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房间里的气氛非常微妙。

沈萤河就坐在点歌区, 陆燃靠在他旁边的位置,姿态悠闲中有很有一种从容的压迫感, 令他莫名其妙还真有点紧张。

闻樱还呆呆的,没明白过来陆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当着其他人的面, 陆燃自然不可能当众让闻樱出丑, 他看着明显脸上带着醉意的闻樱,眉头不自觉地拧了起来,但嘴上还是对着筱欢说:

“时间不早了,我先带她回去。”

又看向那边肩并肩坐得端正局促的裴遇宁和徐晚晚,他语气平缓礼貌。

“待会儿我回去结清费用, 你们玩儿得开心。”

上次去闻樱家里见过陆燃之后, 他们在回程的路上就纷纷不约而同的搜了一下陆燃的名字。

然后搜出来了盛名在外的盛悦集团。

在了解了这位名列福布斯榜的大佬是什么背景之后, 这次见陆燃,他们就格外的安静入鸡了。

“好的好的。”徐晚晚点头如捣蒜, “陆先生再见,老板再见, 一路平安。”

裴遇宁:“我跟沈萤河会按时回去的,不用担心。”

沈萤河:“……哼。”

闻樱见自己手里的话筒被陆燃抽走,思维迟钝的她半天才意识到陆燃这是要带他走了。

喝醉酒的时候, 人会变得更坦诚,所有的情绪都会被无限放大。

于是等闻樱被陆燃牵到走廊上的时候,她很不开心地扁着嘴跺了一下脚:

“我不想走,我还没唱够,你好烦啊。”

明明是生气的口吻, 但从醉醺醺的闻樱口中说出来,却仿佛撒娇一样。

陆燃还是头一次见她这样。

他不仅不生气,反而还有些新奇地耐心问:“你喝了多少?”

闻樱认真回忆了半天:

“三杯莫吉托……两杯龙舌兰日出还有……我不记得了。”

说不记得的时候她抬头看了一眼陆燃,似乎有点懊恼,但懊恼中又带着点坚定。

“但是我没喝醉,真的。”

行了,那就是真醉了。

陆燃不大清楚闻樱是如何用莫吉托把自己灌醉的,但至少现在他知道,喝醉了的闻樱比醒着的时候更可爱一些。

“啊……下雨了哎。”

站在门口的闻樱看着倾覆而下的雨珠,慢吞吞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鞋。

白色高跟鞋上装饰着片片羽毛,脆弱而精致,价格也相当不菲,为了配这双鞋她还特意挑了好久选了这件衣服。

陆燃撑开了伞正要牵她到路对面停着的车前,忽然见她看着地上的积水皱眉,神色隐隐带着娇气的嫌弃,将手中的伞塞到了她手里。

“上来。”

闻樱慢半拍地啊了一声。

微微屈身的陆燃侧过头,清隽的侧脸线条在昏暗光影下显得风姿卓然,并不因他此时背对闻樱半蹲而折损半分气度。

不远处避雨的一对情侣见了,女孩羡慕地望着陆燃和闻樱的背影,嘴上跟旁边的男友抱怨:

“你看看人家男朋友,长得那么帅还那么体贴!”

一旁的男友小声嘟囔:“那你怎么不看看人家女朋友身材多好呢……”

“?你找死??”

闻樱完全不知道身后的小情侣因为他俩吵了起来,她看着陆燃宽厚的后背,脑子也没多想,极其顺从地靠了上去。

女孩身上带着一丝淡淡的酒精味,她像是有些困倦了,手臂轻轻搭在他的肩上,宛如柔软藤蔓缠绕着她,明明没有用力,却让他一瞬间有些呼吸不畅。

雨珠搭在伞面上,有些嘈杂的宁静感。

他走得很慢。

“困了?”

闻樱轻轻地嗯了一声,像是奶猫轻哼,她的唇离他的耳廓极近,走动时稍微颠簸一下,就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住了他的耳垂。

微凉的,略有些潮湿。

陆燃脚步一滞,喉结滑动,下意识地侧头看了她一眼,她眼眸含光,偏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好像第一次见他一样专注。

“你睫毛好长啊。”

闻樱没头没脑地感叹一句。

陆燃转过头:“不嫌我烦了?”

“唔……看在你长得好看的份上,也就烦两秒吧。”

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闻樱觉得就长成陆燃这样的,哪怕一贫如洗,也能招来一大批肤白貌美的有钱小姐姐上赶着包养。

所以想要跟他生气,那也是需要定力的。

陆燃听了这话显然非常受用,弯了弯唇角,走向路边等着的车时,却看见了车旁站着的一个高挑身影。

是个真·肤白貌美小姐姐。

那女孩撑着伞站在那里,似乎已经等待了许久,在大雨之中,女孩的妆容依旧精致,连一根头发丝都没乱,见陆燃一来眼睛都亮了。

闻樱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怕被别人看见脸,只留一双眼睛警惕地望着那女孩。

“先生……”高挑漂亮的女孩眉间微蹙,有些楚楚可怜,“不好意思啊,这雨太大了,打不到车,您能顺路送我吗?”

刚一说完,一辆空出租车从大雨中驶过。

女孩心理素质良好,看到陆燃背了个女人也不在意,似乎对自己的容貌相当自信。

陆燃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

“谁给你的自信把八位数的车当滴滴用?硅胶填充的脸吗?”

漂亮女孩笑容顿时僵住。

司机下车接过闻樱手里的伞,默不作声地打开车门,还非常气人地对旁边站着的女孩说:

“不好意思,麻烦让让。”

那女孩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踩着十厘米高跟鞋扭头就走,还气得差点摔了一跤。

闻樱上车后贴车窗上看了一眼那女孩的背影,语气喜怒莫辨地嘟囔一句:

“其实长得也还行吧……”

陆燃拿纸替她擦拭小腿上沾到的雨水,那双羽毛高跟鞋纤尘未然,仿佛外面从未下过雨一样。

闻樱看着这个男人如此细心体贴的动作,涌上心中的除了少女的小小得意和雀跃之外,更多的却是一种愧疚。

“……怎么了?”

陆燃看着她垂眸不语的样子,还以为她还在在意刚刚那个女孩。

“那人大约是冲着车想钓男人的,我不认识她。”

闻樱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好吧,这种情况以前也碰上过几次,但我从来没有给过她们任何机会。”

闻樱觉得胸口堵得慌,手无意识地按着车里的按钮,挡板上下挪动,引得前面的司机从后视镜里望了一眼。

陆燃见她不吭声,干脆替闻樱直接把挡板合上,隔绝了司机的视线。

“樱樱。”他喊了她的名字,“你在想什么?”

闻樱慢吞吞地抬头望向他,窗外雨滴拍打车窗,更衬得车内寂静。

“你对我太好了,我很不安。”

酒精的确能使人更加坦诚。

这样的话,平时或许会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但闻樱很少会直面这个问题。

“我觉得……你不该对我这么好。”车内昏暗的灯光下,女孩的双眸雾蒙蒙的,带着醉意,却又有些清醒,“你真的喜欢我吗?你要不要……再好好考虑一下下?”

她说得认真又小心翼翼,那种步步试探的可爱有种打动人心的坦率真挚。

陆燃觉得普通人像这样被捧在手心里,应该是开心的,而不会问他,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我不觉得你是这样没自信的人。”陆燃宽厚的手落在她发顶,“你是值得这一切的。”

华服珠宝。

锦衣玉食。

他给予她的一切,并不是一种施舍。

而是他觉得她值得这些,他想要给她,他觉得她应该拥有的东西。

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奉上。

闻樱紧抿着唇,特别严肃地告诉他:

“我当然很好啊,但是啊,我还是觉得你不喜欢我的。”

陆燃:“?”

陆燃还在等着闻樱的后半句,结果闻樱说完之后就闭嘴了。

“为什么?你从哪儿得出这个愚蠢的结论的?”陆燃相当较真,一定要听出个原因,“别装睡,把眼睛给我睁开。”

困得要死的闻樱装得格外委屈:

“你好凶啊嘤嘤嘤。”

陆燃:“……”

“嘤嘤嘤也没用,既然你都这么污蔑我了,我也必须为我自己辩解。”陆燃捏着她的下巴把她靠着车窗的小脑瓜子搬正,“我一没有搞女团选秀,也没有跟女演员演感情戏,更没有在微博转发吼什么妈妈爱你,你好好想想你刚刚说的是人话吗?”

闻樱:“?我怎么感觉你在借机控诉我?”

陆燃睁着眼说瞎话:“我没有。”

好吧。

闻樱努力睁开了眼。

封闭的车后座内,挡板隔绝了第三个人的妨碍,令两人能够安安静静地正视彼此。

闻樱缓缓俯身靠近,瓷白的肌肤晕开一片淡绯色,浓如墨色的睫毛勾画出漂亮的眼睫弧线,忽闪忽闪的眼睫像羽毛拂过心尖,酥麻感在四肢蔓延开来,激起心跳骤然加速。

陆燃在她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从一开始救你就是带着私心的,我能看出你的潜力,知道你不会拖我的后腿,我赌的就是你终有一天会成长起来,而不是我真的圣母到救下路边一个小孩就掏心掏肺。”

“你之所以喜欢我,只是因为那个时候出现在那里的是我而已,你喜欢的只是那一瞬间的感觉,而不是我这个人。”

“我是可替代的,并不是唯一的,如果那天救下你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你也会喜欢上那个人……现在你明白我的顾虑了吗?”

闻樱最开始尽量使用冷静客观的口吻。

但是说到最后,她又觉得完全无法客观。

她明知陆燃对她的感情是因何而来,明知道这一切根本就是建立在利用和欺骗之上的感情,却还是想装作不知道,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

她的感情如此卑劣。

闻樱垂着头不敢直视陆燃的双眼。

她自暴自弃地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她早就做好离婚的心理准备了,他以前讲的那些话,她都当没听过好了,反正……反正她也从来都没相信过。

闻樱在心里都已经开始盘算离婚之后的事情了,那些聘礼啊股份啊衣服珠宝啊她都不带走,她才不稀罕。

她要自己买套房子,养一条狗一只猫,白天工作晚上看剧追星,闲了就找小姐妹满世界浪荡,永远都不结婚了,反正男人都是骗子,今天叫宝宝明天就会离婚……

内心戏相当丰富的闻樱已经脑补了陆燃提出离婚的场景了。

愤怒的情绪在酒精的作用下放大,思绪混乱的她愤怒地控诉:

“骗子!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一句话都还没说的陆燃:“……???”

半响,陆燃才一阵失笑,摇了摇头。

“我是不知道你那个脑瓜子整天都在想什么,不过我明白了一件事。”

陆燃看着眼眶通红,又气又委屈的闻樱,甚至相当愉悦地弯着弯唇角。

“要是知道你纠结的是这种无聊的小事,我就应该早一点灌醉你的。”

被自己的内心戏气成河豚的闻樱:??他说啥混账话呢???

属于男性的压迫感步步紧逼,出于生物本能,闻樱警惕地往后缩了缩,直到无路可退。

她看到逆光的陆燃神色晦暗不清,指腹在她的唇上摩挲,眼中涌动着的,是她从未见过的危险野性。

“以及,你骂得太早了。”

骂什么?

什么太早?

闻樱那被酒精麻痹的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唇上的触感代替所有听觉,辗转缱绻的吻温柔而强势,不容拒绝的侵.占着唇齿间的方寸。

呼吸交错。

理智沉沦。

所有的顾忌在这一刻销声匿迹。

他固执而深沉的情感如此清晰的传递给她,令她无比确信,这个人的爱意并非浅薄的随口承诺。

漫长的拥吻后,他凝望着怀中双眸清亮的女孩,一字一句宛如誓言。

“你不是可替代的,你是唯一的神迹。”

只此一个。

无可取代。

*

对于那一晚的记忆,闻樱前半段是记得很清楚的。

她记得在车上的那个吻,记得下车后陆燃又背着她回了家,让她的鞋免于泥泞。

回房间之后闻樱就有点记不太清了,两个身心健康的成年人,气氛正好,理应做一点合情合理的事情。

闻樱记得好像陆燃把她按在床上亲了半天,后来她去洗了个澡,回来之后陆燃似乎反复警告了她不许睡着,闻樱也点头答应了。

然后她就在陆燃洗澡的途中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闻樱睡得格外踏实,并且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而昨晚辗转难眠,数度试图把闻樱拉起来的陆燃早早就被叫去了公司,只在她手机的备忘录上留下一段话。

回来再跟你算账。

……假装没看见吧。

吃过早饭之后筱欢来了电话,是跟她谈论这几天的工作安排的。

“《明烛天南》那边已经进入宣传期了,大约有一周路演的时间。”

面对工作的时候闻樱依旧是个没有感情的赚钱机器。

因此她又再度把陆燃抛在脑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对了,叶镇川那边有消息了吗?”

不得不说,闻樱觉得媒体人真的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武器,只要动起真格来,真的是笔如刀锋,杀人于无形。

“尹佳禾的事情还在查,不过……纪昀的事情已经查得差不多了。”

闻樱是相当记仇的人。

她从来不搞什么以德报怨的圣母情怀,没有人可以在对她下手后还能若无其事的全身而退。

“这两天我就会去樱桃娱乐谈这件事,相比纪昀,他们肯定愿意跟柏华保持合作关系,至于爆料……你想好什么时候把这件事爆出去?”

“不急,我听说纪昀这几天不是很活跃吗?”

又是给天和娱乐的人砸钱增加她带的练习生的镜头,又是不遗余力地找其他练习生的黑料拉人下台,上蹿下跳的样子闻樱看了都觉得可怜。

“就让她现在继续活跃,她不是很想让她的练习生火吗?那就在第三次公演开始投票的那天爆料出去,让她如愿以偿。”

爆料的内容包括了纪昀如何暗中操作,煽动粉丝推沈萤河黑料上热搜的实锤。

还有安排人潜入其他练习生粉丝群,打探消息,扰乱投票等等骚操作。

一旦消息爆出,纪昀绝对会身败名裂,从此以后在业内臭名昭着,永远无法在这行生存。

至于她手下的练习生,闻樱管不了。

离开柏华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需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就在《明日偶像》第三次公演结束后,登上热搜的除了纪昀的爆料之外,还有被这个全网关注的瓜压在热搜后排的一个话题——

#闻樱莺奴#

《明烛天南》的预告片正式放了出来。

江湖的刀光剑影,乱世中的美人如玉,以利落变化的镜头如浮光掠影闪过,这部诚意十足的商业片仍有一些残存的文艺片风格,每一帧镜头都美得如梦如幻,随手一截就能当桌面的那种。

而之前一直颇受关注的闻樱,在影片中饰演的片段也出现了四秒左右。

昏暗压抑的色调下,着月白衣衫的少女清冽得见血封喉,也简单得如清风明月。

流畅利落的三秒打戏镜头,一秒初露锋芒的果决眼神,足以让对闻樱的演技完全没有期待值的观众提起了好奇心。

这是那个演技宛如木偶的闻樱??

这是那个老戏骨都带不动的花瓶废物???

这四秒镜头带来的冲击,就像一直考倒数第一的差生忽然考及格了一样,这比看优等生继续优秀更能吸引人。

预告片一出,当即就有好事者在微博上表示这次可能要真香了。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对闻樱的演技持保留意见,并再次搬出了在b站流传广泛的闻樱渣演技合集,试图让怀揣期待的人冷静一下。

但不管人们对闻樱演技持何种态度,为了闻樱而准备踏入电影院的人都不在少数。

是仍旧被全网嘲,还是就此翻身。

三天后电影正式上映,一切自有定论。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崽崽也在吃肉的边缘擦肩而过~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骄阳、我嗑的cp是真的!!!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 56瓶;Poris° 20瓶;西洲、o 10瓶;我嗑的cp是真的!!! 9瓶;xxxxl、沫小柒 8瓶;Aure 、玉雨、颖 5瓶;南国 4瓶;子今啊、兔界老大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炮灰替身重生了 权力征途:特种兵穿越抗日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你有点吓人[综] 我是被抱错的那个? 小教师的亮丽青春 音极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回到1981 给躁郁Alpha当抚慰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