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燃出差的这段时间,闻樱便一整天都待在柏华内监督沈萤河和裴遇宁的练习进度。

如果说沈萤河是单科成绩优秀的偏科生, 那么裴遇宁就是全科水平均衡的优秀生。

跳舞基础扎实, 唱歌基本功良好, 连创作编曲写词也都能做。

当然,他的问题也很明显。

那就是太均衡了。

做艺人并不是当优等生, 什么都好又不是最好,那就是什么都不好。

这个行业的残酷程度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及格是起跑线,优秀是基础, 想要步入成功的这个范畴, 那就必须做到顶尖。

“……所以你没留在韩国当练习生的原因是什么?”闻樱大致看过裴遇宁的舞蹈和唱歌后, 这么问道, “努力你有, 才华也不缺,就算是想回国,你也完全可以在那边出道后再回来啊。”

裴遇宁咕咚咕咚地灌了一大瓶水, 满脸大汗地坐在地板上休息。

想了想, 他神色严肃地说:

“他们觉得我当不了艺人?”

“为什么当不了?”

“我……没办法演他们给我的人设。”裴遇宁说着说着垂下头, 跟个垂头丧气的小金毛一样,“就那种撒娇小奶狗啊,什么团宠啊……我演不来。”

闻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又转头问那边表演课的老师:

“他表演课上得怎么样?”

表演课老师留着长发,很艺术,嘴毒这一点也很像个不羁的艺术家。

“太中规中矩了, 不上不下,没灵气。”

听完老师的评价后,裴遇宁的头更低了。

他声音丧丧的:“我就是这样……没什么才华的……什么都是半吊子,一点特长都没有……”

裴遇宁心情低落得像什么被遗弃的小金毛。

她不觉得裴遇宁真的有他自己说得那么差,从裴遇宁在综艺上的表现也能看出,他是拥有独一无二的特点的。

至少在闻樱看来,裴遇宁单纯朴实,没有心机,用商业的眼光来看,这本身就是一个卖点。

他只要能保持这种本真的简单,再更有上进心一点,是很容易脱颖而出的。

“……真受不了。”

练舞室一边的沈萤河翻了个白眼,语气刻薄又冷淡。

心情低落的裴遇宁抬起头,见沈萤河一副嫌弃得避之不及的样子,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不好意思啊……我不该说这种丧气话影响你的……”

沈萤河将手里的歌词本重重摔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起身一步步走到而来裴遇宁面前。

“亏我听说你当了好几年的练习生,以为你有什么很厉害的地方,结果到头来就这么一点意志力吗?”

闻樱望着眼含锋芒的少年眼睛一亮。

“能进入韩国的练习生选拔,你已经打败了很多人,能在韩国撑这么多年没有放弃,你又打败了至少百分之七十的练习生,你甚至差点得到了出道的机会,你知道有多少人就算撑了下来,也得不到这个机会吗?”

沈萤河比裴遇宁小了好几岁,但说出的话却完全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结果你不仅放弃了,还灰溜溜的回国,想偷懒当个小流量就这么随便在娱乐圈混着。”沈萤河居高临下地望着裴遇宁,“你不是觉得没有自己才华,你只是在偷懒,在撒娇,你想直接有个人告诉你怎么做才能红。”

“你要真这么想的话,来这里干什么呢?不如早点收拾收拾当你的小流量,下班了就躲到妈妈怀里算了。”

闻樱:……这嘴是真毒啊。

不过也确实如他所说,裴遇宁做任何事都显得有些被动。

没有抢镜头的意识,没人推一把也没有什么上进心,虽然单纯是好事,但老实也意味着庸碌。

这些道理,不该是别人告诉他的,而应该是他自己弄明白的。

裴遇宁呆呆地看着沈萤河。

沈萤河也不管裴遇宁的反应,自己发泄完了就又回到原位,抱着本子涂涂画画,仿佛一个与世隔绝的自闭儿童。

“……话糙理不糙。”闻樱打破略有些尴尬的氛围,“你如果不相信自己的潜力,你可以相信一下我的眼光。”

裴遇宁看向闻樱,闻樱非常自信地说:“你看沈萤河,我签下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工地搬砖的黑工呢,你看他现在,唱歌作曲都挺牛逼吧。”

几个老师也都很喜欢裴遇宁,应该说像他这种脾气温柔又挺出色的男生,大家都会偏爱一些,于是纷纷安慰:

“没事儿,萤河那孩子是刀子嘴豆腐心,他是想鼓励你。”

“他上次听说有新来的练习生开心了一天呢。”

“你微博又涨了好几万粉丝呢,我看大家不是都挺喜欢你的吗?”

裴遇宁能在韩国当这么多年练习生,也并不是玻璃心,没隔多久自己就调整好了。

最后跑来跟闻樱说:

“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竞争力在哪里,但我会尽我所有的努力去拼一把的。”

闻樱表示很欣慰。

下午裴遇宁的妈妈来公司看他,带了自己做的凉粉。

而傻呵呵的裴遇宁完全忘了上午这点不愉快,开开心心地就抱着两盒凉粉去找沈萤河一起吃。

看着向妈妈介绍沈萤河的裴遇宁,再看看手足无措的沈萤河,闻樱觉得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

性格尖锐鲜明的沈萤河,正好能推一把老实巴交的裴遇宁。

而裴遇宁的温和,也能让过于锋芒毕露的沈萤河,性情平和一些。

这是什么绝顶聪明的搭配啊。

闻樱美滋滋地在心里夸了夸自己。

晚上的闻樱留在公司里看了看其他艺人的工作,平日其他艺人的工作都是交给林斯曼处理的,有了纪昀的前车之鉴,和公司各处闻樱的眼线,她并不敢随便压榨艺人。

程溪吟就是柏华的一个三线艺人。

柏华内的艺人并不多,换了新老板之后大家都更佛了。

不用去参加各种乱七八糟的应酬工作,只需要老老实实接戏、拍广告、商业站台等等,通告拍得不多不少,按时上下班,跟普通上班族几乎没什么区别。

刚巧她今天回公司有事,没想到就碰到了柏华的新老板闻樱。

“……闻老板好……”

程溪吟在闻樱还是艺人的时候,也跟她见过几面,不过没说过话。

忽然摇身一变公司老板,她见了就更紧张了。

闻樱正准备回陆宅,碰到程溪吟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

“晚上好……这么晚了还来公司?”

作为一个合格的公司老板,闻樱肯定记得公司为数不多的艺人的。

既然碰上了,闻樱就随口问了问。

程溪吟紧张地笑了笑:“对……有个戏的合约要签……正好我们剧组在附近拍戏,我就顺路回来签了……”

闻樱点点头,寒暄几句就离开了。

如果不是时间太晚,闻樱还想了解一下她对经纪人有没有什么意见的,不过鉴于最近的新闻,闻樱还是决定不要在外逗留太久。

然而该来的事情总是避不开的。

闻樱刚上车没有十分钟,就在经过一条僻静小路的时候,车不知道碾到了什么东西,四个车胎几乎一时间全都爆了。

刺耳的急刹车声。

“小陆太太,您就在车上别动。”副驾驶的保镖警惕地掏出手机,“我立刻叫人……”

话说到一半,玻璃车窗被人直接砸碎。

这种粗暴又利落有序的行径,闻樱用脚指头猜都知道是谁。

黑暗中,无数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这辆车上的人,闻樱示意保镖不要轻举妄动,随后将两只手放到半空,做出没有威胁的样子。

“我想你们老板也不想带个死人回去吧?”闻樱语气冷静,“我跟你们走,要捆要拷都没关系,司机和保镖放走,我们双方都省事。”

幽静无人的小路上,这些持枪的人马沉默而又坚定,并不回答闻樱的话。

说实在的,现在的情况闻樱依然能确保自己能突围,但剩下的司机和保镖就不一定会毫发无伤了。

所以战略性的周旋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半响,从后面传来一个脚步声,闻樱原以为是厉致深,但他开口又是完全陌生的声音:

“前面两个人捆起来扔到路边,后面那个铐起来带走。”

被人从车里拎起来塞进另一辆车里的过程中,闻樱想起这人是谁了。

正如霸总身边都会有个万能如叶特助的小秘书,黑道大佬身边也会有一个出生入死的忠犬。

这人就是厉致深身边的小忠犬丁斩。

原着里似乎是后期厉致深遇到了一个重大危险,丁斩才从国外回来帮忙,所以闻樱之前被绑没有见过他。

看他这干脆利落的架势,闻樱觉得这个人需要重点注意一下。

因为到目前为止,跟她解绑了的007的去向,她还不是很清楚。

007就算再蠢再傻,它应该还是拥有给人开挂的能力的。

丁斩看着顺从地有些诡异的闻樱,皱起了眉头。

虽然厉致深跟他提及的闻樱,只是一个稍微会一点拳脚功夫的小姑娘,但从她这么冷静的态度来看,他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看紧点,别出岔子。”丁斩这样吩咐手下。

闻樱不疾不徐,缓缓冲他露出个甜笑:“放心,我手无缚鸡之力,很配合的。”

……不祥的预感。

丁斩深深地看了闻樱一眼,然后一脚油门,车朝着郊外驶去。

柏华公司地址原本就并非在市中心,车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就到了厉致深在郊外的藏匿地点。

如闻樱所料,这种落魄逃亡的黑道大佬,藏身地一般都是废弃工厂。

然后里面要有个旋转的排风扇,转起来的时候令窗外的阳光忽明忽暗,衬得空旷的工厂分外阴森。

——不过现在天已经黑了,闻樱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人正哼哧哼哧地转发电机照明。

“老大,人带回来了。”

丁斩将闻樱带到了厉致深的面前。

坐在一堆钢筋上的男人穿着漆黑的夹克外套,比起闻樱第一次见他时那一身考究西装,意气风发的模样,要相去甚远。

在看守所蹲了一段时间的厉致深,看上去狼狈了不止一点。

“又见面了啊,闻樱。”厉致深笑意很冷,眼底的杀意毫不掩饰,“我听我的手下说,在工地的监控里面,看到了你和陆燃的身影……是你们干的?”

闻樱迟疑几秒,她并不想现在就直接干翻他们。

她还没弄清楚007的去向,那个狗比系统跟个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妨碍她,所以她这一次一定要斩草除根。

厉致深似乎对闻樱的答案也不是很在意,他走进了捏起闻樱的下巴,细细端详了几秒。

“陆燃喜欢你吗?”

闻樱看到了他眼里的血丝和下巴上的胡茬。

种种迹象来看,厉致深这次显然是有些孤注一掷的意思了。

“你好像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厉致深凝望着她的双眸,“比以前更冷静,更看不透,陆燃或许是喜欢你这一点?”

闻樱忽然开口:

“我听陆定锋跟陆燃谈过你的事情了。”

厉致深的背脊忽然挺得笔直,眼神瞬间锐利起来。

闻樱微微弯着唇角:“你想知道他们怎么看你的吗?”

在第六感异能的帮助下,闻樱看人一向很准。

尤其是在几次较量之中,已经足够让闻樱从这个人的童年经历中,摸清楚他的性格和缺陷了。

一个童年失去父母,无家可归的孩子,一生都会去追求认同感。

哪怕厉致深是个想毁天灭地的杀人犯,这一点也不会例外,这就是他最致命的地方。

“别紧张,我没有说谎,也不是在骗你,只是想跟你做一个小小的交易。”闻樱从容得仿佛是她自己主动来跟厉致深谈判的一样,“我将他们那天的对话完整复述一遍,而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厉致深死死地盯着她。

“你是怎么越狱的?”

现实不是国外大片,丁斩不可能买通警察,也不可能带着枪和手下去劫狱。

所以007现在最有可能,寄身在厉致深的身上。

通过厉致深的双眼与闻樱对视的007完全慌了。

厉致深:【你不是很厉害吗?帮我读她的心。】

007:【抱歉宿主,本系统是女配逆袭系统,我与您绑定帮助您黑掉监狱电子设备越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要不是闻樱实在是太恐怖,它也不会被逼到这个份上。

作为一个女配逆袭系统,到最后居然要跟宿主解绑去保护攻略目标的性命,有哪个系统有它惨啊!

厉致深:【废物!你就没有其他外挂了吗?】

007:【……有一个是您能用的,您确定要使用?】

厉致深:【废话,都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有得选??】

委委屈屈的007只好默默地给厉致深安排上了。

作为一个女配逆袭系统,它所搭载的外挂也都是对攻略任务有帮助的外挂。

比如什么影后速成指导啊,身娇体软buff啊,还有什么……

盛世美颜滤镜。

一旁的丁斩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

他家老大的脸……是不是跟刚刚有点不一样了?

这确实不是丁斩的幻觉。

与厉致深面对面接触的闻樱也发现了这点变化。

并且闻樱的脑海里还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些具体的语言形容。

——刀削般的轮廓。

——宛如撒旦般冷漠无情的眼神。

——薄且性感的嘴唇。

——这俊美的脸庞简直能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啊!

闻樱想起来自己脑海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片段了。

都是因为那该死的微博推文。

“……怎么了?”

厉致深从丁斩和闻樱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不对劲,他拧着眉掏出手机照了照。

厉致深:【这他妈是怎么回事!你的外挂就是这种没用的狗屁东西!!!??】

007:【只要利用得当,盛世美颜滤镜也会有很大的用处的,您想,您只要攻略了闻樱,她就能成为您在陆燃身边的内线,您就有希望度过这次的危机了啊!】

有你妈的希望!!

厉致深终于体会到了007曾带给闻樱的绝望感。

如果闻樱能听到此时007和厉致深的对话,肯定会痛快地大笑一声。

哈哈哈!

风水轮流转!你他妈也有要攻略我的一天!

然而闻樱并不知道这两人在脑海中的交谈。

她唯一确信的是,007应该真的是在厉致深的身体里。

既然这样,那这完全是老天给她的绝妙机会啊,007要是真牛逼的话,厉致深肯定不至于在这里遭罪,早就帮他逃到国外天高海阔了。

现在还把她抓来,估计是想最后挣扎一下。

而就在闻樱正与厉致深对峙之时,就在离这个工厂不远的地方,在剧组拍戏的程溪吟忽然注意到了这个废弃工厂。

“……那边那个工厂……不是废弃的吗?”

旁边的工作人员敷衍道:“谁知道……那边的动作快一点,还有半个小时就开拍了!”

程溪吟胆子一直很大,反正现在离她开拍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她闲着没事,还不如跟粉丝直播互动一下。

她跟助理说过之后,拿着手机打开直播,朝着废弃工厂的方向而去。

“……现在是拍摄的间隙,我发现附近有一个有点奇怪的工厂,所以就想跟你们一起去探险看看……”

虽然说是探险,但她也知道这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

突然亮起灯光的工厂,可能是有什么工程,也可能是这个地方并不是荒废的,总之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把这个和逃犯藏匿地联系在一起的。

然而——

她的运气就是这么好。

“……门好像是锁着的……那我们就先从窗口看一眼吧……”

【弹幕护体,我他妈觉得这里真的巨恐怖】

【溪溪胆子太大了吧,这是有剧本还是真的玩这么大?】

【肯定剧本啊有什么好怕的,最多是加班的工作人员而已吧】

【溪溪冲鸭!好奇好奇好奇】

【等一下,你们觉不觉得里面的人有点奇怪?】

【看起来完全不像工厂员工】

程溪吟也隐约察觉到了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此时的她还没感觉到危险,只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仍举着手机一边直播一边观察。

里面的闻樱已经摸到了口袋里的发卡,解开了手上的手铐。

但她藏在袖子下面,并没有人注意到。

就在闻樱仍等待着厉致深与007谈判的结果时,她忽然注意到了窗外的动静。

工厂内的人都在附近休息,反而忽视了外面的动静,而闻樱这个角度却刚好能注意到窗外闪过的人影。

而就在此时,闻樱转头的一瞬间,直播间瞬间沸腾。

【闻樱!!!???】

【不可能吧!只是长得像而已吧?】

【你们有没有觉得她对面那个男的有点眼熟?】

【卧槽该不会是那个逃犯吧!!!!快点报警啊!!】

【真的像!溪溪快点报警啊!!】

程溪吟在看清闻樱和厉致深的瞬间,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真的是闻樱!

她该做什么?现在是什么情况??

慌乱之中,程溪吟的第一反应是竟然是对着镜头说:

“快报警……是闻樱,她被绑架了……”

“什么人!”

丁斩几乎是立刻就转向了窗口外,程溪吟跟他对上眼的瞬间腿软得连跑都没力气跑了。

“外面有人!别放跑了!”

屋内待命的手下倾巢而动,几乎毫不费力就抓住了程溪吟。

而与此同时,在一旁拍戏的剧组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网友的报警和热搜几乎同时进行,网络一片哗然。

十分钟内,接到报警的武警刑警抵达郊外的废弃工厂,将整个工厂包围得水泄不通。

警笛声震耳欲聋,闻讯而来的记者媒体远远的将镜头对准了这个工厂。

“……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释放人质,从宽处理……”

“……现在是十一点三十五分,本台记者正在绑架案的现场直播,现在警方已经到达现场,两名人质仍然在犯人的掌控之中,据悉,这两名人质为娱乐圈知名艺人……”

废弃工厂内,闻樱望着被捆成粽子扔到自己旁边的程溪吟,叹了口气。

这都能被牵扯进来,这姑娘也确实是倒霉。

“呜呜呜呜——”

地上挣扎的程溪吟缩在一边,虽然没有人伤害她,但神色也十分恐惧。

当然,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厉致深看了一眼地上的程溪吟,似乎被她眼里的恐惧给取悦了。

“……闻樱,你要是像她一样放聪明点,我或许会看在我们俩以前的份上,暂时多留你……”

砰——!

这个小隔间的门被闻樱一脚踹上,直接隔绝了他们这边和外面那几十个人。

厉致深转身的片刻,身后传来干脆利落的重物坠地声。

他猛然回头,正好看到闻樱直接一个过肩摔把丁斩摔倒在地,同时,闻樱把自己的手铐拷在丁斩手上,直接把他和一旁的栏杆死死拷在了一起。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程溪吟看得连害怕都忘了。

“现在跪下来求我,我或许会稍微对你手下留情一点。”

闻樱对着厉致深,露出了宛如魔鬼一般的笑容。

厉致深的脸瞬间褪尽血色。

随后毫不犹豫地,从身后掏出了一把枪。

枪声响起。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热门: 爽文反派人设崩了 千万种心动 日月同辉大佬的穿越之旅 最强驭兽师(穿越) 我在仙界上小学 穿成炮灰明星后我爆红了 我是主神,我被盘了[快穿] 轻语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与晨同光原著小说) 校草说我渣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