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妙姐, 你来跟我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会议室内气氛凝重, 公关部的主管妙姐昨晚至今没有睡过, 两个黑眼圈看起来格外憔悴。

“热搜是昨晚凌晨两点上的, 联系过内部人员, 说开始是被人买了点热搜,不过营销号下场之后热度就起来了, 目前已经在花钱撤热搜了, 但……”

妙姐说到这里, 迟疑了一会儿,未尽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不是所有热搜都能花钱撤掉的。

公众的关注度一上去,就算真的撤掉了, 情况反而会愈演愈烈, 尤其是现在《明日偶像》热度正盛, 消息发酵了一晚, 已经完全扩散出去了。

“我知道了, 你坐吧。”闻樱看着面前电脑上的数据,整个事件的关注度的上涨,以数据的方式展现在了报告上, “有查到是谁爆料的吗?”

上热搜正是抓拍的沈萤河在月见会所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隐约透出的背景是月见会所特有的装潢,辨识度极强, 只要是去过一次的人就清楚这张照片的真实性。

少数月见会所的顾客承认了这个照片的真实性。

论坛扒皮贴里有人证实曾在会所见过沈萤河。

网络上有人开始深挖这家会所的合法性。

所有舆论都被这几张照片点燃, 陷入了无所谓真假的狂欢之中。

“……暂时没有查到具体的人员或者公司,但我们猜测很大可能是为了出道名额的竞争。”

《明日偶像》刚刚结束第一场公演,投票已经结束, 沈萤河作为公司背景普通,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练习生,以出人意料的人气直接进入前三,就连裴遇宁也只到第五名。

这是节目主办方和各家公司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

闻樱沉思半响,和一旁的筱欢交换了一个眼神。

“公关部两个小时之后交一份公关稿给我,不用撤热搜也不用控评……林斯曼。”闻樱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经纪人身上,“你去节目组那边,找他要一份以前兼职过的所有公司的名字,但尽量不要让这件事请影响到他。”

正在走神的林斯曼猛地被闻樱叫到,呆了片刻才应声。

“我会委托其他公司进行辟谣的工作,除了公关部之外,大家照常进行工作,在我准备好辟谣工作之前,不要回应任何媒体,明白吗?”

底下人齐齐答明白。

散会后的闻樱带着筱欢还有公关部的妙姐去了另一间小一点的会议室。

三人落座,筱欢几乎是立刻开口道:

“公司有内奸。”

闻樱神色不变,问妙姐:“你觉得呢?”

妙姐答得谨慎:

“沈萤河这件事比较怪,我们都只知道老板您是从工地把他签回来的,但也是出了这件事之后,我们才知道沈萤河也在给月见会所供货的公司打过工。所以我觉得老板应该知道,这件事究竟是怎么被外面人知道的。”

这件事原本属于两个圈子。

一个是谢为池的圈子,去会所消费的以富豪圈的人为主,跟娱乐圈应该扯不上关系。

另一个就是利益相关的娱乐圈,沈萤河占了别人想要的出道位,所以有人想要抓他的错好把他拉下去。

闻樱已经打电话问过谢为池了,说当时沈萤河在月见会所还挺有名的,有客人也说会所里最好看的不是服务员,而是给会所搬货的小弟弟。

说明见过沈萤河的人不算少,无法锁定有可能给圈内人递消息的是谁。

“林斯曼肯定有问题,可以从她下手。”

想要分辨谁在心虚,对闻樱来说轻而易举,但现在想要抓出内奸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是目前时间紧迫,如果不能在爆料的二十四小时内及时辟谣,这个消息就会越传越广。

当一个谣传扩散时间太久的时候,真相就不会有人关注了。

“好,那我就先让我的人查一下林姐最近的行程,看看有没有接触过其他公司的人。”在这方面,柏华公关部的行动力比狗仔还强,“如果这件事属实的话,需要让其他部门开始物色接替林姐工作的人吗?”

闻樱点头:“这件事原本早就该准备起来了,是我太忙忘了这茬。”

闻樱知道林斯曼跟纪昀以前在公司关系不错,但看她卖力给徐晚晚还有程溪吟这些艺人拉资源,闻樱就没有急着换人。

没想到她在这个关头把她卖个彻底。

“但老板,你说要辟谣,我们公关稿就是写出花来,没有实际证据,说服力也不大啊……”

面对两人的担忧,闻樱沉吟片刻,给了她们一个定心丸。

“我会去联系镇川工作室,商讨一个合适的方案。”

*

从柏华大楼里出来的林斯曼脸色铁青,拦下一辆出租车后,她起身前往《明日偶像》的录制基地。

在车上的她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纪姐这热搜是你做的吧?”

林斯曼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急,她虽然给纪昀透露了一些沈萤河的情况,但会所这个她自己也不知情。

“你怎么挖到这些消息的?算了这个不重要……你把这件事搞得这么大,闻樱肯定会怀疑道我身上的啊!”

纪昀的语气淡淡:“你怕她干什么?现在柏华的资源一半在筱欢手里,一半在你手里,你有人脉有资源,她抓不到证据要是为难你,跳槽不就行了?”

林斯曼想到今天在会议时闻樱看她的眼神,其实和平时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人心虚的时候总是会把细节无限放大。

她或许真的可以考虑一下跳槽。

挂掉电话后的纪昀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尹佳禾。

“闻樱那边有动作了,她正在让林斯曼去录制基地那边见沈萤河,说是要找他要以前的兼职地点名单。”

尹佳禾很快猜到了闻樱的想法。

她很聪明,行动力也很强,但是据她了解,因为沈萤河兼职时还差几个月才满十八岁的缘故,他的兼职单位时不可能跟他有任何劳务合同的。

更何况这些公司也不可能承认他们雇佣未满十八岁的青少年干重体力活,罚款不说,对于公司的名誉也是有影响的。

“这次多亏你帮我到处跑消息。”纪昀满面红光,难得扬眉吐气一次,“要不是你人缘广,我都弄不到这些照片……”

尹佳禾借着和陆炎的关系,在豪门圈里也认识了不少名媛。

她借着说自己是沈萤河粉丝的名头挑起沈萤河的话题,挖到的照片都出乎她自己的意料。

曾光顾过月见会所,并偷偷拍下沈萤河照片的富家女在沈萤河小有名气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她的照片发给了姐妹。

白富美的圈子里也有追星女孩,照片在名媛圈里小规模的扩散,尹佳禾在完全没有露头的情况下,轻松拿到了这几张偷拍照片。

原定的重点是在娱乐圈内看看能不能挖到裴遇宁的黑料,没想到反而是沈萤河的料让她大吃一惊。

尹佳禾看着神采飞扬的纪昀,暗自发笑。

依闻樱的背景,她如果求助于陆燃,陆家想要碾死她一个纪昀根本不成问题。

而对于闻樱最大的靠山一无所知的纪昀,不仅傻得被她当刀使,还完全没察觉到这件事有多大的风险。

“纪姐客气了。”尹佳禾笑着与她碰杯,“人情是陆大少给的,您应该谢他。”

圈里人少有不知道这位财神爷的。

相比低调神秘的两个盛悦集团掌权人,陆炎这个名字显然更被外人熟知。

豪门圈一等一的富二代,挥金如土,绯闻缠身,对于交往的女明星更是出手阔绰。

而目前作为陆炎新宠的尹佳禾,靠山更是相当稳固。

纪昀知道尹佳禾这是在提醒她自己背后是谁,即便是东窗事发,想要拉她下水,也要颠颠自己的分量。

“哈哈哈……那有空了你替我请陆大少,问问他肯不肯赏脸一起吃顿饭……”

两人觥筹交错,餐厅闪烁的灯光下,女人的笑容优雅高贵,看不出一丝算计和阴霾。

而另一边,闻樱虽然知道这事最有可能就是纪昀干的,她有这个动机。

但同时,她隐隐约约又觉得,这背后还有人在推波助澜。

闻樱的脑海中闪过尹佳禾的模样,但又并不确定。

因为这个女人很聪明,单纯的嫉妒不足以构成她陷害他人的动机,她如果出手,一定是有什么图谋。

但尹佳禾作为天和娱乐的艺人,跟她没有任何利益交集,帮纪昀对她来说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呢?

闻樱暂时还想不通这点。

“到工作室了。”

司机的声音令闻樱回过神来。

下车后映入视线的是一个外观低调的小楼,外观显得和普通居民楼没什么区别,只在一楼外挂了一块写着“镇川工作室”的牌子。

如果不是陆燃给的地址,闻樱都怀疑这是不是假的了。

毕竟镇川工作室在业内大名鼎鼎,在新媒体还未盛行的时候,震惊娱乐圈的几大爆料,都是出自叶镇川之手。

而新媒体出现后,叶镇川也很快转移方向,转而经营营销号,据说工作室手握的高级营销号数量在数十个以上。

甚至有人说,这个工作室手握的明星秘密足以让很多超一线的艺人身败名裂。

很巧,这家工作室恰好有盛悦集团的投资。

“闻小姐是吧。”朴素低调的居民楼下面,早有人提前等候,“我们老板已经到了,这边请。”

闻樱和一名保镖一起跟着他上了楼。

外面看着不起眼,但让闻樱没想到的是,这个工作室里面却相当正规。

虽然房子是居民楼,但内里面积却很大,一层楼只有一户,面积大约有将近两百个平方,打通之后割成了小格子间,有八个工位,里面还有两个办公室。

装潢也很小清新,工作室内甚至还养了两只猫。

叶镇川正在办公室内等她。

两人见面简单寒暄一番之后,叶镇川切入主题。

“……陆先生已经吩咐过了,我们这边会全力配合闻小姐。”他看上去样貌精明,谈吐举止也很利落,“听说闻小姐有大概的方案,您尽管说。”

闻樱早上看到热搜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陆燃之前提过的媒体公司。

以他的身家样貌,至今都不为公众所知,这其中显然少不了叶镇川在这个行业内替他周旋打点。

闻樱从保镖手里拿过平板,将上面的表格递给他。

“这是沈萤河高考之后兼职过的所有地点,我希望您能帮我找人去这些地点,收集所有的证言,如果对方担心公司名誉受损,我可以让我们公司的法务跟着,一切损失由柏华负责。”

闻樱虽然平时在公司经常削减各部门资金,抠得每一项开支都要反复商议,但该花钱的时候,她也绝不手软。

叶镇川看了一眼表格,面上虽然没什么反应,但心里对闻樱有了几分佩服。

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做出这么利落的判断,不管是闻樱还是柏华其他人的主意,都挺值得赞叹的。

“还有吗?”

闻樱迟疑片刻:“这个要求或许有点异想天开,但我认为以沈萤河的样貌,他在这些地方打工的时候有很大的几率会被人拍,所以如果可能,最好是找到他当时在打工时的照片。”

虽然这么说,但闻樱觉得希望渺茫。

就算真有人拍了,茫茫人海,又怎么找得出这个人?

叶镇川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前一个没有问题,至于照片我们会尽量。”

“那就拜托你们了。”

如果这件事无法善终,沈萤河的星途就毁了。

曾在工作性质不明的会所工作过,可能当过鸭的男明星,别说是时刻暴露在公众镜头下的娱乐圈,就连现实生活中,谁要是背上了这种污蔑,也是名声尽毁。

背后搅弄风云的人真的是心黑。

*

位于Z市的天和娱乐录制基地内。

虽然基地内是全封闭的环境,但毕竟不是蹲监狱,外面的消息还是会时不时地流进来,尤其是沈萤河的事情闹得这么大,甚至将整个节目的知名度都提升了一个层次。

这种跟敏感场所挂钩的话题,总是最能吸引眼球。

“……哎真没想到沈萤河看起来这么高冷,居然还去那种地方打过工……”

“……我也想不到啊,感觉他这次应该是得罪什么人了吧……”

“……我听说节目组跟他谈过话了,有可能是商量退赛的事情……”

“……上位圈看来是要空出一个人了,樱桃娱乐的那几个多半会趁机进一个吧……”

厕所是整个录制基地内少数没有摄像机的地方之一,因此练习生们有时会聚在这里聊些不能在镜头面前聊的事情,少数人也会在这里吞云吐雾。

热搜的事情基本已经在练习生之中传开了,再加上一大早沈萤河就被节目组叫走,大家更是议论纷纷。

樱桃娱乐的七个练习生也聚在一起单独讨论这件事。

“……纪姐今早来找过我了。”队长段景柏神色凝重的把队员叫到了没有摄像机的角落,“说……沈萤河这次应该翻不了身,让我们争取把裴遇宁一起拉下来,我们七个人,至少要出道两个才行,如果达不到,后续他们不会再在我们身上浪费资源。”

纪昀被柏华扫地出门后,是因为说能够带七个已经有三年练习生经历的新人来,所以才进的樱桃娱乐。

第一场公演投票出来,纪昀的上司对于这个结果很有意见,七个练习生只有一个段景柏进入了出道名额,其余六个只有两个在前二十,剩下四个排名都在中游。

这不是樱桃娱乐想要看到的结果。

“下次公演我一定会好好搞,一定要出头。”

“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从柏华来了大公司,不能就这么随便混混。”

“还好当时没留在柏华……”

“还好队长你来了樱桃,不然没个后台,说不定也有人想把你搞下去抢出道位……”

这些练习生并不知道纪昀在背后做了什么。

而知道一切的段景柏心情复杂,良知和对成功的渴求在心中反复碰撞,最后还是想红的心情占据了上风。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进错了公司,站错了队,就要承担这样的后果。

少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分担到他身上的关注度就会升高,段景柏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正当他们对沈萤河这件事议论纷纷之时,在拐角处站立许久的人影向前一步,走入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他的身上。

是裴遇宁。

一向温和的他此时脸上没有半点笑意,平时总挂在脸上的酒窝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沉静神色中带着掩藏不住愠怒。

“你们以为把沈萤河拉下去了就能上位了?”

对面鸦雀无声,似乎是完全没想到他们说的话都被人听见了,也没想到平时脾气出了名好的裴遇宁能这么疾言厉色。

“上不去的人永远上不去的,哪怕是前八都被人用那些脏手段拉下去,也轮不到你们这些跳蚤蹬鼻子上脸。”

段景柏皱眉:“裴遇宁,你这话是不是过分了点?”

“过分?嚼舌头的就有个嚼舌头的样子,又当又立的想什么呢?”裴遇宁也是被气急了,骂人时自动带入了闻樱平时骂人的样子,“只要我在一天,我也不会让你们爬上来,走着瞧吧。”

放完狠话,裴遇宁转身就走,背影冷漠洒脱,镇得身后几人半天没回过神。

然而走出没有五十步远,裴遇宁就把自己给气哭了。

真的气啊!他气急了就想哭他也没办法啊!

沈萤河刚跟节目组谈完出来,正好撞上裴遇宁,裴遇宁一见他更是情绪激动,非常感同身受地替他哭:

“兄弟你别怕!樱樱她肯定已经在想办法了……”

沈萤河看着他满脸眼泪鼻涕地抱过来,惊得差点一拳揍上去。

“卧槽你哭什么!!莫挨老子!!!”

被无情拒绝的裴遇宁胸口更痛了。

问清事情经过之后,沈萤河嗤笑一声:“你管那些垃圾干什么?他们一个个当了三年练习生的干不过我一个训练几个月的,还有时间在背后偷摸开心,我真是替他们觉得丢人。”

沈萤河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毒。

“我不会退赛的,你放心。”

裴遇宁情绪稳定下来,问:“节目组跟你说什么了?”

沈萤河拧开手里的矿泉水喝了一口才答:

“……就问我热搜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这不是搞笑吗?我疯了才去当鸭,背后造谣的也是个傻逼……”

裴遇宁脑子不会转弯,沈萤河说什么他就信什么,被沈萤河敷衍一通之后,导演组通知他该去录节目周边小料了,沈萤河冲他摆摆手,神色从容。

等裴遇宁脚步轻松地离开后,他的神色才一点点沉下来。

刚刚的话傻子才信。

这次的事情如果不能有效辟谣,他恐怕真的要被迫退赛了。

节目组还在跟柏华那边争论他的去留,沈萤河一个人上了天台发呆,他回忆着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

高考后和家人闹翻,毅然离家出走四处飘荡,最后被闻樱收留,一步步上了这个节目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向父母证明,他的梦想不是歪门邪道,不是不务正业,他想终有一日,父母可以在闪闪发光的舞台上,见证自己为梦想闪耀的样子。

但如此嘲讽的是,他居然被扣上了这样的名声。

他的父母,或许会后悔生了他这个孩子吧。

沈萤河独自一人,自嘲地弯了弯唇角。

而与此同时——

天和娱乐《明日偶像》节目组,迎来了三位特别的客人。

啪!

一位愤怒的妇人将一堆照片拍在了节目组导演的面前,指着照片怒声道:

“这里的每一张照片都是我丈夫亲自拍下来的!够不够清晰!能不能证明我儿子的清白!?这短短几个月里,我孩子兼职的每一个工作都是重体力活,每一个都是正正经经的行当!”

旁边的男人也满脸愤怒:“你们节目组不保护参加节目的选手,一出事就让选手退赛,这是什么毫无责任心、毫无担当的公司!这样的公司迟早倒闭!!”

这对出自书香门第的夫妇也是人生头一次如此不要形象的跟人骂架,导演也没想到这出,被骂得很是没面子。

而站在这对夫妇身后的闻樱从容淡笑,先妆模作样地劝了劝夫妇两人,又将一张卡放在桌上,推向了导演。

“沈萤河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导演,我想让你帮忙在下一期节目里加一个环节,我相信帮沈萤河辟谣,对节目组也有好处,是吧?”

导演想到了自己听到的风声。

柏华已经跟镇川工作室有了合作,有这个业内知名的叶镇川帮助,他预感,这一次沈萤河不仅能够全身而退,甚至能因祸得福。

他斟酌片刻,没有收闻樱的卡。

“闻小姐客气了,既然是个误会,我们节目组当然不会让沈萤河退赛的,沈爸爸沈妈妈也可以放心……”

做人留一线,说不定沈萤河跨过这个坎,日后也还能记得天和的帮助。

闻樱对导演的态度很满意,谈完这件事后,她准备带着沈萤河的父母去录制基地给沈萤河一个惊喜。

然而在离开公司之前,闻樱意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热门: 港黑式英雄二代 孽乱村医 臆想情人ABO 他们都想抱朕大腿[综] 偷性窃爱 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深度豹控 咬上你指尖 怎么追男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