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明烛天南》上映当日, 顾姝跟她的姐妹团也买了票打算去看这部电影。

倒不是因为顾姝真对这部电影感兴趣,主要是因为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是薛雅彤。

自己的死对头最后搏命一击,顾姝觉得自己不亲临影院踩上最后一脚, 都对不起两人的塑料姐妹情。

“对了,你们最近有佳禾的消息吗?”

电影开场前,有人提了一嘴。

“最近她ins和朋友圈都没动静, 好像也没什么重要工作吧……”

顾姝神色淡淡:“谁知道,她不是要攀上陆炎当靠山了吗?哪儿有空理我们这些小角色。”

顾姝比她们知道的稍微要多一些。

尹佳禾似乎是在纪昀出事不久后突然没了消息的, 她知道尹佳禾是什么人, 纪昀那事跟她脱不了关系,不过让她没想到的事, 尹佳禾那么谨慎聪明的人, 居然在这种小事上翻船。

提到这个, 顾姝就想起了闻樱。

上次拍戏时的屈辱还历历在目,顾姝心里可一直憋着气准备逮机会收拾她的。

正好这部电影里有闻樱的出演, 就凭她那还不如她的演技,肯定跟薛雅彤一起锁死被骂自闭。

听了顾姝的话,几个小姐妹面面相觑, 敏锐地听出了一丝对尹佳禾的不满。

这也难怪, 顾姝一向在姐妹团里都是说一不二的地位,近几年尹佳禾忽然崛起, 性格脾气比她更得人心之外,还攀上了陆炎这个靠山,顾姝自然跟尹佳禾也没以前那么亲热了。

众人看破不说破, 继续维持着表面上和乐融融的氛围。

“姝姝你不是也有电影要上了吗?”

“听说那部卡司也很强啊,到时候上映肯定比薛雅彤这个票房高。”

“票房算什么?姝姝头一次拍电影就碰上这种配置的,电影节捞个最佳女配肯定没问题啊……”

听着小姐妹的吹捧,顾姝心情渐渐愉悦。

她为了拍那部电影可是下了苦工的,跟对待什么仙侠剧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的认真,演技有突破的通稿也买了不少,这次华枫奖的最佳女配她势在必得。

还有人偶然提到了闻樱。

“听说闻樱在这部电影里也有出演哎。”

“不知道走的什么后门,这么神通广大,连阎嘉学的电影都能塞进去。”

“家里有矿是不一样……”

“反正就她那个演技,进了阎导的剧组最后还不是会被群嘲,图什么呢?”

“她粉丝都不看好吧,之前还有个话题叫什么‘闻樱不演戏樱花不脱粉’,结果闻樱转头就塞钱进了阎导的剧组,这脸打得啪啪,不知道粉丝的脸疼不疼……”

闻樱的粉丝的确不希望她去拍戏。

现如今闻樱的粉丝大部分都是被她的人格魅力,和家里有矿吸引的,当然颜狗依然是粉丝中的主力军。

不管是拍综艺,还是单纯拍炫富vlog,她们都喜欢,唯独拍戏,分分钟脱粉不是开玩笑的。

想到这里,顾姝轻蔑一笑,笑闻樱不自量力。

影院光线渐暗,荧幕渐渐展开水墨质感的画面。

影片开头未见画面先闻其声,二胡琵琶古筝等民乐演奏的曲子倾泻而出,编曲随性而富有江湖气,一开头就奠定了一个武侠片该有的洒脱肆意,相当夺人耳目。

故事由世子手下前往群山深处拜访女匪开始,群山深处的匪寨神秘莫测,机关重重,此处的群体打戏出自顾望东和武术指导两人的合作,整个画面编排得乱而有序,令人目不暇接而又惊心动魄。

就连一开始相当不屑的顾姝也完全被剧情抓住了眼球。

这一部分剧情在红衣女匪出现的一刻走向高.潮,薛雅彤曾是港城屈指一数的花瓶女星,后来转型实力派后不太爱凸显自己的容貌,但即便如此,红衣扮相也惊艳得令人眼前一亮。

红衣女匪并没有精致妆容,剧组在细节上挑剔到了病态的地步,绝不会让一个深山中长大的女匪漂亮得极其精致。

层层竹林中伫立的少女明艳如火,野性如蔷薇。

她俘获世子手下,露出张扬笑意之时,这个角色已经足够让人信服。

顾姝怔怔地凝望着荧幕上的薛雅彤,巨大的落差和震惊令她心情复杂。

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事实上,她旁边的小姐妹已经惊艳得忍不住想拍照了,但碍于顾姝和薛雅彤的恩怨才没有动作,但也忍不住交头接耳表示薛雅彤真的好漂亮。

剧情继续推进,女匪救流放世子的主线之中,闻樱饰演的莺奴线也渐渐展开。

与拍摄顺序不同,电影里的顺序是从莺奴与世子的初遇开始讲起的。

尚未获罪流放的世子按照家族的安排上门提亲,莺听说这个世子身体孱弱,连武功都不会,她坐在屏风后,打量着这个将要迎娶自己的男人。

少女眉眼清透,钗环华贵,然而和一旁举止优雅的嬷嬷不同,她虽然看似金尊玉贵,那双眼却灵动有神,绝非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

“她……是闻樱吗?”顾姝旁边的女孩喃喃自语,“平时化妆的时候好看就算了,这人怎么不化妆也这么好看啊!!”

几个女孩并不知道顾姝和闻樱的恩怨,此时倒是敢出声讨论了。

“关键是还好看得有灵气!”

“她之前不是连表情都控制不好吗?”

“虽然也就及格水准……但闻樱哎!这水准有点不可思议吧?”

“卧槽疯了疯了,这一帧也太好看了吧,这剧组太有审美了!”

大荧幕跟电视机不同,巨大的荧幕能将演员的每个表情细节都清晰展现,同时,有任何不自然、僵硬、无神的情况,也会在荧幕上无所遁形。

阎嘉学当时拍摄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闻樱会出现这个问题。

电视机上都能表现成那个样子,上了大荧幕不知道要出什么丑。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闻樱居然表现得中规中矩。

这个中规中矩,再加上画面、剧情和其他主演的帮助,完成度已经达到了阎嘉学对这个角色的预期。

薛雅彤那个顾姝还可以忍,但是闻樱这个她完全无法忍受!

闻樱去年还是人人喊打的流量小花,今年却摇身一变,在阎嘉学的电影里演了个居然还挺惊艳的女配。

她凭什么?

而更刺激她的地方还在后面。

顾姝虽然知道闻樱是凭借打戏出彩才被阎嘉学选上的,但到底是没有亲眼见过,闻樱教她的时候,就那部仙侠剧的水准,根本不需要完整的动作,只需要几个姿势摆得漂亮就行。

而在这部电影里,闻樱用出乎所有人想象的方式,真正惊艳到所有观众的,并非她的演技,而是她精彩绝伦的打戏。

长达五分钟的长镜头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停滞,一力降十会的少女执刀劈开一条血路,纤细的手臂与惊人的魄力形成鲜明反差。

挥刀时的每一个动作,半空中每一个翻转腾挪的姿势,既利落流畅,又漂亮得极具观感上的美。

这种长镜头带来的震撼,是任何剪辑特效无法比拟的感染力。

这也是阎嘉学为什么冒着启用闻樱的风险,也要完成这个镜头。

比起花里胡哨的特效镜头,这样平实有力的打戏,更能够让人相信这个世界观,相信这些角色的真实性。

这是终局之战前的一场打戏,剪辑之后的剧情,在此之后就是主角的牺牲。

烽火连天。

满目疮痍。

血流成河的战场之上,折了刀剑的少女跪在血泊之中无助哭喊。

现场收音的哭声凄厉得完全没有任何演戏成分似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痛苦绝望如此真实的在胸腔之中碰撞,仿佛要将声带撕裂。

阎嘉学还是很清楚闻樱的实力的,并没有给面部大特写。

但一闪而过的神色,和令人震撼的哭喊声,已经足够让人印象深刻。

现场已经有感情细腻的女孩子落泪了。

莺奴这条线是整个定调压抑的剧情中,最单纯可爱的一条线,比起女匪的张扬恣意,与世子携手抗敌,莺奴则显得像个单纯没心眼的备胎。

除了保护世子之外,她什么想法都没有。

没有家国天下,甚至连爱情都展露得并不明显。

第一批看完《明烛天南》的观众,至少有半数一样的观众对闻樱黑转路,路转粉。

备胎太可怜了啊!

备胎做错什么了啊!

舔狗舔到最后……哦不好意思,莺奴好像活到了最后。

……但还是可爱又可怜啊!!!

而与微博上逐渐起来的热度相反,从电影院走出的顾姝脸色相当难看。

她花了这么多年才摸到电影圈的边缘,又走了这么多的关系才混到一个电影里的女配角色,闻樱凭什么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超越她?

脑子里冒出超越这个形容的时候,顾姝浑身一震,想到了不久之后的华枫奖。

不,闻樱绝不能超越她。

她对华枫奖势在必得,没有人能够从她的手里抢走应得的女配奖。

闻樱就应该被她踩在脚下,她绝不能踩着自己翻身。

顾姝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

《明烛天南》上映后的一系列活动,闻樱基本上全程都在跟。

虽然只是一个四番角色,但剧组都心知肚明,票房里面也有一份闻樱的贡献,更何况尽管论戏份是四番,但莺奴这个角色的存在感一点都不比女主差。

大约是素颜加电影滤镜,《明烛天南》里闻樱看上去格外童颜,比起平时综艺镜头里一颦一笑都明艳动人的样子要更单纯可爱。

也因此,以前还对闻樱百般挑剔的观众才意识到,闻樱今年也只不过才二十一岁。

【看完《明烛》之后缓了一周,这后劲太大了……】

【网上什么时候才能出正片啊,想给全世界炫耀我们可可爱爱的樱妹!】

【三刷还是意难平,男主虽然大义凛然但真的是个中央空调啊,每次看莺奴和世子都是在屎里抠糖……】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会为闻樱的角色真情实感的流泪,劝闻樱黑粉谨慎观看,否则脸会被打肿的:)】

【我感觉从去年到现在闻樱一直在疯狂□□粉的脸啊】

【?不懂一个四番角色有什么好吹的,粉丝睁开眼看看你们蒸煮都糊成什么样了还吹呢?】

【这次又拉顾影帝炒cp了?666现在炒cp的档次也上升了啊】

【真的是活久见,闻樱也能炒演技好了?隔几天是不是还要拿华枫奖了?】

人红是非多,闻樱目前的话题度直逼一线小花,粉粉黑黑自然不会少,用筱欢的话来说,人人都夸的那是扑街,扑街才没人骂。

闻樱对此心态很好,反正骂她的人拿不到一分钱,自己挨骂是挨骂了,但是也赚钱了啊。

拿到自己的六位数片酬的闻樱迅速将这笔钱拿去了剧组。

柏华影视部筹备的小成本偶像剧已经进入招商阶段了。

投资公司对柏华的招牌还是很感兴趣的,但是一看主角既不是演技担当的徐晚晚,也不是话题担当的闻樱,更不是最近人气正旺的沈萤河、裴遇宁。

——而是在公司存在感相当低的程溪吟。

这位三线开外的女艺人在柏华一直不温不火,人生最具话题度的时候,是之前被卷进闻樱的绑架案的那次。

就那一次,名字都还没上热搜。

但在闻樱看来,这个小姑娘虽然一直都在各种小剧组的女二女三里打转,但演技和长相都不差。

戏剧学院出身,据说当时也是个班花,样貌也很有辨识度。

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有跟徐晚晚相似的气质。

这个相似倒不是说性格还是什么,而是都有一种清纯无害的女主的气息。

以闻樱的眼光来说,她或许担不起大制作的女主角,但包装一下,当个偶像剧的女主角还是没问题的。

“行了,找不到合适的投资商就算了,这种钱给得少要求还多的小投资商根本不用理。”

闻樱看似很大气地推开了这些投资商的合约,但其实她也知道,按照财务部给的预算,就算是小成本偶像剧,按照许导的标准,想要保持质感,也不可能真把成本压到一两百万。

“……现在这个状况,片酬还有谈的空间,男主角是戏剧学院刚毕业的学生,开个八万差不多,小程是我们公司的艺人,拖一拖也没问题……”

一旁听着的筱欢有些恍惚。

偌大一个柏华,现在大家已经把拖欠薪酬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了吗?

但她没想到,闻樱更理直气壮的还在后面:“八万会不会太多了?溪吟也才二十万呢。”

许导沉思片刻:“那要不给小程十八万?都是自己人,大家克服克服一下困难嘛。”

筱欢默默地想,程溪吟的咖位还不到十八线呢,三十集的电视剧就给二十万,说出去还以为是什么小破骗子公司。

而闻樱和许导的省钱计划还不止这些。

由于末世片也在做预算,初步估计肯定是上亿起跳的,所以就要尽可能地压缩这部偶像剧的成本。

“女主角的服装可以省了,溪吟跟我身材差不多,就穿我的,至于男主角的……我去找陆燃借两套他不穿的西装,反正霸总除了西装也不需要穿别的。”

筱欢回忆了一下闻樱和陆燃平时的衣服。

一水的奢饰品品牌,这要是用来当戏服穿,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剧组是什么土豪剧组吧。

闻樱苦思冥想,又想出了一条省钱路子。

“对了,男主角的家可以在我家拍啊,反正我家的房子也空着。”

陆燃帮她买回来的闻家别墅一直空置,里面陈设稍微添置一下,用来拍戏绝对既有质感,又格外省钱。

“我这个主意是不是很好?”

闻樱双眼亮晶晶的,她看了看许导再看了看筱欢,一脸等着他们夸奖。

筱欢无奈地捂脸:

“我们真的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吗?”

事实证明,贫穷的时候真的就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即便是这样精打细算,到最后出预算的时候,还是达到了两百万的价格。

在片酬和场景费已经压制到最低的情况下,唯一还能让成本攀升的原因,还是许导对于细节的严苛要求。

虽然是钢铁直男,但许导拍起偶像剧也是绝对的专业。

说要拍漫天花雨,那绝对不会用假花。

说要在名流宴会上惊艳全场,那女主角必须从头发丝到脚指甲都要闪闪发光。、

说女二是富家大小姐,那女二绝对是座驾玛莎拉蒂出门保镖随从呼啦啦一片。

更别说前期还给两个主演集中进行演技培训,剧本又反复打磨了三遍,力争每一个对手戏都做到甜宠撩,每一个片段都能让观众苏到少女心爆炸。

“……樱樱,我觉得你眼光是真的好。”

筱欢看着跟编剧认真探讨公主抱的四十岁中年人,深刻的意识到了什么是为艺术牺牲。

“许导真是……太专业了。”

这偶像剧拍出来要是不能让全网震惊,她就把脑袋揪下来给网友当球踢!

*

“……借我的衣服?”

陆燃听到闻樱的要求,还有些意外。

“剧组拍戏不都是租衣服吗?”陆燃对影视行业还是有基本了解的,“还要用你家当拍摄场地,你们真的是正经公司?”

面对陆燃的怀疑,要是平时闻樱肯定不满地表示“我们公司是准上市公司好吗”,然而毕竟有求于人,闻樱还是很乖巧地表示:

“正经啊,你看老板就知道肯定是个正经公司呀。”

陆燃挑了挑眉,闻樱眼疾手快地从他手里接过了领带,很是贤惠地替他系好。

“……我只借你不穿的西装啊,最好是那种花哨一点的,一看就能看出贼贵的那种……哦,还有领带夹和袖扣也可以借我,毕竟许导那种处女座,肯定是要精致到细节的……”

陆燃看着外面漆黑的天色,再看着自己刚刚解下来的领带。

“你要更省钱的话还可以请我去演,我还可以自带一个叶特助,你还能省一个演员。”

闻樱激动的一下勒紧了领带,万分激动:

“真的吗!你演男主角我保证肯定巨红!反正霸总都没表情,你这张脸放上去完全不需要演技的!”

快被领带勒死的陆燃掰开她激动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表示:

“当然是假的,我有那个功夫还不如直接给你的剧组投资,你爱请谁请谁。”

闻樱想了想:“那倒是不必……其实我们钱也够,关键是后面要拍的电影太烧钱了,现在能省一点是一点嘛。”

陆燃解开领带,朝衣帽间走。

“钱不是省出来的,开源节流,开源比节流有用。”

闻樱沉思一会儿,好像明白了什么,连忙追上去:“你的意思的还是要把精力放在上市融资上面……”

虚掩着门的衣帽间没开灯,闻樱冒冒失失地推开门,正好看到褪去上衣的陆燃。

门外的光透入衣帽间内,立在黑暗中的男人上身精瘦,比起穿上西装时的禁欲高冷,此时的他看上去肌肉线条流畅漂亮,匀称的身形透露着一种极度的自律和侵略感。

和陆燃对上眼神的一瞬间,闻樱的脑子就从理智的工作状态切换过来了。

她后撤一步,转身就要关上门离开。

陆燃自然不会放过她。

闻樱没来得及跑掉,一把就被陆燃抓了进去。

门咯噔一声合上。

闻樱的后脊贴着门板,被陆燃的手臂圈在方寸之间,彻底的黑暗中他们看不清彼此,但陆燃掐着她腰狠狠吻她时,两人的心跳声和体温比任何视觉感受都要清晰。

闻樱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个深吻。

是沈萤河的电话。

沈萤河平时不会给她打电话,如果打电话一定是什么正事。

“帮你挂掉?”陆燃低低的声音响在她耳边。

“不行,你乖一点。”

闻樱拍拍他的头,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沈萤河蹲在天台,拿着偷偷带的卡片机给闻樱打电话。

“……听说公司在拍戏很缺钱?”他捏着捡来的小石子无意识地在地上划,“其实……我可以接戏的,我不要片酬……你别多想,我只是想报恩……”

沈萤河语气刻意冷淡,把自己的小心思藏得妥当。

“不用,也没真的缺钱到这种地步,你现在好好比赛,出道以后专心巡演唱歌,公司的事情我会处理,不用你担心……”

一旁的陆燃听闻樱细声细气地跟别的男人讲话,眼神不悦地眯了起来。

当然,细声细气完全是他自己的脑补,闻樱只是觉得刚刚接吻后忽然接电话,感觉有点尴尬。

陆燃对于闻樱在这种时候分神很不开心。

“……你跟裴遇宁都不用管,暂时不会安排你们演戏的,之后也只定了一个综艺,其他的……”

话说到一半,闻樱不得不捂住自己的嘴不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

有什么湿.润柔软的东西,覆上了她的耳垂,温热的呼吸落在她耳边,在黑暗中仿佛触到了什么隐.秘的开关,激起她一身鸡皮疙瘩。

她双腿有些发软。

“我在打电话,你不要烦我……”闻樱把手机拿远了,小声地斥责他。

电话那头的沈萤河隐约能听清。

陆燃移开唇,转头看向那边亮着的手机屏幕。

“小孩子就好好比赛,不该想的东西不要想。”

沈萤河听出了陆燃的弦外之音,刚要反驳,就发现电话被挂断了。

……艹!

“随随便便挂我的电话,是不是有点过分?”

手机屏幕微微照亮了闻樱的侧脸,她望着陆燃的脸上隐隐有点不满。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热门: 君临天下之公主心计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 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 乡村艳色 乡村小艳医 八零年代好父母 我的男友是忠犬 邪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