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闻樱是《破风》投资人的消息再度引起了网络热议。

一个几个月前还被全网攻击的流量明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身份转变成了身家上亿的豪门大小姐, 又转变成了电视剧投资人。

这么大的转变几乎让所有人都暗自咂舌。

闻樱是自带打脸技能吗?怎么每次以为她要一蹶不振的时候, 总能这么漂亮的翻身打脸,还能如此顺利的吸一波粉?

不过说起来,闻樱这次能彻底翻身,靠的还是宋楚瑜给她造势。

要不是宋楚瑜使尽所有手段送她的黑料上热搜, 她的事情恐怕还没这么大的影响力。

陆燃回来的时候, 是下午三点。

外面细雪飒飒, 他进门时卷进一股寒意。

佣人接过他的大衣和行李,进门之后的陆燃, 第一反应就是四处搜寻闻樱的身影。

“闻樱呢?”

佣人答:“小陆太太在厨房好像找吃的呢,今天张姨有事请假回家, 估计是午饭不太合胃口吧。”

屋里的恒温系统将室温保持在二十度以上,陆燃怕热, 平日回家第一时间就会去换衣服, 不过这一次他到没着急,径直去了厨房。

安静的厨房内, 踩着凳子的女孩伸头钻进厨房柜子里似乎在翻找什么。

悉悉索索的, 像只小老鼠一样。

陆燃不想让人发现他的时候,动作可以轻得神不知鬼不觉。

他就这样靠在厨房门框边, 手里提着被闻樱忘在大厅里的拖鞋,唇边带着淡淡笑意凝望着她的背影。

要是平时,闻樱也不是注意不到有人来的动静的。

不过她实在是满心都放在寻找零食上了, 完全没空分心关注周围的情况。

半响,闻樱从柜子里钻出头。

她拿着一包草莓糖,眼里亮晶晶的,仿佛那不是一包糖,而是一包钻石。

“……我听家里阿姨说,你中午没吃饱?”

闻樱寻声回头,看到不知道来了多久的陆燃,还有他手里的拖鞋。

“张姨不是请假了吗,厨房的大厨做的西餐我吃不太惯,中午就吃了两块牛排。”

站在高脚椅上的闻樱把糖放在了一边,见陆燃走了过来,便伸手想要扶一下他肩膀从椅子上下去。

陆燃想也不想,径直过去直接一个公主抱。

闻樱:……?

他臂弯穿过她的膝盖后方,让她的手臂很自然地搭在他的肩上。

闻樱的骨架小,虽然看上去消瘦,但实际上抱在怀里时却柔软得跟团棉花一样。

垂眸望见闻樱一副讶异神色,陆燃才反应过来自己会错意了。

但是抱都抱了,他便理直气壮地装傻一路把她抱回了大厅沙发上,最后放下拖鞋时还顺带批评一句:

“阿姨说昨天家里打碎了一个花瓶,地上还不知道有没有扫干净,光脚到处乱跑什么。”

说完转身就回房间换衣服了,半点不给闻樱反驳的机会。

……行吧。

闻樱没计较他占了便宜还批评自己的问题,随手打开了电视。

然而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一遍遍播放起刚才那一幕。

隐隐约约的,鼻尖仿佛还残留着他身上淡香。

也不知道是去哪个脂粉堆里滚了一圈。

呵。

回房间的陆燃把换下的一身衣服挂在了一边,吩咐佣人记得送去清洗。

车上新换的车载香水味道太浓,沾了他一身浓香。

等陆燃换了家居服出来,闻樱已经抱着小零食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了,还把腿塞进了美人鱼毯子里。

她倒是挺会享受。

陆燃坐在她身边,半响开口:

“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可以跟我开口。”

闻樱半响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低头在袋子里抓了颗糖。

“……我可以解决的啊,你工作这么忙,这种小事没必要找你吧。”

你的事都不是小事。

陆燃很想这么告诉她。

然而陆燃明白,现在他们的关系相当微妙,不合时宜的话反而有可能把她越推越远。

“……盛悦有入股的媒体公司,我已经打过招呼,业内爆料的时候会提前通知的。”

只要能花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正当闻樱暗自感叹之时,电视里忽然插播了一则新闻。

“……今日下午,人工湖沉尸案和绑架案一审结束,犯罪嫌疑人厉某和其五名同伙被判死刑……”

草莓糖在闻樱口中转了一圈,右侧脸颊鼓鼓的。

闻樱还隐约能回想起来一些原着情节,作为男主的厉致深意气风发,在中所有人都是顺他者昌逆他者亡。

尤其是伤害女主的人,疯的疯死的死,完全越过法律边界来了个百米冲刺。

看看可以,现实中真要出现这种人,闻樱还是会毫不留情地送他去蹲局子的。

“……哦,你的一亿理赔两个工作日就能到账了。”陆燃从佣人手里接过一杯柠檬汁,递给她,“以及,警方给你准备了一面锦旗,今天应该会送到。”

闻樱震惊:“还有锦旗的吗?写什么了?”

陆燃眉目间透出点笑意:

“扫黑除恶,打击罪犯,高扬利剑,为民除害。”

闻樱:……这好像不是把男主角搞到监狱里之后,该得到的评价。

不过她也不管这么多了,一个亿马上就要到手,《破风》这个项目也到了首轮回本的阶段,她忙着当个小富婆,没工夫思考就这么干掉男主是不是有点过分。

之后闻樱闲来无聊,又放起了导演寄给她的《破风》后续剧集。

“这部剧虽然收视率没能打过婆媳家庭伦理剧,但是口碑上已经成了今年爆款了你知道吧。”闻樱十分得意地跟陆燃炫耀,“我投资的,厉害吧。”

陆燃这个时候倒是表现得相当直男,理智地表示:

“上次你跟我说的时候,不是说了徐晚晚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吗?”

他的眼神带着很理智的疑惑,仿佛在说——

这种作弊的事情,好像不能印证你的眼光好吧?

闻樱安慰自己。

莫生气,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似乎是因为陆燃的这个态度激起了闻樱的好胜心,趁着陆燃专心看剧的时候,她又像个求胜心旺盛的小孩子一样,认真地在手机里翻找了好一会儿。

“看!”

闻樱兴奋地将手机横在他眼前,屏幕上播放的是沈萤河自弹自唱的练习曲,音量几乎开到最大,少年清越的嗓音和悠扬轻快的曲调盈满室内。

“这个!我亲自从工地里带回来的!牛逼吧!”

弹琴唱歌的少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清隽的面容沉醉而专注,带着艺术家般的淡淡忧郁,很能抓人眼球。

不过理工科出身的陆燃对此反响平平,只注意到这个少年跟末世时自己颇为相像的那部分了。

……说起来,她是不是就是喜欢这个类型的?

没得到陆燃的回应,闻樱凑上去打开了裴遇宁练习的戏剧片段给他看。

“……还有这个,之前老师还评价说他平平无奇的,现在慢慢的居然在演戏上有点天赋了……”

女孩身上带着一丝甜香。

并不是洗发水或沐浴露的味道,或许是什么他不熟悉的香水。

她仍专注地对他讲述着这两个少年是如何的有天赋,之前又如何的没得到慧眼赏识,吹捧两人之余也顺带夸耀了一番自己的眼光。

陆燃的耳朵在听,然而心思却完全不在上面。

男人是视觉动物。

也是嗅觉动物。

于他而言,与闻樱同处一个空间的每时每刻,他都能感觉到女孩散发出的致命吸引力。

他不确定是否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这一点。

但无疑,这能完全调动起他所有的感官对她的渴求。

“……过年以后他们就会上一档选秀节目,那个时候他们肯定会真正的舞台……”

午后温暖的室内,氛围温馨而宁静。

这样的氛围,几乎能让任何人都卸下心防安静下来。

至少陆燃在此时,在心上人靠在自己身边之时,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声。

“樱樱。”

闻樱止住话头。

她难得听陆燃这么叫她。

每当这么叫她的时候,大约就是有什么正经事要说。

果然,下一秒她就对上陆燃宛如深邃旋一般的眼眸,凝望着她说:

“我们结婚吧。”

真正的结婚。

不掺杂任何利益的那种。

闻樱停顿两秒,唇紧抿成一条线。

“你知道我的答案的。”

当初陆燃拟定的婚前协议一式两份,一份被他自己撕毁,但闻樱留下了自己的那一份。

她天生没什么安全感,很难轻易相信什么人。

将陆燃当做能交付生死的同伴,她没有任何犹豫。

但是要当做相濡以沫的伴侣,她还不够信任他。

她亲手救下末世时的陈然,陪着他一路从血海尸山走过,她不确定,陆燃对她产生的情感是否是吊桥效应带来的一时迷恋。

在末世他们只有彼此,但在这个时代,他拥有得太多了。

闻樱不愿意就这样,带着无休止的猜疑和不安嫁给他。

陆燃猜到了她的答案。

看闻樱眉头紧皱,比自己这个被拒绝的人还要痛苦一样,陆燃反而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失落。

反正,她现在是自己同塌而眠的妻子。

至少是法律意义上的。

见陆燃起身要走,闻樱的心仿佛沉入寂静沉闷的深海,压抑得她几乎有点呼吸困难。

然而下一秒,一双宽厚温暖的手轻轻落在她头上。

“我知道你的顾虑。”

闻樱猛然抬头。

“你怕我只是一时兴起,怕我热情退却后就会离你而去。”陆燃凝望着她,甚至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意,“但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等得起,我会用一生证明,你的担忧完全是毫无根据的。”

他知道她没有安全感。

但没关系,一年,两年,五年,十年都无所谓。

只要她不离开,他等得起。

闻樱一时哑然。

“……你去哪儿?”

被闻樱叫住的陆燃再度转身,略有些无奈地说:

“去给你做饭,晚上想吃什么?”

“想吃狮子头盐水鸭鱼香肉丝醋鱼水煮肉香辣虾。”

从复杂情绪中回过神来的闻樱如是说。

陆燃:“……?你报菜单呢??”

*

提早回家的孟太太刚一回家,就注意到今天的晚饭格外丰盛。

“张姨不是回家了吗?今晚的饭谁做的?”

围着闻樱亲手给她戴上的粉红色围裙陆燃正在上菜,面无表情答:

“我做的,您回来得刚好,洗洗手可以开饭了。”

孟太太:“……?”

闻樱哼着小曲拿着碗筷从厨房出来,见孟太太回来展颜一笑,似乎心情很好。

“孟阿姨回来啦,快坐,今天陆燃做了好多菜都吃不完。”

陆燃无情吐槽:“有你在怎么可能吃不完。”

闻樱嘻嘻一笑,不跟他计较。

陆定锋一如既往的加班至深夜,他们三人落座后很快就开饭了。

虽然嘴上不说,但孟太太很喜欢跟闻樱坐一桌吃饭,因为看闻樱每一口都吃得那么开心又满足,好像菜的味道都能再提升一个档次似的。

“你究竟为什么这么会做饭啊?”闻樱吃掉了一大个狮子头,万分不解地问他,“你看起来也没那么热爱生活啊。”

陆燃拿公筷给闻樱又夹了一个狮子头。

“因为留学的时候不喜欢吃当地的菜,我也不喜欢有外人进我住的地方。”

“哦。”闻樱点点头,咬了一大口,“那我搬进你卧室你会不会觉得不太适应?”

陆燃用一种一言难尽地目光看着她。

“我以前不适应,不也被你强行适应过来了吗?”

他说的是在末世的时候。

那时他还没进化异能,又受了伤,还矫情得不想和大部队睡通铺,表示自己足够警觉不会睡死。

结果他就被力大如牛的闻樱提溜过去挨着她睡了一晚上。

然后又睡了一晚上。

接着又又睡了一晚上。

最后把陆燃睡得没脾气了,只能任由闻樱当人形取暖器用。

闻樱想起了这回事,了然地“哦”了一声。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孟太太则满头问号。

什么以前?这俩不是在陆燃回国后才相亲认识的吗?听这话的意思怎么还睡了好几次??

孟太太在心里产生了不少完全与事实偏离的猜测。

晚饭吃到最后,孟太太提出了一个想法。

“樱樱跟你也终于把结婚手续办完了,我跟你爸商量了一下,是时候找个时间办个婚礼,正式宣布一下你们两人的关系,也免得樱樱再受外面风言风语欺负。”

一个家里破产,目前表面上又无依无靠的前·豪门大小姐,想也知道背后会有多少人等着看好戏,尤其闻樱以前也不是一个人缘好的人。

那些私人飞机和投资影视固然能证明闻樱没有惨到无家可归,但对于真正的富豪阶层,他们还是会看轻失去家族庇护的闻樱的。

当然,闻樱并不在意这些议论。

在她和陆燃的关系稳固之前,闻樱还是要给他们双方都留一条后路。

然而再闻樱开口之前,陆燃先替她对孟太太说:

“我跟闻樱商量过了,我们暂时决定不公布婚讯。”

孟太太惊讶反问:“为什么?说说你们的理由。”

仍旧是陆燃替闻樱发言:

“闻樱目前的事业刚有起色,出于舆论的考虑,我觉得推迟公布婚讯,等到闻樱的事业更加稳固之后再进行公布,对我们双方都有利。”

闻樱还记得刚刚陆燃附在她耳畔,用深情且坚定的口吻向她求婚。

刻在回忆里的画面,和此时陆燃仿佛谈判般严肃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孟太太信了陆燃的话。

毕竟从小到大,陆燃展现给所有人的模样,都是极端理智,没有情感能够动摇他的那种。

哦。

但这并不妨碍此时的孟太太觉得她儿子是个渣男。

“樱樱你也同意吗?”

闻樱迟疑半响,点点头。

闻樱的短暂迟疑更让孟太太确信,陆燃肯定是胁迫了闻樱,她才无奈妥协的。

“我很满意你这个儿媳妇,你不用担心陆家会变卦。”孟太□□抚地拍拍闻樱的手,再冷冷地扫了陆燃一眼,“即便不公布婚讯,也没人可以动摇你的地位。”

陆燃:……??您知道究竟是谁不想公布婚讯吗?

您不知道,您只会扣锅。

“听陆燃说你之前住的那间房间准备打通,重新装潢作为新衣帽间对吧?”孟太太优雅地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副卡,“我记得生日的时候你给我买了项链,不过我看你倒是没什么首饰——不用推辞,这是我替陆燃补偿的一点心意。”

说完,孟太太还冲陆燃投去了一个“好歹身价百亿居然对老婆这么抠门出去别说是我儿子”的嫌弃目光。

无辜背锅的陆燃把辩解的话咽了回去。

辩解有什么用呢,反正他在这个家地位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

*

或许是因为之前热搜上得太过频繁,筱欢并没有给闻樱安排过多的工作,除了催促着摄影师把之前去迪拜录制的vlog做完放到微博和ins账号上,近期就只有一个工作。

下一次录制综艺的通告已经发到了闻樱的手上,就在两天后。

闻樱和沈家辉、顾望东两位前辈相处得挺愉快,跟裴遇宁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录制这个综艺对闻樱而言并不是什么劳心劳力的工作,反而更像是休假。

不过在“休假”之前,她还有一件事要亲自去公司安排。

“……你说什么?”筱欢不敢置信地望着闻樱淡定的脸,“你再说一遍?”

坐在沙发上的闻樱看着面前的表演课老师和筱欢,似乎不太明白这两人为什么这么惊讶。

“我说,我想要跟着练习生还有徐晚晚他们,一起上表演课……有什么奇怪的吗?”

不是奇不奇怪的问题!

你是心里好像没有逼数的问题啊!!

毕竟还是自己的老板,筱欢把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咽了回去。

辗转半天,她含蓄表示:

“你之前不是都说不接戏了吗?怎么又突然想起来要上表演课?”

上上综艺拍拍广告当个小流量多么快乐,闻樱怎么又突然想不开要去拍戏啊!

回想起在片场被工作人员和导演们嫌弃时的场景,筱欢仿佛又再一次被这些目光□□了一遍。

一旁的表演课老师更是全身心都在拒绝闻樱这个学生。

他看过闻樱演戏的片段。

怎么说呢。

就算闻樱长得跟仙女下凡,也经不起这等演技的摧残。

可想而知,她的演技无可救药到了哪种地步。

“……你还记得你之前拍那个古装剧,被网友做成表情包和鬼畜视频的事情吧。”筱欢痛心疾首地劝她,“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个有钱有颜的白富美了,你何必这么想不开呢?”

闻樱:“……你在这么羞辱我我也是会生气的。”

筱欢仍不肯放弃:“我现在的羞辱,都是为了避免你以后被更多人羞辱啊。”

……那就先谢谢你了哦。

“哎你们给我一点信任好不好。”闻樱认真严肃地保证,“我先上表演课,上到沈萤河他们去参加节目为止,你们到时候验收,要是合格,我就接戏,不合格我就不接,怎么样?”

筱欢也知道闻樱确实很喜欢拍戏,提出这种条件,也是退让到一定程度了。

要不……就先答应下来?

表演课老师见闻樱这么好学,想了想,咬牙点了点头。

做老师的,就是要有教无类!

……哪怕教的是块榆木疙瘩,也不能轻易放弃!

表演课老师的眼中,满是为艺术事业献身的悲壮。

面无表情的闻樱:“……你们再这个样子,我真的会生气的哦。”

当天下午,闻樱就留在公司的练习生教室,旁听了一节表演课。

公司聘请的这个老师在业内还是很有威望的,之前在戏剧学院任教,不只是他,包括声乐老师舞蹈老师他们都是砸了本钱请的。

下课之后,沈萤河头一个跑过来,目光带着点小倨傲,问她:

“听得怎么样啊?”

他可是看过闻樱之前演的剧,被骂得那叫一个惨。

之前都是他被闻樱嫌弃,这次终于轮到他找回场子了。

裴遇宁在一旁的碎碎念:“萤河你跟樱樱讲话还是注意点,毕竟樱樱是老板……”

“你自己还不是一口一个樱樱叫得很开心。”

闻樱合上自己的小笔记本,起身冷眼跟沈萤河对望:

“你不用管我,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的面瘫吧,实在不行,需不需要我给你安排个什么医生瞧瞧?”

沈萤河果然炸毛:“我没病!”

闻樱慈祥又同情的看着他:“没关系,再苦不能苦孩子,公司挤一挤还是有这个钱的。”

沈萤河差点没气死。

裴遇宁刚想吹点彩虹屁安抚一下沈萤河,忽然瞥见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忙对闻樱说:

“樱樱,那个是你朋友吧?”

闻樱回头一看,意外发现站在那里的竟然是陆燃。

她诧异地走向他。

“你怎么来了?”

陆燃扫了那边密切注视着这边动静的沈萤河,摸了摸闻樱的头:

“刚从公司回来,听说你还在公司,顺路过来接你。”

见陆燃跟闻樱举止亲密,裴遇宁问沈萤河:“这个是樱樱的男朋友?”

沈萤河臭着脸,跟吃了□□一样:“干嘛,对人家有意思啊,别想了那个是人家未婚夫,有钱有势二世祖,人家包养都轮不上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热门: 随身带着女神皇 蜂蜜夹心糖 山村小艳医 女妖魔成年后超凶[穿书] 我做农场主的那些日子里 欧美风聊斋 全世界都爱林先生 她符合我所有幻想 装穷 隐身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