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投资方在场的节目组反应迅速。

从水里捞起来的闻樱并没有受伤, 因为那条结冰的小溪水深不过腰, 闻樱虽然不会游泳,但摔进去之后也只是呛了几口水。

最主要的问题是现在温度在零下几度,所有人都担心闻樱掉下去之后会冻病。

被捞起来的闻樱刚一上岸,助理就接过她换下来的湿羽绒服, 给她披上了干净的新衣服。

带着口罩的陆燃并没有离开, 导演暂时不明白他是个什么意思。

组里先派了车送闻樱回竹屋换衣服洗澡, 也让节目组的随行医生坐另一辆车跟着回去。

节目原本就已经快录制到了尾声,在闻樱出了意外之后, 她的直播间录制暂停, 剩下的裴遇宁去找沈家辉他们继续录制。

坐在车上时, 副驾驶的导演跟陆燃谈竹屋那边的拍摄问题。

“……那边的摄像头要全都停掉吗?”

陆燃还没开口, 闻樱先打断:“不用,我回去调整一下,晚上可以继续拍摄。”

闻樱脸色发白,嘴唇隐隐泛紫。

她贴身的衣服全都湿透了。

“闻樱。”陆燃皱眉。

她按着陆燃的手背,指尖凉得没有一丝温度。

“继续拍。”

车内氛围有些僵持。

“这……闻小姐这确实敬业。”导演又看了看陆燃,“陆总说的话也有道理,还有一会儿才到,大家好好商量一下……”

闻樱吸了吸鼻子:“不是敬业,基本而已。”

掉冰窟窿里是她的过失,不能让她这边停工,耽误节目组的进度。

闻樱不喜欢背后被人议论成拖后腿的。

陆燃见状皱起眉,似乎想要阻止她。

然而闻樱却已经猜到他的打算, 立刻开始假装虚弱的望着他:

“冷。”

她连撒娇都撒得敷衍,假装可怜的眨眨眼就想敷衍过去。

陆燃看穿了她的小心机,却也心甘情愿地往她设下的陷阱里踩。

他收拢双臂,将她冷得微颤的身躯拥得更紧。

“开快一点。”

节目组和闻樱一行人几乎同时抵达竹屋,第一件事就是让闻樱换衣服洗澡,陆燃帮不上忙,便让助理扶着闻樱进去。

导演见陆燃默不作声,显然也是认可了拍摄工作,转过头招呼了一下,跟拍闻樱的摄像也跟着一路拍到了进屋。

镜头之外的陆燃在楼下等了一会儿,助理给闻樱准备好干爽的衣服后下了楼。

她听经纪人提起过陆燃,说是闻樱的未婚夫,闻樱不打算现在就公布她和陆燃的关系,因此她来公司的时候还签了保密合同。

“樱樱已经去洗澡了,感冒冲剂我也给她准备好了,待会儿她洗完澡我会监督她吃药,导演组那边商量的结果是让樱樱休息一个小时再拍……您觉得怎么样呢?”

小助理战战兢兢地跟陆燃报告道。

她只知道陆燃是盛悦的总裁,千亿级别的家世,但亲眼见到才发现,这样一个仅凭家世就足够优秀的人,似乎样貌也格外出众。

小助理好奇地想仔细看清口罩下的半张脸,然而陆燃却出声打断了她。

“嗯,我知道了。”

叶特助安排人取来了替换的衣物。

陆燃将闻樱捞起来的时候,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湿了大半,直到刚才他才想起来他也该换衣服。

“你去照顾她吧,有什么情况随时通知我。”

看着小助理上楼之后,陆燃掏出手机准备替闻樱看看目前的舆论动向。

他记得就在闻樱落水的时候,直播还仍处于进行之中。

果不其然。

#闻樱落水#这个话题已经以飞快的速度登上了热搜榜前排。

陆燃在点开之前其实已经有了大致猜测,这事虽然是个意外,但说到底闻樱还是不应该轻易深入没冻结实的水面。

他以为闻樱会挨骂。

然而——

【我的妈啊这是什么神仙颜值!这小哥只露半张脸为什么都这么绝!!】

【动图来了!一秒冲刺三秒滑行两秒捞人!这电影一样的场面简直魔幻!】

【要不是直拍画面我真的以为是剪辑特效……】

【三秒钟,我要这个小哥的所有资料】

【大家品一品这个女人,平时好看就算了,怎么掉冰窟窿里还能跟上岸的小美人鱼一样???】

【啊啊啊这个被抱着上岸的画面也太美了吧!!!跪求导演组出个高清大图!!!】

【?闻樱粉这么冷漠吗??真没人关注一下爱豆有没有冻着??】

【反手就是一个樱妹徒手打断木人桩gif图给你】

事实证明,只要情节够刺激,颜值够高,杠精就追不上你。

陆燃见大家对他也颇为好奇,本以为会有不少人猜测一下他的身份。

然而翻了半天微博评论,陆燃只看到混杂在土拨鼠尖叫里的寥寥几条议论。

【……难道就我一个好奇这小哥是什么身份吗?】

底下数十条回复,口径出奇的一致。

【除了保镖或者工作人员还能是啥?】

【小朋友,少看点ok?别瞎传不存在的绯闻】

【能以这个速度赶到的还能是男朋友?】

【虽然乍一看挺有霸道总裁的酷劲,但霸总怎么可能打扮成这样?】

陆燃最后一条评论,微抬下颌,半响拿自己的小号回复道:

【说不定是来探班的丈夫呢?】

几秒后,一波粉丝气势汹汹杀来。

【哪来的野鸡在这里造谣?我们樱妹才二十一岁不到好吗??】

【?这是哪里的反装忠?看你微博装得挺有模有样啊】

【我本以为说是男朋友就已经够奇葩了,没想到黑子还有这种思路】

上个月才跟闻樱领证的正牌丈夫陆燃:……???

陆燃在外从来说一不二,少有人敢这么反驳他,此时被一群护犊子的小姑娘围在一起喷,居然还有点措手不及。

不过他也知道这些人都是为了保护闻樱。

她才刚刚洗白之前的黑料,挽回了不少路人缘,如果突然冒出个已婚消息,尤其是跟他的已婚消息,舆论又不知道会歪曲成什么样子。

陆燃心情平静的放下手机。

你喷任你喷。

反正你们吹的小仙女,是他的夫人。

*

闻樱缓过劲之后又继续投入了拍摄。

沈家辉等人知道闻樱落水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外面的任务之后赶了回来。

“你们回来啦。”

几人刚在竹屋里找了一圈没见人影,反而是闻樱从门外进来。

沈家辉问:“你不是掉水里了吗?怎么又出去了?身体好点没?”

闻樱手里提着什么东西进来,把院子的门掩好。

她笑眯眯地答:

“呛了几口水而已,没问题的,我又不是宁哥。”

莫名被cue的裴遇宁:“???”

顾望东注意到她手里的篮子,便问:“你提的是什么?”

说起这个,闻樱笑得更开心了。

她扯掉篮子上盖着的碎花布,提起来给所有人看。

“刚宰的鸭!我救下来的那只!”

所有人:…………你就是为这个跑去救人家的???

裴遇宁想到刚刚还活蹦乱跳的鸭子,待会儿就要去油锅里活蹦乱跳了,一时间心情复杂。

“樱樱你还会杀鸭啊?”裴遇宁摸了摸后脑勺,有点惭愧,“我连鱼都不敢杀。”

闻樱当然会杀鸭。

如果条件允许,她还可以给他表演一个一刀切丧尸。

然而她想了想,自己好歹是个年纪轻轻的女明星,打拳就算了,再会杀鸡杀鸭的,好像有点太残忍了点。

所以她让节目组问清这只鸭是哪户人家的,买下之后顺手让人家帮她宰了。

所以提起这件事时她放轻声音,故作温柔:

“鸭鸭这么可爱,我怎么敢亲手杀它呢?”

裴遇宁:“……你知道你现在脸上写着什么吗?”

闻樱:“什么?”

裴遇宁一本正经:“弱小,可怜,但能吃。”

四人一起凑在灶台边,手忙脚乱地做了一盘姜爆鸭。

不止好吃,顺便还能给闻樱驱寒。

众人吃饱饭躺在院子摇椅上日常看星星闲聊时,顾望东忽然提了一嘴:

“……真的,我觉得樱樱可以去认真学学咏春拳,我的师父虽然不在拳馆教学生了,但我给你引荐引荐,你这种资历的他肯定愿意收。”

顾望东这个承诺,外行人或许不知道有多珍贵,但是学拳之人都知道他这句话的分量。

他年轻的时候,曾获世界武术锦标赛的冠军。

他的师父,自然是整个国内最厉害的武术大师。

闻樱若有所思,其实有几分心动。

“那学好了,您说能当个武术指导不?”

顾望东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半响失笑。

“你这傻孩子……别说武术指导,你要是真学好了,都能代表中国参加世界武术锦标赛,那是为国争光。”

顾望东没说的是,在国内这个贬低明星的大环境内,她要是真能参加这种体育项目有点成绩,对于她社会地位的提升绝对不是一般的大。

这个想法在闻樱的脑海里种下了一个幼苗。

不过,现在的她事业才刚刚起步,连钱都没赚够,还没有功夫提升一下自己的社会地位。

拍摄结束后的闻樱回到了陆宅。

陆燃下午就被公司的一个临时会议叫了回去,到闻樱回家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

闻樱洗漱完躺床上犹豫了一分钟,到底要不要等陆燃回来再睡。

一分钟之后,她歪头睡得都打起了细小的鼾声。

披星戴月而归的陆燃推开房门见到的,就是侧卧在床上睡得香甜的闻樱。

她没盖被子,侧卧而眠,床上散落着她的笔记和书,手里正握着手机。

陆燃解开领带,把外套挂在了一旁,轻手轻脚地将床上的书都收好,最后又把手机从她手里轻轻抽出。

没上锁的屏幕忽然亮起,停留在聊天界面。

未发出去的【我等你回来】安静地待在输入框内。

陆燃看着那条信息看了许久。

这一晚,两人都睡得格外安详。

然而第二天早上醒来,闻樱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身体的沉重,浑身像被车轮碾压了一遍又一遍,每块骨头都跟灌了铅进去似的。

直到她挣扎着爬起来,想问陆燃是几点回来的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嗓子也哑了。

“你感冒了。”陆燃用了一个肯定句。

闻樱立刻否认。

她今天还要去公司办正事呢,要是被陆燃抓到真的病了,她说不定连这个门都出不去。

然而刚否认完,她就开始猛烈地咳嗽。

陆燃睨了她一眼。

“我的建议是,吃药,上床睡一觉,哪里都不要去。”

闻樱拒绝:“我的决定是,吃药,去公司工作,晚上再回来。”

“……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闻樱又补充,“如果你再劝我,我将会把你的劝告视为对我工作的不屑。”

闻樱相信如果是换成他自己感冒,他是绝不可能因此旷工的。

这顶帽子扣下来,陆燃放弃了最后的劝告。

两人在餐桌前静默片刻,陆燃最后还是提起了那个话题。

“昨天我出面救你的时候,被镜头拍进去了吧?”

陆燃表面严肃,内心却颇为期待。

都在镜头面前英雄救美一次了,也时候公布两人的关系了吧?

可以不公布他的家世背景,但说个在谈恋爱之类的,他觉得无伤大雅。

“哦。”闻樱轻描淡写地望着他,“你不用担心的,我跟公司商量过了,对外说你的保镖。”

……保镖??

陆燃眼中跳跃着的那点火苗咻地一下灭了。

闻樱察觉到他情绪有变,还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对这个身份有所不满。

“哎成大事者要不拘小节嘛,保镖怎么了?你哪怕真是保镖,也是保镖里最好看的那个!就你当时捞我出来的那一幕,节目组居然还真有高清图,我都快淹死了好不好……”

陆燃一听高清图,心头一动。

然而表面上他依旧神色高冷:

“呵,那小水沟也就半米,淹个小孩都够呛吧。”

闻樱板着脸:“什么半米,明明都淹过我头顶了好吗?”

闻樱一直争辩那小水沟的深度,硬是表示那小水沟起码两米。

最后是被不耐烦的陆燃推出去的。

看着闻樱上车走了,陆燃才掏出手机上微博搜了搜节目组的官微。

果然看到了高清图。

折射着耀眼日光的冰面上,肌肤雪白细腻的少女从水底湿漉漉地探出头,眼角泛着楚楚动人的绯色,有种苍白脆弱的极致美丽。

而俯身将她拥住的男人通身漆黑,口罩之上是一双深沉通透的眼眸,那双眼里仿佛只倒映着少女的身影,再无其他景色。

——以上来自两段微博热评。

陆燃默默存图,顺便给这位热评大佬点了个赞。

*

抵达公司的时候闻樱的感冒症状已经稍有缓解,但或许是因为吃了药的缘故还有些犯困。

助理给她冲了咖啡,抵达会议室的时候她稍微打起了些精神。

“闻老板。”

在会议室内等着闻樱的,正是拍摄了《破风》的许导。

目前《破风》已经播出完毕,平均收视率破一,从一开始只有炒作新闻、无流量明星的小电视剧,一跃成了年度黑马。

男女主角全都从没人认识的十八线小明星走到了公众视野里,尤其是女主角徐晚晚,也不知道是角色成就了她还是她成就了角色,她的热度几乎以势不可挡的速度,从去年年末延续到了今年年初。

徐晚晚的火是在公众视线中的。

而拍摄了如此成功的电视剧的许导,则在圈内名声大噪。

原本这对许导应该是一件好事,但相对的,找上门来的投资方和剧本都越来越不受控制。

投资方是更加有钱了,但想要他去拍的剧依然免不了极端商业化。

各种植入,各种塞关系户,他一个没有资金的导演,能做的其实还是跟以前一样有限。

就在这个时候,许导想到了闻樱。

她有眼光,有品位,更重要的是,她是个真正的投资人。

《破风》成功之后的经历让他明白,拥有一个能让他放手去做的投资方是多么难得。

“许导请坐。”闻樱在会议室内落座,“听说您有想和我保持长期合作的想法?”

她的笑容亲切,既不显得过于讨好,也不至于冷淡。

很典型的商人面孔。

这场谈话闻樱已经期待了很久,柏华作为一个单纯的艺人经纪公司很好,但这并不够。

虽然现在尚在起步阶段,但作为老板的闻樱必须要想得更加深远。

想要捧红艺人,资源是最大的竞争力。

外面的资源,闻樱要争。

而自己的资源,闻樱要去开拓。

“闻老板,我们已经有过一次愉快的合作,这次我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我们是否能达成长期的合作?”

“有多长期?”

许导很坦诚:

“至少五年以上的长期合作,因为柏华并没有专门的影视部门,所以我觉得五年已经能够体现我的诚意,我和我的团队你应该知道,虽然年轻,但在业内绝对也是一流水准。”

这个一流水准并不是他的夸张。

事实上,虽然她的第六感让她知道许导会是个有潜力的导演,但是当初投资《破风》之后,闻樱还是不放心的在剧组了解了一下具体情况。

许导的团队,有很多从国外取经过的年轻留学生。

甚至有人在好莱坞有过学习经历。

之所以会聚集在许导麾下,大约是因为他们都跟许导相似,有些理想主义的倾向。

“许导,你应该明白,《破风》之所以能成功,最大的功劳不是拍摄团队,不是主演,而是编剧。”

在没有穿书之前,闻樱对国外的电视剧制作要更了解一些。

和国内相比,国外的编剧地位相当高,一个编剧拥有选择演员的权利,编剧甚至有时身兼制作人投资方的身份。

可以说,剧的成败,从剧本诞生的一刻已经决定了大半。

至于拍摄团队和主演,只是在基石上雕琢而已。

闻樱也很坦然:“柏华没有影视部,也没人有这方面的关系,没有一个好编剧,就算是再好的团队和主演,都是空谈。”

许导显然没想到闻樱会有这样的觉悟。

按照国内大部分影视行业者的想法,共同的观念通常是:

主演要有流量,这样才有收视。

钱要砸够,这样画面才美。

至于剧情好不好看,逻辑通不通顺,谁在乎呢?

只要明星打扮得漂漂亮亮谈恋爱就行了。

许导年纪尚轻,在圈内也并没有多少熟悉的编剧,并且就他们这刚刚组建的小团队,也很少有编剧敢把好剧本交给他们。

《破风》已经是撞大运了。

“……那不如……搞一个编剧海选?”话一出口,许导也觉得有些夸张了,“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不一定是要海选一个绝世好编剧,我觉得……至少这是一个信号。”

闻樱挑眉:

“表明我们诚意的信号?”

“对。”

只要奖金砸够,让业内编剧看到他们重视剧本的诚意,这条路或许就能打通。

掌握了好的剧本,再加上优秀的团队和主演,他认为在影视行业站稳脚跟不是问题。

闻樱和许导就这样敲定了日后将影响整个影视行业的计划,并且雷厉风行的闻樱,也迅速地敲定了柏华即将新建一个影视部的计划。

启动资金正是闻樱的一亿元。

当老板的其中一个好处是,很多时候闻樱只需要把任务安排下去,影视部的设立有许导帮忙规划,而编剧计划有公司高层带人着手准备。

白天确立好这些计划之后,晚上闻樱又准时出现在排练室,跟着练习生和艺人一起上表演课。

徐晚晚依旧是表演课上最优秀的那一个,裴遇宁排第二,闻樱和沈萤河两人差得难舍难分,连表演课老师都不能断言究竟谁演技最差。

“……说起来,《破风》那么成功,公司都没办庆功宴啊。”

休息的间隙,沈萤河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裴遇宁顿时附和:“对啊!马上我们也要去参加选秀节目了,也应该践个行吧!”

就连徐晚晚也一脸期待地望着闻樱,试图搞个公司团建。

闻樱这日程表排得比总统还忙,哪儿来的时间团建。

“你们自己出去吃一顿吧,公司报销,我就不参与了。”

三人顿时反驳,表示闻樱必须在场,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最后还是裴遇宁灵光一现,来了一句:

“那不如我们就去樱樱家里吃个火锅怎么样?”

闻樱打了个哈欠:“我家有什么好去的……”

她虽然没有刻意隐瞒陆燃是她未婚夫,但也没告诉外人自己就住在陆家。

不过这三个人都是她忠诚的摇钱树,这个消息他们知道也没什么。

最后三人联手起哄半天,闻樱终于应下。

离开公司的时候,闻樱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了望天。

深蓝夜幕洋洋洒洒,大雪如鹅毛纷纷落下,覆盖万物。

C市的初雪来了。

作为一个南方人的闻樱站在原地呆了两秒,随后,司机听见了一声震耳欲聋地欢呼声在黑夜中回响——

“卧槽!!!!下雪了!!这他妈就是雪吗!!!!!”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校草必须每天吸我才能活命[穿书] 一纸忘情歌 只记花开不记年(末路情途)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黑化值清零中 人生何处不尴尬 岁月知长夏 不做软饭男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温香软玉:女人如玉中年大叔的玉石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