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程的路上, 闻樱在车上刷了会儿淘宝。

主要还是买了几本戏剧学院里的常用教材, 还有一些戏剧相关的理论书籍,另外还整理了一下今天老师给她推荐的一些经典电影。

她标注出已经看过的, 准备优先去看自己还没看过的。

她这种非天赋型的选手, 想要真正帮原主在演技口碑上逆袭, 要花的功夫不亚于考清华北大。

陆燃原本在听叶特助跟他核对明天的行程,但听着听着, 他又忍不住看闻樱去了。

车平稳地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窗外五光十色的灯火被拉扯成转瞬即逝的光带。

夜景璀璨而短暂, 但她定格在此时的侧影却是永恒的。

车内的灯光其实并不足以照亮女孩的面容, 然而窗外灯光勾勒出她的侧影已经足够动人,仅凭想象,他仍能在记忆里清晰补全她的五官。

她清澈专注的眼眸。

她细腻雪白的肌肤。

她莹润柔软的唇。

他沉浸在昏暗的车内, 反而不用隐藏起自己的情绪。

然而——

闻樱其实能感觉得一清二楚。

敏锐得超乎常人的第六感让闻樱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一道视线。

仿佛灼灼火焰,光是看着,就快要将她烧成灰烬。

“……阿然。”闻樱实在是被他看得心跳加速, 忍不住出声打断,“你在看什么?”

陆燃这才想起她的直觉一贯敏锐。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脖子空荡荡的,需要挂点东西。”陆燃随口胡扯,“我妈不是给你卡让你买首饰吗?我家有个关系好的珠宝设计师,下次让她上门来给你定制。”

我听你在这里鬼扯。

不过说起买东西,闻樱倒是想起了上次陆燃出差前她让他带的护肤品。

她顺嘴就问了下这个事。

“那个啊。”陆燃似乎并没有忘记这件事,“已经请了职业经理人去办了, 这周应该就会有进展。”

闻樱:“……我们说的是一件事?”

陆燃反问:“难道不是?”

闻樱确信他们说的不是同一件事。

“我是让你帮我顺便带护肤品回来对吧?”

陆燃静默半响,开口道:“这难道不是你的表面说法?”

“?请不要瞎理解我的话好吗陆总?”

闻樱这才明白他们居然鸡同鸭讲了这么久。

“我就是字面意思上的,让你回来时顺便在机场免税店带几瓶护肤品而已,当然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你是坐私人飞机……所以,你到底理解成什么了。”

陆燃紧抿着唇,撇开视线眺望窗外。

“没什么。”

“……你这明明是发现自己理解错了气急败坏的样子吧。”

“并没有,我没那么幼稚。”

“不你就是有,你到底买什么了。”

“……一点股票而已,就当多添份聘礼。”陆燃假装面色镇定,“护肤品这种东西你跟家里阿姨说,会有人帮你买的,难得我开这个口,你就向我要这个?”

闻樱又好气又好笑:“你是去工作又不是去旅游,那你说说我应该向你要什么。”

“我在那边有购置房产、证券,还有一些公司股票的习惯。”陆燃一一罗列出这些选项,“如果你想要,我也会替你挑一些记在你的名下。”

闻樱沉思半响:

“现在要还来得及吗?”

陆燃含着笑意垂眸望向她一本正经的神色。

“晚了。”他单手撑着下颌,故意冷淡道,“隔两天你就抱着你那点股票后悔吧。”

他口中的“那点股票”,年分红是以百万为单位的。

闻樱故作惋惜地感叹:

“我这种贫民窟女孩,哪里知道陆总这么阔气?”

陆燃矜贵地淡淡嗯了一声:

“没关系,陆总以后带你慢慢见世面。”

坐在前面副驾驶的叶特助内心一言难尽。

作为一个工薪阶层,今天他的金钱观又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

跨年夜的时候,陆家上下忙于一个跨国并购案,一家三口都在飞往大洋彼岸的航班上。

陆燃隐约知道很多情侣会在这个日子共度,过一个浪漫的跨年夜,事实上陆燃也这样安排了。

但纷至迭来的坏消息砸过来,陆燃意识到自己没办法如约在这个日子陪着闻樱。

“……有件事我要跟你说。”陆燃的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愧疚,“我要出差几天,今晚没办法陪你跨年了。”

电话那头的闻樱静了几秒。

“这次是去澳大利亚谈生意,你有什么想要的吗?”陆燃竭力补偿。

闻樱想了想:“袋鼠行吗?考拉也可以的。”

“……再给你一次撤回重提的机会。”

闻樱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了点笑意:“我什么都不需要,你早点回来就行。”

陆燃心里柔软的塌陷下去。

他低低应了一声。

挂掉电话后,温柔的笑意从闻樱脸上褪去。

艹,什么时候约好的一起跨年!??她完全忘了好吗!

此时的闻樱,已经赶往深山准备下一期综艺的拍摄了。

并且这一次会连续拍上四天,一直拍到这一季的末尾,据说是因为顾望东的档期问题才突然加急。

当时闻樱对于这个临时提议几乎是没有犹豫。

她挂掉电话后就正式开始录制了。

沈家辉正在给他们洗裴遇宁刚刚去摘的枣,听了闻樱隐去陆燃身份的转述,无奈地笑了起来。

“……你也真是忘性大,连跟人约好跨年都能忘。”

“我是真忘了。”闻樱在院子里手起斧落的劈柴,“我这不满心都是来跟你们碰头吗?”

想了想不知道会不会在工作间隙视奸的陆燃,闻樱又指着镜头:

“这段不许播啊,给我掐掉。”

正在直播中的摄像师:“……”

这一期的他们的日常还是半放养半任务的状态,早上起来这段时间都是他们自由发挥的时间段,闻樱来的时候就注意到院子里多了木桩。

问了顾望东,他颇有点得意跟闻樱解释:

“也是我让节目组准备的,我看遇宁这身体素质有待加强,正好我下部戏也要每天练,就搬了个来。”

一旁吃枣的裴遇宁往沈家辉身边缩了缩。

“……这、这我恐怕不大行吧……”

平时练舞虽然也会摔一身伤,不过这木桩多硬啊,顾望东作为以武打片扬名的打星,从小学的是最正宗的咏春拳,就他这小胳膊小腿,估计两下就能被打折。

闻樱倒是很感兴趣,提着斧头就凑过去:

“他不学我学!东哥你看我行吗?”

顾望东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斧头:“行不行……你先把斧头放下。”

于是一大清早的,沈家辉在一旁剥玉米粒,剩下三人便在院子里围着木桩开始学拳了。

细心的沈家辉知道自己这位老友的脾气,还朗声嘱咐:

“学归学,注意安全啊。”

裴遇宁站在木桩前慌得手足无措。

闻樱挽起袖子跃跃欲试。

顾望东一开始重点还是在给裴遇宁演示,虽然裴遇宁力气普普通通,但学跳舞的肯定比一般人学得快。

他想让裴遇宁先练着,再仔细教闻樱。

“……咏春拳通常是用‘寸劲’进行防守和攻击的,靠背部肌肉群发力……”

顾望东没指望几天教出个徒弟,但是平时打打拳当锻炼身体没问题。

他先教了扎马步,再教了几个最最基础的动作。

解析之后其实动作都很简单,但同样的动作,裴遇宁做起来就是公园打太极的老爷爷,顾望东就是疾风骤雨杀气腾腾。

“动作也就这几个,你先试试,我再跟樱樱仔细讲……”

砰砰砰——!

别说在场众人,连镜头都只捕捉到一个残影。

紧接着哐当两声,木桩落下两根断掉的木棍,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滚落到了顾望东脚边。

闻樱也有些意外:“……劲使大了点,没想到打断了,对不起啊。”

【……发生了什么????】

【卧槽现在的节目效果这么夸张的吗???举报!】

【是闻樱刚刚用手打断的吧!?这是什么怪力女金刚???】

【强烈要求看回放!!哪位大佬有录屏!!】

【学过两年拳的表示,这学习速度是真的天才啊……】

所有直播间顿时哗然,就连节目组也没想到会有这种突发情况。

导演心情激动,拉过副导演立刻下达了指令:

“让后期组提前准备开工,学拳这段明天之前就要用官微发出去。”

原本闻樱之前那些新闻带起来的热度就已经足够节目组受惠了,没想到闻樱还能时不时地给点惊喜。

这是什么宝藏!

而正在录制之中的场地内,顾望东看了看木桩上利落的截断面,也是很意外。

抛开他的打戏影帝身份,在此之外的顾望东也是从小学习咏春拳的弟子,并且也曾在很多国际武术大赛上拿过冠军。

他的眼光很精准。

闻樱这一手,不是单纯力气大就能做到的。

“没关系。”顾望东眼中带了几分认真,“先不急着拿木人桩练,你从咏春拳的《小念头》开始学看看。”

木桩并不适合初学者,随便打着玩还可以,但真要入门,还要从入门套路学起。

裴遇宁站在一边完全被冷落,呆呆地指了下自己:“……那我……?”

顾望东摆摆手:“你实在闲着就扎会儿马步吧。”

被遗弃的小可怜:QAQ

沈家辉慈祥地冲他招手:“没事儿宁宁,不然你去泡个茶,完了帮我剥玉米。”

失落的裴遇宁委屈巴巴地进屋泡茶去了。

闻樱这一学就学了足足一个小时。

旁边两人已经剥了一堆玉米棒出来了,裴遇宁端着玉米粒爬屋顶上晒的时候,还冲着镜头来了一句:

“您现在收看的不是《绿野的村民》,您现在收看的是《叶问4》,1月底即将上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弹幕一片哈哈哈,哈完了又表示:

【闻樱这进度再练下去怕是真能去拍《叶问》了】

【啊啊啊樱妹的小细胳膊我真的感觉随时会断!】

【木人桩:???】

闻樱在末世的时候,大多人虽然战斗力惊人,但毕竟都是普通人进化而来的,靠的几乎都是蛮力,或者跟丧尸交战出来的经验。

真正会正统武术的,再有进化体能加身,都成了陆燃那样的大佬。

闻樱的搏击技巧水得时常遭受陆燃嘲讽,虽然跟着陆燃学过几次,但都没有充足的时间给她练习。

并且陆燃也不是个好老师。

而顾望东就不一样了,他原本就收了不少徒弟,有了教学经验,教闻樱这样原本就有实战基础的更是手到擒来。

等他们收到任务该出门的时候,闻樱都能跟顾望东简单的过几招了。

沈家辉:“羡慕吗?”

默默干活的裴遇宁扁嘴:“不羡慕,我嫉妒。”

明明比他还小一岁呢,怎么樱樱什么都会啊!

裴·日常自闭·遇宁:我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

连着练了三个早上的拳,还被节目组安排了极其繁重的农活。

直到最后一天下午,闻樱和裴遇宁才收到了相对比较轻松的工作。

——被分配去村民家的水塘附近帮忙放鸭子。

刚到水塘边,他们就在路边发现了一只熟悉的橘猫。

裴遇宁头一个心惊肉跳地跑过去把糍粑捞过来。

“糍粑怎么跑外面来啦!”

此时的糍粑已经四个月大,可爱的小圆脸做出毫无威慑力的凶态,跟村口大黄狗隔空对峙,场面分外激烈。

当然,这恐怕只是糍粑自己的视角。

在他们看来,大黄狗一脸憨态,摇着尾巴兴奋地在路上团团转,像是在邀请糍粑跟它玩一样。

而糍粑的肉爪前露出锋利的指甲,正处于一级战备状态,尤其是有人抱着之后,更是相当有底气,两个爪子舞得虎虎生风。

节目组从旁解释:“它经常自己跑出去玩的,而且它自己找得回来。”

猫和狗不一样,很多猫性格独,跑出去之后根本找不回来。

但糍粑倒是很有灵性,自己还知道回家。

闻樱摸摸糍粑的下巴:“你怎么这么凶呀,这狗这么大都敢惹,不知道害怕啊?”

糍粑凶巴巴地喵喵喵了好几声,仿佛是在给自己撑腰。

闻樱从裴遇宁怀里接过糍粑,把它放回地上。

糍粑似乎跟闻樱特别亲,见了闻樱之后也不到处乱跑,乖乖巧巧地跟在她脚边喵喵叫。

而大黄狗见了也特别兴奋的汪汪叫,还凑过来追着糍粑跑。

“你这苹果核给我。”闻樱征用了裴遇宁手里的的苹果核,在大黄狗面前晃了晃,“来来来注意了啊——”

大黄狗果然上当,目不转睛地盯着闻樱手里的苹果核。

“走你!”

闻樱臂力惊人,苹果核呈抛物线飞得老远,憨厚老实的大黄狗果然追着苹果核一溜烟的跑出去了,她拍了拍裴遇宁的后背:

“愣着干嘛!抱着糍粑快跑啊!”

裴遇宁立刻把糍粑往怀里一抄,闻樱在后面赶着一大群鸭子,一帮人和鸭呼啦啦地朝相反方向一去不回头。

最后摄制组还给了大黄狗一个特写。

兴奋地捡到苹果核的它站在寒风中,仿佛一个被欺骗感情的老实人。

弱小,可怜,又无助。

寒冬季节,在室外拍摄的摄影师都穿着厚重的羽绒服,还扛着特别重的摄影器材,完全承担不了闻樱和裴遇宁这样的疯跑。

见两人的跟拍摄影都累得气喘吁吁,闻樱干脆拿过裴遇宁跟拍摄影手里的镜头。

“大哥你先歇会,我俩互相拍拍就行。”

跟拍摄影:“……???”

还有这种操作???

还没等他俩反对,闻樱和裴遇宁就利落地抢走了两人的镜头。

不,裴遇宁还是比较温柔地接过来的,闻樱才是不容分说的抢了过来,她把镜头对准裴遇宁,笑着采访他:

“请问这位小哥哥,声控灯好玩吗?”

裴遇宁听她这么问顿时一脸羞愤。

闻樱之前就知道,别看裴遇宁也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好几年的人,但他在某些事情上相当好骗,好骗得甚至让人没有成就感。

然后昨天晚上他们睡前聚在客厅玩狼人杀的中途,裴遇宁去上了个厕所,发现楼下的厕所找不着开关了。

这个闻樱之前问过,竹屋的线路出了点问题,开拍前他们把开关换了个位置。

但闻樱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告诉他啊。

她贴墙摸到开关前面,一本正经地告诉他:

“这个灯是声控的,不信你喊一声?”

裴遇宁“一脸你又在骗我”,闻樱循循善诱。

最后他还是试着喊了一声“开灯”。

闻樱在背后偷偷按下开关。

反复几次,裴遇宁仿佛又忘记了上次水池开关的教训,特别兴奋地跑过去跟其他人说:

“哇那个灯好高级啊!只有喊开灯的时候才会开!喊其他的都不行哎!”

……然后他又被整个节目组嘲笑了。

现在闻樱再度提起这个梗,场外又传来了阵阵笑声。

而在这笑声之中,有个带着口罩的奇怪的人,却孑然独立的站在人群里默不作声。

导演笑容和善地问:

“陆老板又来探班啊,今天也是十点结束,要不您先找个地方歇歇?”

没错,此时一身便装出现在这里的,正是刚下飞机不久的陆燃。

陆燃一向不爱食言,几天前跨年爽约闻樱让他的心里相当不痛快,所以解决了公务之后,他便跟陆定锋夫妇告别,提前一天回国来见闻樱。

一路上心情忐忑的陆燃还担心闻樱生气,特地买了一身不起眼的打扮低调来了节目组,想先看看她心情如何。

显然,心情很好。

玩得很开心。

和年轻帅气的小鲜肉一起:)

在末世的他每一天都在嫌弃自己过于年轻弱小的身躯,即便后来进化出强大的能力,也因为过于稚嫩的身躯而束手束脚。

并且连带着,闻樱也无时无刻都把他放在需要庇护的小孩子地位上。

但现在回想起,陆燃又觉得好像之前的状态……也挺好的。

导演给他找了个小马扎,陆燃也就这么坐下来在一旁看着两人嘻嘻哈哈放鸭子。

不吃醋。

这是工作。

那崽子是她公司旗下艺人,她当然要想尽办法捧他。

对,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他才是闻樱的丈夫,他俩晚上能睡一张床,别人能吗?

男人,就是要大度,不能小家子气……

“小心!”湖面结了冰,裴遇宁一脚踩上去差点摔倒,还是闻樱眼疾手快扶住了他,“地上滑,你注意一点。”

“哦……好的。”裴遇宁干脆抓着闻樱的袖子,“得赶快去把鸭子往这边赶……”

陆燃盯着裴遇宁扯着的那截袖子,眯着眼脸色沉了沉。

挺鸡贼啊,还知道制造身体接触啊。

一月份的天气温度已经很低,虽然C市还没下雪,但水面已经冻起来了。

闻樱带着一个裴遇宁,小心翼翼地把鸭子往岸上赶,原本都已经差不多赶回去了,闻樱却忽然瞥见湖面不远处似乎还有个落单的鸭子。

“奇怪,那鸭子怎么不动啊。”裴遇宁嘟囔了一句。

闻樱想了下,昨夜温度骤降,这小溪并不深,可能正好是昨夜冻上的。

该不会这鸭子被冻在这水上了吧?

闻樱把赶鸭子的小棍交给裴遇宁:

“你把鸭子往回赶,我过去看看。”

裴遇宁啊了一声:“有点危险吧,也不知道这水冻没冻严实……”

“你别乌鸦嘴啊。”

闻樱重心稳,哪怕在冰面上也走得稳当,不一会儿就走远了,反而是举着摄影机的跟拍摄影小心翼翼,怕把器材摔坏了,一时间反而跟不上闻樱。

陆燃见状不自觉地起身,眉头拢了起来。

闻樱怕水。

他听她说,她小时候差点溺水死了,后来就再也学不会游泳。

虽然看起来这水面不会太深,但要真掉冰窟窿里了,对闻樱而言绝对是个惊悚的人生阴影。

毕竟她是个水淹到大腿就能怕得嚎啕大哭的人。

陆燃沉思几秒,加快脚步往水边而去。

闻樱倒没觉得有什么害怕的,作为一个南方人,她根本没有冰没冻严实会发生什么的概念。

在她的概念里,这水面冻得这么结实,她小心点踩下去,没道理会踩个窟窿出来吧。

那鸭子站在冰面中央一动不动,闻樱已经靠得很近,它却没有任何逃跑的意思。

“鸭哥,你还真被冻在上面啦?”

闻樱走近看了半响,发现这鸭子的脚掌跟冰面薄薄地粘在了一起,幸好没有冻得特别死,闻樱觉得靠她手掌的温度,再轻轻敲敲就能救下来了。

鸭子扑腾了几下翅膀,情绪颇为激动。

“你这个鸭哥还挺肥的。”闻樱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砸了砸冰面,嘴里絮絮叨叨,“做成烤鸭应该挺香,盐水鸭也不错,不过我前几天刚吃了盐水鸭,那还是烤鸭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鸭哥这是刚出冰窟又入烤炉啊】

【鸭鸭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鸭鸭[dog]】

【鸭哥快跑啊!!这个魔鬼能把你做成三四道菜的!!!】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热门: 重生后我被大猫吸秃了 打真军 幼闪七岁半也能帅爆全场 穿到异世开会所 孽乱青石沟 你不对劲 偏向你撒娇 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 她的小梨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