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盛悦大厦内三十八楼, 总裁办公室内寂静无声。

十分钟前聚集在办公室的三名总监遭受了陆燃的无情辱骂,各自垂头丧气的返回部门后宣布了今晚加班的消息。

说来也奇怪,自从陆总车祸醒来之后依旧很久没有连续加班, 大家还以为经历生死一线后的陆总变了心性, 决定放弃996好让大家养养头发。

然而最近公司上下的氛围仿佛又回归了从前的状态。

“之前还有传言说陆总是结婚了,完全胡扯嘛。”

“陆总长得这么性冷淡,就算结婚也还是会整天泡在公司吧……”

“我来公司这么多年,就没见陆总对异性感兴趣过,叶特助来之前那几个小秘书, 都被陆总骂出心理阴影了……”

“算了算了,这辈子是指望不上陆总有夜生活能放我们一马了, 老老实实加班吧……”

公司员工议论纷纷, 认命地开始加班。

而此时, 没有夜生活的陆燃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内, 面前摊着一堆待阅文件,他的心思却并不在这上面。

回到这个世界之后的陆燃,还没有跟闻樱分别这么久。

现在这样的生活模式本应该是他最熟悉的。

上班,工作, 下班, 健身,偶尔应酬。

日复一日,循环往复。

它不该是枯燥的。

尽管陆燃以前也并没有觉得加班有意思,但他能从商场上的胜利之中得到愉悦感。

然而——

这种愉悦感也越来越淡了。

感觉似乎失去了点工作动力的陆燃跟闻樱发了条消息:

【所以这一周里,请您多给您的印钞机一点人道主义关怀, 谢谢。】

两分钟后,闻樱回复:

【亲亲这边建议您好好赚钱,印钞机不可以太粘人哦。】

陆燃:……

行吧。

被迫打起精神的陆燃在开工前,把屏幕切到了聊天群。

闻樱的粉丝群在陆燃所有的群里,是活跃度最高,且画风最神奇的群。

其他群都是和谐的工作氛围,下属礼貌恭敬,上司沉稳和善,大家商业互吹,氛围宁静和谐。

而这个群整天跟打了鸡血一样,分分钟消息就999+了不说,还充斥着各种土拨鼠尖叫和时下最流行的表情包。

混在里面的陆燃很少发言,除了砸钱之外不干任何事,属于粉丝群里的唯一一个特殊的存在。

今天的陆燃也在面无表情地审查着群内动态。

闻声识樱:【路透图来了!!桃桃她们去探班拍的,不要外传啊】

四碗樱花:【awsl樱妹的古装造型也太绝了吧!】

小樱桃:【呜呜呜你们都不知道我在现场看到是什么感觉,我就是樱妹手里的那把刀!!】

樱妹我老婆:【视频还在上传!大家稳住!】

陆燃盯着最后发言的那位的id看了几秒。

不过他也并没有太在意,因为自从他进这个群一来,类似的什么“樱樱的老公”“樱樱正牌夫君”“家养樱樱小娇妻”等等id已经让他习以为常。

这有什么的。

不就是自己的夫人被一群小姑娘喊老婆吗?

哦还有喊老公的。

但不重要。

反正闻樱现在在他家的户口本上。

想到这里的陆燃心情平复许多,转手就给群主小樱桃转了十万块过去,附言:

【改名费,谁把名字里的老公老婆小娇妻改掉,谁领一百,不够再跟我说】

小樱桃:【……】

小樱桃:【大佬……原来您是樱妹的老公粉吗?】

他不是老公粉。

他是老公本人:)

陆燃不动声色,又转了一万过去。

【辛苦了。】

小樱桃:【!!!大佬您客气了!!!】

小樱桃:【我立马去办!!!】

小樱桃:【探班拍的视频和图片都给您发过去了,您有什么要求随时跟我说!】

陆燃回了一个ok,随后退出聊天界面,打开了站姐亲自拍的视频。

视频的拍摄当然是经过闻樱本人同意的,也并不是片场拍戏的片段,只是闻樱在片场附近练习武术动作时的片段。

高清镜头下的女孩眉眼清透,虽然没有化妆,但红润脸色并不显一丝憔悴,朱红的唇微微扬起,映得她双眸仿佛闪烁着坦然自信的光。

她手里拿着的是没开刃的钢刀,刀背厚重,原本不是普通女孩能拿得动的重量。

可是在她的手里却格外轻巧,纤细的手腕灵巧地操控着大刀,和武术老师对战时,刀身碰撞发出一声清脆嗡鸣,更显动作利落娴熟,说不出的果决洒脱。

当然,从实战角度来看,招式花哨,完全不实用。

不过并不妨碍陆燃的欣赏。

看完亲亲夫人努力工作的视频,陆燃也打起了精神开始批阅文件。

毕竟要努力当一个称职的印钞机嘛。

*

而被陆燃认为在“努力工作”的闻樱并不知道陆燃脑补了什么。

她不仅没有在努力工作,甚至在非常愉快的欺负人。

“闻小姐,你让我扎马步,是在耍我玩儿吗?”

顾姝气得变了脸色,皮笑肉不笑地望着闻樱,语气冷得下一秒就要跟她撕破脸似的。

“没有啊。”闻樱十分坦然,“导演不是说练两个小时吗?我觉得你先打下基础,待会儿会比较稳。”

顾姝冷笑:“半个小时你以为说着玩儿的?要不你来示范一下?”

闻樱满脸无所谓:“这个我可以示范啊,你扎多久我就陪你扎多久,行了吧。”

有之前段制片人的承诺在,闻樱对顾姝还是很有耐性的。

她狂任她狂,反正得到切实好处的是她。

闻樱刚刚都已经让筱欢去打听段制片人手里有什么项目了,刚好,他正在接洽一个文艺片,他之所以屈尊当这个仙侠剧的制作人,就是为了给那个文艺片攒钱。

那个文艺片光定了导演和剧本,全都是圈内有名气有保障的,圈里的文艺片演员都盯着这块大饼,想看看能不能靠它争一下奖项。

如果能把徐晚晚送进去,柏华在电影圈就算打通一条路了。

而当闻樱还在畅想未来的计划时,那边的顾姝却显得颇为不情不愿。

就算闻樱陪她一起扎马步,她还是觉得憋屈!

闻樱在娱乐圈算什么咖位啊?在她面前不仅一点礼貌都没,还次次顶撞,不给她个下马威,她都出不了这口恶气!

还是她助理拉了拉她:“姝姐先忍忍吧,段老师对您似乎有点意见了,跟闻樱的账之后慢慢算,先把今天的戏赶紧练好再说,公司的公关也在催了。”

之前顾姝拍戏几乎都用替身的事情,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公关现在急需她敬业的通稿来替她挽回舆论。

顾姝忍着气同意了。

“半个小时不行,最多十分钟啊。”

闻樱也不强求:“十分钟也行。”

但扎马步这种事情,别说十分钟,一分钟也要人命啊。

顾姝平时保持身材全靠节食,运动是半点都不沾的,闻樱给她指导了标准的扎马步姿势之后,过了一分钟,她就感觉这腿不是她的腿了。

“练上了啊。”刚跟导演聊完的段制片人过来看,“你们这准备扎多久的马步啊?”

顾姝保持着固定姿势,累得腿肚子发抖。

闻樱神态轻松地答:“十分钟吧,段老师放心,动作我已经熟悉过了,开拍之前肯定能教好。”

段制片人满意地点头:

“对了,刚刚你朋友的经纪人把那个徐晚晚的表演片段发给我了,很不错。”

闻樱笑眼弯弯。

那边闻樱和制片人谈得愉快,这边的顾姝已经汗流浃背,腿酸得仿佛失去知觉。

坚持了五分钟,顾姝支撑不住,站了起来。

段制片人冷眼望了过去:

“不行?不行就还是让替身上吧,反正你也用惯了。”

顾姝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已经鲜少需要看人脸色行事,然而这个又不同,现在是她有求于人,希望靠拍这部戏立个敬业人设。

不仅通稿要有,这些制片人导演,对外也要口径一致,要说她武打戏都是亲自上的。

于是满肚子气顾姝僵着个脸,缓缓地又蹲了回去。

原本以前用替身用得好好的,这些破观众瞎几把叫什么叫,害得她现在又不能轧戏又不能用替身,真是屁事多。

顾姝在心里骂骂咧咧,好不容易挨过了扎马步,没想到更绝望的事情还在后面。

“你当我杂技演员呢?这怎么可能完成??”

“练……练二十次?你疯了吧!”

“我不要摔跤,我明天还要去给品牌站台,摔出伤你能负责吗?”

闻樱也没强求,反正段制片人让她帮忙的她没敷衍,老老实实教了,至于顾姝愿不愿意好好练,这就不在她的工作范围内了。

她的助理在旁边劝了半天,就差跪地上求她了,这才好说歹说没让她撂挑子。

开拍后顾姝上场,居然没像导演设想得那么糟糕,两边就过了。

导演感谢地对闻樱说:

“这次多亏了闻樱,要不是闻小姐太忙了,我真想重金请你过来我们剧组当武术指导。”

其余工作人员也纷纷附和。

“真的好厉害啊,这才一个小时就教会了。”

“听隔壁剧组说闻樱自己的打戏就拍得特别好,阎导都夸呢。”

“上次她那个综艺我也看了,徒手打断木人桩,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而辛辛苦苦被折磨了一个小时的顾姝:

???最该被夸的人难道不是她吗??动作是她亲身上阵完成的好吗???

闻樱倒是又得名又得利,开开心心地走了,收工后的顾姝怎么想怎么憋屈,回酒店之后把今天的事原原本本的跟尹佳禾说了一遍。

“……你说这闻樱看着挺清纯的,没看出来心机挺深啊?”顾姝这口气没出,堵得心里难受,“有了点小名气就飘了,她要是再有点真作品,那不是我都要拿去给她垫脚了?”

电话那头的尹佳禾温柔安慰她:“姝姐别生气,跟新人计较什么?她才进圈几年,不懂尊敬前辈,今后有她苦头吃呢。”

“呵,那还真不一定,今天她教我这一个小时,哄得段意涛直接许诺给了她一个试镜的机会,这手段可跟一般小新人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尹佳禾有些意外:“她要去试镜?”

“倒不是给自己要的,给那个徐晚晚,就是演《破风》火了的那个……”

尹佳禾一向心细,挂了电话后,她左思右想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上次在餐厅碰见她和徐晚晚还有两个练习生在一起,看闻樱那个样子,似乎是给他们饯行似的。

但一个公司的艺人,就算关系好到一起聚餐,也很少有好到帮对方拿资源的吧?

尹佳禾记着这件事,第二天给闻樱的前经纪人纪昀打了电话。

“她当然要帮着徐晚晚。”纪昀语带嘲讽,“她接手了柏华那个烂摊子,要是不捧人起来,那不是赔得倾家荡产啊?”

尹佳禾啊了一声。

难怪她对徐晚晚这么尽心尽力,原来她是柏华的老板啊。

“……柏华的那两个练习生,据说在节目里表现得挺好的?”尹佳禾脑子转得很快,“纪姐可要小心了,听说樱桃娱乐的七个练习生,除了队长之外,出道都有点悬?”

纪昀沉默不语。

“如果能让柏华那两个人腾出位子来,后面的起码能再多进一个人吧……”

尹佳禾温柔的语句宛如魔鬼的低语,一声声在纪昀耳边回荡。

说实话,要是一点都没想过这种事情,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想归想,实际行动又是另一回事了。

“怎么腾位置?”

尹佳禾微微一笑:

“这个圈子里,少有人的背景是清清白白的,就算真的清白,也可以捏造假消息,等澄清的时候,这个比赛已经结束了,谁在乎真相如何?”

她暂时没有找到对闻樱下手的突破口。

但既然闻樱是柏华的老板,那么让她精心培养的艺人付之一炬,想必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吧。

*

《明烛天南》的剧本里面,闻樱也并非只有打戏。

这一场正好拍她和男主角傅知非的重逢。

流放途中的傅知非被受了委托的女匪劫下,原本说好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女匪却见傅知非样貌出众,竟把人扣下要做压寨夫君。

闻樱扮演的角色一路跟随,得知消息后毅然孤身入寨,营救傅知非。

她将傅知非救出后,两人有一场简短的对话。

“孟老说你是无家可归的哑女,是吗?”

顾望东饰演的傅知非在烛火下望着她。

年轻时的顾望东样貌英俊,出道时还因为长得过于偶像派而被质疑实力。

如今年过四十,不仅没有变成啤酒肚中年老男人,反而因为常年健身的缘故,而格外有成熟男人的韵味。

也正因如此,他的目光相当有压迫感,哪怕是温柔相望,也会令闻樱脑子一片空白。

这个时候,闻樱就很庆幸她没有台词了。

她点了点头,没有答话。

事实上,她并不是哑巴,她只是怕被傅知非认出来才装作说不了话。

“你可有名字?”

她迟疑半响,小心翼翼地牵过傅知非的衣袖,后者也心领神会地摊开手心。

少女在他掌心里写下了一个字。

这是她尚在家中时的小字,除了女眷之外无人知晓。

傅知非垂眸淡笑,缓缓合拢掌心。

“你既愿意作为侍卫护我周全,从今以后,我便给你一个新名字,叫莺奴如何?”

她的双眸亮晶晶地,闪烁着少女的雀跃。

按照民间习俗,只有给亲近的人取小名时才会称奴,宋武帝小名寄奴,李白的女儿小名明月奴。

而从今日开始,她就是他的莺奴了。

“卡——过了。”

场记打板,演员出戏,这个片段就算过了。

“闻樱,过来一下。”

准备收工的时候,阎导把闻樱叫了过去。

“阎导。”闻樱还没换戏服,匆忙跑了过来。

阎嘉学拿着日程表给她看:“下次你来,改拍傅知非死了这里,知道吧?”

正常拍摄的顺序和成片播出时的顺序不同,所以拍完傅知非死了之后,后面还会有莺奴和傅知非提亲初见的场景。

“你现在这个状态,打戏我是放心的,其余的地方,多拍两遍也凑合。”

阎嘉学的点评相当无情。

其实闻樱都觉得自己已经发挥得很好了。

“但下一场戏不太好拍,明白吧,那个情感张力很大,所有人都死光了,你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所以到时候情绪推进,要想把情感烘托到那个顶峰,就得看你哭的方式,懂我意思吗?”

闻樱其实脑子一片空白,但是答应得相当爽快。

“明白!没问题!我回去好好练习!”

阎嘉学看她的目光十分怀疑:“……好好努力吧。”

这个眼神把闻樱打击得够呛。

从片场离开之后,闻樱就又铆足了劲回柏华的练习室找表演老师练了几天。

成果相当不如人意。

表演老师:“你技巧都学会了,但光是个会流眼泪的机器有什么用?剧组缺你那点眼药水吗?”

闻樱万分难过。

回了陆家后闻樱消极的大吃大喝了一天,陆燃回家的时候见闻樱坐在沙发上一手炸鸡一手可乐,看着综艺笑得快喘不上气了。

“……你这是彻底自暴自弃了?”

佣人接过陆燃的西装外套,他朝沙发靠近的同时,闻樱头也不回地把炸鸡递过来。

“吃吗?”

陆燃冷漠拒绝:“健身期间不吃。”

闻樱咂舌:“你这不天天都在健身吗,那你的人生得失去多少乐趣啊。”

陆燃挑眉打量了她一下:“你就该吃?你上次上称之后哭着跟我说以后再也不吃高热量食物,这么快就忘了?”

闻樱面不改色,非常镇定:“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呵。”

陆燃瞥见了被闻樱翻得皱巴巴的剧本,随手打开看了一眼。

之前跟她聊天的时候,他就听闻樱说过了她在公司排练不顺的事情,暴躁地表示“这男主就是个中央空调死渣男啊!这他妈谁哭得出来”。

随便翻了翻,看到“傅知非送给莺奴发簪”“傅知非为沈寒舒挡刀”“傅知非温柔地为莺奴拭泪”等等,心想这好像确实有点渣。

“因为这个,所以你哭不出感情?”

闻樱点头:“对啊,他死了我哭什么?全剧我活到最后好吗?”

陆燃沉吟半响,提起了许久以前的一件事。

“你还记得在末世的时候,我受重伤的那一次吗?”

闻樱一怔。

她当然记得,那一次他们两人结伴去一家超市搜寻物资,恰好与一路人碰上,那时的陆燃刚刚进化出异能,还不太娴熟,他们俩差点死在当场。

“你那个时候,我记得哭得很带感情。”

那时的陆燃浑身都是血窟窿,怎么堵都堵不上,她束手无策地抱着他,身边没有一点药品。

她以为他要死了。

而陆燃虽然身受重伤,神智却意外的清醒。

他看着那个女孩如此无助地抱着他,努力地用干净的衣料堵住他不停流血的伤口,最开始还小声抽泣,后来干脆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也不怕招来丧尸。

“那当然啊。”闻樱咬了口炸鸡,低声道,“你死了,我那些罐头不就白白浪费了吗?我可不得伤伤心心的哭一场吗?”

她侧脸柔美,发丝柔顺地垂在肩头,微微颤动的纤长睫毛像小扇子一样。

陆燃不自觉放柔声音:

“那你拍戏的时候,我就勉为其难地允许你把那个渣男代入成我吧。”

闻樱转头怔愣地望向他。

“虽然好像对你有点残忍,不过我觉得这是最适合你的方法了。”

陆燃伸手揉揉她的小脑袋瓜,在她耳边低语。

“当然,演完之后你要记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陆燃发誓,如果他还能活下去,如果他还能在她身边守护她。

他一定一定,绝不会再让她这样担惊受怕。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都会倾尽全力,护她安稳。

几天后的闻樱奔赴片场,在阎导的心惊胆战中开拍那场死别的戏份。

然而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是——

闻樱贡献了她演戏生涯中的高光时刻。

她漫长的练习,令量变累积成质变。

那一场戏,是一遍过的。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取的其他id也出现啦~

虽然完结还早但我现在就在想番外写什么了……一定要写樱樱和崽崽在末世的小故事……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夜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彩色狗 20瓶;心狠手辣李汉美、骄阳 3瓶;西西早 2瓶;海里小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秀色农家 我在动物世界玩逃生 娱乐圈大了啥人都有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良辰讵可待 反派戏精[重生] 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 欲望乡村2 天敌饲养指南 你是我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