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前排位置视野开阔, 正好将整个舞台尽收眼底。

闻樱也还从未以这种视角看一场表演, 因此还觉得颇为新奇。

此时决赛还没正式开场,坐立难安的尹佳禾跟陆炎换个位置, 并不想挨着闻樱坐再感受那种压迫感,而闻樱仿佛无所直觉,兴致勃勃地拿着手机跟陆燃自拍。

陆燃面无表情地配合。

“你怎么都不笑呀。”闻樱看着镜头中的陆燃,“难得我今天把你打扮得这么好看,你要是愿意学一学爱豆的营业笑容,我保证台上没一个打得过你。”

陆燃皮笑肉不笑地扯动嘴角。

“本来也没一个打得过我。”

穿着一身休闲装的陆燃悠哉地靠在椅背上, 对于自己刚说出口的那番话完全没有任何谦虚。

当然,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闻樱看着难得脱下一身名贵西装的陆燃, 其实陆燃的脸看上去相当年轻,平时上班需要才打扮老成, 但换上休闲装之后的他,看上去和二十刚出头的大学生没什么分别。

闻樱抿唇笑道:“这位朋友, 你是爱比力气的小学生吗?”

陆燃挑眉:“你确定要挑衅我?”

嘈杂的现场恰好在此时熄灯,整个现场陷入黑暗。

然后闻樱就感觉耳边传来温热气息。

“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嚣张,这样即便你晚上哭着求我, 我也没那么有负罪感。”

闻樱:“……”

打不过他这一点真的是太气了。

口头调戏一番后,陆燃气定神闲地转头望向台上,连带手里的灯牌都仿佛没那么蠢了。

而一旁的陆炎被舞台吸引了注意力, 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来之前他做了功课,知道沈萤河和裴遇宁是闻樱公司的艺人,因此开场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俩。

两人的样貌都相当出挑。

从身后粉丝疯狂的尖叫呼喊声中, 也能感受到这俩人粉丝的压倒性数量。

明亮华丽的舞台上,这些承载着无数人梦想寄托的少年们生机勃勃,全都恰逢人生最好的开端,他们带着无限的可能性,用自己的汗水和坚持在拼一个未来。

闻樱看着台上的两人,回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与他们相遇时的场景。

那时的沈萤河穷困潦倒,一个人打两份工硬着头皮不回家。

那时的裴遇宁迷茫于自己的能力,不温不火地任由公司安排偶像剧和综艺。

而现如今的他们眼神坚定,光芒万丈。

他们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前路。

“想去哪里?”

起身打算偷偷溜走的尹佳禾忽然被闻樱抓住了手臂。

中间隔着一个陆炎,她都不知道闻樱是怎么发现她的动作的。

“我……去个洗手间。”尹佳禾勉强笑了笑,“很快就回来,你们不用担心我……”

闻樱却不容分说:“正到精彩的时候呢,错过了多可惜。”

尹佳禾攥紧了拳头,心都悬了起来。

闻樱今天肯定是要有动作了。

完全没看懂两个女人的交锋的陆炎一头雾水。

“去个洗手间而已,也不会错过什么吧。”

陆燃扫他一眼:“会错过挺多的。”

陆炎:“?你他妈刚刚不是都快睡着了吗??”

最后尹佳禾到底还是被闻樱摁在位置上,老老实实地看完了全场。

投票通道关闭,计票开始,最后成团名单被递交到了主持人的手里。

全场屏息以待。

不负众望,沈萤河和裴遇宁的名字赫然在前二之中,而从柏华叛逃的那几个练习生中,只有一个队长恰好卡在了出道位,差一点就掉下去了。

“真感人啊。”闻樱感叹着,语气刻意又意味深长,“看到他们经历了这么多困难终于出道了,尹小姐觉得现在心情如何?”

尹佳禾咬着下唇,脸上半是难堪半是恐惧。

她不该去招惹她的。

她原本的野心不大,只是想吊着陆炎尝试着嫁入陆家,陆炎孩子脾气,其实是很好控制的,但在见到陆燃之后,她又升了一些别的心思。

盛悦集团真正掌握实权的总裁,手握整个陆家的男人,年轻且英俊,论身家样貌,是尹佳禾所见识过的富豪中,最顶尖的那一个。

既然都攀上陆炎了,那么陆燃为什么不能试试呢?

这样想着的尹佳禾决心一边寻找接近陆燃的机会,一边扳倒闻樱,只要闻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大小姐,这种失去了价值的联姻也自然会被抛弃。

尹佳禾见陆燃并没有公布和闻樱的婚讯,理所当然的认为两人只是商业联姻没有感情。

但今天见陆燃心甘情愿的举着灯牌陪闻樱来看决赛,她就知道,这两人的关系并不是自己能动摇的。

这步棋一开始就走错了。

然而现在想要回头为时已晚,尹佳禾不知道闻樱抓到了她的多少把柄,但是她知道闻樱肯定不会允许她全身而退。

既然这样……

那就只有殊死一搏了。

*

结束了长达半年日以继夜的努力之后,现在沈萤河和裴遇宁的感觉就仿佛是高考完的学生一样,恨不得能放飞自我全世界的扑腾一圈。

借着这个机会,闻樱也顺便让忙碌了大半年的柏华员工都出来团建,定了C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几十名公司员工加上艺人,这一顿就把两人上节目赚的钱烧了一半。

但两人还是很开心,被灌了一轮又一轮的酒也完全没有脾气,尤其是一向高冷又刻薄的沈萤河,基本上每个来敬酒的他都没有拒绝。

醉醺醺的他觉得眼前的这一切都有些不现实。

他和家人决裂,放弃大学而决定追逐梦想,但他根本看不见希望。

是闻樱给了他希望。

有宽敞明亮的练习室,能登上全国关注的舞台,即便是有人想要拉他下台,她也迅速将所有黑料变成了推他上位的助力。

不给他接乱七八糟的流量剧,不过度消耗他的热度,每一个资源都是斟酌后询问他才决定的,更重要的是,她还让自己与家人成功和解了。

沈萤河知道,闻樱这样的老板这在娱乐圈内是稀有的存在,甚至于别的练习生听到了之后,也对他羡慕不已。

这一切全都美好得太不真实。

“又有人来敬酒啦。”旁边的人提醒他。

柏华的员工数量不算少,沈萤河进公司后前期在练习室训练,后期就去录节目了,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有人来敬他就很自然地喝了下去。

……味道有点怪。

沈萤河说不太清,也许是自己喝多了。

他看了一眼闻樱的方向。

“……马上影视部的项目就要启动了,下半年萤河和遇宁也要正式出道,大家先坚持一下,招聘的事情陆陆续续会安排的……”

闻樱站在酒桌旁跟人说着公事,她穿得很简单,只在配饰上花了点小心思。

钻石流苏耳环垂到锁骨,衬得她雪白细腻的肌肤更加白皙。

旁边跟她敬酒的那个……似乎就是刚刚也过来跟他敬过酒,还特意敬的自己拿过来的香槟。

这人是谁来着?

沈萤河不认识,但闻樱认识。

柏华上下的每一个人,闻樱对他们的资料都了如指掌。

“……老板,祝柏华后半年也生日兴隆、日进斗金……”

闻樱看了她半响:“……谢谢。”

敬酒的小姑娘紧张地盯着闻樱手里的香槟。

闻樱饮下一口,那小姑娘眼看着闻樱杯中的液面下降明显,这才放心离开。

而在她转身之后,闻樱把含在口中的那杯香槟吐了出来。

“樱樱?”旁边的筱欢有些疑惑。

闻樱把香槟递给她:“这杯东西有点问题,留着查查看。”

筱欢一听这话顿时心惊肉跳,这怎么会有问题?如果真要是有问题,那估计肯定就不是一般的问题啊。

不仅如此,闻樱还让自己的小助理盯着刚刚来给自己敬酒的小姑娘。

“……那个是后勤部新来的员工,小姑娘才来没多久,是有什么问题吗?”

闻樱沉思半响,又吩咐她:“让人去查查监控,看看她接触过什么人,或者是还给谁敬过酒。”

刚刚那个小姑娘的神态让闻樱觉得很不对劲,她盯着杯子的神色很紧张,虽然紧张得不是特别明显,但闻樱直觉敏锐,一瞬间就察觉到很可能有什么阴谋。

联系酒店调取监控都需要一定的时间,闻樱按兵不动,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和旁人交谈。

直到夜深了,大家一部分去唱歌,一部分去打麻将,剩下的人之中忽然传来了些许动静。

“萤河?萤河?”

裴遇宁注意到沈萤河趴在桌上似乎睡着了,推了几下,发现完全没有动静。

“怎么了?”闻樱闻声而来,看到了陷入昏睡中的沈萤河。

裴遇宁挠挠头:“可能是酒喝多了吧,刚看他确实喝了不少……”

闻樱正要说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怯怯的声音。

“需要开个房间吗?”敬酒的那个小姑娘忽然出声,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说话声音更小了,“如、如果需要的话……我马上去联系酒店……”

闻樱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把她看得双腿发软,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她随即又移开视线。

“好吧,其实我也有点困了……还有人想要上去休息一下的吗?”

全场问了一圈,最后一共定下了四个房间,原本给闻樱准备的套房,闻樱想了想还是要节省开支,所以就还是跟其他人的房间一样。

闻樱还注意到,给自己准备的房间就在沈萤河房间的旁边。

“……萤河这是喝了多少啊,睡死成这样……”裴遇宁嘴上抱怨着,还是一路老老实实地把他背了上去,“樱樱你不是说也困了吗?怎么看上去这么精神?”

电梯内的闻樱笑容神秘。

裴遇宁将沈萤河安顿好之后便被拉去打麻将去了,筱欢去帮闻樱查香槟的问题,其余人也都退出了这层楼。

闻樱支开了保镖,回房间后给陆燃打了个电话,讲了一下事情经过,询问了他的意见。

陆燃的回应很简单:

“小心一点,我马上过来——要带着叶镇川和陆炎吗?”

“带。”

要是不带他们俩,今晚这场戏估计还没办法演得尽兴呢。

*

陈雪茹在走廊尽头密切注视着两个房间的动静。

没有人来,也没有人出去。

楼下的人玩得正开心,就连筱欢和闻樱的保镖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简直是天赐良机。

“差不多可以了。”陈雪茹将房卡递给了藏在她身后的两人,吩咐道,“动作一定要快,照片知道怎么拍吧?不用我再重复一遍了吧?”

那两个男人答:“知道,衣服脱了放在一起摆拍就行。”

“拍得自然一点,你们最多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仔细确认了一遍细节之后,陈雪茹看着两个穿着连帽衫的男人拿着房卡,刷开了沈萤河房间的门。

几分钟后,两人搀扶着沈萤河进了闻樱的房间。

陈雪茹紧张地望着走廊上的摄像头,酒店保安那边也安排好了人,今晚的摄像头不会正常工作,更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她也是头一次干这种事情,紧张得浑身是汗。

要不是尹佳禾价格开得太高了,打死她也没这个胆子干这种事情啊。

然而令她更紧张的事情还在后面。

二十分钟过去了,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陈雪茹的心一点点往下坠。

要么是那两个男人动了其他心思,要么就是里面出事了。

恰好在此时,陈雪茹口袋里的手机振动,是尹佳禾的电话,她刚要接,忽然被人从身后捂住嘴,另一个人直接夺走了她的手机。

这两人配合迅速,行动利落地将她直接带入旁边一间没有座机的房间里面,把门一锁,失去通讯工具的陈雪茹就再也无法给别人传递消息了。

而另一边,怎么也打不通电话的尹佳禾心情也越发急躁。

“……怎么回事??”

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十几个电话打出去都是无人接听,尹佳禾气得把手机往床上狠狠一扔。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如果成功,爆出闻樱是柏华老板且跟旗下艺人共度一夜,无论是闻樱还是沈萤河,都会名声俱毁。

再捏着闻樱和沈萤河两人的床.照,挑拨离间她和陆燃的关系也轻而易举。

翻盘的机会就在眼前。

陈雪茹给她的消息是两人都已经喝下了迷.药,并且都各自进房间了,只差一步就能翻身,在这种紧要关头,尹佳禾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仍联系不上陈雪茹后,尹佳禾咬咬牙,开车亲自朝酒店而去。

就在尹佳禾奔赴酒店之时,陆燃一行人也在驶向酒店的路上。

“先是陪你家小娇妻去看男团总决赛,又百忙之中参加柏华的一个普通聚会……”坐在后座的陆炎懒洋洋道,“要不是看盛悦给我的分红照旧,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我弟弟了。”

副驾驶的叶镇川捏着一本漆黑的文件夹,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

看在陆炎还不知道他即将面对什么的份上,陆燃沉吟半响,只淡淡道:

“再多嘴把你从车上踢下去。”

陆炎当做没听见:“哎陆燃,你老实告诉我,你跟小弟妹感情什么时候这么好的?培养也得有个过程吧?难道说你们俩一起出了个车祸,你就忽然开窍了?”

陆燃根本懒得理他。

但陆炎一个人也能聊得很开心。

“……哎我妈什么时候跟你妈一样开明就好了,整天管东管西的,都什么年代了还看门当户对,我寻思我又不跟你一样有皇位继承,娶个看得顺眼的不比那些虚的强?再说了,你这个有皇位继承的也没找个中东公主啊……”

陆燃合上眼睛,试图屏蔽来自陆炎的疯狂bb。

“……我这个人其实要求也不是很高的,长得至少跟小弟妹一个水平线的,气质谈吐再好点,最好是会个琴棋书画,偶尔还能陪我冲浪骑马,也不要管我管得太严……这要求不难吧?佳禾其实都算勉强满足要求……”

陆燃有点忍无可忍,真想把他从车上踢下去了。

“……不过谁让我还挺喜欢她的呢,虽然赶不上你对小弟妹那样,不过这个劲一上来了,不符不合要求也没什么……”

听了这句话,陆燃忍了又忍,还是决定不把他踢出去了。

毕竟……好像也怪可怜的。

此时难得在陆燃面前尽情bb了一番的陆炎并不知道,自己被陆燃打心底的同情着。

迈巴赫抵达酒店,陆燃并没有带陆炎和叶镇川去庆功宴,而是直接坐电梯上了楼上的客房。

陆炎嗅到了一丝异样。

“……弟弟啊,你这该不会是让我来帮你捉奸?不至于吧,我看小弟妹人挺老实的啊,你别冲动有话好说……”

陆燃翻了个白眼,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筱欢。

“陆先生来了,请进。”

跟陆炎想象的捉奸现场完全不同。

屋内站着的、地上躺着的五六个人,把这个普通标间挤得满满当当。

陆炎一眼就看到了被闻樱两个保镖摁住的尹佳禾。

“阿炎……”

尹佳禾泪光闪闪地望着他,一向温婉大方的女人难得露出这种脆弱神色,顿时激起了陆炎的保护欲。

“佳禾?”

陆炎大步走近,冷眼瞪着闻樱的两个保镖。

“把手松开。”

从属陆燃,目前直属闻樱的两个保镖自然不会听陆炎的话。

陆炎转而看向闻樱。

“闻樱,你这是什么意思?三堂会审呢?”

闻樱冲保镖缓缓颔首,让两人松开了尹佳禾,她笑脸盈盈地看向陆炎:

“三堂会审不至于,不过有些事情的确是该搬到台面上好好讲清楚,这种糟心事遇见一次好说,下一次我就不会这么仁慈了。”

陆炎眉头紧皱,敛去平日嬉笑冷下脸来时,倒隐约有几分跟陆燃相似的地方。

他双臂揽住怀里微微颤抖的尹佳禾。

“你什么意思?”

闻樱拿过筱欢手里的塑封袋。

“这个,是我今天晚上有人递给我的一杯香槟,成分已经送去实验室检测过了,里面含有GHB,也就是迷幻剂成分,不只是我,我旗下艺人沈萤河的香槟里也有这样的成分,结果你们也看到了,他睡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陆炎的目光落在了床上沉睡的沈萤河身上。

少年睡得相当安静,连呼吸都很轻。

“所以呢?”陆炎反问,“这跟佳禾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

闻樱不疾不徐,从她假装中套,见沈萤河被两个男人扛进来后把那两个男人踢晕开始说起,又说到陈雪茹在走廊上鬼鬼祟祟被她的保镖发现,然后再她的手机上看到了尹佳禾的来电。

“……我们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尹佳禾出现在了这里。”闻樱看向他怀里满脸惊惧茫然的尹佳禾,“尹小姐,你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尹佳禾擦了擦泪水,措辞居然相当有条理:

“我跟雪茹以前就认识,她跟我说看到了看到沈萤河进了你的房间,怕出什么事就带着人去看看,谁知道你怕事情败露,反而把他们都……”

闻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尹小姐真是逻辑鬼才,这么快就把说辞准备好了,要不是我假装喝下那杯香槟,恐怕现在就不是我审你,而是你不经意撞破我所谓的奸.情了吧……”

尹佳禾敏锐地捕捉到了闻樱的漏洞,脱口而出:

“你为什么会假装喝下香槟?□□无色无味,你怎么可能事先发现?这更像是你故意栽赃的吧,而且雪茹明明亲眼看着你喝下……”

全场静默。

陆炎锐利的目光顿时锁定在了尹佳禾身上。

察觉到陆炎缓缓松开她的手,尹佳禾顿时慌了手脚:

“不是……我只是猜的,□□本来就不容易发现,要是在香槟里下药她肯定会喝下啊……雪茹没跟我说过这些,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尹佳禾太急于扳倒闻樱,没想到居然自己乱了阵脚。

而且一旦露出破绽,越是想要弥补就越显得心虚。

闻樱更是完全不给尹佳禾圆谎的机会。

“别着急,你要解释的东西多了去了。”

叶镇川适时递上了那份漆黑的文件夹。

“尹小姐裙下之臣无数,不知道记不记得新加坡这位赵总呢?”

——她果然发现了。

尹佳禾脸色惨白,所有的话都梗在喉间,一时连周围空气都仿佛稀薄起来。

陆炎迟疑着,伸手拿起了那份文件。

尹佳禾还想要阻拦,但陆炎并不是傻子,他将尹佳禾按在沙发上坐着,自己打开了文件。

里面是无数清晰的照片和新闻报道。

《五十岁富商赵远山新任情妇尹嘉和被正妻当街打伤》

《赵远山情妇被爆已诞下两女,放言生了儿子就能上位》

新闻报道内没有情妇本人的正面照片,但即便是打了马赛克的照片,现实生活中熟悉她的人也能够认出。

五十岁富商。

情妇。

已诞两女。

陆炎看到这些新闻的第一时间,感觉整个脑仁都在嗡嗡作响,吵得整个脑子都快炸掉。

尹佳禾彻底放弃了抵抗,无力地陷在沙发中,眼中满是平静的绝望。

她十八岁出道,二十岁认识了这个富商,当时年纪轻,以为只要怀了孩子就能轻轻松松嫁入豪门。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热门: 陌野村医 极品王爷太凶残 簪中录 望夫崖 我和你的笑忘书 帝凰之神医弃妃 别和投资人谈恋爱 超级男神系统 山海纪之龙缘 乡土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