撩人的小情节。

对于白天为生活奔波一天的人而言,这种糖水剧显然能够让她们暂缓白日的疲劳。

“老板坐这边看吧。”

有工作人员给她搬来了椅子。

闻樱原本没打算多待,准备看看现场就准备回公司忙其他的,不过留下来看看也并不会浪费她太多时间。

闻樱坐在导演旁安静地看他们拍戏。

但看了一会儿,她就看出问题来了。

“许导。”闻樱跟导演窃窃私语,“你有没有觉得祁让有点……气质不够?”

许导点头:“刚出校门,经验差点,多磨合一段时间就好了。”

闻樱一想,多磨合一段时间,那就是工期变长,工期变长就是成本上升。

她不能干这种亏本的事情。

在心里琢磨半天之后,闻樱给叶特助发了个消息。

【陆燃现在在干什么?】

【陆先生正在开会,您有什么事需要我转告的吗?】

【不用转告,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录一下他开会时的视频?】

手机那边的叶特助满头问号。

他透过玻璃墙看向正在会议桌上的男人,英气勃发的男人薄唇轻抿,大部分时间都在听别人做报告,但他只要开口,所有人都会静下来认真倾听他说的每一个字。

叶特助一直知道他老板很有魅力,但是……平时不都是他老板当舔狗的吗?

似乎猜到了叶特助的想法,闻樱很诚恳的补充:

【对,我就是觉得一整天没见了,感觉要是不看段我心肝的视频,可能就要活不下去,所以叶特助要是有空,时不时就给我录段视频怎么样?】

叶特助:……她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

【好的没问题,我会按时录制视频给您的。】

闻樱就知道叶特助靠谱,转手就是一个66.66的红包。

时常被递五位数以上红包的叶特助想了想,最后非常恭顺的接下了这个略微有些寒碜的红包。

十分钟后,闻樱收到了叶特助录制的第一个视频。

恰好拍摄到了休息时间,闻樱招招手把祁让叫了过去。

“你过来,我给你看个视频。”

祁让如履薄冰地缓缓靠近,闻樱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你演得太小气了,不像身价上亿的霸总,比较像小公司经理,我给你找了一个真总裁,你好好学学。”

视频离的距离不近不远,恰好能让他看清镜头对准的男人的一举一动。

他并没有高谈阔论,也没有意气风发地号令所有人,他只是坐在那里倾听,姿态从容目光专注,就足以让人隔着屏幕就感受到那种魄力。

“……这是谁啊……”

祁让不自觉地问道。

闻樱唇角上扬,很是得意:“是谁你不用管,之后我会发一些视频给你,你好好揣摩一下精髓。”

偶像剧说起来也好拍,成不成不在于女主角,而在于男主角够不够苏。

祁让的脸很够格,但气质差得还远。

跟祁让沟通一番之后,闻樱跟导演打了声招呼,离开了闻宅。

这边的偶像剧虽然是柏华目前的重点项目,不过艺人活动这方面闻樱也不会忽视。

徐晚晚已经进组三天了。

《在刀锋下》是一部都市题材的悬疑犯罪电影,为了追求场景质感,剧组选址在了地形独特、极具江湖气息的Y市。

闻樱极其看重徐晚晚的这部电影,所以一直都在跟她的助理和经纪人联系,了解她在片场的情况。

原本徐晚晚拍戏是最不让人操心的,原给她开的外挂,令她在演技上的天赋能让所有导演和演员惊叹。

但就在最近,闻樱听到导演那边的反馈,是徐晚晚最近拍戏都不太在状态。

闻樱是很希望徐晚晚靠《在刀锋下》这部戏一举拿奖,开启她顺风顺水的影后之路,成为支撑柏华的一个强力支柱。

所以一听到徐晚晚有不对劲的地方,她就毫不犹豫地让助理买了机票飞往了Y市。

*

一路从VIP通道畅通无阻,闻樱一个小时后就到达了Y市。

陆燃安排的司机早早在机场等候,闻樱在车上睡了一觉后,便平稳地抵达了剧组拍戏的地点。

徐晚晚知道了闻樱要来的消息,候场的间隙,她抱着剧本坐在小马扎上发呆。

“晚晚?”

身旁的身影唤醒了她游离的神思。

“江、江老师……”徐晚晚紧张地从小马扎上蹦了起来,“您这是……?”

江巍手里拿着一个塑料盒,里面装着一盒子精美的水果沙拉。

“刚刚看你没吃多少饭,要是觉得天气热没胃口,可以吃点这个。”

江巍在这部电影里的造型偏向底层普通人,故意打扮得又脏又朴素,但即便是这样,还是遮掩不住他与生俱来的清隽贵气。

据说要是不是江巍的演技硬撑,导演差点以他长得太好看了为由而拒绝他。

而徐晚晚眼里更是完全看不到江巍脸上擦的黑粉之类的,滤镜厚得令她眼里的江巍整个人都在闪闪发亮。

“谢谢江老师……”

受宠若惊的徐晚晚想说点别的,但又紧张得脑子全是浆糊,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既着急,又嫌弃自己的嘴笨,看上去都要哭出来了一样。

江巍却笑容温和,不仅包容她的慌乱无措,还无声无息地给她解围。

“没事,我是过来跟你对戏,下一场准备得怎么样了?”

说到演戏的事情,徐晚晚就要轻松一些了,她讲了讲自己对剧本的看法,又说了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江巍也不多言,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深情得令徐晚晚的脸一点点涨红。

“别紧张。”江巍摸摸她的头,“我只是看你这两天状态不好,想看看我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对了,听说闻小姐会来?”

话题忽然一转,徐晚晚心中闪过一丝模糊的直觉,但她并没有抓住。

“嗯,她来探班,可能是导演把我最近的表现跟她说了吧……”

徐晚晚垂头丧气,比起自己被导演训斥,她更不想看见闻樱对她失望。

她一直努力想让闻樱知道自己不会辜负她的帮助,明明之前都还做得很好,可是……

徐晚晚看了一眼江巍,头垂得更低。

“晚晚?”

徐晚晚闻声抬头。

朦胧夜色中,穿着黑裙的闻樱从不远处缓缓靠近,她身形修长,双腿笔直,裙摆下沿的雪白长腿交错,行走间令人完全错不开眼神。

夏夜的蝉声聒噪,而她的声音却清透明朗。

“江老师,好久不见,晚晚麻烦你照顾了。”

她仍是初见时那样疏离客套的笑容,清醒的目光仿佛从不在任何地方停留。

正因如此,反而更显得极有魅力。

“不麻烦。”江巍看了一眼徐晚晚,动作亲昵地摸摸她的头,“晚晚没有给我添任何麻烦。”

虽然知道这是前辈对后辈的关怀,但徐晚晚还是脸颊滚烫。

闻樱冷眼看着,发现徐晚晚完全就是一副陷入爱河的小姑娘姿态。

难怪拍戏不在状态,她要是对江巍动心成这个样子,能拍好戏才有鬼了。

暂别江巍之后,闻樱决定跟徐晚晚好好谈谈。

徐晚晚仿佛也知道自己要挨骂了,还殷勤的把自己的小马扎给闻樱,自己在一边站着等着挨骂,她这么一通操作,闻樱原本有气也都快憋回去了。

“知道错哪儿了吗?”

徐晚晚老老实实点头:“知道,老板讲的话我没听进去。”

她要是态度差点死不承认,闻樱还好骂一点,徐晚晚这干脆就老老实实承认了,差点让闻樱找不到顺理成章骂人的理由。

“那你就是明知故犯。”只要她想,她随时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训人,“第一面我就提醒你了,江巍不是什么平易近人的中央空调,他一看心眼就多,就你这样的他一口吃了都不吐骨头。”

徐晚晚也不辩驳,软绵绵的态度里带着点拧巴劲。

等闻樱骂完了她才说:“我懂您说的意思,您的话我也都记着,但是——”

她抬起头来,眼里是一片单纯的茫然,跟闻樱第一次见她时没有任何区别。

“我能明白道理,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啊。”徐晚晚怕闻樱生气,竭力解释她的感觉,“就想我知道我面前有个坑,但我还是想跳……我已经在努力控制自己了。”

闻樱恍惚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在原书里,徐晚晚之所以能成为影史留名的影后,与她一路走来遭受的挫折不无关系,一张白纸能演好某一场戏,但不可能演好所有戏。

简单来说,是她把徐晚晚保护得太好了。

“我知道了。”闻樱心中有了决断,“导演跟我说过,你现在拍戏的问题是,你的角色对男主角有着很深的爱意,但是因为男主角喜欢其他人,所以你的爱里又有着更深层次的恨,而你演不出这种恨。”

这部电影并不是爱情戏。

恨意是女主角所有行为的驱动力,如果不能让观众感觉到女主角的恨意,那么后续剧情就会显得浮夸又中二。

“那我告诉你一件事,听完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接近江巍了。”

徐晚晚乖乖附耳过来。

闻樱贴在她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

徐晚晚脸色骤变,脚跟扎了根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能动。

“好好想想,拍戏去吧。”

闻樱招招手,让徐晚晚的助理带她去补妆准备上场。

徐晚晚还没回过神,被助理带出去半天,才反应过来闻樱说了什么。

导演问她:“准备好了吗?这场戏有点难度的。”

徐晚晚隔了半天,才缓慢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准备好了。”

闻樱站在周围看着徐晚晚和江巍的对手戏。

徐晚晚饰演的是一个在24小时便利店工作的收银员,而江巍饰演的角色每天都会光顾,时间久了,她对他暗生情愫,这种爱意在她心底疯狂蔓延,但她绝口不提。

“拿包烟。”

穿着脏兮兮皮袄的江巍一如往常地来便利店买烟。

徐晚晚熟练地取烟,收钱,也如往常那样随口道:“少抽烟,对身体不好。”

以往都会无视这句话的江巍指尖一顿,迟疑几秒,忽然把烟往前一推。

“那就不买了,换盒薄荷糖吧。”

徐晚晚诧异地抬头。

江巍目光停在半空,不知想到了什么,食指蹭了蹭鼻尖,短暂地无声笑笑,自言自语般地说了句:

“她不喜欢烟味。”

导演紧盯着监视器,镜头推进,是徐晚晚眼神的特写。

就在江巍背过身的一瞬间,徐晚晚眼中的倾慕一点点褪去,冷得惊人。

“卡——!”导演取下耳机,“这条过了。”

片场重归喧嚣,导演看向闻樱,笑道:“你的艺人还是你懂,你这一来,状态就回来了。”

闻樱笑而不语。

那边的江巍也颇感意外。

“找回状态了?看来闻小姐真是来对了。”

而一向在他面前害羞局促的徐晚晚,这一次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就找了个借口过去休息,留江巍站在原地,眼底有着隐隐的讶异。

他转头看向闻樱,两人的目光在半空相碰,闻樱轻弯唇角,略略颔首,带着点胜利者的骄矜自持。

江巍看着闻樱转身的背影,半响,忽然抬手掩面,无声地笑了起来。

骨节分明的手指间隙,透出了与平日谦和温柔的模样判若两人的眼神。

危险得令人心惊。

*

“……我说了什么?”

在片场溜达了一圈准备回酒店的闻樱脚步放慢,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我跟那个小傻子说——江巍其实看上我了,他对她好只是为了接近我而已——就这个语气,你觉得是不是有点略婊?”

电话那头的陆燃正在一个发布会晚宴上,见闻樱来了电话,他当即就转身去露台接,来敬酒的一概回绝,大家见他如此重视这个电话,都纷纷以为陆总这是在处理什么上亿的大生意。

事实上闻樱只是闲得无聊,又不想跟身后的无趣保镖聊天而已才给陆燃打的电话。

“当然不。”陆燃睁着眼睛说瞎话,“挺可爱的。”

闻樱抿着唇有点小得意。

“不过你说得也不见得是假话。”陆燃看着灯光下色泽漂亮的香槟,想起了她在阳光下的琥珀色瞳孔,“见到你能不动一点心思的男人,我认为是不存在的。”

闻樱对这个夸奖颇为受用,连走路都有点飘。

“那也不至于……人家三金影帝,又不是没见过世面。”

她之所以对徐晚晚那么说,只是为了想让徐晚晚能体会到角色的心境,话说回来,这么容易就轻信别人的话,也就只有徐晚晚这种老实人了。

“但我老是觉得江巍这个人不太对。”闻樱也说不上来原因,只能说是一种感觉,“就是那种……怎么说……那种性转般的尹佳禾的感觉,你懂吗?”

鉴婊专家陆燃心领神会。

“……我也不求别的,就希望徐晚晚老老实实把这部戏拍完,等我们公司那部末世片开拍,她正好续上,这样公司又可以省一大笔请主角的费用……”

闻樱把抠门演绎得淋漓尽致。

“……你知道就徐晚晚这种等级的艺人在外面要花多少钱吗?至少五百万!五百万我拿来做特效烧有什么不好的……”

闻樱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陆燃也不觉得无聊,就靠在阳台听她讲这些琐事,好像从她嘴里说出来,就连这种琐事也会变得相当有趣。

直到闻樱忽然看到了酒店门口的某个人影。

“说谁谁到。”闻樱提起了警惕心,“我要去跟人正面刚了,回去再跟你聊啊。”

说完闻樱就掐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陆燃猝不及防。

“江老师,这么巧,你们收工了?”

单手插兜的江巍凝望着闻樱,微微笑着:

“嗯,我今天收工早,猜闻小姐也住这家酒店,就想看看能不能等到。”

这种用词暧昧的话从江巍口中说出,还真有点渣中带着一丝坦然的冷静,让闻樱都一瞬间觉得,仿佛自己跟江巍挺熟的错觉。

“江老师有什么事找我吗?”闻樱恍惚两秒后回过神,“跟拍戏有关?”

按照常理,常规渣男应该会说——“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然而江巍显然不是那种等级的。

“对,跟拍戏有关。”江巍一下就把闻樱准备好的说辞堵了回去,“换个地方聊吧,酒店酒廊里的调酒师水平还行。”

段位不错。

闻樱起了点好奇心,又转身迟疑几秒,跟身后保镖比了个神色,意思是让他们位置隐蔽点,别跟太紧,跟太紧了不方便降低江巍的警惕心。

当然,这看在江巍的眼里,就是闻樱已经跟他达成了某种共识。

两人点了两杯鸡尾酒坐下之后,江巍果然没有提任何跟拍戏有关的事情,他随意的讲了些圈内最近的趣闻,既没有显得过于八卦,又很好的缓和了气氛。

平心而论,闻樱觉得江巍的确是谈吐不凡,气质儒雅,如果不看他莫名其妙出现在酒店门口等她,闻樱还真要放下警惕,跟他推心置腹地聊起来。

“……对了,你跟顾姝认识吗?”

江巍忽然提起了这个名字。

闻樱的警惕心又上了一个台阶:“……见过几面,不太熟,江老师跟姝姐很熟吗?”

江巍却微微一笑:“不仅不熟,我和我名下的公司,都不会跟她有任何合作。”

这个闻樱倒是有所耳闻。

顾姝拿到的华枫奖不仅对她的事业没有任何帮助,反而因为这个奖项而达成了真正的“全网黑”成就,快拿到手的代言也没了,别说电影圈,现在连稍微有追求一点的电视剧都不会请她当主角。

筱欢上次还说,顾姝要在这么下去,大约到了四十岁,还要在流量剧里打转。

她跟任何好资源,都再难搭上边了。

闻樱抿了一口酒,试探着问:“因为最近的事情?”

江巍并不作答,只是淡淡笑着凝视着她,饮下了一杯威士忌。

那眼神饱含深意,其中的含义昭然若揭。

明白了。

看来似乎还真让陆燃说中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江巍看了眼表,“我们回房间吧。”

虽然觉得他后半句有点怪,但闻樱也没有多想,两人进了电梯后江巍按了20层,闻樱正要按自己的楼层,江巍忽然伸手挡住了她要按的按钮。

“我的意思的——回我的房间。”

电梯间内光滑的镜面映出男人儒雅清隽的样貌,他的神色如常,仿佛说的是今天吃什么之类的话题,而不是在提出什么暧昧的邀请。

闻樱的食指停在了半空中,隔了一会儿才回过味来。

半响,她从口袋里摸出了什么,戴在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热门: 骷髅之王 大唐公主招亲记 覆手 队友太会撒娇了怎么办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祸国 熔城 穿成反派他妹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一剑封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