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份高额绑架险还不是令闻樱最意外的。

更出乎她意料的, 是这份保险的受益人。

“……一般来说,保险的受益人分为法定受益人和指定受益人,法定受益人按顺序分别是配偶、子女和父母。”谢律师给她解释,“您这份保险的受益人, 则是指定受益人。”

闻樱皱眉:“所以这个受益人究竟是谁?”

虽然这一亿完全是虚无缥缈的一亿,但闻樱就是莫名感觉她迟早会拿到手。

她现在母亲去世, 亲爹逃跑, 亲戚全都靠不住, 这个受益人要是有问题, 不就等于替他人做嫁衣?

“受益人是您的丈夫, 据我当时的了解,您的母亲为您选中了一个未婚夫对吧?”

谢律师其实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受益人会选未婚夫,按道理来说, 父亲比未婚夫应该更靠谱才对。

“我不清楚你们现在有没有正式结婚, 不过按照法律, 如果您没有配偶, 一旦出事,理赔款就会交给你的父亲。”

闻樱一愣。

旋即涌上心里的,是一点说不清楚的酸涩。

原主的母亲宁愿选择一个只有婚约的外人, 也不愿意将受益人写成闻鸿康,这是对自己丈夫失望到了什么地步?

并且从结果看来,陆家还真的要比闻鸿康更靠谱。

“我明白了。”闻樱神色平和地表示,“我抽个时间就去结婚。”

谢律师被闻樱这种神奇发言惊得沉默半响,忍不住开口:

“……当然, 您母亲给您购买这个保险,肯定是为了保护您的安全……”

闻樱认真严肃地点点头:

“我有分寸的,但是富贵险中求嘛。”

???

这句话是这么用的吗?并且她想怎么求?骗保吗???

谢律师满心槽点,一言难尽地看着她离开了咖啡店。

门外,陆家的司机已等候多时。

“接下来去哪里?”

“柏华吧。”

虽然在拍摄综艺和去陆家主宅的期间,筱欢也时常跟她报告公司各项事务的进展,不过有些事情到底是要她亲自过去看看的。

比如作为练习生的沈萤河目前是个什么情况。

之前问起筱欢的时候,听她话里的意思,颇有些模棱两可,说是她来看了就知道了。

按道理来说,闻樱觉得沈萤河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一个高中刚毕业就能自己干重体力活养活自己的少年,光凭毅力就足够合格。

然而到了柏华后,闻樱觉得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看一下你最近表情管理的成果啊,跳的时候一定要带表情,千万别板着脸……”

舞蹈老师见闻樱难得来一趟公司,比沈萤河还要紧张。

没办法,就沈萤河现在的状态,她都怕闻樱觉得自己根本没下功夫教他。

舞蹈室内,坐在一旁的闻樱望着场地中央的沈萤河。

几天没见,比起之前在会所后门和工地上见到的样子,现在穿着干干净净便装的少年显然要更清秀挺拔,清爽得像夏日冰凉凉的冰棍。

见闻樱注视着他,沈萤河的神色略不自然了起来。

像是有点不情愿又有点烦躁。

但随着充满韵律的鼓点节奏响起,沈萤河很快就投入表演之中。

比闻樱想的要稍好一些,至少不存在肢体不协调这种难以挽救的缺陷。

但也只是稍好一些的程度。

闻樱不是没有做过功课,尽管只是会鉴赏的程度,但她心里也对“什么是跳得好”有了个标准。

沈萤河目前的水平,努努力能够的上及格,但远不够上节目和那些舞蹈特长生厮杀。

音乐结束,气喘吁吁的沈萤河停下动作,望向了闻樱。

“……舞蹈这个问题,你才练了没多久,我就不评价了,继续努力就行。”闻樱盯着沈萤河的脸,迟疑着问,“……但是刚刚你跳舞的时候,那个表情……?”

闻樱觉得这曲子听起来好像也没那么杀气腾腾的,怎么中途沈萤河莫名其妙地瞪了她一眼?

舞蹈老师解释:“那里应该是要笑的。”

老师用了“应该”两个字。

闻樱不解:“应该要笑,那你瞪我干什么呢?”

沈萤河沉默几秒,面无表情地表示:“我在笑。”

闻樱:“……”

难以置信。

闻樱夸张的表情似乎刺激到了沈萤河,他抿着唇,非常坚定地说:

“我没有瞪你,我在笑。”

闻樱的脑中画面倒带,反复回忆了沈萤河刚刚的那个龇牙咧嘴,眉头紧皱的扭曲表情。

怎么看,她都看不出一丝在笑的感觉。

舞蹈老师也很是头疼的跟闻樱解释:

“……萤河学舞学得挺快的,也肯下苦工,不过就是在表情管理上……还欠缺一点。”

这岂止是欠缺一点啊!

他的表情是完全不受他控制啊!!

闻樱试探着说:“你能不能……再给我示范一个笑容?”

被质疑的沈萤河微微皱眉,但最后还是调整了一下表情,给闻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

狞笑。

“好了可以了。”闻樱了然地转头对舞蹈老师说,“这孩子还请您多费心教导,他是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

沈萤河:???

被闻樱拍板盖章的沈萤河还有些不服气,结果闻樱直接把后面工作人员拍下的视频给他看,沈萤河终于说不出话来了。

“哎,没想到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小小年纪,就成了个面瘫了。”

闻樱这句感慨被沈萤河听得一清二楚,他从小学什么都快,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嘲讽过。

“不就是笑一下而已吗,有什么难的。”沈萤河沉着脸,赌气一般地转身走到舞蹈室角落的镜子前坐下,又转头对闻樱严肃道,“下次你来的时候,我肯定能练好!”

闻樱从容地附和:

“好啊,那你可要加油练,隔几天你就有一起练习的搭档了,你搭档虽然人傻了点,但是人美心甜,做个wink还挺撩人。”

法务部已经在着手准备跟裴遇宁的合约了,这一周应该就能正式签下,搬来柏华的练习生宿舍跟沈萤河一起练习。

“会wink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只要练一下……”

沈萤河小声自言自语,对着镜子自己试了试。

……卧槽!

好鸡儿难!

为什么他做起来这么扭曲!!

在背后看着的闻樱已经料想到了这个结果,背过身露出一丝笑意。

沈萤河的声乐老师在一旁感叹道:

“不管他跳舞跳得怎么样,论唱歌创作,真是一个好苗子,我听了他自己编曲作词的原创曲子,好好包装一下发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话里的意思,是觉得沈萤河不用作为偶像出道,单作为歌手也能闯出一片天。

闻樱却不那么想。

“出道以后他想要作为男团发展,还是作为歌手都可以,不过我只是觉得他的潜力还可以再挖掘一下,将来能成为什么样的艺人……谁猜得到呢?”

这边检查完沈萤河的进度,那边又接到了裴遇宁的电话。

说是已经跟公司那边谈妥了,今天就可以过来签合同。

闻樱略有些惊讶,不过也算合情合理,裴遇宁早就受够他那个公司了,办起这些事情自然比闻樱还要积极。

“……两位老师。”闻樱转头跟舞蹈老师和声乐老师说,“之前我提过的那个练习生可能今天下午就能来上课,你们开始安排一下课程吧。”

离明年的选秀比赛还有五个月左右。

现在确实应该还是准备起来了。

*

入夜。

君辉酒店内,一场商务酒会如期举行。

这种商务酒会,来参加的各行大佬都会约定成俗的带上女伴,女伴行业包括但不限于网红、嫩模、小明星,不讲究的还会带特殊行业工作者。

基本上不带女伴的是异类,因为这个层次的男人,女伴相当于身上的西装,不一定要是最贵的,但肯定要穿。

——而陆燃在他们眼里,大约就是那个时常裸奔的人。

当然,以陆家的地位,陆燃不带女伴也没人敢说他没排面,就是背后说起,顶多也只是说他特立独行,清高难以接近。

然而这场酒会上显然存在着一个敢于挑衅陆燃的奇葩。

“这不是我可爱的弟弟吗?”陆炎揽着一位知性美人坐在陆燃旁边,“又是光棍来的?你这手下人安排得不行啊,下次有需要你知会我一声,保证给你安排一个比你老婆还漂亮的女伴。”

原本跟陆燃聊着的男人见陆炎来了,知趣地借口离开,陆燃沉默着颔首告别。

等周围只剩他们三人时,陆燃才用餐巾擦了擦嘴,缓缓开口。

“你拉皮条的吗?”

陆炎脸色一僵。

虽然他对这个弟弟的脾气十分了解,但也难免被他这话堵得一口气不上不下。

并且他总感觉,车祸后的陆燃,比以前要更不好惹一点。

陆炎掩饰性地转头冲他的女伴笑了笑:

“看到没,我这个弟弟就是这么不近女色,圈子里还有他这样的好男人真是奇迹。”

面对陆炎话里明显的讥讽,知性美人接话接得很有水平:

“陆家人当然比其他人优秀了。”

这话显然哄得陆炎也挺舒服的。

他的脚踝搭在膝盖上,拿下巴指了指这位美人,跟陆燃介绍:“认识一下呗,天和娱乐的艺人,尹佳禾,说不定哪天跟我小弟妹还能有合作呢。”

陆炎这话说得轻浮,陆燃也就不打算给他留面子了。

“听说你最近在搞一个影视公司?”

陆炎一听都陆燃跟他谈起了生意,他就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怎么?你也对娱乐圈有兴趣了?”

陆炎拿着家里的那份信托基金,时不时去哄哄陆老爷子还能拿到点零花钱,基本上只要不去赌博乱投资,能过得比他父母还舒坦。

一时兴起想去娱乐圈开个公司玩玩儿,完全不是问题。

圈内人听了盛悦陆家的名头,捧他臭脚的人都得排队。

陆燃弯了弯唇角:

“不,看样子,你之前的夜店生意做得不错?”

陆炎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陆燃又不是不知道他之前开夜店赔了个底朝天,还被查出放未成年人进来,差点没蹲局子去。

“没什么意思。”陆燃低低笑着,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好好干,今后我夫人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找大哥的。”

陆炎:……

陆燃的这句话,基本等同于“既然你有这个闲钱,冤大头就可以让你当当了”。

陆炎担着哥哥的名头,从小到大没少被陆燃坑过。

见陆炎变了脸色,陆燃又淡淡补充:

“别紧张,如果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资金上面我也不会让你吃亏的。”

有了陆燃的这个承诺,陆炎的神色才稍稍缓和。

以他的脸皮根本不觉得要弟弟给他资助有什么丢人的,有钱就是大爷,只要有陆燃这个承诺,他喊他哥都没问题。

心态略微膨胀的陆炎好心情地对旁边的尹佳禾说:

“我弟大方吧?我听我妈说,就梵克雅宝的红宝石系列,好几千万呢,我弟妹说买就买,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尹佳禾心念微动,抬眼看了看陆燃。

气度卓绝的男人并没有理陆炎,旁边有三四十岁的男人过来给他敬酒,那人的年龄可以当陆燃的父亲,笑容却谄媚得让人无法忽视。

什么是顶级的钻石王老五?

这就是。

尹佳禾盈盈一笑:

“您也不差啊,投资五千万专门拍一部剧让我当女主角,这样的手笔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等应酬结束后,陆燃才回忆起陆炎说的话。

闻樱跟他说过给孟太太买礼物碰上叶映芝的事情,但他记得买回来的礼物只是一条项链,没有买一整套。

他给闻樱的副卡没收到任何付款提示。

以他所了解的情况,闻樱目前的经济水平大约也买不起一整套。

也就是说,她是真的只买了一条项链。

陆燃的心情有点微妙。

十一点回家的陆燃发现家里有了些变化。

“……也是我们疏忽了,这么久都没想起来让小陆太太搬到您的房间去。”张姨见陆燃回来,兴致勃勃地跟他讲,“还是陆董提醒的我,所以今天就赶忙叫人来收拾了一下……”

“闻樱呢?”

张姨笑道:“在您房间呢,说不准已经睡着了,您待会儿进去的时候动静小一些,小陆太太忙了一天,别吵着她。”

……陆燃觉得张姨越来越偏心得理所当然了。

推开房门的时候,闻樱正在他的床上抱着笔记本认真地看着什么。

一张大床中间依旧用枕头隔开,她规规矩矩地躺在一边,另一半整齐得没有半分褶皱。

“啊你回来啦。”闻樱用很寻常的口吻这样说。

陆燃一瞬间觉得这个画面有点像在做梦。

他从没想过还有一天,他能够推开门,在温暖的灯光下看到他的女孩正等着他归来。

“……嗯。”

闻樱觉得这声音有点不太对劲,于是她抬头补充了一句:

“是陆董说让我搬进来的,我觉得我们俩睡觉都还挺规矩的,也不打呼噜,虽然是合约的夫妻,不过陆董和孟太太好像不这么认为……你不同意我搬进来吗?”

陆燃被闻樱的目光注视着,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先做什么。

只好一边假装解开西装袖扣,一边淡淡道:

“没有不同意,你睡吧。”

闻樱安心地点点头,又低头继续研究一些国外的男团组合。

既然从系统那里得到了出众的学习能力,她也不能浪费。

陆燃在房间里装作很忙的转来转去,时不时地瞥一眼床上的闻樱,见她是真的很专注地在看着什么,这才松了口气进浴室洗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闻樱也还没睡,尽管她的眼皮已经有点睁不开了。

“今天我碰到陆炎了。”陆燃轻手轻脚地上床,整理了一下措辞才问,“他说……你原本打算买一整套珠宝的?”

闻樱困得眼皮打架,简单解释:

“哦,我骗伯母玩的,我哪儿来那么多钱买啊,好几千万呢。”

陆燃恨不得把她摇清醒,告诉她你还可以刷我的卡啊!额度没有上限的!不用你还!

然而陆燃并不能这么说。

“哦。”他压抑住自己想迫切地让闻樱花他的钱的心情,装作冷淡地应了一声,“陆炎他最近好像在办一个影视公司,你有需要可以跟我说,我让他去办。”

闻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好……”

声音跟猫叫一样轻,一点诚意都没有。

陆燃忽然有点气,也不知道是气什么,大约是气别的女孩子都那么会花钱,闻樱怎么就学不会花钱呢?

憋了半天,陆燃忽然掀开被子,起身走向衣帽间的保险箱前。

闻樱见陆燃一言不发,还带着点气冲冲地走了出去,还以为自己那句话说得不对惹恼了他。

然而几分钟后,陆燃带着一摞看上去像房产本还有什么文件之类的回来。

然后将这些东西放在了闻樱面前。

“……我名下的所有不动产、公司股份、投资等等,全都在这里。”

闻樱看着那一堆东西,诧异地眨眨眼。

“……啊?”

这大半夜的,陆燃突然跟她炫什么富?

陆燃却一本正经:“不算我按照家族遗产会分到的部分,我目前的个人资产在百亿级别,你是我的妻子,我的钱也就是你的钱。”

闻樱挠挠头,有些茫然:“但是我们还没正式拿结婚证……”

“这个不是关键。”陆燃完全忘了这回事,但他表面上依然态度坚定,“我希望你作为我的妻子,消费水平能够尽快提高,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专门帮你聘请一位个人助理教你如何挥金如土。”

……卧槽!

你真是钱多得烫手是吧!!

闻樱完全无法理解陆燃这个思路,她虽然知道陆燃有钱,但是有钱到逼着她花钱,这也有点太魔幻了吧!

陆燃越想越觉得自己给闻樱聘请一个助理的主意很妙,又把床上那一堆证收了起来,指着衣帽间说:

“那就这么决定了,先从衣帽间开始吧,冬天到了,你的秋装我会在就近择一处房子专门给你放,而新的冬装就让助理帮你联系品牌,直接给你送到家里挑选。”

买个房子……专门放衣服?

这又是什么新的烧钱花样吗??

看着闻樱震惊的表情,陆燃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让闻樱意识到他真的不会被她挥霍穷,她才会慢慢开始放心依靠他。

而此时的闻樱脑中所想的,跟陆燃的预期有些不同。

闻樱:看他这么傻,我真的好想把他骗得倾家荡产,让他感受一下社会的黑暗哦。

*

陆燃的行动力很强,第二天就选定了一处房产,让人把闻樱的旧衣服搬去了那边。

并且不是暂时的,是以后那个房子都用来放闻樱的衣服了。

“……助理我已经让叶特助去帮你找了,等她就职后就帮你把隔壁的房间安排一下,打通了做成一间更大一点的衣帽间吧。”陆燃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领带,“至于你有任何需要购买的东西都可以告诉她,她会帮你挑选,也能帮你省下更多时间。”

被金钱再度碾压了三观的闻樱一言难尽地望着陆燃,勉强撑起了一个贫穷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你要出差吗?”

“对。”门口摆放着佣人收拾好的小行李箱,陆燃看了一眼,“三天就能回来……哦对了,今天正好厉致深的案子要开庭了,他的枪还没有找到,这段时间你尽量小心一点,出门记得带保镖。”

尽管他的语气依然是克制的冷淡,然而话里的关切完全藏不住。

闻樱听得真切,但并没有拆穿他。

“好,我知道的。”闻樱推着行李箱,递给了他,“路上小心,我等你回来。”

恍惚间,陆燃想起了在末世时见她的最后一面。

那个时候的她也是这样笑着,一如每一次与他分别时一样温柔。

那时的自己,从来没有想过那差点是最后一次见她。

陆燃静静地望着她,半响喉间滚动,一字一句,缓慢而又坚定。

“等我回来。”

与陆燃分别后的下午,闻樱在新闻里看到了厉致深案件开庭的消息。

她并没有去现场,但通过陆燃那边的关系,她了解到检方手中的证据不足,不一定有十足把握将厉致深定罪。

结果第二天,判决出来,一审判决厉致深的两个手下死刑,而厉致深则当庭释放。

检方提出上诉,厉致深取保候审。

就在当天晚上,沉睡中的闻樱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

【……为确保任务最终目标的生命安全,紧急解除与宿主之间的联系,解除所有的双方束缚关系……】

【……捆绑解除开始……】

【……解除完毕,007更换宿主进行中……】

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不管闻樱怎么呼喊007的名字,都得不到任何回应了。

闻樱这才确定,昨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她在做梦。

突然的解脱,让闻樱一时间还有点不太适应。

她不用再受007的束缚了?

她可以跟陆燃相认了?

而就在此时,关注着案件进展的闻樱忽然刷出了一条热点新闻。

【人工湖沉尸案嫌疑人取保候审期间失踪,警方已下达通缉令】

没来由的,闻樱忽然联想到了什么。

该不会……这件事跟007有什么关系吧?

晚餐时,张姨发现今天的闻樱心情格外的好,又多吃了两碗饭。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天命为皇 远古入侵[末世] 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 罪子 这么远,那么近 青春以痛吻我 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快穿] 和老虎先生闪婚的日子 病美人敛财系统 我在等,等风等你来