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倒退回程溪吟还没被厉致深的人发现之前。

深夜仍在舞蹈室练舞的沈萤河正跟舞蹈老师讨论动作, 一旁的裴遇宁也在抱着电脑写歌。

经纪人林斯曼跟程溪吟谈完合约的事后在公司多留了一会儿, 顺路也去练舞室看了看这两个练习生。

“……今晚正好《绿野》播出, 你不去看看?”

裴遇宁闻声抬头, 答:“有时间再看吧……我还要把这段副歌写完给萤河看看……”

林斯曼有些诧异, 之前的裴遇宁可没这么努力的。

又从老师口中得知他们俩现在,都会练习到凌晨才回宿舍,林斯曼就更惊奇了。

原以为这几个练习生只是闻樱为了拿去节目充数的,没想到竟然还这么用功?

林斯曼想留在练舞室里看看他们的水平。

等他们休息的间隙, 林斯曼掏出手机随便刷起了微博。

恰好看到了正在直播的程溪吟。

“……又搞这种直播……”林斯曼皱着眉抱怨,“……都跟她说过多少次了,女艺人平时化化妆, 做个美妆博主之类有什么不好……”

裴遇宁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咦?”靠在椅背上的林斯曼忽然直起身, “你们……都过来看看, 是我看花眼了吗?”

裴遇宁从地板上站起来:“怎么了?”

林斯曼的脸色煞白, 指着屏幕给他看:“这个人……是不是老板?”

听到跟闻樱有关,沈萤河他们也渐渐聚集起来,全都凑在手机屏幕前盯着直播画面看。

屏幕上,透过狭小的窗户能隐约看清里面的场景,一个小门隔开的两个房间内,一边隐约可见人数众多的黑衣人徘徊,另一边则是一男一女对峙,旁边还有个男人以束缚的姿态紧紧捏着她的胳膊。

“……是在拍戏?”裴遇宁一时间还没跟危险人物联系在一起。

而了解过厉致深案件的沈萤河却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快报警,闻樱出事了!”

弹幕里也有人认出了厉致深, 提起了最近满城风雨的沉尸案嫌疑人,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顿时练舞室里跟炸了锅一样,吵吵闹闹地又喊着报警,又喊着赶紧通知程溪吟离开那里。

沈萤河一把抓起旁边的手机,拨通了陆燃的手机号。

没打通,他又立刻打给了叶特助。

“……沈先生吗?您是要找陆先生吧,他正在开会,有什么事您可以跟我……”

“他老婆都被人绑架了!还开什么狗屁会啊!!”

叶特助听了心里一惊,问清楚大致情况后立刻挂断电话冲进了会议室,连敲门都没了平时的从容。

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叶特助。

陆燃看着叶特助神色凝重地大步走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沉闷的会议氛围瞬间降至了冰点。

“……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安排好私人飞机,我会在十分钟内结束会议之后出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要有一秒钟的延误。”

叶特助应声而退。

陆燃望着一整个会议室的各大集团高层,指节缓缓收紧。

他的眼中凝着宛如风暴眼中央的低气压,仿佛随时都会变成飓风席卷而来,将在场所有人用锋利的风刃无差别击杀。

“……继续刚才的话题,你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在场所有人:……不用十分钟,他们现在就想溜了。

*

原本执行力就超乎常人的叶特助,在此次突发事件中再度展现了自己优秀的职业素养。

按照原计划,陆燃本来就打算在今晚乘坐私人飞机回到C市。

叶特助将飞行时间申请提前,当手续敲定的同时,陆燃也结束了会议赶到机场登机。

在陆燃从办公大厦前往机场的路上,叶特助将了解到的事情的全过程详细的为陆燃解释了一遍。

“……目前警方已经赶过去了,听说厉致深的手下有二十人以上,除了小陆太太之外,还有一名人质……”

现在厉致深已经走投无路,最怕的是他连谈判都不肯谈判,就是想跟人质一起同归于尽。

而据陆燃对他的了解,他是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陆燃眉头紧蹙,离抵达C市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陆燃就算焦急得想从飞机上跳下去见闻樱,也得耐心地等待飞机降落。

而这段时间,他只能看着微博上媒体不断更新的最新情况缓解焦虑。

程溪吟被发现之后,慌乱之余连手机都来不及拿。

随手扔在窗边的手机卡在窗槽边缘,镜头对着斜下方,刚好能看清屋内人的大腿以下。

【啊啊啊啊溪溪怎么也被牵扯进去了啊!!!】

【这是真的还是在拍戏啊?太不科学了吧?】

【拍个狗屁戏!自己去看警方的通缉令清醒一下!】

【报警啊!警察叔叔快去救人吧!!!】

剧组离这边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况且深夜光线不佳,程溪吟没跑出几步就被抓了回去,镜头里的人影又渐渐多了起来。

地上的程溪吟被捆得结结实实,直播里能清清楚楚看到坐在地上的她。

而在一旁穿着纯白大衣的身影,则显然是闻樱。

陆燃看着镜头里的白色影子,双拳不自觉地攥紧。

他还记得上一次她被厉致深抓走,陆燃记得至少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失去了末世的体能,打别人一拳能伤到自己。

这样的闻樱,要怎么靠自己从二十多个持枪凶徒的手中逃脱?

有人担忧得心急如焚,也自然有人看笑话。

此时在家敷着面膜的宋楚瑜悠闲地刷着微博上的热搜,这是她唯一一次见到闻樱上热搜而不生气,不仅不生气,她甚至都想发个微博庆祝一下。

闻樱竟然被穷凶极恶的劫匪绑走了!

这简直是老天都看不惯闻樱,想要借机弄死她啊!

宋楚瑜看着热搜上的#闻樱绑架#,底下评论虽然大部分都是在担心闻樱和程溪吟安全的,但是也有少数几个声音是猜测闻樱是不是跟绑匪有什么关系。

否则绑匪怎么放着那么多普通人不绑,非要去帮一个这么惹眼的女明星呢?

宋楚瑜对着家里供着的小佛拜了拜,无论是怎么回事,她都希望老天爷快点把她收走,以后再也不要遇到她了。

而就在此时,直播镜头里的画面有了剧烈晃动——

似乎是什么东西砸向了窗边,然后将卡在窗槽的镜头震了下去。

画面变黑,终于反应过来的微博方也切断了程溪吟的直播。

【发生了什么???】

【有人录屏了吗?刚刚是什么东西砸过来了??】

【我好像看到闻樱动了,有人注意到吗?】

【……完整视频有人发了,woc这是真实的吗?】

原本兴奋的宋楚瑜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点开了网友录屏的片段,直接拉到了最后直播切断前的那几秒。

宋楚瑜反复看了好几遍,又刷新了这个网友的新微博。

新发出的微博里,该网友细心地截下了这几秒中的每一帧,还配上了文字解说。

她没看错。

砸向镜头的那个身影,是闻樱转身一脚踢飞的一个人。

全网轰动。

带着#闻樱踢飞绑匪#这个tag的微博迅速被轮上了热搜。

那几秒钟的细节甚至被人做成了慢速播放的gif,让人能够清晰地看到闻樱是如何在带着手铐的情况下,转身利落地直接踢飞一个一米八的男人。

虽然只有一个穿着纯白大衣的半身,但这并不妨碍大家在脑海里自动补全闻樱的脸。

不是说她是只有脸能看的花瓶吗?

不是说她是只会炒作的流量明星吗?

这堪比专业人员的利落身手,明明是又A又美的仙女啊!

刚刚抵达机场的陆燃显然也看到了这条热搜。

和等着看闻樱如何力挽狂澜,直接把所有绑匪都干掉的网友们不同,陆燃虽然也被闻樱这果决的一脚惊了惊,但仍然放心不下独自一人面对厉致深的闻樱。

在他的心中,闻樱就是要捧在手心上的娇花,需要做个玻璃罩子保护起来,生怕磕着碰着的那种。

哪怕这朵娇花的刺能扎死人,那也不妨碍他为她担惊受怕。

“最快的速度。”一坐上车,陆燃就对着司机沉声说,“只要出不了车祸,就把油门给我往死里踩。”

司机也是被陆燃吓到了,磕磕巴巴说:“……但、但是我就还剩三分了……”

叶特助简直为这司机感人的智商扶额。

果不其然,陆燃见他磨磨唧唧的样子,一把把他从车上拽了下去。

“你下班了。”

副驾驶的叶特助一惊:“……陆先生……”

“没事。”陆燃扣好安全带,跑车独有的轰鸣声响起,“我还有十二分。”

死死揪住车门把手的叶特助:……问题是这个吗!!!!

等陆燃从机场一路飙车往郊区赶的时候,叶特助收到了最新消息。

“先生,小陆太太已经安全了。”

*

说实在的,这些武警刑警从业这么多年,鲜少能见到这样的场面。

坐拥二十八个持枪打手的男人奄奄一息,满嘴是血,而房间里另一个男人被拷在了栏杆旁,像是头部受伤,瘫坐在地,目光有些呆滞。

而此时的闻樱也觉得这情况有点压倒性的优势,似乎有点不利于她之后的计划。

于是她在说完那句话后立刻松开了厉致深,装作腿软的样子缓缓往边上一缩,对着真枪实弹的警察说:

“吓死我们了,警察叔叔你们快把他们抓走吧。”

警察叔叔们:……不我觉得我们是要把他们带走去抢救一下。

闻樱趁乱还往自己脸上瞎抹了一把血,医生进来的时候一看闻樱这一手一脸的血,还以为是有什么外伤,就地检查一看才发现——

两名人质毫发无伤,两名绑匪奄奄一息。

闻樱靠着刚刚已经缓过神来的程溪吟,还轻声细语地问:

“你没事吧?这些人真是太可怕了,还有枪呢……”

程溪吟回忆起刚刚踢飞丁斩后的闻樱,她回身就是一个头锤直接把准备掏枪的厉致深砸懵,然后还趁机抢了他的枪,迎面一拳直接把厉致深的牙打掉了足足两颗。

……到底是谁更可怕她搞搞清楚好不好?

丢了两颗牙的绑架犯被铐上手铐,直接拖出去抢救了。

临走前闻樱还看了一眼,尽管鲜血淋漓,厉致深居然还隐约能看出那一张闪闪发亮的俊脸,甚至还透着一点残忍的美感。

闻樱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得打了个哆嗦。

她头一次觉得,有的时候太过精致居然会显得有些恶心。

“……是闻樱闻小姐是吧。”

站在闻樱面前的是一个年近五十的老警官,他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闻樱。

半响,他才说:

“听医生说你和程小姐的伤势并不严重,你们看是明天定个时间来局里做笔录,还是就今晚把这件事了了?”

闻樱刚刚才把厉致深按在地上揍了一顿,正处于亢奋状态,闻言点点头说:

“我可以现在就去做笔录的,你呢?”

被闻樱注视的程溪吟也点点头,她今晚确实也被吓得够呛,不过目睹了闻樱刚刚的壮举之后,她的心情已经稳定了不少。

于是进来了两个女警官扶着他们出去,当然,人家主要扶的是程溪吟。

一跨出工厂大门,铺天盖地的镁光灯瞬间照亮了漆黑的郊外夜色。

虽然媒体记者都被警方的警戒线隔着了几百米开外,但当闻樱她们出来的瞬间,还是有人敏锐的捕捉到了她们的身影。

“出来了出来了!!”

“没受伤!都是站着出来的!”

闻樱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但是被这么多镜头对准,她还是略有些意外。

这时候她才慢半拍的想起来,看这架势,大概全世界都知道她被绑架了吧,也不知道这些媒体又会怎么写这件事。

闻樱和程溪吟坐上了警车,在警局做了一个小时的笔录,警官送她们离开的时候,闻樱顺嘴问了一句:

“……这个案子,主谋大概会怎么判啊?”

警官以为她担心被报复,拍了拍她的肩:“沉尸案原本还不能定他的罪,现在持枪绑架,两个案子一起数罪并罚,放心吧,死刑肯定是跑不掉的了。”

闻樱心中感慨万千。

007果然是个傻X系统,不仅没帮厉致深洗清嫌疑逃出生天,还让他现在又多了一个罪名,直接死刑。

闻樱不知道的是,厉致深不仅仅是被判了死刑,并且因为警方至今没弄明白他是如何越狱的,所以还会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来处理这个案件,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执行死刑。

踏出警局时,闻樱在门外看到了沈萤河和裴遇宁等人。

扑上来的筱欢:“……你可吓死我们了……”

裴遇宁满脸紧张:“你们有没有枪战啊,我听说他们都有枪哎……”

沈萤河紧皱着眉,略有些嫌弃地看着他们:“人没事就好,你们别搞这么大阵仗……”

闻樱见公司其他人也来了不少,七嘴八舌地询问她的情况,又都被筱欢拦了回去。

“……樱樱才脱险,你们让她喘口气吧……”

回过神来,闻樱也确实觉得有些累。

不过见这么多人关心她——不管是真心还是随大流——她心情也变得轻松了起来。

而在周围的吵闹声中,几乎是一瞬间,闻樱就注意到了路边忽然停下的跑车。

陆燃平日低调,一般是不会开这种招摇的跑车的,不过第一眼闻樱就莫名觉得,这应该是陆燃赶来了。

果然,从驾驶座上下来的男人脸色阴沉,周身笼罩着让人无法忽视的低气压,原本宛如英伦绅士般优雅的黑色呢大衣,此时像是电影大片里杀气腾腾的职业特工,似乎下一秒就要从大衣里掏出一把黑漆漆的□□。

“陆燃!”

闻樱见势不妙,赶紧从人群中脱身,朝陆燃小跑而去。

又转身对筱欢他们说:“我自己能回去的,你们也早点回去吧,别担心我。”

筱欢隐约觉得那人像是陆燃,知道闻樱不想公开她和陆燃的关系,便也机灵地招呼着公司里的人赶紧上车,各回各家。

沈萤河不知为何,回头望了一眼闻樱跑去的方向。

那个身姿挺拔的男人跨步上前,张开双臂,如此珍重而又深情地拥住了她。

“……陆……燃……?”

闻樱原本一边朝他小跑而去,一边在跟他解释自己没有受伤,并且厉致深已经被捕的事情。

然而当她到了陆燃面前,他根本没有一点想听她解释的意思。

入冬的寒夜,呼出的白雾在空气中渐渐散开。

然而被陆燃深深拥入怀中的闻樱,却没有感到一丝丝的寒意。

这个人的怀抱如此的炽热,像是烈烈燃烧,永不熄灭的火焰一样,灼得她心尖滚烫,每一寸肌肤底下的血管都随之沸腾,像是有什么快要挣脱而出。

“我放弃了。”

他将头埋进她的脖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知道鼻尖被独属于她的气息包围,他才清晰的感知到她的存在,她不是他曾经在午夜中臆想出来的,遥不可及的幻影。

她还活着。

她还在这里。

“我放弃了,我认输,随你怎么骗我,我都认了。”

他的嗓音低哑,紧绷得有些微不可察的颤抖。

然而他的拥抱却如此竭尽全力,深深地钳制着她的身体,容不得她丝毫的挣扎。

闻樱被他勒得有些疼,想要挣脱,却怎么都挣脱不了。

他就是这样的,疯起来的时候谁都控制不了他。

“……陆燃……”

“你还要这么叫我多久?”

闻樱一顿。

她深呼吸一个来回,终于喊出了那个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喊出口的名字。

“阿然,放开我。”

然而陆燃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更加用力,像是要把她纤细的身体嵌入自己的血肉一般。

“你承认了。”他的胸口仿佛有团火在燃烧,整个胸腔都快要炸掉,“我就知道,我不可能认错你。”

闻樱一直都没他力气大,现在眼见他不仅不松手,反而还很蹬鼻子上脸,闻樱决定换个方式,突然示弱:

“疼,你压到我伤口了。”

陆燃最听不得她喊疼,闻言立刻松开了她。

“你受伤了?在哪里?我没有听说你受伤……”

脱离陆燃的钳制之后,闻樱猛地退后好几步,指着他说:

“你冷静一点啊,别过来,你过来我会锤爆你狗头的。”

见闻樱一脸严肃地警惕着他,陆燃有些意外,随后转头低低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闻樱皱着眉,对于陆燃的轻视很不满意,“我说真的,你刚刚把我勒疼了。”

她越是用力他抱得越紧,就他刚刚那个力度,换成普通女孩,估计肋骨都能给勒断好不好!

闻樱觉得这很不妙。

从前就算陆燃也厉害,她也有身高和年龄作为优势,现在她不仅比他小六七岁,身高还比不过他。

陆燃也不靠近,隔得远远地,用含着淡淡笑意地双眸凝望着她,姿态从容冷静。

“那你叫声哥哥,下次我轻一点。”

闻樱:……日哦,这崽子从哪里学的骚话??

再一想,明白了。

风水轮流转,她以前逼着陆燃叫她姐姐,现在两人年龄对调,他可不得抓着这个机会报复回来吗?

陆燃看着闻樱又警惕又焦躁地盯着他,也不再逗她,想要带她早点回去休息,转头一看忽然瞥见了什么反光的东西一闪而过。

他毫不犹豫,随手抄起地上的石子朝着那个方向扔去。

哗啦——!

躲在树丛里偷拍的狗仔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自己的镜头仿佛被什么击中,整个镜头全都碎了。

“小叶。”

陆燃拍拍手里的灰,冲后面待命的叶特助喊了一声。

叶特助自然心领神会地起身过去,不知道跟那狗仔说了什么,再过来的时候手里拿着那狗仔被砸坏的相机。

“相机里的已经删除了,没有云储存,手机也检查过了。”

狗仔这一行也有规矩,有些人是绝不能随便乱拍的。

这一次是天黑他没看清,叶特助过去提了陆燃的名字,那狗仔便二话不说的把偷拍的照片全都删了,连叶特助想赔给他相机的钱他都没敢要。

闻樱默默目睹了资本大佬欺压劳动人民的过程,装作若无其事地往路边停着的兰博基尼挪:

“时间也不早了,我累了早点回家吧……”

陆燃见闻樱板着脸很是严肃,也没有再乱说话引她更害羞。

叶特助开车,两人并排坐在了后座。

然而都快到家了,闻樱也一直一言不发,陆燃怀疑是自己刚刚一时放飞自我把她吓着了,反而适得其反。

他刚要开口缓解一下气氛,忽然见闻樱猛的抬头,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个你明天有空跟我……”

“不同意分居,之前的约定你也别想反悔。”

陆燃十分流畅地说完了以上的一段话,然后才问:

“你刚刚想说什么,说吧。”

陆燃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闻樱在感情方面一直没开窍,所以他们俩捅破窗户纸的时候,很可能就是闻樱要离开陆家的时候。

但他不可能允许她离开的。

哪怕当个变态人渣,他死也要把闻樱拴在自己身边,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她离开。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热门: 私藏的情书 黄粱客栈 彼岸花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 借美女上位:诱人女上司 周先生的险情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我成了掉包富家女的恶毒女配[穿书]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