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来公司处理合约问题的尹佳禾坐在一旁翻看着手机上的热搜评论。

【早知道娱乐圈水深, 没想到这么深, 鸭都能跑来当偶像, 我真的笑死】

【求你赶快退赛吧,别拖我们宁宁下水啊】

【沈萤河还不退赛是等着拉整个节目一起完蛋吗?】

【一整天了,狗公司还没有一个人出来解释一下吗?】

【会所照片还不够打你们粉丝脸的?别跳了,其他明日女孩不想跟你们共沉沦】

【沈萤河跟闻樱一个公司的吧?之前看她微博拉票仿佛关系挺好,这个时候安静如鸡了?】

这把火一烧起来,别说沈萤河本人, 就连柏华的其他艺人, 整个公司上下, 都不可避免的遭到了波及。

而这件事也必定会影响到柏华的上市。

事情如果顺利发展到这一步, 那么尹佳禾的目的就算完成了。

“佳禾, 事情已经办完了,差不多该走了。”

听到经纪人的话, 尹佳禾起身跟了上去。

“纪姐那边最近想请你吃饭,让我问问你有没有空。”

“不用管,她的事情以后都不用跟我说。”

纪昀的利用价值也就这样了,如果闻樱要反扑,她绝不能跟纪昀扯上关系被发现。

尹佳禾算无遗策, 偏偏算漏了闻樱根本就不是按常规出牌的角色。

“佳禾姐?”

听到有人叫她,尹佳禾顿住了脚步回头一望。

这一望令她心头一跳, 她凝望片刻,唇边缓缓抿出一个温柔笑意。

“闻樱?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了……”尹佳禾仍是那副女神姿态,看不出半点破绽, “是有什么事情来办吗?”

闻樱望着她淡淡笑着,不辨喜怒,直到尹佳禾笑容略有些僵硬时才开口。

“是有些事……挺难办的。”

尹佳禾闻言心里松了口气,面上却还是一脸关切:“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尽管说,你是陆炎弟弟的未婚妻,我作为陆炎的女朋友,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帮你的。”

如果不是闻樱的第六感一向无误,看着尹佳禾关切温柔的目光,闻樱或许还真不会往她身上怀疑。

但是好在闻樱一直有个好习惯,她审视一个人的时候,从不看对方说了什么,而是看对方做了什么。

尹佳禾哪怕再浑身笼罩着知性大姐姐的光环,从那天她闯入聚会跟叶映芝正面刚开始,她就知道尹佳禾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我还真有事情想跟佳禾姐商量的。”闻樱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瞥了一眼她的经纪人,稍显局促地问她,“我能跟你单独谈谈吗?”

尹佳禾自然不会拒绝她。

甩开她的经纪人之后,闻樱给自己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心领神会,在看着闻樱和尹佳禾到拐角之后,便不动声色地挡在了拐角的入口处。

尹佳禾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盘算如何应付闻樱的请求。

她猜测现在节目组应该跟沈萤河提出了退赛的要求,而闻樱肯定是竭力争取让沈萤河留下来的,现在闻樱找上她,估计也是希望她作为天和的艺人,能够在中间替她走一下后门。

忙她是肯定不会帮的,但表面上她不能让闻樱挑出任何错来。

斟酌片刻,尹佳禾抿出了一个进退两难的神色,准备委婉地表明自己的无能为力。

“樱樱啊,你想说的是沈萤河的事情吧,这件事……”

走在前面的闻樱停下脚步,缓缓转身。

不知为何,尹佳禾觉得闻樱身上的气息陡然一转,忽然褪去了刚才的彷徨忐忑,变得从容镇静,那样的目光仿佛让人心无所遁形。

“这件事跟你有关吧。”

尹佳禾脸色顿时褪尽血色。

然而下一秒,她又恢复如常,宛如名侦探柯南中不到最后一刻仍死不承认的犯人一样冷静。

“樱樱,你说这话就让我寒心了。”尹佳禾知道她绝不会可能拿到任何线索,“你是陆炎的弟妹,今后也可能是我的家人,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闻樱弯唇一笑:“不,尹小姐这个亲戚我攀不上,你进不进得了陆家的门,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

尹佳禾的神色立刻冷了下来。

“闻小姐,我自问没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吧,这么咄咄逼人,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尹佳禾绝非是那种任人当面打脸的小白花,她语气平缓且分毫不让,“我在娱乐圈中好歹还是你的前辈吧,退一万步说,我就是真做了……”

尹佳禾仗着闻樱拿不到她的证据,居高临下地睁着眼睛说瞎话。

闻樱没那么多功夫跟她废话。

尹佳禾眼看着闻樱面无表情地跨步上前,想到了她之前因为打戏而上了好几次热搜,吓得心惊肉跳,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重重撞在墙上。

“……你想做什么?我是陆炎的女朋友,我警告你……”

“你的警告毫无意义。”

闻樱见她仍梗着脖子咬死不承认,伸手就揪住了她的长发,令她不得不在她面前弯下腰来。

尹佳禾的头皮一阵刺痛,她万万没想到闻樱真敢跟她动手,并且这还是在天和娱乐里面!

“救——”

尹佳禾还要喊,闻樱手上更用力了几分,顺便把她想要扇自己巴掌的手死死捏住。

“我这个不喜欢跟手段脏的人勾心斗角,也不喜欢把赚钱的时间花费在这种毫无快.感的撕逼上。”

闻樱手劲大得尹佳禾无法反抗。

外面有她的保镖在,不会有人忽然闯入。

“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

“证据?”闻樱笑了笑,目光里满是轻蔑,“你以为法庭开庭审案呢?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证据不代表我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

尹佳禾被闻樱拽着头发,屈辱又难堪地弯着腰,完全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被这种泼妇打架的方式羞辱。

事实上,闻樱倒也想跟她有尊严的打一架。

但她觉得尹佳禾这小身板挨不住一拳。

所以斟酌了一下,闻樱还是选择了比较文明的女性搏斗方式——揪头发。

不过说是搏斗,实际上只是尹佳禾被闻樱单方面羞辱,此时的尹佳禾已经完全看不出她平日运筹帷幄的风姿,在闻樱的手底下,她就是个没有还手能力的弱鸡。

“放开我!闻樱你就不怕我报警告你吗!?”

闻樱笑眯眯答:“我不怕啊,揪你头发犯刑法哪一条了?就算你要报警,我也有个友好的警告要事前提醒你。”

尹佳禾仍在挣扎。

“你的人生经历似乎还挺丰富的。”闻樱一字一句宛如魔鬼低语,“被你压下去的那些花边新闻里面,我发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呢。”

后半句一出,尹佳禾瞬间浑身凉透,不可抑制的恐惧自她心底蔓延开来。

“你……你说什么……”

闻樱笑着松开了她,后退一步,从容地与头发凌乱的尹佳禾拉开了距离。

“你放心,证据我还会继续找下去的。”

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的尹佳禾怔怔地望着闻樱。

女孩年轻锐利的神色中,透着不容轻视的处变不惊,那种冷静能让人无端地生出畏惧。

“就算找不到,我也不会损失什么,我不缺钱,也有时间,我耗得起。”闻樱笑眼弯弯,并不疾言厉色,也未曾威胁她什么,“但尹小姐恐怕耗不起。”

尹佳禾心底冰凉。

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一个靠美貌上位的女人更是如此。

如果闻樱真的咬死了不放过她,她即便是战战兢兢地嫁入豪门,那也是如履薄冰,什么时候被打回原形全都看闻樱的脸色。

这是她想要的人生吗?

不,尹佳禾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闻樱知道尹佳禾这人心狠,做事留一线,因此闻樱也不会把她逼得狗急跳墙。

“给你指一条明路吧。”她静静地望着尹佳禾,“退出娱乐圈,跟陆家断掉一切联系,离开我的视线,我可以不再追查你的过去,让你能够体体面面地消失在公众视线中。”

退出娱乐圈。

放弃豪门梦。

尹佳禾冷笑:“那你这跟让我死有什么区别?”

“路我给你指明了,怎么选是你的事。”

闻樱不再跟她纠缠,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但话放在这里,你要是再在背后搞事,我可以把你摁到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映在尹佳禾眼中的倒影笔直坚韧,眼神中有着同龄人绝不会沉淀着的威慑力。

尹佳禾有很长一段时间,真的产生了挥之不去的恐惧。

*

距离沈萤河被爆出黑料至今,已经过去了十八个小时。

微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的同时,沈萤河成立不久的后援会也在这场风暴之中被吹得七零八落,尽管后援会的会长一再强调公司公关部那边已经在着手准备辟谣了,但也有很多心智不坚定的新人纷纷动摇。

热搜上说的是真的吗?

沈萤河真的从事过那种行业吗?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公司真的还能翻盘吗?

新入后援会不久,前几天还在激情打榜的粉丝,已经有部分悄无声息地退群。

甚至不少组织应援、企划运营的骨干成员,也有退却的意思。

以往在群里活跃,叽叽喳喳讨论沈萤河各种情报的粉丝们,在经过了最初的激烈反抗之后,似乎也被微博一片倒的风向压制得失去斗志。

现在留下来的大部分粉丝,都打从心底里的不相信沈萤河会是外面那些人说的那个样子。

那个少年是她们眼看着一步步从默默无闻走到台上的。

她们见证了少年第一次表演时的光芒四射,见证了他为了第一场公演而不眠不休地熬了两个通宵。

她们因他的歌声而惊艳,也为他表情僵硬被导师责骂而揪心。

他如何待人接物,如何沉默奋进,如何一次一次地竭尽所能地克服缺点慢慢进步,都是她们这些粉丝反复温习节目而挖掘到的闪光点。

但她们捧在手心的少年,却在此时被外界泼上了最肮脏的黑料。

那些根本没看过一期节目,连沈萤河长什么样子都分不清的人,肆无忌惮地用最恶毒的语言羞辱她们心中闪闪发亮的少年。

——以前那个谁谁谁小鲜肉就是这样吧,练习生圈子真脏。

——这些练习生哪儿有几个会唱歌的?不就是卖脸吗。

——喜欢这种除了脸之外一无是处的男人的,都是一群什么脑残女孩啊。

没有人会听她们辩解。

没有人会去真正看哪怕一场沈萤河的舞台表演。

铺天盖地的骂声让这些年纪尚轻的女孩子开始惶然。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吗?

她们的喜欢,原来这样一文不值吗?

【……我真的觉得坚持不下去了】

后援会的管理群内,有人这样说。

【我也是……不管怎样做都是错,不可能再有转机了……】

【姐妹们不要放弃啊!!我们都放弃了萤河该怎么办啊!!!】

【经纪人说他现在还没有退赛!那就是还有希望啊!!!】

【而且公司说了不会放弃他的!!再坚持一下说不定能等来转机的!!】

回想起大家聚在一起为沈萤河的排名而努力的日夜,回想起大家一起在群里对着爱豆照片各种吹彩虹屁的时光,所有人都难过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而就在气氛丧到最低谷的时候,一直没有出声的后援会会长突然发了一堆感叹号刷屏。

大家都精神一振。

【!!!姐妹们!!公司联系我了!!说十分钟后官博就会开始辟谣,后天一早更新的“偶像记事”也会有特别节目播出!】

刚刚还仿佛要就地解散的粉丝群顿时沸腾起来。

等到了!

她们等到转机了!!

紧接着,会长就把从经纪公司那里收到的图片发在了群里,每一张照片都是沈萤河的父亲亲自拍下的。

这个思想古板的男人和儿子大吵一架后任他离家出走,却会在他离开之后偷偷跟上,保护他的安全,也会在他跑去做苦力的时候,背地里偷偷抹眼泪。

透过每一张照片,看到的是一个父亲眼中,任性倔强,而又勇敢坚定的儿子。

不少粉丝看到沈萤河扛着那些沉重的货物,在夜色中咬牙坚持的模样,都心疼得说不出话,甚至有不少人当时就抹眼泪了。

最后后援会会长给大家打气:

【大家一起努力!不管外面的人怎么看我们,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弟弟,不该他背的名声,我们一定要替他澄清!!】

十分钟之后,柏华娱乐发出了一份声明,附图数张,声明一出,迅速冲上了热搜榜。

附图不只是沈萤河父亲拍下的那几张照片,还有沈萤河兼职过的所有工作地点的表格。

声明中也用简洁明了的口吻提及,图中所有的工作地点均合法正规,并且说明雇佣沈萤河之时没有严格查看他的年龄,按照法律应该罚款五千。

在声明发出的同时,所有公司全都缴纳了罚款。

声明的最后还指责了媒体发布不实信息的行径,抗议媒体在未正式新闻真实性的情况就大肆传播,柏华保留对媒体的上诉权,同时希望这些媒体尽快删除不实微博,主动辟谣道歉。

当然,娱乐公司跟媒体互惠互利,双方都不会做得太难看。

柏华给媒体记者送了钱,媒体也就很友好的迅速响应,删博的删博,辟谣的辟谣。

几乎是半个小时以内,整个主流媒体的风向就变了。

后援会的辟谣小组口径一致:

【沈萤河没有在会所打工而是给会所搬货,请勿造谣造谣勿信,假笑boy摇滚小王子沈萤河了解一下】

一天的时间内能完成这样的实锤辟谣,别说业内人,就连普通群众也能感觉到柏华的行动有多迅速。

【这辟谣速度真是良心公司,不愧是三流资源一流公关的柏华】

【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我的小萤河不是那种人(但莫名的遗憾是怎么回事】

【疯狂扩散!大家看一看啊不要信了那些狗比媒体的邪!!】

【这是哪个直男选手拍的??明明隐约能看出扛货的弟弟男友力max啊!为什么没有高清图啊我恨!】

【刚刚还上蹿下跳咬死了弟弟是鸭的那些人呢?被石锤锤死了???】

【呵呵,我就知道了就算辟谣了也不会有一个人道歉的】

【呜呜呜我们萤河受委屈了妈妈永远爱你!!】

经历了差点被圈内圈外全方位摁死的这次事件,闻樱心里也憋着一口气,先是砸钱买了热搜让这个辟谣话题持续保持热度,又准备砸个几十万给沈萤河打榜。

就在这个时候谢为池打来了电话:

“卧槽我刚从国外旅游回来!!!幸好你把这件事摆平了不然我真的要气到爆炸!!!”

谢为池从沈萤河出道开始就十分关注,第一次公演后投票也没少花钱,大佬粉群中她也一直是有名的壕。

“不行!我还是气!”谢为池隔着电话都掩盖不住怒气,“你说是其他练习生的公司想要搞萤河是吧?好,不就是想抢出道位吗?老娘就盯上那几个了,只要我家没破产,那几个就休想进出道!!!”

樱桃娱乐有个练习生正好卡在出道位,谢为池真狠起来,不仅给沈萤河砸钱,还可以给那个练习生后面的人砸钱。

只要把他的名次压下去,谢为池就开心!

之后的第二次公演结果,让闻樱再次见识了钱真的是无所不能的。

不过目前的闻樱仍在盯着辟谣进展。

第三天,公关部一大早就给闻樱递上最新数据。

“从脱水数据来看,萤河的辟谣微博点击率一直在直线上升中,话题度也稳居前三,目前数据显示的结果,是能够认定辟谣已经成功了的。”

妙姐给出了精密详尽的数据。

“但是数据是一回事,谣言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肯定还是会存在负面影响的……”

“没关系。”闻樱正在看天和娱乐那边送来的成片,“这一期播出之后,继续进行宣传工作。”

“偶像日记”是《明日偶像》的衍生节目,不定时更新,每一次节目时长在二十分钟以内,主题大多都是练习生在录制基地的有趣日常。

而这一次,在沈萤河牺牲了自己的名声给节目带来热度的情况下,天和娱乐也很知趣地特意为了沈萤河而准备一期节目。

这一期,主题是临时请来练习生的父母来录制基地看望他们。

由于时间紧急,不是所有人的父母都被邀请,除了沈萤河和裴遇宁之外,还有几个时间上来得及的受邀。

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沈萤河的家庭居然颇有名望。

叶镇川联系上沈萤河的父母之后,就告诉了闻樱这个情况,沈萤河家境小康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他家居然是书香门第,祖父是中科院的院士,父母是知名大学的教授。

这样的出身,比任何证明,任何热搜都要来得掷地有声。

没有一个人会将出身在这种家庭的孩子,误解成会去**做不光彩兼职的那种人。

他的父母站在镜头前,处变不惊,落落大方的样子,就是他最坚实的后盾。

闻樱看着镜头中被父母圈在怀中,泣不成声的沈萤河,心中一阵唏嘘。

这个坎,沈萤河算是跨过去了。

而打破这种煽情氛围的,是节目播出之后,除了沈萤河之外也受到热议的裴遇宁的父母。

【卧槽!!!裴遇宁这是什么豪门阔少!!!!】

【他爹那块表百万起跳,她妈妈的钻石耳环起码各二十克拉,那个翡翠项链好像是前年从拍卖行里拍卖出去……】

【有吃瓜姐妹扒出来,宁宁他爸在新加坡做生意,是做能源生意的……】

【芋圆们加油给裴遇宁打投吧,要是不能高位出道,他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

吃瓜论坛里总结了一下沈萤河和裴遇宁两人的家庭背景,再加上舞台表现,人气,和发展潜力,发自内心的感叹——

【柏华这是什么眼光啊,挖到的不是练习生,是什么摇钱树吧!!】

作者有话要说:晚了半个小时,老规矩会掉落五十个红包么么么!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尚今夕 50瓶;花尤少、飘飘一der飘 20瓶;总想改个名字、唐时 10瓶;风、一二三四五六七 5瓶;兔界老大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热门: 大国重工 乡村教师的艳情 幽灵酒店 念我不忘 乡村小郎中 穿成男主的猫[穿书] 和精分霸总离婚后[穿书] 让我们将悲伤流放 兵王归来 我的钢铁战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