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闻樱长这么大, 还真是头一次见下雪。

她生在湿热的南方, 一年四季并不分明,夏天热得跟大蒸笼,冬天冷得宛如魔法攻击。

之前拍综艺的时候她才头一次见到冻起来的水面,当时看到她这么兴奋的裴遇宁就说, C市的初雪应该快到了,到时候地面会有积雪,可以堆雪人打雪仗。

积雪哎!

堆雪人打雪仗哎!!

闻樱看着目前还落地即溶的雪花, 脑子里已经开始畅想要怎么在雪地上打滚了。

晚上十二点到家的陆燃,正要轻手轻脚推门而入时,却发现里面的闻樱压根就没睡觉。

她趴在窗边满脸雀跃地望着窗外夜色, 哈气在玻璃上晕出一小片雾, 而她双眼亮晶晶地,盯着外面的雪夜一动不动。

陆燃这才想起来,好像闻樱是跟她说过她没见过雪的。

“你是不是在发烧?”

陆燃靠近了,看见她脸上有不太自然的潮红, 伸手要摸她额头。

闻樱灵巧避开, 引开话题:

“外面下雪了哎!明天是不是就有积雪啦?”

迎上她亮晶晶的双眼,陆燃面无表情地提醒她:“说不定, 但你要是发烧, 我保证你只能在屋里坐着看雪。”

闻樱的笑脸顿时垮下来:

“我没病,我明天就是要看雪!”

闻樱疯狂地避开陆燃探过来的手,然而陆燃也不可能就让她这么逃过去。

她要往被窝里缩,陆燃就反手从后面扣住她的手腕, 她想借力掀翻他,陆燃就直接将她按在床上,靠着上半身的重量令她毫无反抗之力。

“呜呜呜呜我没发烧……”

眼看反抗不过的闻樱开始耍赖了。

她趴在床上,侧着脸愤怒地回望他,上半身动弹不得,两条腿就开始不服气地在床上乱摔。

然而她这点力气对陆燃而言并不构成威胁,不仅算不上威胁,她被他压着乱动的时候,领口略宽的睡衣还滑到了肩头。

他眼眸深深,喉间轻轻滚动了一下。

“别乱动。”他伸手摸了摸闻樱的额头,温度确实有些烫手,“你发烧了,起来吃药。”

闻樱把头埋进被子里生气地呜呜几声。

陆燃觉得又好笑又可爱,松开她后在她头顶落下一吻。

“吃了药好好睡一觉,明天要是退烧了,就允许你出去玩。”

闻樱这才从被子里抬起头,半信半疑地问:“……真的?”

陆燃忽然发现,来到这个世界后的闻樱似乎在改变着。

以前她从来不会对自己这么撒娇耍赖,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坚定而温柔的,哪怕看上去柔弱,也有着远超年龄的成熟。

一个不觉得自己有所依靠的人,是不会有安全感,也不会撒娇耍赖的。

他目光轻柔,摸摸她乱蓬蓬的头。

“真的。”

说完,陆燃起身去给她拿药。

恐怕她自己都没发现,她已经开始渐渐向他敞开心胸。

迟早有一日,他会让她习惯他的存在。

她会以一个伴侣的身份,像个小孩子一样依赖他。

*

周末的陆燃难得休假半天,中午结束了工作之后早早回家。

闻樱以为他回来会第一时间问她有没有退烧,没想到他头一个问的是张姨:

“她中午吃了多少?”

张姨笑眯眯答:“吃了三碗,还喝了一碗酸奶。”

陆燃似笑非笑地看向一旁的闻樱,挑眉:“那还是没退烧,退烧了起码四碗吧?”

闻樱:“……我感觉你在侮辱我。”

陆燃不置可否,问他公司的艺人大概几点过来。

昨晚闻樱跟陆燃提起过这件事,这是陆燃的家,自己邀请客人当然有必要跟他提一下。

陆燃的态度随和,虽然他性格并不喜欢热闹,但对于闻樱带自己的朋友来家里玩并没有任何意见,反而表示家里的视听室、健身房、台球室等等,他们都可以随便使用。

闻樱倒不打算真在陆燃家这么疯玩。

她只对火锅和窗外的积雪有兴趣。

徐晚晚一行人约定好下午三点在公司碰头,再一起打车过去。

一碰面,裴遇宁就问:“你们都准备了什么礼物?”

徐晚晚老老实实掏出一瓶香槟,这一瓶粉红香槟五位数的价格,她自己是舍不得喝的,也就是送闻樱她才舍得买。

而裴遇宁自己带了一盒价格同样不菲的红茶,他见闻樱有喝红茶的习惯,之前就默默记下了。

而沈萤河两手空空,发现这两人背着他都准备得体体面面,顿时睁大眼:

“靠!你们怎么都准备了?”

严格来说,虽然现在都在公司内接受培训,但徐晚晚刚出演了大热剧《破风》,裴遇宁因综艺《绿野的村民》也算小有名气。

这两人都已经正式出道,虽然片酬赚得不多,但也放在一般人之中也不算少了。

而沈萤河——

离家出走身无分文。

练习生工资一个月四千。

年轻力壮饭量惊人。

沈萤河:“……我不去了,你们自己去吧。”

穷人不配去白富美老板家蹭饭:)

当然,最后在徐晚晚和裴遇宁的劝说之下,沈萤河还是留在了车上,不过还是先绕道去了百货商场,逛了一圈,在店里重金购入了一个大碗。

“看我干嘛?”沈萤河迎上两人一言难尽的神色,理直气壮道,“我这礼物难道不是最实际的吗?”

换成其他女孩难说,不过如果是闻樱的话……

这个一口气能装三碗饭的漂亮瓷碗,说不定真能讨她欢心。

然而按照闻樱给的地址打车去时,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庄园豪宅惊呆了。

“……我还在国内吗?”裴遇宁觉得自己仿佛在地广人稀的国外。

徐晚晚更震惊:“……C市的房子……还有这么大的吗?”

C市房价名列全国前三,外环房价都是三万起步,内环更是能飙到十几万。

而眼前的豪宅目测光是花园就有一百多平,裴遇宁刚刚眺望了一下,后面仿佛还有一个私人停机坪。

“这太夸张了。”裴遇宁木着脸,“原来偶像剧里的庄园豪宅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徐晚晚张着嘴呆呆道:

“我之前还想过做私人飞机也是要停机场的,原来……买得起私人飞机的家里也会有私人停机坪啊……”

沈萤河掐指一算这个庄园的价值,心里顿时轻松不少。

总之是个以亿为单位的数字,对他而言跟几百万几千万没什么区别。

因为反正他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又因为这个,沈萤河提着一千左右的礼物,也没觉得自己寒酸了。

有钱人看一千跟一万,估计也是没什么区别的吧。

迎接他们进来的是陆家的女管家。

陆家上下一共有十名佣人,张姨管着厨房,而这位则管着所有内务。

她接了闻樱的吩咐出来迎他们入内,见裴遇宁他们有些束手束脚,很能察言观色的给他们讲了一下晚饭的安排。

“……小陆太太已经吩咐了,晚饭我们安排了简单的火锅,如果到时候时间过晚,家里也准备了房间,你们随时可以入住……”

沈萤河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等会儿?小陆太太是……?”

女管家笑容亲切地解释:

“就是闻樱闻小姐,我们家中上下都惯用这个称呼了。”

三人面面相觑,同时在脑海里捋了捋这个关系。

小陆太太是闻樱。

那么必然有个小陆先生了。

而闻樱是有个他们都见过的男朋友的。

总结起来,他们的结论就是——

已婚的闻樱还在外面包了个小白脸!

裴遇宁心情复杂:“这、这不太好吧……”

他见了闻樱的男朋友见了好几次,确实长得过于出众,但人家气质一点也不像小白脸啊。

徐晚晚内心又是一阵崇敬:“老板好厉害啊,等我有钱了,我也想……”

两道视线齐刷刷地落在她身上,徐晚晚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

她心里早就把闻樱当成女神看待了。

女神做什么当然都是对的。

沈萤河对这个猜测有所保留,但他明显心里更抵触闻樱隐婚的这个可能性。

一路在心里宽慰自己“闻樱就是包养小白脸了”的他,刚跨进门,这个想法就被无情地打破了。

“你们来得挺早啊。”披着披肩,穿着雾蓝色睡裙的闻樱站在玄关,“还带了礼物,这么客气?”

他们寒暄几句,怀揣着好奇心跟着闻樱往里走。

刚一进去,就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陆燃。

佣人安静地递上一杯咖啡给他:“小陆先生,您的咖啡。”

陆燃示意佣人放在一边,起身过来跟他们一一握手。

“之前没有正式打过招呼,你们好。”陆燃一一扫过众人神色各异的面孔,露出浅淡的得体笑容,“我是陆燃,闻樱的丈夫。”

舒服。

终于能让他堂堂正正地,报出自己的名分了!

而与内心雀跃的陆燃相比,这三人宛如晴天霹雳,不敢置信地齐齐望向闻樱,异口同声:

“你结婚了!??”

她才二十一!

正当红的女明星!

居然背着所有人偷偷摸摸隐婚了???

闻樱耸肩:“没错,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你们不用太在意,也不要对外说就行。”

陆燃挑了挑眉:“这笑话讲得不错。”

闻樱嘿嘿一笑,试图敷衍过去,拉着那边还愣着的三人过去玩了。

徐晚晚头一个举手表示想参观这里的房间,裴遇宁紧接着附和,沈萤河跟陆燃对视了一眼,很不服气地冷哼一声撇开了头。

陆燃不是闻樱那种在感情上少根筋的白痴。

他一眼就能看出,沈萤河对闻樱存在着一些淡淡的好感,虽然可能他自己都不太能清晰的意识到,但他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不过陆燃气定神闲,完全不担心沈萤河对他的威胁性。

闻樱那种性格,只会把他当弟弟看。

各种意义上的弟弟。

陪几个客人去参观宅子,当然免不了去看漂亮的花园,以及宽敞的停机坪。

闻樱乖乖巧巧地量了体温,期待地等待着陆燃的读数。

“37.5度。”陆燃睨了她一眼,“勉强吧,但是必须穿厚一点。”

闻樱并不担心:“刚刚大病初愈的人是会有防护罩的,不会那么容易再复发,你还是担心担心你有没有被我传染吧。”

陆燃颇有些得意地略抬下颌:

“不好意思,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感冒过。”

闻樱:“……你可能是什么外星人吧,真的,好好去医院查查。”

“……玩你的雪去,愚蠢的南方人。”

昨天下了一夜的大雪,今早起来的时候,闻樱就见家里的花园积了厚厚的一层雪。

脚踩上去会发出飒飒的细小响声,一脚深一脚浅的,像堆积起来的光滑盐粒。

闻樱拉着徐晚晚的手小心翼翼地踩雪,看着自己的脚印印在雪白的积雪上,她跟个小朋友一样夸张地叫起来:

“哇!!雪真的好软啊!!!还有点点滑哎!!!”

徐晚晚是在场唯一闻樱的脑残粉,见闻樱这样大惊小怪,她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就觉得特别可爱。

“明天估计还会下大雪的,到时候把雪扫一扫就不会滑了。”

闻樱:“!!为什么要扫雪?踩雪这么好玩,扫了岂不是暴殄天物?”

一旁的两个北方人:??第一次看雪都这么真实的吗???

花园里一片茫茫白色,积雪大约有十厘米深,有些地方佣人已经扫了一小堆的雪,清出了道路。

裴遇宁见闻樱他们还在踩雪玩,心中一动,偷偷摸摸捏了个小雪球朝闻樱砸过去。

拳头大小的雪球捏得松松的,刚砸在人身上就散成了白雾一样的雪沫。

穿着厚厚羽绒服的闻樱还没反应过来,半响才转过身望着裴遇宁,裴遇宁以为她要生气,没想到她张了张嘴,说出口的是——

“哇……这就是传说中的打雪仗吗……”

沈萤河:……愚蠢的南方人言论也请适可而止吧。

大约见闻樱似乎是头一次看雪,他们对此颇为怜惜,四个人便真的打起了雪仗。

C市虽然是北方,但并不算特别北,因此打雪仗的方式还是很斯文的。

沈萤河心黑一点,雪球捏得挺实,徐晚晚从小也是打雪仗的一把好手,就只有裴遇宁顾忌着闻樱头一次打雪仗,可能会吃亏,所以一路帮着闻樱。

但隔了一会儿,裴遇宁忽然发现闻樱不见踪影了。

“樱樱,你在干什么呢?”

裴遇宁一边一对二,一边冲蹲地上不知道干什么的闻樱喊了一声。

闻樱起身的时候他才看清她刚刚蹲一边干什么了。

“……樱樱。”他严肃道,“你这个要是扔过去,他俩会被你砸死的。”

抱着一个比脑袋还大的雪球的闻樱茫然地啊了一声。

沈萤河一脸惊悚:“你干嘛!刚刚不就砸了你一下吗!你这是要我们死啊!”

徐晚晚也惊呆了:“老板我错啦!我跟你是一头的!我帮你砸沈萤河!”

闻樱捏半天才捏了这么大一个雪球,当然不会浪费,拎起来就是一个灌篮般的极限臂力,在屋里透过落地窗看着的陆燃,就见一个巨大的雪球砸在了沈萤河身上。

砸倒在雪堆里的沈萤河,唯一的想法就是——

还好她手下留情没捏实,否则他可能要被一个雪球当场砸死。

陆燃原本担心她刚刚退烧会不会累着,但见闻樱玩得开心,也就没有第一时间阻止。

等她玩了差不多一刻钟,估摸着应该玩得大汗淋淋,陆燃才披上外套步入花园,准备让闻樱差不多可以回屋了。

然而刚刚靠近,就见闻樱随手一个比头还大的雪球从天而降——

砸在了他锃亮的皮鞋上。

四人瞩目。

裴遇宁、沈萤河和徐晚晚三人倒吸一口气。

别看他们,不是他们干的啊。

陆燃的视线落在了闻樱的脸上。

闻樱正玩得开心,脸颊泛着淡淡绯色,气喘吁吁地望着他。

她还没回过神,转向他的时候,眼里还带着雀跃的光。

陆燃动了动,抖掉了砸在鞋面上的一大堆雪。

闻樱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完了,砸着陆燃了,他肯定要生气了。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气氛尴尬得有些难以呼吸。

“……阿然,那个我……”

陆燃忽然转身蹲下,闻樱还没明白他想要干什么。

下一秒,一个跟她刚刚那个差不多的雪球以更快地速度朝她飞了过来,直接砸到她怀里,溅起的雪沫飞得满天都是,吸进鼻腔里冰冰凉凉的,让她一瞬间就清醒过来了。

其他三人也终于回过神来。

“救命啊陆先生!快来帮我们!!!”裴遇宁头一个跟陆燃站在了一起。

沈萤河和徐晚晚毫不犹豫地跟闻樱站了一队。

“好呀你居然敢砸我!!”闻樱回过神来立刻拢了一大捧雪,“陆燃我今天就要把你埋雪里面清醒一下!!”

陆燃长身玉立,站在雪中从容镇静地捧着一个雪球直接朝沈萤河砸了过去。

呵。

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闻樱见己方队友被攻击,也立刻做出了猛烈回击,他们这边三个人,陆燃那边两个人,居然一时间还让陆燃他们占了上风。

闻樱的好胜心一上头,雪球从个头巨大,转而变成了分量越来越重。

她不冲雪地摔了好几次的裴遇宁去,专门冲着陆燃砸。

陆燃自然不可能被她砸中,他也把雪球捏得更实,不过怕真砸着闻樱,他捏得很小,砸着也不会伤到。

到了最后,两人已经不是普通人的打雪仗了。

沈萤河望着两人手里已经快捏成冰球的东西,看着场上那两个以非常人速度进行避闪和攻击的人,已经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了。

躲到一边徐晚晚认真地指了指闻樱手里的球:

“被那个砸到,我觉得会死。”

沈萤河也严肃地点点头:“我也觉得。”

死当然不至于,但是普通情侣或是夫妇,打雪仗都是**氛围的吧?

怎么他们感觉,这两个都仿佛是冲着要对方的命去的呢??

闻樱:“不许你躲开!!去死!!!”

陆燃:“呵,做梦。”

……好了不是仿佛,这两个就是想让对方死。

跟陆燃一队的裴遇宁见陆燃半天也没真的打中闻樱,没报什么希望的随手朝闻樱扔了个雪球。

闻樱忙于躲避陆燃,一时疏忽,被裴遇宁砸了个正着。

满头是雪的闻樱愣了几秒,愤怒地抖了抖头上的雪。

“裴遇宁!”

被点名的裴遇宁慌张后退:“我……我那个……”

还没等他转身逃跑,一个实心雪球就砸在了他脚边。

始作俑者掂着手里剩下的雪球,似笑非笑地望着裴遇宁:

“刚刚那下,准头挺好啊。”

裴遇宁有种窒息般的惊悚感。

“……陆先生,我俩一队的……”

“不好意思。”陆燃拿起一个雪球,弯唇笑得残忍,“我投敌了。”

之后陆燃的单方面屠杀过于血腥,徐晚晚每每回忆起,都忍不住给裴遇宁点个蜡。

好惨一哥们啊。

*

聚餐之后,日子也离选秀节目的开播越来越近了。

沈萤河和裴遇宁一天都不敢懈怠,时常在练习室待到凌晨两点,第二天八点又准时从宿舍出门赶往公司。

闻樱盯了几天编剧计划的进展,回过神才发现这俩过于拼命,一个月全都瘦了十斤左右。

闻樱想了想,决定在参加这个为期三个月的全封闭节目之前,带他们去本地最高级的餐厅吃顿好的。

对此,裴遇宁感慨:

“……这顿真像上断头台前的最后一餐啊。”

闻樱一听当场就要又带他们吃一顿海底捞拉倒。

沈萤河劝住了她,指责裴遇宁:“难得她大方一次,你捣什么乱呢?”

最后闻樱让陆燃帮她预定了一家C市新开的米其林餐厅,据说开业以来客流量爆满,普通有钱人未必能预定上。

闻樱捎带上徐晚晚和筱欢,五人一起去了餐厅践行。

有预约的他们一路畅通无阻,顺利的在高峰期落座整个餐厅的最佳位置。

徐晚晚看着外面堵成一片的排队区,夸赞:“老板娘就是厉害!”

……老板娘?

闻樱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是在说陆燃。

“你记得别在他面前嘴瓢了啊,否则你会被封杀的,小老弟。”

一众人嘻嘻哈哈翻着菜单准备狠狠敲闻樱一笔,然而筱欢无意间抬眼一望,忽然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樱樱,你看……”

顺着筱欢的视线,闻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人。

正是纪昀和她挖走的那几个白眼狼练习生。

还不止是他们几个,里面还有个闻樱意想不到的身影。

是尹佳禾。

作者有话要说:本南方人真的没有打过雪仗,露出羡慕的眼神1551

这章依然掉落50个红包,大家久等啦!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竹唧 20瓶;珺瑶、一朵朵~、木鱼 2瓶;墨三少爷、发财吧、兔界老大哥、苏姐姐的小男友、萌萌的呱呱、南方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热门: 怎么追男孩子 绒球球入职冥府后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不限时营业 奸佞养成簿 长梦留痕 地球上线(地球上线原著小说) 超时空垃圾站 山月不知心底事 重生后我和前女友结婚了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