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被绑架这件事, 深夜的闻樱被不少电话轰炸。

除了合作伙伴和同事朋友之外, 还有陆老爷子和陆家大房的人等等。

陆燃原本想让闻樱先去休息, 所有电话都交给他应付, 不过闻樱觉得这不太礼貌,所以最后还是自己一一亲自接听后才去梳洗。

冲洗之后的闻樱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小时。

泡在温热的浴缸里, 闻樱阖上双眼, 回想起刚刚在车上的那一幕。

——你明天有空跟我去结婚吗?

虽然说这话的时候,她满脑袋里装的都是那一亿元的保险理赔, 没什么风花雪月的意思。

不过从陆燃的反应来看,好像把他吓了一跳。

当然, 说完那句话后, 闻樱立刻就把绑架险的事情跟陆燃说了。

得知闻樱提出结婚是为了一亿元后, 陆燃的脸色变了变, 情绪显然平静了下来,最后不咸不淡地答了声:

“哦,行。”

那个样子, 跟几秒钟前目光灼灼的模样判若两人。

闻樱目光放空, 不知在想什么。

而外面的陆燃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两点,闻樱在里面待了一个小时。

他起身敲了敲浴室的门, 问:

“睡着了?”

浴室里的闻樱一哆嗦,下意识就想把头往水里埋。

“……没……”她钻出半个脑袋冲着门的方向说,“马上就出来!”

隔了半响,闻樱才又垂头丧气地把下半张脸缩回水里。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在愁什么, 闻樱像小孩子一样咕噜噜地吐着泡泡,半天才从浴缸里起身。

出去的时候闻樱又恢复了平日那副从容温柔的样子,反正就她现在的表情,陆燃是绝对想不到她刚刚愁得在浴缸里吐泡泡的。

并且他此时比闻樱更紧张。

“……过来,我给你吹头发。”

陆燃举着吹风机,眉眼冷峻深沉,那样子仿佛不是要给闻樱吹头发,而是要给闻樱递刀捅自己一样。

有了对比之后,闻樱心态上略微平衡,反而能很淡定地走到他旁边坐下。

“吹吧。”

陆燃松了口气。

在闻樱洗澡的这一个小时里,他已经在脑内预演了十几种被拒绝后的应对措施了。

然而闻樱这一句“吹吧”,搞得他还有点措手不及。

陆燃没给谁吹过头发,末世的时候条件简陋,根本没这个条件。

更多的时候都是闻樱搬着小凳子往外面一坐,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任晚风吹干,偶尔还非要以站岗为名拉着他一起在外面待着,实际上是为了让他当靶子好喂蚊子。

“说吧,以你的能力,肯定第一时间就认出我来了。”终于开始算旧账的陆燃缓缓开口,“为什么没说?”

闻樱猜到他会问起,她也没打算骗他。

于是闻樱就把从来到这个世界至今的事情,从头到尾给他说了一遍。

听闻樱讲起系统如何逼着她硬要去攻略厉致深,又是如何在系统禁止她与他相认的情况下,维持两边的平衡的陆燃,一时间不知该以什么心情面对。

他抿着唇,语调沉重。

“我应该早点察觉的。”

他就在她身边,却还让她承受着这样的危险。

陆燃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这件事稍有不慎,闻樱要么是被迫跟了厉致深,要么是被厉致深当做报复他的棋子。

哪一个他都会后悔至死。

闻樱却轻松地笑了笑:“别,你要是早点察觉,我可能就心绞痛而死了。”

察觉出闻樱轻描淡写的态度,陆燃也就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

但闻樱可以轻轻揭过,他却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吹风机嗡嗡作响,他的手指轻轻穿过她的发丝,动作有些许笨拙。

低头正在看手机的闻樱微微垂首,黑发下露出的脖颈瓷白细腻,像天鹅一样优雅秀丽。

洗发水和沐浴露的香味盈满整个房间,明明都是自己惯用的东西,但不知为何,从她身上散开的香味就格外好闻。

“啊,当时竟然在直播吗?”

刷到热搜的闻樱有些诧异。

“嗯。”陆燃应了一声,“不只是微博,各大新闻媒体也很关注这件事,你最好是开个记者发布会或是做个采访。”

在这种问题上,闻樱基本还是无条件信任陆燃的。

公司的官方微博已经第一时间替闻樱报了平安,底下的评论也罕见的和谐,没有任何尖酸刻薄的黑子上蹿下跳。

不过发布会和采访闻樱都不喜欢,打开微信看了看,筱欢睡前把公司公关部的草拟方案发给了她。

闻樱扫了一眼,大致意思是说这一次她踢飞绑匪的gif图在网上流传很广,挽回了很多路人缘,可以趁着这次机会试着翻个盘。

公关部的同事大概是加班加傻了,措辞慷慨激昂,别说洗白了,闻樱觉得这位同事连如何捧着她一路成为新·流量女王·打戏影后,都给她安排得明明白白。

不过确实,闻樱大致看了一眼微博热搜的新闻底下,居然真的不少路转粉的,并且还不是公司给她买的虚假水军。

【卧槽这身手是真实存在的吗??一脚把绑匪给踹飞了???】

【要不是上了新闻有警方盖戳,我他妈以为是在拍戏】

【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被闻樱圈粉】

【为樱妹的回旋踢沉醉,这段视频我要看一百遍!】

【今晚是一个真香之夜】

虽然仍有冷嘲热讽之辈,但总体来说,现在微博这个风向已经算得上彻底翻身,风评逆袭了。

也难怪公关部的同事会那么激动地表示,虽然这不是一个公关案例,但闻樱这次事件绝对会被以后的艺人公关作为经典范本参考模仿。

但闻樱冷静地想,如果不是自己之前就停止拍戏,老老实实回避自己的短板,在加上播出综艺的铺垫,恐怕舆论也没有这么快就能真的逆转。

所以归根究底,还是她因为她机智。

“吹干了。”陆燃拨弄了一下她的长发,指尖在她发梢顿了片刻,“明天我会空出一个小时的时间陪你去民政局。”

她的发丝柔软,用指腹摩挲的时候,还有些残存的热度。

闻樱这才从手机中抬起头,抬眸望他时落入一双深邃的眼瞳,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又像是在等着她说什么似的。

……难道她该说点什么?

闻樱苦思冥想,憋了半天。

“那个……婚前协议还是按你之前的定,我不会仗着以前的救命之恩多分你钱的。”

陆燃:“……”

他尽量安慰自己,习惯就好,闻樱在这方面一直都少根筋。

然而闻樱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还这么一脸忍耐,于是她又试探着问:

“那你是对一亿元理赔的分配有意见?”

说到这个,闻樱就有些意见了。

再怎么说,这一亿也是她以身试险换来的,陆燃他都这么有钱了,怎么还惦记着她这点钱呢?

“阿然,男孩子不能这么抠门的,你要是实在想分……”闻樱咬咬牙,“大不了我们二八分。”

陆燃的神色一言难尽。

他惦不惦记她那区区两千万,她自己心里没数吗?

闻樱一看陆燃连二八分都不满意,也生气了。

“你以前不这样的!虽然我以前是说过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但、但那不是因为你以前一无所有孤苦伶仃吗?现在你都这么有钱了,分完我口粮还想分我的钱?”

闻樱从椅子上跳起来气势汹汹地瞪着他,大有“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气势。

陆燃忽然上前拉近两人距离,黑沉沉的眼眸专注地望进了她的双眸深处。

像是想透过她的双眼,看清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不想要钱。”两人面对着面,呼吸交错,乱得不分彼此,“我想现在把你按在墙上,堵上你这张半天说不到重点的嘴。”

闻樱难得地怂了。

主要是,她觉得自己打不过陆燃,也跑不掉。

见闻樱呆呆地望着他,震惊大过害羞,陆燃皱了皱眉。

“不行?”

闻樱缓过神来,想了想:“……不行吧。”

陆燃望着闻樱那双清澈坦然的双眼,头一次觉得有点碍事。

下次他想不做人的时候,一定记得把她眼睛给蒙上。

见陆燃缓缓直起腰,侧身拉开距离的时候,闻樱略微地松了口气。

“这个。”陆燃打开了保险箱,把他俩当初那份婚前协议当着闻樱的面撕了,“以前跟你讲的婚前协议作废,财产不用公证,对半分吧。”

闻樱刚想说“原来你居然想要五千万”,忽然脑子转过了弯,想了一下陆燃上次给她看的身家财产,倒吸了一口气。

“没必要吧,我其实也没那么贪财的。”

陆燃露出一个没有感情的笑容:

“救命之恩嘛,吃了你家大米,应该的。”

闻樱错开视线,装作没看出陆燃的冷嘲热讽,飞快地缩回了床上。

但显然陆燃并不想这么轻松地放过她。

“就这么睡?”他坐在床的另一边,垂眸意味深长地望着闻樱,“不讲睡前故事?不抱着我了?”

闻樱老老实实摇头。

“不了不了,我困了,我要睡觉。”

陆燃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半响,才冷哼一声,关上了床头灯。

室内陷入黑暗。

闻樱却并没有阖上双眼。

她迟疑一会儿,还是轻声说了一句:

“阿然。”

陆燃清醒地应了一声。

“你知道吊桥效应吧。”

吊桥效应,指的是人会在危险或刺激性情境下,误将这种场景产生的心跳加快理解成自己的心动。

陆燃猛地坐起来,在黑暗中凝望着她。

“你觉得我会因为这种无聊的心理暗示动心?我看上去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

闻樱一动不动,理智而又冷静:

“年轻人,话不要说得太早。”

陆燃:“……”

行。

他明白闻樱那个脑瓜子在想什么了。

“这句话你最好自己记住。”

闻樱也没跟他辩驳。

两人心思各异,一整晚心绪起伏巨大的陆燃带着怒意躺下,他觉得跟闻樱这种硬骨头就不能讲道理,刚刚就该直接压上去,堵上她的嘴,睡就完事。

自己在脑海里发泄一番后,陆燃心情平静下来。

别管她醒着的时候嘴有多硬,待会儿睡着了肯定还是会自己抱上来。

到时候就让她知道,什么叫今天的我你爱答不理,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

于是陆燃就真的熬了一晚上,等着闻樱睡熟之后自动自动地过来抱他。

然而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一夜实在是太惊心动魄,闻樱一整晚都没挪一点地方。

看着天色渐明的陆燃心情复杂。

失策了。

不该干这么幼稚的事情的。

他最后侧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闻樱,房间里微弱的夜灯映出她的轮廓,沉静而温柔的睡颜天然的带着几分安抚人心的效果,把他心里最后那点不满都一一抚平。

他执起几缕她散落枕边的长发,落下轻柔一吻。

下次他就没那么容易放过她了。

*

第二天早起,餐桌前罕见地坐齐了陆家三人。

闻樱在从闻宅送来的东西里翻箱倒柜半天,等找到户口本下来的时候,见陆定锋和孟太太全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陆燃在一旁不疾不徐地吃早餐。

“……陆董、孟太太早上好……”

被这两位同时盯着,闻樱颇有点如坐针毡,投了个疑惑的目光给陆燃,后者平静地起身给闻樱拉开椅子,平静地道:

“坐,我们八点出发。”

仿佛这句话打开了什么开关,对面坐着的两位这才松了口气。

一早起来陆燃就告知他和闻樱今天要去结婚的消息,陆定锋对自己的儿子再了解不过,动心是不太可能,去民政局更有可能是出于某种目的逼着人家去的。

然而看这两人的相处,陆定锋似乎又觉得自己有些不太了解这个儿子了。

“吃几个包子?”陆燃淡淡问。

闻樱打了个哈欠:“唔……先吃五个吧……那个烧麦看起来有点好吃,也帮我拿一下吧。”

“十个够不够?”

“行。”

陆定锋看着饭桌上分外和谐的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感叹他亲儿子的温柔,还是该感叹这位儿媳妇的饭量。

印象里,他只听过那些和陆燃打过交道的名媛抱怨他不近人情,还从未见他对哪个女孩这么体贴耐心过。

“听陆燃说你们今天要去领证?”

闻樱点点头:“是的,还不知道陆董您这边的意思是……?”

“我同意这门婚事,陆燃就交给你了。”或许是平日工作的缘故,陆定锋的语气仿佛是在谈判桌上似的,“在你们回来之前,我会让人把准备好的聘礼给你过目。”

……还有聘礼的啊……

孟太太的语气就没陆定锋这么生硬了。

“放轻松,樱樱,把陆家当成是自己家一样,我们绝不会亏待你。”

说实话,闻樱觉得自己嫁到陆家,客观来说确实是自己赚了。

就算不管陆家的财产,光看陆燃父母家人的态度,在普通家庭里也都算难得的。

然而她之所以这么积极的要去跟陆燃办结婚手续,主要目的还是为了那一亿的理赔。

……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分?

因为陆燃父母态度而引起的愧疚,让闻樱早饭都没吃下多少。

就连一路驱车前往民政局正式办完结婚手续,闻樱都没有意料之中的激动。

“我觉得我像个骗婚的。”垂头丧气的闻樱这样说。

陆燃看着可怜巴巴的女孩,没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在这里等一下。”

闻樱看着陆燃快步走到一旁的早餐铺买了一个热腾腾的煎饼果子,他穿着一身笔挺西装外加呢大衣,站在简陋的小摊旁边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缭绕的烟雾包裹着他昂贵的衣料,周身萦绕着入世的烟火气。

回来的时候他把煎饼果子塞到她手里。

“吃完你就你没工夫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了。”他的眼眸含着淡淡戏谑,“你刚刚签字时候,表情沉重得让我觉得跟我结婚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看在钱的面子上,那倒也没那么糟糕。”

闻樱握着手里的煎饼果子,努力强调了一下。

“而且我是真的在发愁,不是饿了。”

陆燃微微挑眉:“那你的意思就是你不饿?”

说着作势要从闻樱手里拿走煎饼果子。

闻樱话锋一转:“……当然,你要是买了我也是能吃下的。”

早上只吃了两个包子、十个烧麦加一碗南瓜粥。

可把她饿坏了。

然后陆燃这个身价百亿的总裁就这样陪着闻樱坐在街边吃煎饼果子,并在闻樱用期期艾艾的目光望着他的时候,了然地起身再给她买了一个。

“……保险的事情我替你跟那个谢律师联络过了,手续他会帮你处理,估计半个月之内,这笔钱应该会到账。”

成功给闻樱续上第二个煎饼果子后,陆燃又顺便跟闻樱提起了个人助理的事情。

“之前让人帮你找的助理已经找好了,你先跟她磨合一下,如果不行再换。”

闻樱这才想起来还有这茬:“……其实没必要的,我没那么大排场……”

“陆太太。”陆燃抬手用指腹替她擦掉了脸颊的一点碎屑,明明语气这么平淡,眼神却柔和得不可思议,“其他人拥有的东西,我想让你也能拥有,这让你无法忍受吗?”

闻樱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逻辑。

虽然这话听顺耳的,但她寻思……个人助理这种东西,也不是一般富豪都有的吧?

“所有支出都会从我的账上走,你不需要有什么负担,就当是我在对你现在的身份做的投资。”他揉了揉她的头,似乎觉得这个动作还挺顺手的,“明天我又会去海外出差,大约三天才会回来……对了,忘记问你,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陆燃的想法很简单,毕竟是新婚燕尔,他就这么因为工作出差去了,于情于理,都该对她做一点补偿。

当然,以他的思路,问这个问题显然不是在询问闻樱想不想要一些小东西。

——至少不是在询问用不用他当代购。

“那你经过机场的时候,顺便帮我带点护肤品吧。”

闻樱完全没想到陆燃还有私人飞机这回事。

她只是觉得顺路在免税店带护肤品,对于女孩子来说完全算得上礼轻情意重。

陆燃想了想。

护肤品。

闻樱肯定不是让他买一两样这么简单。

——明白了,她是想要化妆品公司的股票。

自以为听懂了闻樱暗示的陆燃了然点头:“我明白了。”

闻樱还没说自己要什么呢,略有些诧异地问:“你知道我想买哪种?”

陆燃不知道具体什么牌子,但是包装壳上的日文他还是看得懂的。

“大致知道。”陆燃非常自信地点点头,毕竟日本的大型化妆品公司屈指可数,“这件事我记下了,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没了。”闻樱摇摇头。

“好,我会记得给你买回来的。”

鸡同鸭讲的两人愉快地结束了这场对话。

回家后的闻樱收到了陆定锋给的聘礼清单。

仔细看过之后,虽然表面上只是几张纸,但闻樱硬生生地感觉出了某些沉甸甸的分量。

今天也是被金钱暴击的一天:)

闻樱小心翼翼地将那些聘礼放进了卧室的保险箱,并打定主意不去动用这些东西。

她要是花了这里面的钱,假如以后她跟陆燃要是离婚,那可就真成骗婚的人渣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陆燃和陆定锋两人就离开了陆宅。

闻樱醒来的时候,家里又冷清了下来,难得的有些无所事事,闻樱一时间还有些难以适应。

好在到了下午,陆燃聘请的个人助理就正式到岗。

“小陆太太您好,我叫周窈,从今天开始我将担任您的个人助理。”

站在闻樱面前的女性目光干净利落,着装简洁优雅,活脱脱一个叶特助二号。

闻樱顿时对这位助理的职业素养产生了莫名的信任。

“……正好,我跟我的一个朋友约好了想去迪拜旅游,行程规划就拜托你了。”

被谢为池拉着一起去迪拜为她的死里逃生庆祝的闻樱,很放心的把行程策划交给周窈。

最后出发的时候,周窈也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并且一上来,她就让闻樱知道了陆家还有私人飞机的存在。

“挺酷。”谢为池参观完私人飞机后作出了评价,“机会难得,你不如做个直播?迪拜豪华之旅,应该也挺能圈粉的吧?”

不她觉得说不定挺拉仇恨啊……

而与此同时,就在某一场名流聚集的聚会上,被尹佳禾拉入这个名流圈的宋楚瑜稍显局促地与各路人马周旋,赔着笑脸努力地拉近和这些上层名流之间的关系。

就在宴会途中,刚准备从洗手间隔间里出来的她,忽然听到了闻樱的名字。

“……你们最近看了闻樱的那个热搜吗?”

“……看了看了,哇真没看出来她这么厉害啊……”

“……我觉得挺圈粉的,原本以为她家里破产,当明星又不行,算是落魄了,没想到还能翻身……”

“怎么就落魄了?不是跟盛悦陆家还有婚约吗?”

“傻啊,人家陆家那种层次的,娶个家里破产的二线女明星干什么?”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橙红年代 两小无嫌猜 东宫有本难念的经 朕的爪子一定要在上面 杰森迷惑行为大赏[综英美] 还珠格格之风云再起 覆手 白莲花校草alpha装O后[穿书] 七个大佬觉醒BE记忆后 你是故人来(嘘,你刚好在我心上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